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历史穿越 > 明天下 > 第一二九章占便宜还是吃亏?

第一二九章占便宜还是吃亏?

    第一二九章占便宜还是吃亏

    天已经完全黑了,孙元达家中的客厅上却坐满了人。

    居中的孙元达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客厅中的其余人等,也沉默不语,气氛压抑至极。

    百胜通的掌柜杨文虎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朝窗外看看就对孙元达道:“孙公,天黑了掌灯吧。”

    孙元达点点头,随即就有五六个丫鬟取来了蜡烛,屋子里一片光明。

    “陛下与国相大人此时应该已经知晓我们这些人了吧”

    一个操着一口浓重歙县口音的老者缓缓站起来道。

    杨文虎苦笑一声道:“是灾难还是好事,现在很难说。”

    正在抽烟的孙元达放下烟杆道:“雷恒大将军兵进扬州,可曾去你们的府邸劫掠”

    杨文虎心有余悸的道:“大军进城的时候还以为杨氏就要灭族了。”

    孙元达又道:“蓝田官员接手扬州的时候,除过重新在城外丈量土地,把我们多余的田土分给那些佃户之外,可曾剥夺过我们的店铺”

    杨文虎道:“这个到没有,说真的,从那些官员口中得知,我们虽然要开始交税了,但是,给他们送去的钱,人家没有一个人收。

    假如蓝田不收黑钱,我杨文虎宁愿多缴税。”

    歙县口音的老者冯通看着满屋子的人道:“蓝田废除了“开中法”,将张家口夷为平地,还给盐巴定了一个全大明统一价,我计算过,中间没有任何利益可取。

    我们这些靠着盐巴发家的人,今后何去何从呢”

    孙元达咳嗽一声道:“那就看陛下今日如何裁决了,不过,我们也能从陛下的行事作风上看出一些端倪。

    这天下已经是陛下的了,所以,大家伙大可不必担心自家会遭受闯贼,张贼那样的盘剥。

    打烂了天下,对陛下没有任何好处。

    我们既然已经把消息送出去了,那就慢慢等就是了,我就不信,蓝田皇廷会没有一个明眼人看出我们想要觐见陛下的意图。”

    众人齐齐的点头,换掉已经没有了滋味的茶水,准备继续等。

    就在这个时候,孙府管家匆匆的进来,对孙元达道:“蓝田刘主簿来访。”

    屋子里的众人齐齐的精神一震,纷纷站起来,也不用孙元达吩咐就走进了里间。

    等丫鬟们收拾掉茶碗,重新置备上点心之后,孙元达就陪着一脸寒霜的刘主簿走了进来。

    刘主簿先是盯着孙元达看了片刻,然后才大刺刺的坐在上首位置道:“你们把我害的好惨。”

    孙元达笑眯眯的道:“我们只想求见陛下一面,并无坑害老主簿之意。”

    刘主簿端起茶碗一口喝干,然后道:“我与陛下的关系并非君臣,乃是主仆,我想这一点孙掌柜应该已经知晓了。”

    孙元达笑道:“如果不是主仆,以老主簿之能执掌京畿要地这么多年,充任小小主簿一职十五年而乐此不疲呢”

    刘主簿摆摆手道:“才能就别说了,活活的羞煞老夫了,陛下就是看在我勤勉的份上才让我留在蓝田,你们玩的把戏陛下一眼就看穿了。

    你们也只能蒙蔽一下我这种不中用的人,换一个玉山书院出来的正堂官,就你们的这些手段,还不够人家一把攥的。

    你以后也别给我手底下的人送钱了,送钱就等于害了他们,就在来这里之前,拿你钱财的一个捕头,两个书吏已经被开革出县衙,且永不叙用。”

    书吏,捕头本就是孙元达试探蓝田县衙的三枚闲棋,用过之后就会丢掉。

    所以,听到这三人是这个下场也不奇怪,笑呵呵的道:“那里算得上贿赂,只是看他们日子过得清苦,给一些车马,茶水费用。”

    刘主簿瞅着孙元达道:“以后别试探了,蓝田官员不穷,一个书吏一个月十二枚银元,虽然不足以让他们整日里大鱼大肉,养家糊口却绰绰有余。

    孙掌柜,我告诉你啊,你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们陛下历来英明无匹,全天下都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夹着呢。

    “开中法”没了,盐商没了用处,而你们钱财又多,国家如今刚刚经历了战火,正是需要你们这些有钱人出大力的时候。

    陛下应该对早就有了考量,原本不用花费一两银子的事情,现在,被你们给弄恓惶了,传陛下口谕。”

    孙元达听刘掌柜这么说,立刻撩起袍子就跪在地上。

    刘主簿怒道:“站起来,蓝田皇廷已经废黜了跪拜之礼,你站着听就是了,陛下如今只接受我这种老奴的大礼参拜。”

    孙元达疑惑的看着刘主簿道:“我们商贾也不用跪拜”

