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以为云昭整天日理万机的忙的不可开交。

    事实上不是这样的。

    他将更多的时间用来观察这个世界。

    他的大军正在四面开花的为他开拓疆域,他的文臣正在遍地开花的为他治理疆域,权力细分下去之后,他做的事情就是监督这些权力有没有用到正途上。

    饥荒,战乱,灾害过后,严重的破坏了大明的人口结构。

    存活下来的大多数是妇孺,而非男子。

    这个问题很严重,非常的严重。

    也是每个新的朝代必须面对的严峻问题。

    在中华大地上,不客气的说很多时候,妇人都是依靠男人活着,虽然她们也很勤劳,也很努力,可是,在封建王朝中,一个女子如果没有男子保护,她的生活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很多妇人可能不会遇到好男人,会被虐待,会被伤害可惜,在这个大时代里,她依旧需要一个男子来充当她的保护者。

    在关中,这样的情形或许会好一些。

    关中发达的工商业,以及蓝田官府有效的管理下,一个女子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坚强的活下去,就像关中豪商刘茹一般甚至能绽放出生命中最灿烂的火花。

    离开了关中,云昭的大明依旧是一片灰暗的地带。

    长沙知府杨雄上书,希望朝廷能够关注一下那些失去丈夫的女子,在他的治下,已经有宗族开始将族中无足轻重的寡妇当做货物来买卖了。

    虽然被他严厉的惩罚过了,那些女子依旧不能保有她赖以生活的房产以及土地。

    很多无家可归的女子哀求官府,能给她们一个相对封闭的土地,保证她们的安全,她们宁愿一生不嫁,与其余无家可归的姐妹们一起抱团生活名曰:自梳女。

    这些无家可归的女子们聚龙成一团,每天夜里抱着木棒,木叉睡觉,生怕有歹人来伤害她们。

    长沙以外有很多废弃的堡垒,杨雄分给了几个比较大的自梳女团体,还给了她们一些粮食,物资,牛羊,农具准许她们耕作堡垒附近的土地自己求活。

    今年七月的时候,杨雄再去视察那些残破的堡垒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残破的堡垒比以前更加的高大,雄伟,堡垒上甚至有一些白发的妇人抱着一些刀枪在上面放哨。

    几次三番,杨雄保证自己是官府,不是歹人,这才一个人在那些妇人的监视下由当地里长带着进入了这些堡垒。

    堡垒里面的状况比杨雄预料的要好的多,这些妇人自从得到这些堡垒之后,就日夜不停的将这些昔日人口死绝的地方清理出来了。

    就连破旧的石板路也被清扫的干干净净。

    人看起来也很有志气。

    说什么不需要男人她们也能活的很好,可以种田,纺织,养蚕,抽丝还说官府手头如果还有无家可归的妇人,也可以送过来。

    如果有没人要的女童她们也要。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好

    就是杨雄心中的酸楚无法抑制,忍不住哭泣出来。

    奏折到了张国柱手中之后,张国柱又转给了云昭。

    云昭看完之后,交给了钱多多。

    然后,钱多多就带着一群人去了长沙。

    据她临走前的说法那一片地方将会被冠上皇家二字,也不知道会变成皇家什么。

    云昭警告过钱多多,孤寡女子被遗弃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如果长沙出现了这么一处地方,那么,很快的,全国都会出现这样的地方。

    钱多多曰:“老娘的钱多的花不完”

    因为受了这件事的刺激,云昭这才会如此判了张二狗与刘三娘子的案子。

    大明人口减少的厉害,每一个都需要重视。

    而唐朝开国时期盛行的官配政策,云昭并不准备在大明执行,尽管,张国柱这些人一再申明,这是一个良法,依旧被云昭给否决了。

    他执着的认为,不管好坏,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应该自己选择自己要走的道路。

    会宁县的人搬迁去了白银厂,被那里的当地官员给消化吸收了。

    会宁县令张楚宇却被监察司押送回了玉山,等待法司最后的裁决。

    同样的,这件事在玉山也引起来了很大的纷争,此人的功过应该如何评价,直到现在,张国柱统领的国相府以及监察,法司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复。

    为了这件事,云长风如愿以偿的从冯英手中得到了纺织羊毛的权力,于是,在白银厂,那里又会出现好大一座纺织厂。

    不仅仅是这样,白银厂以后对西北的农牧业有着决定性的话语权。

    这是权力的第二次分配。

    云昭还是有些惆怅,白银厂不是一个好的安置纺织厂的地方,然而,他身为皇帝却没有多少选择权。

    不论是杨雄在长沙弄得那些自梳女,还是会宁县令张楚宇不按照规矩搬迁百姓,对于云昭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因为,这两件事完全出乎云昭的预料之外。

