柳明志为了防止小可爱继续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只好拿过她手里的盾牌还有雁翎刀丢给了亲卫,自己则是牵着小可爱的手扼制她的行动。

    在小可爱嘟着嘴不情愿的神色中,柳大少牵着小可爱的手朝着勤政殿走去。

    望着校场之上成群结队举着兵刃朝着自己这边包围过来的兵马,柳明志轻轻地抬起手示意身后的众人停了下来。

    噌的一声,柳明志的备用横刀被其一把抽出刀鞘,锋利的刀身被其轻轻地一撇插入五六步外的砖缝之中。

    余力使刀身不停的颤抖着。

    冷冷的扫视着有些不知所粗的叛军,柳大少随意的伸手一指。

    “跨越此刀者,杀无赦。”

    “乾坤已定,尔等速速放下兵刃投降尚有一线生机,继续执迷不悟着不要怪本帅麾下的弟兄不认人。”

    “缴械不杀!”

    “缴械不杀!”

    “缴械不杀!”

    相比握着兵刃显得不知所措的叛军,柳明志身后的兵马那是各个趾高气扬的握着兵刃朝着叛军步步紧逼,口中喊着杀气凛凛的话语。

    “本帅的兵马已经破城而入,识时务者为俊杰,希望你们不要白白送死,放下手里的兵刃,本帅保证你们安然无恙。”

    “三个数,三个数不放下兵刃,不要怪本帅不念同胞之情!”

    柳明志也不想跟这些叛军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可是再杀下去,何时是个头啊。

    “一!”

    柳明志身后的兵马已经开始摆开了冲锋的架势。

    “二!”

    弓箭手已经弯弓搭箭,将手里的铁胎弓拉了半月状,只待一声令下便可射击。

    “...........”

    柳明志特意停顿了一下,三字尚未开口,兵刃置地的声音四下响起,不少叛军将手里的兵刃丢在了地上。

    “投降,我们投降,请定国公从轻发落!”

    不少叛军的统领将军见状,刚想呵斥就被一只羽箭洞穿了胸膛。

    柳明志将手里的铁胎弓丢给了一旁的亲卫,淡淡的扫视着有些愣然的叛军。

    “弟兄们,你们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您真的不杀我们?我们可是叛军,我们跟着陛下造反欺君了!”

    望着不少胆子较大望着自己的叛军柳明志默默的摇摇头:“本帅一言九鼎,绝对不会出尔反尔,现在你们自发的朝着左侧的库房走去。”

    “只要你们乖乖的等着战事平息,本帅保证你们毫发无损,但是有些人如果敢别有用心。”

    “一人作乱,全队诛杀,两人作乱,全营诛杀。”

    “希望弟兄们互相监督一下,也希望弟兄们好自为之,不要在不归路之上越走越远。”

    “好,我们听您的,只要你不杀我们,我们全都听您的。”

    几千叛军不时地回头望着柳明志以及其身后的兵马,唯恐他们背后放冷箭,当第一个人走到校场角落里安然无恙的时候,几千叛军这才乌压压的朝着角落里汇聚了过去。

    “杜宇,带领弟兄们收缴这些兵器!”

    “得令!”

    “其余人马,包围勤政殿,没有本帅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出入,违令者杀无赦。”

    “得令!”

    杜宇带着一部分人马收缴散落在地上的兵刃,其余人马迅速朝着勤政殿包围了过去。

    柳明志整理了一下子的甲胄,牵着小可爱的手腕龙行虎步的朝着勤政殿走去。

    昔日的勤政殿是多么的雄伟威严,可是如今竟然隐隐的可以嗅到血腥味,虽然李云龙已经下令清洗了殿外校场之上的血迹与尸体,可是那股子浓烈的血腥味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想到此次大龙遭遇的前所未有的重创,柳明志默默地叹了口气。

    李政一生励精图治留下来的盛世山河,一朝之间化为乌有。

    自己忠心辅佐建立起来的十万里河山,一夕之间付之东流。

    回想起这十多年来的努力,再想想今日京城的模样,怎能不令人叹息。

    又怎么能不令人惋惜。

    想到此事的根源全部都是因为李云龙这个家伙,柳明志的拳头握的噼啪作响,一拳头锤死这个家伙的心都有了。

    小可爱察觉到爹爹微颤的手臂,轻轻地拍了拍柳大少的手背。

    “爹爹,都是三舅舅那个家伙要杀月儿,待会你按住他月儿要揍他,让他欺负月儿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

    “以大欺小,以老欺少,不要脸皮。”

    “乖女儿,你想的太理所当然了,这个家伙估计早就跑到什么地方远遁了,想要揍他.......”

    柳明志一边牵着小可爱跨入殿中,一边说着李云龙的不是,然后刚刚适应殿中光芒之后,柳大少望着端坐在龙椅之上的人影,口中的话语马上停顿了下来。

    柳明志停下脚步,眼眸微微眯起,凝视着端坐在龙椅之上静静地回眸望着自己的李云龙神色有些怔然。

    “你竟然没有逃走,真是出乎本帅的预料,看来本帅以前小看你的胆略了。”

    “三哥!”

    “朕没有走你很失望?”

    殿中跪坐着的文武百官望着柳大少牵着小可爱走去殿中的身影,神色不一。

    有的欣喜不已,有的脸色复杂,有的若有所思。

    短短的一瞬间,因为柳大少的到来,勤政殿中议论声响起。

    本来不少官员对于小可爱跟柳大少的父女关系一直不敢确定下来,始终认为这是李云龙兄弟几人的离间之计。

    虽然有小可爱在朝政之上的话语,可是百官心里可是有些不太相信,始终觉得这个小姑娘是蜀王早就安排好的!

    毕竟定国公自入朝以来十余年,对朝廷的贡献百官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如此一个忠心体国的大臣,怎么会干出叛国投敌的事情。

    可是当柳大少父女俩一起出现的时候,不少对柳大少印象极佳的官员,心里的支柱轰然倒塌下来。

    柳大少隐隐约约的听到不少真是父女的词汇。

    对于这些议论声柳大少充耳不闻,权当没有听到,自己既然敢带着女儿进入勤政殿,就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办法。

    柳大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在金国之时与程凯,周宝玉两位兄弟说过的话语。

    我柳明志一声什么都敢干,唯独不敢干不认儿女的事情。

    默默的低头望了一眼略显拘谨的小可爱,柳明志抬手轻轻的抚了一下扎着丸子头的小可爱。

    柳明志抬眸在勤政殿上扫视了一圈,文武百官所有人的表情反应都被其收入眼中。

    柳明志静静地摸着女儿的秀发,望着殿中的文武百官朗朗开口。

    “月儿,不要怕,你就是我柳明志的女儿。”

    “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爹爹都会在你身边。”

    “就算是天塌下来,爹爹也给你扛了。”

章节目录

我娘子天下第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云来阁只为原作者小小一蚍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一蚍蜉并收藏我娘子天下第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