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大度与刻薄

    刘茹有金融方面的才能。

    这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证明过了。

    一个寡妇带着婆婆闺女,在蓝田县的规则之下,用了不足十年时间,便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庞大金融帝国,就连云昭都不得不说一声——了得!

    福连升钱庄就是在云昭当初用一两银子入股了刘茹烤玉米生意的的基础上发展起来。

    现在,他居然能开出四百万银币的银票,这让云昭如何不惊讶!

    经过库藏大臣半个月的清点,云昭终于明白了福连升钱庄是一个怎样地怪物。

    在这家钱庄里,云昭当初入股的一两银子原始股,依旧占据了福连升总股本的两成,在四年前,云娘以四十万枚银币入股,再次从刘茹手中分割到了两成的股本。

    在福连升做大之后,刘茹又从朝廷刚刚试营业的玉山银行里以福连升两成股本为质押,再次从玉山银行贷款了一百一十万枚银元充实福连升的银库。

    在刘茹总股本只有四成的情况下,刘茹依旧没有停止分散股本的行为,这一次她又把目标对准了富裕的云氏庄子里的族人!

    在云旗的牵线搭桥之下,云氏庄子里的族人,以一百万银元的价格,从刘茹手中又买到了一成的股本。

    至此,云氏占据了总股本的五成,官府占据了两成,刘茹自己占据了三成!

    她的盘算精明至极,云昭不会降尊纡贵的去经营什么钱庄,云娘自然更不可能,云氏庄子上的人家,不懂得如何经营,而玉山银行的人自己的事情都理不清头脑呢,所以,也没有时间过问福连升的事情。

    就在这种微妙的局面之下,刘茹打着皇家的旗号操控着福连升,在关中横行无忌,两年时间,就变成了关中最大的私人钱庄。

    就目前而言,福连升不仅仅具有借贷功能,他们还在长安开始接纳存款了,只不过她们接纳到的存款,并不付出利息,甚至,还要收资金保护费。

    关中百姓一向富庶,再加上他们对皇家有着谜一样的信任,所以,福连升在一些地方的收益,甚至要高过官府主导的银行。

    这是不允许的!

    云昭认为,不论是钱庄,还是银行,就不该交付给私人。

    库藏大臣对云昭想要收回福连升钱庄的事情很是支持,只是——他没有钱!

    毕竟,想要收回福连升,按照现在的估价,库藏就需要支付给福连升的银钱超过了一千万枚银币……

    以前的皇帝们如果想要收回私人的东西,一般都没有什么付钱的想法,不举起屠刀把收钱人满门砍死,就已经是难得的仁慈皇帝了。

    云昭不能这样做,绝对不能这样做,如果做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誉,就会轰然倒塌。

    隐形的损失会更大。

    不过没关系,云昭的钱可以先欠着,云娘的钱也可以先欠着,甚至云氏庄子里的人的钱也可以先欠着,唯独不能欠的钱,便是刘茹的钱。

    所以,刘茹在从库藏大臣手中拿到了将近四百万枚银元的钱之后,这个消息立刻就轰动了整个关中!

    四百万枚银元全是现银!

    在库藏大臣刻意的安排下,四十辆银车在武装库吏的押运下抵达了刘茹在长安的住所,在山海一般的围观人群中,库吏们打开了银车,将这些银元,一盘盘的端进了刘茹的家里。

    原以为刘茹会非常的沮丧,可是,开门迎客的刘茹却表现出来了强大的气场。

    她对眼前堆积如山的银元仅仅瞟了一眼,然后,便高声对围观的百姓们道:“十年,十年时间,我一介妇人,依靠陛下入股的一两银子,创下如此大的一份家业,也唯有在我关中才能成事。

    这里的每一枚银元,都是干净钱,是我刘茹推着小车贩卖烤玉米,烤红薯从无到有一点点积攒起来的。

    在这十年中,我一个妇人,抓住了我蓝田每一个能发财的机会,这中间的心酸苦痛不足与外人道。

    可是,我终究是成功了。

    现在,我刘茹退出了钱庄,这些钱便是朝廷给我辛苦多年的报酬。

    我将把这一笔钱,全部投入到修建长安到潼关的铁路上。

    最晚明年开春,长安的街坊们就能乘坐火车去潼关,在不久的将来,还能从长安坐火车去洛阳,我甚至相信,在我有生之年,我们从长安乘坐火车去顺天府,应天府,也不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刘茹的讲话,很快就在长安百姓中间掀起了滔天巨浪,毕竟,当库藏大臣为这笔钱背书之后,人们终于确定,一个妇人,在十年时间里就赚取了这份山一样大的家业。

