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夏完淳!!!

    任何权力都要受到监督!

    这就是獬豸对云昭的要求,他自己身边就有两个贴身书吏是云昭派来的,帮他处理所有的公文,以及一些半公半私事情。

    他还想学习唐时李靖的做法打开家中大门,被云昭给否决了。

    即便是这样,每隔一个月,他都会认真的书写自己的想法,上报给秘书监。

    云昭看不看他不管,我行我素的让云昭有些无奈。

    规矩,规矩,这就是獬豸孜孜以求的东西,他希望所有官员都能按照规矩去行事,这样虽然会减慢行政速度,他还是坚持认为,有规矩才是最好的。

    这就是老官僚的真实想法。

    可是,蓝田县的官员都是些年轻的官员,他们的天性就是突破规矩束缚,以自我为中心,继而建立自己认可的一套办事手段。

    为此,獬豸在执行禁令的时候,对一些自以为是的年轻官员下手很重。

    这个时候,矛盾一般就会上交到了云昭这里,做最后的判定。

    云昭能做什么?

    每个人说的都有道理,每个人的做法又有不同程度的不足,想要通过比较之后得出一个更加高明的主意首先身为主君的云昭就要比这些人高明。

    问题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之后,云昭的智力在这些人面前是一个逐渐倒退的过程。

    倒不是他没有以前聪明了,而是这些人的进步远远超乎他的想象,缩短了两者之间的差距。

    于是,云昭更多的精力被转移到了人事上,对于未来,他只能提出一个大致的框架跟目标,其余的事情都交付给部下去办了。

    即便如此,云昭的智囊团还是在不断地扩大中。

    最早出现的一个团体不是政务司,而是秘书监,因此,在蓝田县目前的组织机构中,秘书监依旧是最重要的一个部门,他们与密谍司组成了蓝田县这个巨人的头颅。

    巨人不能只有头颅,于是便出现了政务司这个躯干,后来出现了手脚——军务司。

    法务司是最后成立的,所以,他们与其余部门显得很不融洽。

    不过,自古以来法制单位都不怎么讨人喜欢。

    如今,云昭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蓝田县的动向,因此,为了不给外界传递让人惊恐的消息,云昭只好留在蓝田县里带孩子。

    徐元寿携带同门三人,弟子十六,随从五百,乘坐马车浩浩荡荡的下了江南,颇有些孔子南巡的气派。

    这也算是一次出征,只不过这是一次文化上的出征,徐元寿早就做好了应对江南士子口诛笔伐的准备,这一次如果不能将玉山书院的学说播种在江南士子的心中,徐元寿就不准备回来。

    云昭为这场文化战争准备了很多东西。

    比如,玉山书院可以留出五百个免费就学的名额给江南士子,而且蓝田县还准备给江南士子二十个观察蓝田县政务的名额。

    还给徐元寿准备了十万枚银元作为活动经费,这一次,徐元寿可谓是真正的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了。

    云昭很羡慕……

    不过,也仅仅是羡慕一下而已。

    在第二天的时候,远赴江南拐骗孩童的梁三狼狈的回来了。

    瞅着梁三吊在胸前的胳膊,云昭问到:“遇到强敌了?”

    梁三摇摇头,又痛苦的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夏完淳弄回来了?”

    梁三叹息一声道:“人弄回来了,折损了三个人牙子,外加我的一条臂膀。”

    对于人牙子损失了,云昭自然是不在意的,他仔细打量一下啊梁三的手臂道:“断了?”

    梁三的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不自然的点点头。

    “谁弄得?”

    “夏完淳!”

    云昭低头沉思一下,慢慢的道:“据我所知,他还是一个孩子。”

    梁三咬着牙道:“一个可以媲美县尊的孩子他就不是一个孩子。一个能用竹钉往醉酒的人牙子太阳穴上钉竹钉的孩子,他就不是一个孩子,一个假装害怕把我引进猎人机关的孩子,他就不是一个孩子。”

    云昭听了大为兴奋,起身道:“这孩子在哪里?”

    梁三转身离开大书房,不一会又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孩子的脖颈,重重的往云昭面前一墩道:“末将缴令!”

    说完,就迅速的离开,连回头看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看着夏完淳亮晶晶的眼睛,云昭很高兴。

    夏完淳同样盯着气势凌人的云昭看的目不转睛。

    “你是云昭?”

    “你是夏完淳?”

