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完淳忙碌了一整天。

    夏允彝吃惊了一整天。

    因为自从钱谦益走后,夏府的访客就络绎不绝。

    有提着一封点心装作无意中前来拜访老友的马士英。

    也有带着一个庞大美女群前来跟夏完淳谈论戏剧人生的阮大钺。

    当然,也有很早就收到消息,早就想跟夏完淳谈论一下的史可法跟陈子龙等人。

    夏完淳见了马士英仅仅告诉了他朱明太子,定王,永王,以及长公主,太后,皇后,宫妃都已经落户长安的消息。

    马士英就立刻告辞,不知道去忙什么事情了。

    跟阮大钺谈论的时间长了一些,主要是有一个叫做邢沅的漂亮女人非常出色,似乎有几分师娘钱多多的影子,夏完淳难免会多留阮大钺一阵子,大家愉快的谈论着戏剧,舞蹈,音乐。

    不过,中间有人把夏完淳喊出去了一段时间,被人踢了好几脚之后,夏完淳就对这个叫做邢沅,字圆圆的女人不假辞色了。

    阮大钺见状,也就带着大群美人告辞回家了。

    回到房间,夏完淳又被人狠狠地踢了好几脚,虽然觉得自己很冤枉,却求告无门,只好忍住了。

    听到窗外父亲正在叫他,只好对屋子里的人拱拱手,就匆匆的跑了。

    这一次来的人很多,不但有史可法,陈子龙,还有应天府的名将张峰,以及应天府的干吏谭伯明,再加上他老子夏允彝,就凑成了一桌。

    这一桌人里面,夏完淳不得不喜欢他爹之外,就是喜欢张峰跟谭伯明,这两个人站在那里岳峙渊渟的一看就是真正有本事的人。

    这些人来了,夏允彝就命厨子做了很多酒菜端了上来,准备以家宴的形式边吃边聊。

    只是史可法,陈子龙上了饭桌看夏完淳的目光就很不友善。

    “太子,定王,永王真的落户关中了吗”

    夏完淳笑道:“还有朱明的太后,皇后,长公主,宫妃,以及六百七十二个宦官宫娥。”

    “有谁可以作证”

    听陈子龙这样问,夏完淳就皱起眉头道:“难道我蓝田皇廷的公告没有可信度吗”

    陈子龙正要发怒,被史可法拦住重新问道:“你是读过书的,你该知晓亡国之君的后人会是一个什么下场,我们不是不信,而是不敢信。”

    夏完淳正色道:“你们认为可虑的地方,在我蓝田皇廷看来就是一个笑话,只有那些得国不正的政权,才会担心亡国之君的后人,担心他们会起兵谋反,担心他们会一呼百应。

    史伯伯,陈伯伯,崇祯皇帝在位的时候,他都没有做到一呼百应,凭什么我们会担心他三个豢养在深宫里的儿子能做到一呼百应

    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局面,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蓝田施政不当,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有没有朱明太子以及后裔又有什么区别呢。”

    史可法擦拭一把眼角的泪水指着张峰跟谭伯明道:“你们,是你们,为了区区南京的一点利益,就让我三军不得出发去勤王,张峰,谭伯明,你们是罪人。”

    张峰阴郁的看着史可法道:“如果不关南京百姓生死存亡,你要勤王,我一定跟随你,哪怕战死在京城之下,我张峰也不会多说一个不字。

    我们这些为政者,在很多时候其实是没有多少选择权的,京城里有百万贼寇,百万贼寇之后又有蓝田三十万铁甲虎贲,你来告诉我如何救驾

    我们又拿什么去救驾

    难道就靠应天府刚刚组建起来的六万团练吗”

    史可法怒道:“天子死国,大明已经亡了,此时南京就算再安稳又能如何”

    谭伯明冷声道:“我们即便是去了京城,全体战死京城,除过拿南京六万团练的性命在史书上留下一笔之外,还能获得什么

    李岩,黄的功,左良玉,二刘这些饿狼环视在侧,一旦我们离开,这些人就会趁机进占应天府,我们这些年心血就会付诸东流。

    宪之兄,张峰说的没错,如果要尽忠,我们几个以死报之是应有之意。

    只是南京百姓何辜要遭受如此劫难”

    陈子龙阴测测的道:“大明天下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想法的人太多,才会一败涂地至此。”

    夏允彝见张峰,谭伯明脸色都很难看,就连忙道:“此事已经过去了,就莫要为此伤了和气,我们现在更应该多想想以后。”

    史可法惨笑一声道:“哪来的以后,太子,定王,永王都在蓝田,且已经投诚,福王,潞王对重新组建皇廷都百般推脱,说什么只求以普通百姓的模样苟活下去,没人想着大明国祚的延续问题。

