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怜悯你,所以得解脱

    韩秀芬其实是真的没有权力殴打监察部正式军官的。

    不过,这道命令是韩陵山下达的。

    所以,殴打监察部官员就成了韩秀芬喜闻乐见的一种活动身体的方式。

    同样的,反抗韩秀芬的日常欺压,也就成了监察部分派到马六甲的军官们的日常。

    蓝田皇廷派驻到马六甲的各个部门的官员很多,可是,能让韩秀芬动手的只有监察部官员。

    而陆涛恰恰就是监察部新一代官员中最有前途,最有能力,也是最能坚持的军官,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也是最具有反抗精神的一个人,同时,也是被殴打次数最多的人。

    给予那些马六甲人以及奴隶炼狱级别幸福的言论一出来之后,立刻就被马六甲的官员团体们奉为圭臬。

    韩秀芬在仔细研判之后,将这一思想定位为日后马六甲当局应对占领地局面的标准工作方式。

    其实呢,这种方法对韩秀芬来说并不算是陌生。

    云昭早在蓝田大军出关之前就已经是在这样做。

    驱动李弘基,张秉忠这些人打乱原本稳定的社会结构,然后蓝田大军再撵走这些起义军,在成为废墟一般的土地上重建,重新给人民以希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蓝田皇廷的标准做法。

    只有见识过地狱是个什么滋味的人,才会留恋炼狱。

    陆涛被人抬回宿舍之后,好久,才慢慢控制了身体。

    他不喜欢韩秀芬,一点都不喜欢,不仅仅不喜欢韩秀芬,他连玉山书院里其余的女同窗也不怎么喜欢。

    因为,玉山书院里的女同窗们,有好大一群人将韩秀芬视作自己人生的目标。

    陆涛坚持认为,一个女人就该是软软的,香香的,而不该像男人一样硬梆梆的,这是不对的,哪怕是雄狮,也不会喜欢去找块头跟他一般,肌肉比他还要发达的母狮子。

    如果女人都活的跟男人一样,那么,根据格物守则,男人就该活成女人的模样。

    陆涛低头看着自己软软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立刻从床上坐起来。

    马六甲也是蓝田皇廷的属地,在这里,依旧要根据皇廷旨意作为办事的根本,不能容韩秀芬一人独揽大权!

    事实上,陆涛的工作还是很有成效的,至少,在剪除韩秀芬羽翼,让她回归正途的工作是有效果的。

    就像张明亮,刘传礼,雷奥妮这些原本手握大权的人,已经基本离开了第一舰队的指挥岗位,在更换掉韩秀芬麾下将近六成的船长之后,第一舰队终于有了一些正规舰队的模样,而不是更像一群海盗。

    在来第一舰队的时候,陆涛就很清楚自己的工作职责。

    第一舰队的主要工作职责就是将觊觎大明财富的狼群拒之门外。

    现在,这项工作第一舰队完成的很好,在封锁了马六甲之后,帝国最大的敌人就剩下盘踞在爪哇岛强大的荷兰东印度公司了。

    不过,这最后一颗毒瘤也将消失不见,一旦施琅将军与朱雀先生的舰队到来,荷兰人在东方的最后一处堡垒就会彻底消失。

    从此之后,马六甲以东的海洋——都将成为帝国的内海。

    如今的帝国刚刚一统天下,需要休养生息,至少,在十年之内,本土都将以建设,安抚百姓为主,而马六甲的舰队以及段国仁将军统领的远征军,将成为帝国探出去的两条臂膀。

    这两条臂膀不但要负责抵挡外来的威胁,同时,也要负责向外开拓。

    任务很重。

    下午要开军事会议,陆涛准时的坐在椅子上,直到韩秀芬进来之后,他才随着其余的将官们站起来以示礼敬。

    韩秀芬看到了站的笔直的陆涛,尽管看起来还是那么讨厌,不过,她还是对这个人的职业精神感到满意。

    韩秀芬端起自己的茶缸子喝了一口茶,然后对自己的机要秘书赵晚晴道:“开始吧。”

    不等赵晚晴开口,陆涛指着韩秀芬背后那个身高超过九尺的巨汉道:“请将军让他滚出去。”

    赵晚晴看了陆涛一眼道:“他听不懂我们的话。”

    陆涛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一柄匕首丢给赵晚晴道:“去,用这柄匕首刺穿他的耳朵,刺瞎他的眼睛,我就会漠视他的存在。”

    赵晚晴正要反驳,却见自家将军挥挥手,那个捧着一个木盘的巨汉,就离开了会议室。

    陆涛的目光落在赵晚晴的身上冷冷的道:“再有这样的纰漏,我会正式上书监察部,不仅仅是像今天这样记录在案了事。”

    赵晚晴的脸色大变,忍不住看向安坐在座位上的韩秀芬。

    韩秀芬道:“看我做什么,不能再打他了,再打会出人命的,以后就按照会议规矩来。”

    赵晚晴这才清清嗓子,瞅着陆涛道:“现在开会,今日的议题是爪哇与荷兰东印度公司……”

