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老强盗的幸福生活

    “进屋去喝酒!”

    云昭发出了邀请。

    “陛下,老奴正在值班。”

    “狗屁的值班,进入陪我喝酒。”

    “皇后……”

    “我昨晚刚睡过她……我在上边!”

    “哦,老奴遵命。”

    云昭其实不喜欢在早上喝酒,不过,在看到梁三头上的白发之后,觉得这顿酒得喝,免得以后没机会了。

    上一辈子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师傅年纪还不算大,而自己工作太忙,以后有的是时间相聚,就总是把相聚的时间一拖再拖,等到他想起来了,再去拜访师傅的时候,只能看他挂在墙上的照片。

    人这一生其实活的非常侥幸。

    跟那些成群结队要去高山湖泊里去产卵的大马哈鱼没有太大的区别,天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有的被渔夫抓走了,有的被大鸟抓走了,还有的被站在水里的狗熊当成了口粮。

    能活着抵达高山湖泊产卵的永远是少数。

    梁三这些人年轻的时候看似横行无忌,其实呢,他们在那个时候已经吃遍了苦头。

    当强盗不是一个很舒服的活计。

    起五更爬半夜的乃是家常便饭。

    他们的生活习惯跟普通人是相反的,因为,他们总要的等到那些普通人睡着了,或者不防备的时候才好下手。

    因此,他们的身体崩坏的速度很快,四十岁的他们还能提着刀子笑傲江湖,等到了五十岁,他们的手开始哆嗦,开始畏寒,开始腿疼,开始胃痛,睡一晚上,他们腰就痛的直不起来。

    他们知道,老强盗该死了。

    以前,云氏的老强盗们就是这么死的。

    此时的梁三不再是那个在黑虎山上杀人如麻的巨寇,更不是那个保护着钱多多转战千里的豪雄,现在,他老了,区区三年时间,他的头发就变得跟雪一样白。

    三杯酒下肚,梁三跟老贾也就放开了。

    毕竟,眼前的这个小胡子男人,是他们曾经的寨主,他们曾经的家主,更是他们的皇帝。

    以前,他掌控着他们的生死,他们的幸福,现在一样。

    “想好怎么过以后的日子了没有?”

    “离开云氏我们什么都不是,很么都没有,陛下,就让我们在云氏待着吧。”

    “云氏是我的家,也是你们的家,谁也没资格撵你们走,朕也不能,记住这句话……等等,我还是给你们写一份文书拿在手里,你们更加安心些。”

    云昭说着话站起身,来到桌案边上,随便找了一张用绫子装裱过得圣旨,提笔写了一行字,又翻出自己的玉玺,在印泥上按了按,重重的盖在上边,喊来张绣重新写了一份好入档。

    见墨汁已经干了,就随手把圣旨丢给梁三道:“拿着,有这东西,只要朕还有一口吃的,有一件衣裳,有遮风避雨的地方,就有你们的口粮,衣衫,跟睡觉的地方。

    真不知道你们当年都干什么去了,那时候不找老婆,却把大把的银子全丢窑子里,现在老了,还要朕给你们养老,真是不知所谓。”

    梁三笑呵呵的将圣旨揣进怀里道:“儿子养老,那有陛下给养老来的舒坦。”

    这不需要客气,在云氏这杆大旗下,梁三跟老常这两个老伙计出生入死多年,现在接到特殊的恩遇,不用感谢云昭,他们觉得这是自己出生入死一辈子换来的。

    “你们准备进内宅,还是打算在外边?”

    “不进内宅,太后的脾气不好,老奴几个手脚慢,干活跟不上会被责罚,陛下开恩,就在玉山弄一个庄子,让我们住在庄子里,老奴去当这个庄主。”

    说着话,梁三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绢图,铺开了放在云昭面前。

    “庄子就建在秃山后边,这里向阳,闲暇之时,老奴还能晒晒太阳。至于庄子里只收留我们自己兄弟,半老的养活老的,老的伺候不能动弹的,老奴估计,再有个十几年,陛下就不用为老奴们费心了。”

    “你是少将,一年的俸禄足够你十年花用了,自己买一个宅子,再弄几个仆役,婆子伺候你,不成吗?非要把自己弄得跟叫花子一般?”

    “我有俸禄?”

    梁三用怀疑的目光瞅着云昭,同样的,老贾也在纳闷。

    云昭愣住了,看了一下张绣。

    张绣立即道:“梁将军一年的俸禄八千七百六十四个银元,这仅仅是他的本职俸禄,他还是我蓝田的下将军,又有虚职金三千七百五十二个银元。

    不仅仅如此,他还有冰炭两敬,肉粮补贴,以及年限金,住房金,还有出任务时候的特殊补贴,一年下来怎么也有一万五千枚银元。

    贾上校的俸禄不如梁将军多,一年下来也有九千多枚将近一万枚银元。

    这些钱每个月都会按月发放,没有一个月疏漏。”

    梁三抓抓后脑勺道:“没领过。”

    老贾也道:“按照惯例,这些钱都分配给阵亡的兄弟们了。”

    云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阵亡,伤残的兄弟都有专门的抚恤金,哪里用得着你们多事?再说了,这些年,兄弟们都没有机会出任务,哪来的伤残?”