    朱明子孙都是这般模样,我们又能如何呢”

    张峰道:“不管以后如何,我们只要给百姓创造一个好的活命环境就成,我以为,不要等蓝田皇廷派人过来,我们自己就需要率先在江南按照蓝田律法施行平田,分地,废除勋贵特权,废除旧有的不合理的规矩。”

    陈子龙怒道:“你要投靠云昭”

    谭伯明都:“子龙兄,难不成你要与云昭作战不成”

    激昂的陈子龙默默地坐了下来,现在,普天之下,没有人敢说要跟云昭作战的话,放眼整个大明,委实一个都没有。

    “与其蓝田皇廷派人下来平田,分土,不如我们率先开始,如此一来呢,我们就能帮助那些良善人家免受蓝田酷吏的折磨。”

    夏允彝喝了一口酒之后,终于代表史可法,陈子龙说出来他们最殷切的希望。

    夏完淳给父亲的酒杯里填满酒之后有些不愉快道:“我师傅说过,阶级改革一定要进行的干净,彻底,哪怕在短时间内,会伤害到一些不该伤害的人,也必须要进行的干净彻底。

    否则,就失去了土改的本来目的。”

    史可法闻言吃了一惊,颤声问道:“还要怎么个改变法”

    夏完淳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道:“诸位伯父不用担心,你们本就是这个世界上不多的干才,又一心扑在百姓的事情上,就算我师傅想要干净彻底的改革,也波及不到诸位伯伯身上。

    余者,管他那么多作甚”

    史可法摇头道:“老夫宁愿云昭将所有的手段都用在老夫一人的身上,也莫要伤害这如画江南。”

    陈子龙眼角泛泪道:“梦里水乡,旧时江南,从今往后,如画江南只能在梦里寻找,旧时江南也只能进入图画了。”

    夏完淳呲着一嘴得大白牙笑道:“江南陌上烟柳依旧,人间已经换了新天。”

    刚刚说完,就看见父亲以及史可法,陈子龙都恶狠狠的看着他,就拱手告罪,离开了这个不被欢迎的地方。

    回到自己卧房门口,他小心的打开门,贴着墙慢慢走了进去,见钱少少正一个人烹茶,喝茶,很安静,没有继续殴打他的意思,就坐到钱少少的面前,取了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我今天没有做错事,您却踢了我两顿。”

    钱少少懒得接夏完淳的废话,直接问道:“他们商量好开始如何对接蓝田律法了没有”

    “我看张峰,谭伯明两人很强硬啊,史可法,陈子龙以及我爹估计没有拒绝的余地。”

    “这不成,给了他们这么多的时间,如果还扭转不过来,就让张峰跟谭伯明两人接手,为他们好,一个个还不知死活的抗拒。”

    夏完淳道:“我爹我准备带走,这个坑不能拿我爹去填。”

    钱少少道:“不为你爹的仕途考虑了”

    夏完淳道:“您老人家在南京,随便把蓝田的律法要求缩减一半,丢给史可法他们施行,等他们费尽心机的把律法贯彻下去之后,等我蓝田官员正式接手之后,再把苛刻的部分修改过来,他们留下万世骂名,蓝田官员到时候深得人心。

    咱们蓝田用人,喜欢把人往死里用,不榨干他们最后一滴血是不会罢休的。

    我爹这人面皮薄,经不起这么折腾,我还是带回去跟我娘团聚,好好地在玉山书院教书他不好吗

    就我爹这个样子的官员进了蓝田官场,我很担心他会被人卖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至于仕途,家里有我在,还会缺什么仕途吗”

    钱少少道:“想要真正做恶人,马士英,阮大钺,钱谦益比史可法他们更好用,我已经派人去联系这三个人了,马上就会有回音。

    希望他们三个能带着南京这些旧官员,能把我蓝田国策完全彻底的在江南执行下去。”

    夏完淳有些不忍的道:“钱谦益,马士英,阮大钺也就罢了,史可法,陈子龙这些人能不能不要被这场浪涛吞没”

    钱少少看了夏完淳一眼道:“你以为改革是请客吃饭”

    听钱少少这么说,夏完淳就知道这个计划已经获得了国相府,以及自己皇帝师傅的批准,一个字都是没法子更改的。

    就在夏完淳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人轻轻地敲了窗棂一下,钱少少推开窗,就看见一个黑衣人站在窗外拱手道:“左良玉在雷恒将军的打击之下,已经全军覆没,雷恒将军阵斩左良玉,左梦庚”

    <div>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