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来看你。

    当三藏和猴子万里迢迢,花费数月时间飘过海面,踏足于南瞻部州的土地上时,不禁生出恍若隔世之感。

    这次终究不是梦境。

    佛经重得太真实了。

    猴子吐着舌头,看着三藏。

    师父双肩虽然空空,但压力半点不小。

    因为接下来,不是简单的降妖伏魔,而是服人心。

    在真正的大唐王朝里,传播佛法。

    能成功吗

    猴子觉得悬。

    这里的百姓,似乎并不需要佛法。

    他们一路行来,经过一个个村庄,一座座城池,依旧有强盗匪徒,贪官污吏,欺凌弱小,不公罪恶的事情发生。

    但大体上是太平治世,君贤臣明,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皇朝气数庇护,神佛气息少有,妖魔不敢轻犯。

    这才是真正的人族气象。

    猴子对比了一下西牛贺洲和南瞻部州,对如来施以亲切问候。

    骗子大骗子哼

    ╭╯╰╮

    不传佛法,任务无法完成,传了佛法,这里不会变成下一个西牛贺洲吧

    难办。

    猴子习惯性地想要抓耳挠腮,却被佛经压得肩膀一歪,险些栽倒下去。

    不知怎么的,近来感觉那经书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何止是一座小山,简直是千百座山峦叠加在一起。

    “悟空,让为师来吧”

    正龇牙咧嘴着,三藏温和的声音响起,伸手一探,将佛经拿了过去。

    猴子不解:“师父,你怎么这般轻松”

    即便师父实力最强,降龙伏虎,金刚不坏,可在绝对的力气上面,也比起他们大不了太多。

    猴子感到无比吃力的佛经,没道理对方半点压力都没有

    三藏道:“你为佛法所累,心中抵触,不愿接受,自是承担不住这真经之重”

    说着,小山一般的佛经,居然在三藏手中不断缩小,最终化作一本金光灿灿的册子。

    “那师父你为何要让我背”

    猴子挠了挠脑袋,疑惑脱口而出。

    但不待三藏回答,猴子的脸色已是变了:“这是考验我没有通过师父,你不会要赶我走吧”

    三藏摇头:“自然不会,但是悟空,你要问一问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才与为师一同来此东土大唐”

    “我为了什么”

    猴子想到了沙僧、八戒和小白龙临走时的拷问,他们在这一路的艰险磨难中,找回了自我,可他呢

    自始至终,他似乎都没有一个明显的目标,仅仅是跟随着三藏,一路被师父保护,被妖怪抓走,时光飞逝中,身边的同行者都有了各自的归宿,他却连佛经都扛不动

    天大地大,何处是我家

    猴子越想越是迷茫,越想越是痛苦,突然抱住头,惨嘶起来。

    “啊师父,好疼”

    头上的金箍开始收缩,紧紧禁锢住他的脑袋,双耳之中似乎响起了无数声音。

    里面有佛音,有道音,也有天地万物的声音。

    仿佛整个世界,压在了头顶。

    “悟空”

    三藏面色一变,这才发现金箍竟是远超想象,伸手抓了过去,想要将金箍取下。

    可在接触的刹那,一股莽莽巨力奔涌而出,直接震开了手掌。

    那股力量,已经超出了佛门的上限,即便是如来还在,且处于巅峰状态,都没办法做到这个强度。

    “天道”

    “天道对妖族的禁锢”

    三藏露出惊色,终于明白了金箍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竟然是天道对妖族的压制,具现化了这个金箍

    从这个方面来看,猴子被金箍所禁,还能发挥出不在八戒和沙僧之下的战斗力,真正的实力恐怕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只可惜,三藏的外力无法帮助猴子脱下枷锁,他自己似乎也没可能摘下。

    果不其然,猴子对着金箍施以各种手段,却是毫无作用,唯有疼得在地上打滚翻腾。

    渐渐的,他气喘吁吁,放空脑子,不再思考那些问题,头上的疼痛顿时减弱,直至消失。

    当猴子重新起身,气质顿时变得温顺,再也不髭毛乍鬼,默默来到三藏面前,垂头低声:“师父,佛经还是我来背吧”

    三藏深深地凝视着猴子:“悟空,你要悟的,不该是这种空”

