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历史穿越 > 明天下 > 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构造

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构造

    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构造

    “将军,我们是正规军,不是马贼!”

    负责管束军纪的值星官钱松再一次向李定国进言。

    李定国抬手摩挲一下自己的光头道:“只是剃发而已,这你也要管?”

    钱松无奈的指着清一色光头的李定国的亲卫们道:“上有所好,下必效焉。”

    李定国道:“你知道个屁,凉快!”

    钱松闻言紧一紧自己的衣襟,九月底的塞上秋草枯黄寒风料峭,这时候再说凉快,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将军之所以把头发剃光,纯属一时心血来潮!

    “将军,您就要回蓝田参加大会,到时候不戴头盔,改穿文袍,光着脑袋有碍观瞻。”

    “云杨脑袋上可曾有过一根毛?”

    “将军,这是没法比的,云杨将军头上就不长头发。”

    “滚开,否则老子用鞭子抽你。”

    “既然如此,末将就要把此事记录在案了。”

    “随便。”

    眼看着李定国带着一群光头土匪纵马离开营寨,钱松只能哀叹一声,对围观的将士们吼道:“看什么看,再敢剃发者军法从事。”

    众将士发出一声哄笑,也就慢慢散去了,毕竟,军法官可以嘲笑,他发布的命令却不能违抗。

    李定国纵马奔驰在草原上,心情却没有变的如同草原一般空旷起来。

    今年,草原上的雨水不多,很多草场的青草只有一寸长,更糟糕的是,直到入秋了雨水也没有落下来,遍布草原的大小河沟,溪水,湖泊也纷纷干涸了。

    这场几十年难以遇见的干旱,极大的缩小了牧场范围,原本遍布草原的牧人们,纷纷向有水的地方聚集,这就进一步加剧了草场的紧张状况。

    每年这个时候,正是牛羊最肥壮的时候,可是今年不成,牛羊的秋膘没有贴上,就很难度过塞上严寒的冬天。

    驻马高坡,李定国望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心中很是迷茫。

    他自忖是一位合格的将军。

    可是,他这个将军如今连牧人,以及牛羊的事情都要管,这让他心中空落落的,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才好。

    以前,蓝田人面对草原上的牧人没有什么义务。

    牛羊生病,草场退化,没水喝关他屁事。

    到时候纵兵抢劫一次,就能有效减少牧人,以及牛羊的数量,这样做了之后呢,剩下的牧人,牛羊自然就有了足够的水源地以及草场。

    那样的做的年代里,蓝田人承担着狼群的职责……负责汰弱留强。

    现在不成了,他们这些狼群已经变成了牧羊犬。

    牧人在缴税,且担负了蓝田的肉食以及大牲畜供应,在蓝田体制中地位越来越重要,因此,他们遇到了麻烦之后自然会寻找官府的帮助。

    所以,水源减少,草场退化,牛羊贴不上秋膘,就关他屁事了,而且把这事处理不好,他也没脸回蓝田,更没法面对张国柱那张令人生厌的嘴脸。

    说起来很丢人,威风凛凛的李定国军团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替这些牧民寻找残存的好草场,以及水源地。

    寻找到好草场跟水源地之后,还要负责清除草场周围的狼群。

    蓝田的《民法》上说的很清楚,牧人被狼叼走了,就是官府失职,要赔偿的。

    以前的时候,蓝田城周边的水草最是丰美,距离蓝田城不到五十里的地方就是敕勒川,可惜啊,适合长牧草的地方,一般也很适合长庄稼。

    现在的敕勒川早就被蓝田所属的农夫们给开垦成了良田。

    一连九天时间毫无所得,李定国在烦躁之下就把自己的头发给剃了。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站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不为别的……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李定国冷漠的瞅了瞅唱歌的那个光头混蛋,这首歌他已经听过无数遍了,是云昭当年在蓝田城无聊的时候唱的,现在会唱这首歌的人很多。

    此时听到它,李定国觉得这是在羞辱他。

    “走,进阴山。”

