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你们折腾我,我就折腾你们

    云杨是一个非常容易满足的人,至少在云昭这里是这样的。

    多年以来,云昭在云杨的心里在就从人变成了兄弟,最后变成了神。

    这一次云昭不告诉他挨打的原因,他也就不再问了,并且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对这件事有太大的好奇心。

    尤其是在他的两个乱七八糟的老婆可以去云氏大宅,他的长子可以组建黑衣人之后,云杨决定脑子里什么都不想。

    很多时候,亲情归亲情,如果没有互动,最后还是会变淡的。

    就像梁三这群人,他们的心已经冷了。

    即便是暖回来,跟以前也是大不相同。

    张国柱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云氏老贼确实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刻了,只是,云昭真的可以亲密无间的相信他们吗?

    信任从来都是一个伪命题。

    他只有相对信任这个答案,没有绝对信任这个可能。

    云昭可以把命交给韩陵山这没什么问题,但是,要云昭把江山也放心的交给韩陵山这就不可能了。

    一个人为自己负责的时候很容易。

    拿自己的命赌一把兄弟间的信任,这样做的人很多,赌赢的人也很多,当然,赌输的也不在少数,总之,是一个概率问题。

    云昭可以拿自己的命去赌,却不敢拿云氏全族的性命去赌。

    张国柱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了,他对利害的把握很精准,可以一眼看透云昭心中的恐惧,他或许是感激云昭的……可是呢,如今的大明他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在皇族与大明之间选择的话,毫无疑问,他一定会选择大明,而不是云氏。

    云昭甚至相信张国柱在做出这样的选择之后,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命赔给云昭……

    问题是——云昭要他的命做什么呢?

    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对未来的恐惧不仅仅云昭有,冯英,钱多多也有,这就是她们为什么会干出一些超出云昭承受范围之外事情的原因。

    世界不会随着一个人的指挥棒演奏乐曲,哪怕云昭是皇帝,一个庞大的乐队中间,总会出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

    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不和谐的音符剔除掉,可是……万一这个音符是他的首席小提琴师不小心弄出来的呢?

    把这个首席小提琴师剔除掉?

    要是鼓手再来一遍怎么办?

    再把鼓手踢出去?

    几次三番下来,自己的乐队很能剩下什么?

    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的乐队从超一流变成三流……好多皇帝都是这么干的,好多老板也是这么干的,最后,他们的下场好像都不是很好。

    云昭发现,自己需要换一个思维来面对皇帝这个角色了。

    最好的更换思维的方式,莫过于他前世的思维。

    这种变化改变的天衣无缝,无迹可循,有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张绣进来的时候,云昭已经思考的很成熟了,所以,在张绣不解的目光中,云昭重新吟诵了一遍张绣在他醒来之后说的一句话。

    “天下之患,最不可为者,名为治平无事,而其实有不测之忧。”

    张绣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马上又收敛起来,恭敬的道:”既然如此,陛下以为臣下能做些什么呢?“

    云昭笑道:“张国柱,韩陵山认为,黑衣人为我蓝田皇朝立下了汗马功劳,骤然取缔有所不妥,所以,朕准备重新构建黑衣人体系,你意下如何?”

    张绣的身体微微抖动一下,然后躬身道:“臣下任凭陛下调遣。”

    云昭用手指轻叩着桌面道:“云杨的儿子云纹你知道吧?就是那个经常来我这里磕头的那个胖小子。”

    张绣继续弯着腰道:“陛下准备启用这个年轻人来构建黑衣人?”

    云昭点点头道:“他不成,不过,选来选去,只有他合适。”

    张绣继续道:“陛下可是要臣下……”

    云昭笑了,指着张绣道:“别说出来,只做,不出声。”

    “既然如此,陛下的人选必定是云氏族人是吗?”