    这是一个事实。

    就是这个事实,催生了很多人想要发家的梦想。

    刘茹的钱仅仅在长安展示了一圈之后,便重新存进了福连升钱庄。

    云昭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也忍不住感慨,这个女人的胆子真的很大,确实很有决断力,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发财的机会。

    在钱庄刚刚被收购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把全部的身家押在了新兴的铁路上。

    原本,在云昭的计划中,铁路不过是一个收纳国内百姓闲钱,进行投资的一个地方,而铁路依旧需要牢牢地掌握在国家手中。

    现如今,被刘茹这样一番操作之后,长安到潼关的铁路,不得不交给刘茹来操作,这将是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

    通过这件事,云昭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

    刘茹这个鬼女人说不定就是在玩金蝉脱壳的把戏。

    她很可能已经预料到了钱庄业是朝廷的禁脔,依靠皇家也只能强盛于一时,一旦朝廷在全国铺设的银行网络开始运行之后,国有银行的资本,以及实力,根本就不是她一家福连升所能抗衡的。

    因此,在还没有得罪皇家,以及官府之前,就全身而退。

    利用官府刚刚无理的将他驱逐出钱庄业的机会,趁机为自己谋得一段利润最丰厚的铁路事业。

    潼关是关中的锁钥,咽喉之地,这里虽然不再是关中一处重要的关隘,但是,这里还是关中通往中原的康庄大道。

    拥有了这条铁路,刘茹一族注定了会富贵很多代人,等蓝田皇廷彻底坐稳了天下之后,她刘茹很可能会成为关中商贾的领袖人物。

    一个女子,达成如此功业,夫复何求?

    想通了事情前因后果后,云昭付之一笑。

    这个亏他准备吃了,认了。

    人家既然能在他制定的规则内做到如此地步,他没有理由不允许人家成功。

    帝王,终究还是要有一点胸怀的。

    不过,在接见李弘基使者牛金星的时候,云昭的大胸怀立刻就消失了。

    他不喜欢牛金星,就连牛金星带来的金银财宝,他也不怎么喜欢,总觉得这些金银财宝上面有顺天府的冤魂在上面哀嚎。

    “启禀大明天子,我大顺王……”

    不等牛金星把话说完,云昭就挥挥手,立刻就有武士冲出来,将牛金星绑的结结实实,并且往他的嘴里塞了一块烂布。

    云昭确定这个人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之后,这才慢慢地踱步来到他的身边,俯视着牛金星道:“李弘基是怎么想的,他真的认为他们可以苟安在辽东?”

    牛金星呜呜叫唤了几声,身体扭动得跟蚕一样。

    云昭摆摆手道:“朕不用你来解释,朕只要你听我的命令。”

    牛金星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你不过是一个落魄秀才罢了,无才无德却得高位,通过杀人越货让自己站在了百姓的头顶上,我相信,河南,山东,顺天府的无辜冤魂们一定很希望在地下见到你。

    为了收拾你们给朕留下的烂摊子,朕不得不容忍你们这些恶魔继续活在世上。

    朕可以跟任何人何谈,唯独不与你们何谈,因为你们是吃人者,与我这个救人者天生就是死敌。

    朕在等,等你们溃散,等你们自相残杀,等你们起于理智,崩溃于疯狂。

    多少年来,与你们为邻居,你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让朕几乎窒息。

    你们把一群好好地起义者,带成了野兽,也带成了恶鬼,现在,你么就要灭亡了,朕心甚慰。”

    牛金星不再挣扎,他只是绝望的看着云昭,他原本以为,只要能见到云昭,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能谈,他们甚至做好了将李弘基贬斥荒野,他们这群人抛弃所有,只求活命的准备。

    万万没想到,云昭不仅仅要惩罚李弘基,还要惩罚他们所有人。

    辽东的冬天不好过,更不要说他们这群缺少物资的人了。

    当初离开顺天府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牲畜都用来驮运金银,等他们到了辽东之后才发现,在那里金银不过是一些无用之物。

    当大明不愿意跟他们交易的时候,金银不但不能让他们温暖,吃饱,还成了他们极大地负担。

    多尔衮给他们让出来了一片土地,却把这片土地上所有的物资都拿走了,因此,在这个冬天,偌大的辽东就变成了地狱一般的存在。

    为了求活,他们狩猎,他们捕鱼,就连地里的老鼠,他们也没有放过,最要命的是,在冬日来临之前,鼠疫再一次在他们的队伍中蔓延。

    在绝望中,牛金星自愿出使大明,在他看来,在大明最糟糕的结果,也比继续留在辽东要有希望的多。

    只是,云昭堵住了他的嘴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也不给他呈情的机会,云昭对他们这些人的意志极为坚决,没有饶恕的可能。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