    刘主簿不耐烦的道:“叫花子都不用”

    孙元达只好站的笔直,双手抱拳施礼颇有些洗耳恭听的意思在里面。

    刘主簿清清嗓子道:“陛下曰:十万枚银元就想见朕,他想的太美了,去,告诉那个孙元达,扬州秦商将朕看的太廉价了。”

    孙元达闻言大喜,连连朝蓝田县衙施礼道:“草民知错,草民知错,这就大力改过。”

    刘主簿与孙元达重新落座。

    孙元达就喜滋滋的朝刘主簿拱手道:“只要陛下答应肯让我们这些草民觐见,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扬州秦商,徽商无有不从。”

    刘主簿来见孙元达之前,又去见过一次云昭,详细解说了孙元达给三个小吏送银钱的事情,惹得云昭又老大的不高兴。

    好在有裴仲在,这才让事情平息了下来。

    “老夫当初给你作保,让你们去了玉山书院,那么,玉山书院的火车你们应该是见过的。”

    孙元达听刘主簿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惊讶的跳了起来,迫不及待的道:“难道说”

    刘主簿点点头道:“玉山书院尽是些好东西,比如这个火车就是这样的,陛下一直想要把玉山城跟凤凰山城以及长安城用火车连起来。

    可是呢”

    孙元达哈哈大笑道:“好我的刘主簿啊,不就是修铁路吗玉山城到凤凰山城不过八十里地,凤凰山城到长安也不过百二十里路,两百里的铁路而已。

    请刘主簿禀报陛下,我秦商,徽商一力承担。”

    刘主簿满意的点点头道:“不过,这个需要至少上百万枚银币才能做到。”

    孙元达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朝刘主簿道:“商人河下最奢华,窗子都糊细广纱。急限饷银三十万,西商犹自少离家。

    刘主簿,百万身家在我扬州不算富户”

    刘主簿的眼睛顿时就亮了,拍拍桌子道:“你看看我,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铁路修好了,铁路上总要跑火车啊,你看看,陛下要我们把三地连起来,火车数量少了,总不是个事情。”

    孙元达道:“这怎么可以呢”

    刘主簿闻言心头大怒,只是盯着孙元达看。

    就听孙元达又道:“如果只铺一条铁道,两个火车要是中途相遇这如何是好呢,老夫以为,这些火车道都应该修成两条才成。

    如此,火车来来往往的才能畅通无阻。”

    刘主簿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就听孙元达又道:“光有火车,火车道还是不够的,还需要玉山城跟玉山书院那种漂亮的火车站,我们在凤凰山城修一个,蓝田县修一个,在长安城外修一个,

    据老夫观察,这火车跑起来可是惊天动地的,又是喘气,又是冒火的,咱关中历来风景如画,这么祸害可不成,再加上百姓的幼童,牛羊经常会跑到铁道上去,这样是碰了怎么得了呢,这铁路两边以老夫之见,就该种满石榴树当篱笆。

    每到春天的时候,石榴花开如火如荼,美不胜收,不管是谁坐着火车来往这三地,都有一个好心情。

    等到了秋日,这石榴要是成熟了,坐在火车上探手就能摘一颗石榴尝尝,老夫保证,哪怕是长安城里的仕女们只要有闲暇,都会去坐坐火车的。

    我告诉你啊刘主簿,这还不算完,我们还”

    孙元达的声音滔滔不绝的在刘主簿的耳边响起,刘主簿的脑子已经完全僵硬了,他只是看着孙元达那张隐藏在浓密胡须里面的大嘴在一张一合。

    完全沉浸到孙元达描述的美好场景里去。

    直到被孙元达恭送出孙府,他的脑子里还是一幅幅铁路边石榴花开或者长满石榴的美景。

    一来一去,也就一个时辰的时间。

    刘主簿回到县衙,见陛下的卧房灯还亮着,且窗户也开着,就小心的来到窗前低声道:“陛下,孙元达全部都答应了。”

    正在灯下看书的云昭抬起头看了刘主簿一眼道:“他们不答应吗”

    刘主簿连连摆手道:“陛下,他们什么都答应,还说一条铁路太单薄,要修成双线还说”

    等刘主簿滔滔不绝的将孙元达的话复述了一遍之后,就期待着陛下冷峻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结果,他还是失望了,云昭的脸上并没有露出笑意,而是有些烦躁的道:“如果不是国相府以国库穷蹙的理由百般阻挠铁路建设,朕如何能便宜这些吸血鬼。”

    “便宜他们”。

    刘主簿再一次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他发现,自己现在不但对眼前的陛下觉得陌生,就连那个孙元达他也觉得如同一个陌生人。

    <div>
新书推荐: 人族镇守使 等我有钱以后 苟到天下无敌再出山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诡异世界摸尸人 别小看这只宠物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我的副本全球流行 你好,1983 我在东京当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