    猴子身子微微一颤:“师父,我很好,我真的很好”

    三藏没有多言,转过身,自己带着佛经,往前走去。

    猴子追上。

    师徒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直到这一日,远处一片乌云向着这里隆隆而来。

    那不是寻常的乌云,正中央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巨型漩涡,里面有数十尊强大的身影,或坐或立,或行走切磋,形成一幕奇景。

    都是顶尖仙神。

    三藏和猴子不禁驻足。

    之前还赞叹东土大唐不受神佛影响,打脸来得这么快吗

    可不对啊,这些仙神不像是来传道统的,反倒是像修炼。

    在南瞻部州,人族王朝里修炼

    他们并不知道,那里正是龙后派出血修罗下界时,以两百道源力开辟出的异度空间。

    这是阳谋。

    主动创造出一个参悟神魔逆境的洞天福地,请君入瓮。

    神魔逆境的目标,是诸界之道,合同并蓄,唯我独一,而源力里则有诸天数据库,吸引力极大。

    朝闻道夕可死矣,利用仙神对于突破自身境界的渴望,拖延在这里,漫长到主线剧情都快结束了,还在如痴如醉的参悟。

    以此法冲击神魔逆境的时间,将相当漫长,别说以一日一月,数十上百年,都不见得能成功,在这个过程中,这些闭关的神魔,就相当于失去了战斗力,让轮回者得以大肆活动。

    当然,站在诸天一方,也不亏。

    借此机会,只要能成就几尊镇守,不仅接下来防守大世界,在主宰传承的关头,都能对大局产生帮助。

    镇守和巡狩的数目越多,主宰的传承越是容易落在自己人手里,而不是被主神殿分化出去的邪神魔体所染指。

    双方各有得失,倒是看呆了三藏和猴子,直到一道呼唤声从上方传来:“两位何不上来一叙”

    乌云一角散开,在一座灵峰上,正有两位仙风道骨的道人在山巅对弈。

    三藏看向左边,认出那位是地仙之祖镇元子,自己曾经在法会上还与他聊得很嗨,亲手奉了茶。

    而右边那位则十分陌生了,只是一身气息深不可测,竟似还在镇元子之上。

    “师父”

    身后传来猴子迟疑的声音,三藏敏锐地察觉到他不是在叫自己,侧头一看,果然见到猴子看向那右侧的白须老者,露出泪色。

    那正是菩提祖师,看着猴子,轻轻抚须:“痴儿痴儿”

    但这个时候,猴子又摇了摇头,金箍再度紧缩,剧痛令他的五官变形,喃喃自语:“不对,我不是他,我是佛门斗战胜佛,我该老老实实地传经,不要去想,就不痛了啊啊啊啊”

    一路上,他听多了妖怪的呵斥,知道自己不是那个盖世无双的齐天大圣,仅仅是佛门造化出一尊佛。

    这也是之前产生自我拷问的根源,如果我都不是我,那存在着又有什么意义

    菩提祖师似乎洞穿了他的所想:“你怎知自己不是他你若不愿屈服,便到我座下来”

    猴子眼神再度挣扎起来。

    屈服

    还是反抗

    可反抗后得到的结果,又是我希望看到的吗

    倒不如乖乖屈服,就这么下去,一直下去。

    “悟空,做自己吧”

    就在这时,一只手掌抚在了他的头顶。

    是三藏的手。

    他再一次抓住金箍,同样遭到了天道的反扑,手掌上泛出灿烂的金光,却在片片消散。

    “师父,快放手”

    猴子大惊失色。

    “悟空,做自己吧”

    三藏没有放开,任由自己在金角银角之难中重塑的金身手掌,被天道之力冲刷成白骨,然后愈合,然后再成白骨。

    他屹立于猴子面前,如同遮风挡雨的港湾,岿然不动。

    这份坚定深深震撼了猴子。

    而山巅之上的菩提祖师,也出手阻止天道所成,不顾反噬。

    “师父师父”