    李定国双脚磕一下战马肚皮,就率先奔向阴山。

    按照蓝田城的气象记录,再有半个月这里就该落雪了,如果还不能找到大片的草场,牧人们的牛羊就要开始大量的屠宰。

    来年,牧人们的牛羊至少要折损掉一半。

    骑兵们分散开来,一个山谷,一个山谷的寻找,只要这座山谷有水,有草,他们就会记录下来,然后快马告诉民政官,开始分散牧人的牛羊。

    张国凤也在干同样的事情,他们两人已经有两个月没有碰面了。

    十天的时间转眼即逝,当阴云笼罩在头顶上的时候,李定国钢针一般的胡须已经有半寸长了,头发也钻出了头皮,只是精神还好。

    毕竟,他们找到了十三处适合牧人过冬的山谷。

    找到合适的山谷不算难,难的是如何赶走盘恒在这里的野物。

    阴山下,最多的野物就是黄羊,而黄羊多的地方狼也多。

    黄羊的肉质鲜美,但是对蓝田的作用不大,这种羊没有多少经济价值,不论是食肉还是剥皮,取羊毛都跟饲养的羊只无法媲美。

    手雷,骑兵,弓箭,火枪,甚至是轻便火炮的使用,终于撵走了这些野物,空出来了一个又一个还算不错的牧场。

    至于,那些野物如何过冬,李定国从未想过这些事情。

    向蓝田城汇集的牧人们已经安置的七七八八了,李定国终于可以安心的在自己的营帐里睡觉了。

    张国凤回来的时候也极为疲惫,把不论是谁将在草原上跑了两个月之后都会精疲力竭的。

    “定国,抚民官与军事官的权力应该完全分开,这就是我准备在大会上提出来的议案,你看如何?”

    李定国懒得睁开眼睛,嘀咕一声道:“你看着办。”

    张国凤又道:“军队建设这一块你不是有很多想法吗?不准备说了?”

    李定国睁开眼睛看着帐篷顶道:“我不相信云昭会真的把权力下放到这个程度。”

    张国凤道:“直到目前,云昭还没有食言自肥过。”

    李定国坐起来拍拍脑袋道:“我觉得云昭很多事,一旦把这些权力下放了,我们以后办事就会有很多麻烦,多人协商,而且要达到一定比例才能把事情通过。

    远不如云昭一人下决断来的爽快。”

    张国凤笑道:“蓝田很大,他一个人明显的已经忙不过来了,而为政不仅仅是看大方向,还要兼顾细节,是一个粗中有细,细中有粗的大事,多商量一下为好。”

    “我听獬豸说,这样做有一个弊端,那就是需要设立大量的中央官府部门,然后就会相对应的在省一级也要设立,恐怕州府乃至县都要有相同的部门,便于什么垂直管理。

    吃官饭的人多了,对百姓不利。

    还有人提出来了精兵简政这样相对的提案,这样做百姓的负担会减少,但是,办事的稳妥上又会出问题。

    国凤,总之,这一次的大会很可能会开成一个稀里糊涂的大会。

    你还是莫要在这上面费精神了。”

    张国凤笑着摇摇头,见李定国重新睡下了,就走出了军帐。

    军营中的军卒们总是很忙碌,牧场找到了,军队还要帮助那些牧人们准备干草,眼看着一堆堆的干草被捆成一捆,装在牛车上被运送出军营,张国凤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他喜欢看这样的场景。

    因为,这是盛世的场景,军队在帮助百姓,而不是在祸害百姓。

    他与李定国不同,李定国自幼就在强盗窝里长大,且没有受到一个好的引导,他总是不吝将人性想的很坏,一件事情只要有一个点是坏的,他就会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是不好的。

    这就是标准的枭雄想法,当年曹操就是秉承这样的想法才会误杀了吕伯奢一家。

    张国凤这些年以来一直在帮助李定国,希望能改变一下他的心性,可惜,作用一直不太大,他小的时候生活环境不好,导致他很难相信人。

    “定国将军过于随心所欲……”

    钱松好不容易等到张国凤回来了,就急冲冲的禀报自己在军营中的所作所为。

    张国凤制止了钱松继续往下说,对钱松道:“不要太教条了,有些人天生就受不得约束。”

    钱松道:“我没有告定国将军黑状的意思,此次国民大会一开,蓝田对军队的定性就会完成,我听同窗来信说,我们的军队制度与以往的军队制度完全不同,有非常大的改动。

    县尊这次出巡,高杰军团,雷恒军团,云福军团,云杨军团都亲自检验过,唯有我们军团县尊没有亲自看过,所以,我非常的担心。

    定国将军是我们的首领,如果他遭受了区别对待,那么,对我们军团的影响就大了。”

    张国凤看着钱松叹口气道:“你知道县尊最不喜欢那种人吗?”

    钱松躬身道:“请将军赐教。”

    张国凤轻声道:“县尊最不喜欢玩弄权术的人,你现在已经有了这种苗头,立刻掐掉,否则,对你将来没有半点好处。”

    钱松叹口气道:“国家,小集团的利益,实在是很难均衡啊。”
新书推荐: 半仙 人族镇守使 等我有钱以后 苟到天下无敌再出山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诡异世界摸尸人 别小看这只宠物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我的副本全球流行 你好,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