    梁三摇摇脑袋道:“不知道,反正没领过。”

    云昭强忍着怒火道:“没领过钱,你们这些年吃喝嫖赌的钱哪来的?”

    梁三搓搓手道:“陛下,您也知道,老奴一向跟着钱皇后,没钱了……皇后总会赏赐老奴几个。”

    云昭往嘴里倒了一杯酒,长吸一口气道:“是多多在忽悠你们?”

    梁三摇头道:“反正老奴总有喝酒,吃肉的银子。”

    云昭忽然不想问了,他觉得问钱多多可能比问这两个糊涂蛋会更加的清楚明白。

    忍着脾气喝了一上午的酒,问清楚了这些人的处境,就让这两个老东西走了。

    张绣趁机凑过来道:“他们的钱都领走了。”

    云昭道:“一年一万多枚银元,他们花到哪里去了?”

    张绣道:“赌了。”

    “赌了?”

    “谁敢收他们的钱?”

    “有!”

    “谁啊?”

    “云杨……”

    云昭捂着胸口缓缓地坐下来,无力的指着张绣道:“把这个混账给我叫过来。”

    张绣道:“云将军人在潼关。”

    “他不在潼关,他在长安……”

    张绣去发电报了,不一会就回来了,给皇帝倒了一杯茶水道:“最晚两个时辰之后云将军就会到。”

    “等他来了,立刻告诉我。”

    云昭气的手都在哆嗦。

    他一直对军纪抓的很严,唯独没有想到黑衣人这里居然是一团糟,他总以为黑衣人这里用不着说军纪也该是一支精悍的力量,没想到,出现了灯下黑。

    很明显,冯英早就发现黑衣人已经不妥当了,但是,黑衣人所属是云氏核心的力量,对于这群人,她身为皇后其实是没有权力对他们说三道四的。

    全世界能让黑衣人俯首帖耳的,只有云娘,以及云昭。

    这一次冯英之所以会告状,说是要裁撤黑衣人,恐怕就是因为黑衣人已经开始糜烂了。

    这些人原本就是强盗,山贼,在云氏危机四伏的时候,他们还能齐心协力的帮助云氏渡过难关,为此,他们即便是丢掉了脑袋,也不在乎。

    等到天下太平之后,劣根性一瞬间就爆发出来了。

    总觉得自己烂命一条,能吃喝享受的时候就死命的吃喝享受,每过一天好日子在他们看来都是赚到了,指望一群土匪强盗去考虑自己的明天,纯属想多了。

    梁三对钱多多有恩,而钱多多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拿钱还人家的恩情。

    根本就不需要梁三这个混账张口问钱多多要钱,只要他装出一副羞臊的样子吱吱呜呜的出现在钱多多身边,钱多多就会把大把的银元丢给他们。

    对于自家人……钱多多豪阔的令人无法想象。

    云杨没有来,钱多多倒是先来了,梁三这个混蛋知道事情瞒不住了,当然会找钱多多求救。

    “你知道云杨在黑衣人中开赌场的事情吗?”

    钱多多点点头道:“知道啊,他们也就是没事丢两把骰子,打几圈马吊,输赢不大,就是玩闹。”

    “梁三,老贾已经很多年没有领过俸禄了,这件事你知道吗?”

    钱多多掩着嘴巴笑道:“钱输掉啦,妾身就补给他们,算不得什么大事,输赢都是自己人的事情,只要全家安乐,妾身愿意出这几个钱。”

    “那么,你知道黑衣人军纪破败的事情吗?”

    钱多多点点头道:“其实妾身怂恿他们这样做的。”

    “为何?”

    云昭咬着牙问道。

    钱多多见左右无人,就低声道:“他们生是云氏的人,死是云氏的鬼。”

    “什么?”云昭吃惊的看着钱多多,他万万没有想到钱多多会这么回答。

    钱多多坐在云昭身边,一边用手抚摸着云昭的后背帮他顺气,一边低声道:“他们是云氏最黑暗的一面,放在别的帝王手中,天下大治之后,也就是这些人的死期。

    妾身知道夫君是一个容易念旧情的人,不会杀这些人,可是,这些人不处理,我云氏依旧是千年盗匪世家。这个名声永远扳不过来。

    他们既然喜欢吃喝嫖赌,喜欢堕落,那就支持他们这样做就是了,让他们快快活活的生,快快活活的死,我们无非是花费一些银钱而已,这样做难道不好吗?”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