    猴子大吼两声,舍弃了一切畏惧,翻身一跃,来到了菩提祖师座下。

    他看到了一把戒尺。

    太熟悉了。

    当年传道,菩提祖师就拿起戒尺,在他头顶敲了一下。

    现在一如当年,菩提祖师敲下,猴子义无反顾地迎上,三藏则抓着金箍。

    三者合一

    啪

    一道灿烂到了无法形容的光辉突然爆开,距离最近的镇元子都用袖子遮住了眼睛,无法直视,唯有隐隐发现,那猴子的神情彻底变了。

    因为这戒尺敲下,是茅塞顿开,是暮鼓晨钟,是彻底将三段辉煌,如画卷般在眼前展开的契机

    第一段,是巫支祁。

    与大禹争雄,有理想创立妖庭的上古大妖。

    亦是菩提老祖的大弟子。

    第二段,是混世四猴。

    妖族最后的气数所钟,逆天抗命,诞生于世。

    可通臂猿猴和赤尻马猴终于泯然于众,唯有灵明石猴与六耳猕猴争锋于世,内外成圣。

    第三段,则是他

    带着金箍,每每都打不过妖怪,要去四处求救的斗战胜佛

    “不,我是道果所化”

    猴子喃喃自语,终于明白了一切。

    五百年前,齐天大圣虽然大闹天宫,匹敌神魔,不可一世,道果却未完善,还是有所缺陷。

    于是乎,在与六耳猕猴的赌约中,六耳猕猴化身如来,坐镇灵山,灵明石猴则将道果蕴化,成这猴儿,一路带着金箍,承天地束缚,东行传经。

    带着枷锁起舞,让道果以最为纯粹的状态下,走过一遍得天地气数所钟的传经之旅。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此修行,超乎意料,又在清理之中。

    西游是入佛,逆西游则是寻我。

    现在回顾往昔,寻到了吗

    “哈哈哈”

    猴子一跃而起,畅然大笑起来。

    哪怕他还是被金箍所禁,那天道的力量如潮水般涌来,疼得他继续龇牙咧嘴,却依旧大笑着,狂笑着

    斗战胜佛

    去他娘的斗战胜佛

    天大地大,何处是我家

    何处都不是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师父,俺老孙去也”

    三藏松开手掌,菩提收回戒尺,猴子对着两位恩师拜了一拜,一跃而起。

    金箍还未脱去,越发震动得厉害起来。

    可猴子已经翻着跟头,向着天上跃去,哪怕在金箍的束缚中,被迫落下,也不以为意,再度跃起。

    一下一下,他突破了高山,在高山上翻腾,突破了云海,在云海上潇洒,突破了天壁,在天壁处流连。

    越翻越高。

    越翻越高。

    一路上的磨难与低谷,化作最宝贵的资粮,让他无限拔升,身躯越来越伟岸,最后立定天地。

    头顶乾兮脚踏坤,万千秋又万千春

    额头上的金箍此时已经被撑到了极致,终于开始颤抖,一道道细密的裂缝出现,

    天道也不支了。

    从全盛的压制到摇摇欲坠,仅仅是一场看清自我的顿悟。

    这就是大圣

    这就是超脱

    “天道,俺老孙就让你心服口服”

    猴子大吼一声,身形一纵,这回一个跟头翻上去,直接跳出人界,跃到了天界。

    与天道对抗,拿天庭出气,绝对没问题的。

    拿天庭出气,去打玉帝,绝对没问题的。

    于是乎,猴子恢复神威的第一件事,就是举起粗大无比的如意金箍棒,对准南天门狂插而下。

    一时间,无数惨嚎声响起。

    灵霄宝殿。

    玉帝召集群臣,正在商议离恨天的战事如何解决,那些神魔实在太过放肆了,简直视天庭如无物,玉帝很生气。

    就在他准备再度证明自己的正统地位,不容侵犯之际,四大天王惊恐的声音突然传来:“陛下,那猴子又打上来了”

    众臣齐齐变色,气氛瞬间大变,太白金星有些不相信,特意确定了一下:“是哪个猴子”

    四大天王都要哭了:“还能有哪个猴子,是他,是他,还是他齐天大圣又打上来了”。

    真正要哭的是玉帝,他坐于帝位上,嘴唇轻轻颤了颤,用袖子遮住嘴,努力维持住了天帝的威严,悄悄地吐出两个字:

    “又来”

    <div>

章节目录

诸天谍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云来阁只为原作者兴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兴霸天并收藏诸天谍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