    因为要准备的事情千头万绪的,这个准备会议开了非常长的时间。

    不论是荷兰的雷恩伯爵,还是荷兰东印度公司都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

    人家在爪哇岛上苦心经营了二十年,蓝田皇廷想要占领爪哇,不会太顺利的。

    听说雷恩伯爵已经在爪哇岛上与土王们纠集了十万人,已经把爪哇岛打造成了一个堡垒,他们甚至将舰船上的火炮搬到了陆地上,严阵以待。

    不仅仅是火枪,火炮的问题,土王们的手中还有将近两千头战象,骑兵也不少。

    不论是战象,还是骑兵都由雷恩伯爵从欧洲召集来的雇佣军们来统领,一下子就让这支军队的实力提高了好几个等级。

    不可能再出现丢一两颗手雷就让战象乱成一团的现象出现。

    这将是一场最高规格的战斗,也是蓝田皇廷在海外发生的第一场大规模的战斗。

    由于铁甲舰的出现,蓝田舰队在防御力上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优势,至少,在荷兰人没有发明开花弹,穿甲弹之前,这个优势会一直占据下去。

    蓝田战舰上的火炮威力更大,重量更轻,射速更快,这也是雷恩伯爵抬船上岸的重要原因。

    荷兰人固守待援已经一年多了,韩秀芬分析过欧洲军事状况之后认为,雷恩伯爵还需要继续固守待援两年。

    英国人如今跟荷兰人在北海上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两国之间的海军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荷兰人必须先处理完眼前的危机,才能抽出力气向远东分派救援舰队。

    原本面对这样的境况,荷兰的雷恩伯爵应该选择撤退,这是在殖民地战争中最常见不过的行为了,毕竟,殖民地是大家索取财富的地方,没有一定要固守的价值。

    可是,雷恩伯爵不这样看,他在爪哇投入的太多,太多了,而这里的财富也太丰沛了,以至于他无法放弃爪哇。

    不能放弃爪哇,意志非常坚定的雷恩伯爵就准备在爪哇与新生的蓝田帝国决一死战,他想用一场决定的战斗来确定荷兰在这片海域上的统治地位。

    同时,也想用这场战斗,告诉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其它股东们,这里值得继续加大投入。

    现如今,蓝田皇廷的第一舰队已经控制了临近爪哇的婆罗洲,以及巨港,帝汶岛,牢牢地将荷兰东印度公司钳制在爪哇岛上。

    只是,爪哇岛实在是太大了……

    四面环海的爪哇岛,属热带雨林气候,没有寒暑季节的更迭,雨量充沛。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岛上热带植物

    丛生密布,草木终年常青。

    荷兰人在爪哇岛上种植了大量的香料,甚至还有从大明弄来的茶叶树,现如今也已经到了丰产的时候。

    这里还盛产水稻、玉米、茶叶、花生、木棉、金鸡纳霜、柚木,以及蓝田帝国急需的硫磺,以及金银矿产。

    爪哇岛上河流纵横,风景优美,雷恩伯爵几乎倾注了一生心血的巴达维亚更是已经有了一些欧洲城市的模样,就规模而言,远超韩秀芬建立的滨海城。

    对韩秀芬而言,滨海城其实算是一座兵城,这座城市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封锁马六甲海峡,一旦蓝田舰队拿下了爪哇,蓝田帝国才算是真正在这里有了一个坚实的后方。

    张明亮,刘传礼,雷奥妮在五天后回到了天堂岛。

    雷奥妮对于这种明显的朝令夕改并没有多少抵触,说实在的与种植地的事情相比,雷奥妮更加喜欢统领舰队在海洋上劈波斩浪。

    韩秀芬不是一个喜欢跟别人解释自己行为的人,你如果能理解就跟着,不能理解就滚蛋,这是她一向的用人法则。

    让机要秘书赵晚晴把这些天以来的军事会议的内容向三人做了一个简单扼要的说明,韩秀芬就对雷奥妮道:“杀掉你的父亲,你将成为帝国在暹逻的总督!”

    张明亮,刘传礼,以及赵晚晴听了韩秀芬下达的毫无人情味的命令之后,就把目光齐齐的落在雷奥妮的身上。

    骨肉相残这种戏码让他们三人很是兴奋。

    雷奥妮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了,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一双手捏成拳头,牙齿咬的咯吱吱作响,半天都没有一句完整的话。

    张明亮低声对韩秀芬道:“不如把这个重任交给我,让雷奥妮做我的后援。”

    他有些怜悯雷奥妮,觉得这个任务对雷奥妮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

    韩秀芬依旧在等雷奥妮的回答。

    就在张明亮,刘传礼,赵晚晴在等待雷奥妮爆发的时候,却听到雷奥妮用颤抖的声音道:“将军,我真的可以亲手杀死雷恩伯爵,而不用活捉他吗?”

    韩秀芬怜悯的瞅着雷奥妮道:“可以,帝国不需要俘虏!”

    雷奥妮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在韩秀芬面前单膝跪倒,亲吻着韩秀芬的手指道:“谢谢你,将军!”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