    见到这个孩子,云昭有一种梦想照进现实的迷幻感觉……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开始被骗,后来被抢,再后来诱骗才弄回来的夏完淳,让他的生活越发变得苦不堪言。

    一个十岁的孩子弄死了蓝田县三个惯于拍花子的惯犯。

    一个十岁的孩子从蓝田县巨寇梁三手中脱逃两次,以至于逼迫梁三不得不动用蓝田县在江南的隐秘力量才捉回来。

    即便是这样,这孩子还以死相拒,性情刚烈的让梁三这种见惯了大场面的巨寇都心惊不已,不得不搬出云昭这个少年人偶像才好不容易把这个大爷蓝田县。

    云昭在仔细询问了夏完淳杀那三个人的过程之后,也听梁三讲述了这个少年利用树林机关让他折断了一根臂膀的经过之后。

    他就果断的收夏完淳当弟子,而且,他此生,也只会有这么一个弟子,为了将这个孩子留在蓝田县,云昭不惜降尊纡贵的给夏允彝去了一封信,告知自己已经收夏完淳为弟子的事情。

    以夏允彝的性情,必定恨极了云昭,不过,云昭不在意,对于这个孩子,他真是喜欢到了极点。

    上学的时候他就读过《童区寄传》,今天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了超越区寄的孩子,对这种机智的孩子如何能够不喜欢呢。

    加上怜悯这孩子早逝,云昭不觉得自己把这孩子从夏允彝手中抢过来有什么错。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里,云昭不论走到那里都带着这个孩子。

    “你真的八岁就当县令了?”

    夏完淳讨好的将一片苹果放在云彰嘴里让他吸允,仰着脸等云昭回答。

    “这是当然!”

    云昭咬了一口苹果,发现这东西很酸,就随手给了钱多多。

    “你真的把穷人欠你家的借据都给烧了?”

    云昭叹口气道:“都烧了,可惜,他们又欠了我很多钱。”

    “你就不能再烧掉吗?”

    “不能,第一次烧掉了是历史造成的,第二次,我们已经提供了可以让他们富裕起来的环境,结果,他们又把日子过烂包了,如果再烧掉就会养出很多懒人来。”

    “你烧借据的时候你娘打你了没有?”

    “没有,我娘很支持我。”

    “唉,我烧借据,为什么我娘会想到上吊呢?”

    “愚妇!”

    “尽管你说的很有道理,还是不准这么说我娘。”

    云昭叹息一声摸摸夏完淳圆圆的脑袋,突然觉得这个时代的孩子都活的可怜。

    “给你爹写信,告诉他你已经拜在我的门下了。”

    “我爹会跟你拼命的。”

    云昭摇摇头道:“他不会的。”

    “为什么?他是我爹!”

    “因为他打不过我,也骂不过我,我的部下多如牛毛,一声令下,一人一口口水就能把你爹淹死,所以他不敢跟我争。”

    “不会的,你再厉害,我爹也不会放过你。”

    云昭笑了,用一根指头挑起夏完淳的下巴道:“今天给你讲第一堂课,内容就是——力不能及之下,君子当扬长避短,静待时日,以期将来。”

    “不对,我爹说——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熊掌与鱼不可兼得之下,夏氏子取义!”

    云昭无声的笑了一下,转过头看着钱多多道:“你想要一个逃跑回来的丈夫,还是想要一个舍身取义的丈夫?”

    钱多多嘻嘻笑道:“只要你回来,怎么样都成。”

    云昭再次转过身对夏完淳道:“走,我带你去看一些好东西。”

    夏完淳很熟练的将云彰背在背上,就要跟云昭一起出去。

    钱多多笑着将云彰从夏完淳背上取下来道:“来我家当学生不用干这些杂活。”

    云昭背着手在前边走,夏完淳亦步亦趋的跟着,杨雄不时地回头看看夏完淳,对这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充满了疑惑。

    他不明白,县尊为什么会收这个无名小子当学生,以县尊今时今日的地位,只要收学生,就预示着这个学生必将平步青云。

    军团的展览室就在秃山,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墓葬群,同时也有一个巨大的灵堂,灵堂里摆放蓝田县这些年战死的英灵,以及取得的功绩纪念品。

    当然,最多的就是硝制的很好地人头。

    从早年剿匪成果到塞上战争成果,琳琅满目,令人生畏。

    到底是孩子,夏完淳见到如此多的人头还是有些畏惧,不过,他还是抓着云昭的袖子,勇敢的踏进了这座满是人头的纪念堂。

    “这些人都是我杀的!”

    云昭站在厅堂中间,环顾一周之后对夏完淳轻声道。

    “都是恶人吗?”

    “不一定,不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取死之道。”

    “我现在相信你说的话了,我爹不敢来找你理论。”

    云昭俯视着夏完淳那双明亮的眼睛道:“我带你来这里的意思是要问你,志向与生命孰轻孰重?”

    夏完淳道:“我还小,不知道。”

    云昭道:“你要想好,生命于人只有一次。而舍生取义者是超越生命以外的东西,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珍贵的东西,这种人百万中无一,你爹就是在把你向这个方向在培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