    身为皇帝最讨厌的就是惊喜

    他妈的神马叫他妈的惊喜

    惊喜意味着不受控制的事情出现了

    一个皇帝就该手心攥着日月,看着它们在自己的手心里旋转

    而不是皇帝正在操弄两个球的时候,忽然有人往他手里丢过来第三个球。

    这会崩溃的。

    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苗头。

    然而,云昭的惊喜还没有结束。

    李定国准备筹建枪骑兵从陆地攻打建奴的奏疏也上来了。

    就在云昭准备喝骂李定国是个猪脑子的时候,孙国信希望蓝田皇廷能放松对蒙古人的绑缚,以及善待乌斯藏人的奏疏也上来了。

    一天之内,云昭龙颜大怒了八次之多

    再好的身体也禁不住这么发怒。

    于是,云昭毫不意外的上火了。

    左边的腮帮子肿的老高,且热的吓人。

    这样的皇帝自然是没法子开会的。

    就在此时,徐元寿又来了。

    云昭躺在床上,冯英在一边伺候着,不断地给他换冰敷的毛巾。

    徐元寿进来之后摸了云昭的脉搏之后道:“内火太盛,需要长持平常心。”

    云昭怒道:“朕现在撒尿都是黄金的颜色,您是我的先生,您来告诉我一个皇帝该怎么长持平常心当和尚的皇帝不是没有,可有一个是好下场的”

    徐元寿掀开冰毛巾看了看云昭的腮帮子,有看了看云昭的嘴巴,然后一边洗手一边道:”你当初求学的时候,要是有这种追求完美之心,老夫会非常的高兴。

    让你烦恼的那些奏疏老夫全看了,其实都是很好的建议,只是时候不对。

    你想啊,你的将军不怕作战,且一门心思的只想着作战,你这个当皇帝的是不是应该感到欣慰

    你的肱骨之臣,放弃了自己独揽蒙藏大权的机会,只是要你善待这两处百姓,你这个当皇帝的难道不该感到欣慰吗

    你的臣子面对百姓的苦难,可以放弃自身的前途,就是为了给你这个皇帝创造一个平和的天下,难道说,这不是你这个皇帝应该庆幸的事情吗

    天下大乱方歇,你的臣子创造性的帮你安置了百姓,虽然不是那么好,对那些悲苦的女子来说,不一定就是坏事吧

    你看事情怎么总是只看到不满意的一面,而没有看到积极的一面呢

    难道说你的臣子就该跟你是一个心思,以后遇到事情当你的傀儡你就真的高兴了

    他们确实欠你的,欠你四十斤糜子,你这个当皇帝的不能用这点恩情挟持他们一辈子啊。

    他们能有今日,哪一个不是抛头颅洒热血的得来的,最不济的也是十年寒窗,十年打熬筋骨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

    你这个皇帝是他们硬生生的将你抬上去的。

    昨日,老夫命人整理了亡故的玉山书院学子的名单十六年来,玉山书院教授出来的精英中,为了这个蓝田帝国,陨落了一千九百八十五人。

    有累死的,有战死的,有被朱明王朝杀掉的,又被李弘基,张秉忠等巨寇杀掉的,还有为了这个帝国杀身成仁的。

    陛下,您何其的幸运啊。”

    洗干净了双手的徐元寿平生第一次跪在地上以古礼向云昭表示祝贺。

    云昭从狂躁中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对冯英道:“请先生起来。”

    徐元寿安静的从地上站起来,瞅着安静下来的云昭道:“多好的时候啊,多好的皇帝啊,多好的臣子啊,多好的百姓啊,陛下,应当欢喜。”

    云昭长叹一声,似乎一下子将胸中的郁闷之气全部吐了出去,转过身,面朝里,似乎睡着了。

    徐元寿微微一笑,他知道云昭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挥挥袖子就走了。

    过了许久,云昭才对冯英道:“我最近看起来是不是很让人讨厌”

    冯英摇头道:“妾身没有感觉出来。”

    云昭指指窗外道:“徐先生感受出来了,或许还有很多人感受出来了。”

    冯英诧异的瞅着自己这个一向固执己见的丈夫道:“您准备改”

    云昭同样诧异的看着冯英道:“改什么改,难道老子做错了不成”

    冯英道:“那为什么妾身觉得您现在平和多了呢”

    云昭道:“先生的话没有说错,不论是孙国信,杨雄,李定国,还是张楚宇,他们都是难得的好臣子,没一个是想要害我的人。

    这一点我现在非常的确定。

    既然把这一点已经确定了,别的,不过是事情而已,解决掉就好了。”

    <div>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