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历史穿越 > 明天下 > 第一一五章那怎么成呢?

第一一五章那怎么成呢?

    第一一五章那怎么成呢

    夏允彝自然是不肯跟儿子去关中避灾享福的。

    他固执的认为,史可法,陈子龙,这两位同僚还在为大明存续努力的人不走,他自然是不会走的,哪怕掉脑袋他也不会走的。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第二天,钱谦益来访,大清早就来了。

    开始以为钱谦益是来拜访自己的,夏允彝多少有些受宠若惊,可是,当钱谦益提出要见见夏氏麒麟儿的时候,夏允彝终于明白,人家是来见自己儿子的。

    正在酣睡的夏完淳被老爹从床上揪起来之后,满肚子的起床气,在老爹的呵斥声中迅速洗了把脸,然后就去了前厅拜见钱谦益。

    有老爹在的时候,夏完淳完全就是惫赖小子,笑嘻嘻的伺候在老爹身边,钱谦益问一句他就答一句,不问就一句话都不说,充分的表现了夏氏良好的家教。

    钱谦益见状长叹一声,就对夏允彝道:“彝仲贤弟,能否让老夫与令郎私下里说几句”

    坐在那里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的夏允彝点点头,在离开的时候看了儿子一眼道:“莫要失礼。”

    夏完淳笑道:“孩儿岂敢失礼。”

    待得夏允彝离开了前厅,原本一直半弯着腰,缩着脖子的夏完淳立刻就把腰板挺得笔直,用老虎看狐狸一般的眼神瞅着钱谦益道:“牧斋先生有何指教”

    钱谦益捋着胡须笑道:“这就对了,如此方是跨马西征杀人无数的少年豪杰模样。”

    夏完淳道:“小子此次前来南京,并非因为公务,而是来看家父的,先生如果有什么谋算,还是去找应该找的人才对。”

    钱谦益苦涩的道:“马士英,阮大钺等人以为可以跟蓝田皇廷划江而治,这是完全不可行的。”

    夏完淳冷笑一声道:“就算我师傅答应,蓝田麾下的百万铁甲也不会同意。”

    钱谦益拱手道:“既然如此,少兄能否看在江南百姓的份上,莫要将蓝田之法在江南施行,毕竟,江南与北方不同,故有自己的民情在。”

    夏完淳阴森森的看着钱谦益道:“你知道蓝田近些年来以来,政事上出的最大一桩纰漏是什么”

    钱谦益拱手道:“请教了。”

    夏完淳哼了一声道:“那就是让张秉忠脱离了我们的控制,在我蓝田看来,张秉忠应该从江西进浙江的,可惜,这个家伙居然跑去了广西,贵州。

    这让我蓝田不能从白地上重建江南,甚撼”

    钱谦益吃了已经,霍然站起指着夏完淳道:“率兽食人”

    夏完淳坐在父亲的座位上,端起父亲喝了一半的茶水轻啜一口道:“你不是没有看出来,只是看着张秉忠跑了,才有胆量坐在我的面前,跟我商量让江南保持不动,让你们可以继续鱼肉江南百姓自肥。

    牧斋先生,谁给你的胆量可以跟我蓝田讨价还价的

    莫非,你以为雷恒将军一路上对百姓秋毫无犯,就代表着蓝田惧怕江南士绅

    就认为我蓝田的本性是软弱的

    百姓代表大会你也参加了,你应该看到了百姓们对蓝田统治者的要求是什么,你应该知晓,我蓝田一统大明的时间,取决于我蓝田大军步卒前进的脚步

    对于任何地方,首先到来的必定是我蓝田大军,而后才会有吏治

    我劝你放弃任何幻想,莫要与我蓝田律法有任何触碰,相信我,任何触碰我蓝田铁律的人,最终都将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钱谦益额头微微出了一层油汗,闭着眼睛长叹一声道:“江南士绅甚多,有以盘剥百姓取利之辈,也有耕读传家的良善人家,蓝田不能一概而论。”

    夏完淳瞅着钱谦益道:“这里的百姓被压迫的太久了,以至于让他们忘记了自己生而为人,应该享有的权力。

    吃一些你们这些大家豪族施舍下来的一口剩饭,就算是好年月了

    你们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钱谦益看着夏完淳道:“从你的话语中,老夫只听到你对士绅们刻骨的仇恨,没有半分宽容之心。”

    夏完淳笑道:“士绅豪族们对普通百姓可曾有过半分怜悯之心”

    钱谦益沉默片刻道:“是清算吗”

    夏完淳叹口气道:“我希望是清算,这样能彻底改变江南百姓的社会地位,以及人口结构,这样能让江南多繁荣一些年月”

    钱谦益握着颤抖的双手道:“江南士绅对于蓝田来说,并非是治下之民吗想我江南,有无数的大家豪族的财富并非全部来自于掠夺百姓,更多的还是,数十年上百年的省吃俭用才积攒下这么大的一片家业。

    你蓝田怎么能说夺走,就夺走呢”

    夏完淳玩味的瞅着钱谦益道:“你的话很具有煽动性,加上你声望,我觉得这种话你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万万莫要在士绅中间说,否则哈哈哈。”

    钱谦益身体颤抖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夏完淳道:“你们不讲理吗”

    夏完淳嘿嘿笑道:“怎么,现在开始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讲理这么一个说法了你们鱼肉百姓的时候可曾想起跟他们讲理

    蓝田的政治属性就是代表百姓。

    你们当初在位的时候制定了无数有利于你们的律条,比如,通过科举为官者,死罪至三宥。士绅与百姓产生纠纷时,地方无权进行拘审。

    官绅不纳粮,不交税,不服劳役,可以见官不拜,百姓告官,先要三十脊杖,就连衣着,婚丧嫁娶的法度都与百姓不同,那一条,那一例考虑过百姓的死活

    怎么,现在,就不允许我们这个代表百姓利益的政权,制定一些对百姓有利的律条

    牧斋先生,别想了,能把你们这些既得利益者与百姓一视同仁,就是我蓝田皇廷能释放的最大善意

    当然,有些前罪必然是要追究的,如此,江南的百姓才能重新挺起腰板做人。”

    钱谦益从夏完淳有些暴虐的话语中感受了一股恐怖的危险。

    他甚至从这些充满仇恨的话语中,感受到蓝田皇廷对江南士绅极大地怨愤之气。

    京城的惨状传到江南之后,江南士绅全体噤若寒蝉,也就是因为李弘基在京城的暴行,让软弱的江南士绅们开始有了浓重的危机感。

    基于此,江南士绅们纷纷将保全身家性命的希望投注在史可法,马士英,阮大钺,乃至李岩,黄得功,左良玉等人的身上。

    他们纷纷出钱,出人,希望史可法能带领他们迅速积攒足够的力量,好与蓝田云昭讨价还价。

    钱谦益很希望能从夏完淳这个云昭唯一的弟子身上打听到一些蛛丝马迹,好为江南的未来筹措一些可以与蓝田讨价还价的本钱。

    现在,没希望了。

    夏完淳没有隐瞒蓝田对江南士绅的看法,他们甚至对江南士绅有些蔑视。

    钱谦益知晓,在蓝田的士人中间,他们将大明的腐败,破落,乃是灭亡都归罪于江南士绅。

    “你们不能这样

    我江南也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也有为百姓呕心沥血之辈,更有为大明兴旺奔走,乃至身死,乃至家破,乃至断子绝孙之人。

    你们不能因为一部分人的罪恶,就认为江南无好人。”

    夏完淳瞅着有些声嘶力竭的钱谦益道:“对百姓好的人,我们会把他们请进先贤祠,为百姓舍命的人,我们会把他记在心里,为百姓断子绝孙之人,我们会在四时八节供奉血食,不敢忘记。

    至于你们”

    钱谦益踉踉跄跄的离开了夏允彝家的前厅,此时,他心乱如麻,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就要降临在江南,而他发现自己居然毫无应对之力,只能等着乌云笼罩在头顶,然后被电闪雷鸣击打成齑粉。

    “牧斋先生,身体不适”

    夏允彝连忙搀扶住钱谦益,关心的问道。

    钱谦益看着夏允彝那张透着虚伪的面孔,轻轻推开夏允彝道:“只求彝仲贤弟日后能多存良善之心,为我江南保存几分文脉,老朽就感激不尽了。”

    说罢,就在老仆的搀扶下,匆匆的离开了夏府。

    “你把牧斋先生怎么样了”

    夏允彝匆匆的回到厅堂,见儿子又在咯吱咯吱的在那里咬着糖藕,就大声问道。

    夏完淳拿了一节糖藕放在父亲手里道:“没有啊,我们谈的很是愉快,就是后来我告诉他,江南土地兼并严重,等蓝田征服江南之后,希望牧斋先生能给江南士绅们做个榜样,一户之家只能保留五百亩的田地。

    然后,他就生气走了。”

    夏允彝惊疑不定的看着儿子瘦峭的小脸道:“蓝田律不是说,一家之土,不得超过一千亩吗”

    夏完淳笑道:“那是北地的政策,江南土地肥沃,大多数是水田,如何能这样做呢”

    夏允彝点点头,学儿子的模样咬一口糖藕道:“江南之痹政,就在土地兼并,其实土地兼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土地兼并者不纳粮,不缴税,损公肥私。

    长此以往,百姓自然会越来越穷,士绅们就越来越富,这是不合理的,我与你史可法伯父,陈子龙伯父这些年来,一直想促成官绅百姓一体纳粮,一体缴税,结果,这么些年下来一无所成。”

    夏完淳笑眯眯的看着父亲道:“很快,他们就会主动纳粮,主动缴税。”

    夏允彝呆滞的停下正要往嘴里送的糖藕,问儿子道:“如果他们不愿意呢”

    夏完淳笑着露出一嘴白森森的牙齿道:“那怎么成呢”

    <div>
新书推荐: 人族镇守使 等我有钱以后 苟到天下无敌再出山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诡异世界摸尸人 别小看这只宠物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我的副本全球流行 你好,1983 我在东京当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