    云昭用手搓搓脸道:”终于还是任人唯亲了,不过,这样做的好处很多。“

    张绣笑道:”臣下,明白。”

    “黑衣人不是一支监察力量,这一点我需要你明白。”

    “臣下明白,黑衣人无法取代监察部,他们也不适合取代监察部,因此,臣下以为,黑衣人只需要拥有世界上最恐怖的作战力量即可。”

    “人数不能超过一千,一年的花费不得超过三百万银元。”

    张绣听皇帝这么说,忍不住愣了一下,他不明白,三百万银元足够兵部维持一个万人军团一年所需,现在,却把这么多的钱用在了一支不超过千人的军队上,这不合理。

    云昭沉吟片刻又道:“前期先三百万银元,后期不够我会看效果继续追加。”

    张绣想了一下,还是郑重的道:“陛下,三百万对于一支不足千人的军队来说,太多了。”

    云昭摇摇头道:“你以后会发现,三百万对于这些人来说,不算多,此次招人,云氏全体族人都在招收之列,哪怕已经在军中,在玉山书院就学者也可以参加。”

    “招收的标准是什么?”

    云昭瞅着窗外的玉山道:“他们的俸禄会是其余军人的十倍,所以,他们需要拿出与这些俸禄相匹配的能力来。”

    “陛下需要多长时间成军?”

    云昭叹口气道:“五年!”

    张绣点点头道:“魏武卒,秦锐士,汉羽林,蜀白耳,魏虎豹,唐玄甲,宋背嵬,元射雕,我大明该如何命名?”

    云昭提起毛笔,在纸上重重的写下两个字递给了张绣。

    张绣看过之后点点头道:“鹰犬,为陛下之鹰犬,只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锦衣卫与东厂。”

    云昭看了张绣一眼,张绣连忙低下头继续问道:“陛下对鹰犬的期望几何?”

    云昭淡淡的道:“到达一切地域、夺占一切先机、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对手,朕更希望他们介入危机的时候,危机就应该已经解除。”

    “千人不够!”

    “现在够了,以后会多起来。”

    “臣下明白。”

    张绣走了,云昭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玉山上,玉山很高,是一种怪而高,孤峰突起的模样很容易让人想起危楼,他自北向东拔起,而后在东方形成断崖,看似危险,却已经屹立了无数年。

    “希望这一次,他不会让朕失望。”

    云昭喃喃自语。

    在这之后云昭又对关中的军事布局做了很大的改变,以汉中,蜀中为关中后援,以潼关、西散关、南武关、北萧关为锁钥。

    至此,关中已经成了大明守卫最森严的地方。

    在这道核心防线的外围,云杨军团进驻洛阳,为中央军团。

    雷恒军团进驻杭州,为东南军团。

    李定国军团进驻沈阳,为东北军团。

    高杰军团进驻蜀中,为西南军团。

    段国仁军团固守西域,为西域军团。

    常国玉收陇中,青海驻军,驻守兰州为西北军团,且遥控乌斯藏散兵,继续等待乌斯藏高原上的混乱局面结束。

    施琅收大明近海所有战舰,驻守台湾,为大明近海军团。

    韩秀芬收拢所有远海舰船,驻守马六甲,为大明远海军团。

    大明团练以及昔日的云福军团改编为守备军团,驻守大明各大州府,守备将军为云虎。

    昔日的云猛军团统统归属云霄控制,名曰——海外军团。

    等云昭把这些军队部署的事情忙完,中华五年的春天就已经如期而至。

    在这军事部署的时候,云昭就很少回家了,云娘在得知儿子在做排兵布阵的事情之后,就对冯英,钱多多下了禁足令,不准她们去大书房寻找云昭。

    倒是,云彰,云显却能随意出入大书房……

    因为云昭变得严肃起来了,整个大明也就变得没有什么欢笑声,不论是玉山书院,还是玉山学堂,亦或是玉山上的各种寺庙里的各种人,都欢乐不起来。

    也就在这个冬天,韩陵山,钱少少联合法部,库藏,三路出击,开始着手整肃大明吏治,三个月的时间里,清理了官吏六百二十七人,处斩一百一十四人,流放三百二十一人,余者尽数囚禁。

    受到处分的官员超过了三千,受到申饬的官员超过了五千余。

    也就是通过这一次,官员离任审计成了一种最新的常态。

    对于这些变化,大明朝野上下感受的非常清晰,就连大明百姓们也感受到了来自皇帝的压力。

    不说别的,仅仅是《蓝田日报》上连篇累牍的报道的男女官员落马的消息,就让人活泼不得。

    “爹爹,有些有功之臣也不能得到您的赦免吗?”

    云彰在陪父亲吃饭的时候,见父亲的目光总是落在报纸上,就小声问道。

    云昭瞅瞅求知欲满满的大儿子,再看看蒙头吃饭的二儿子,摇着头道:“爹爹虽然是皇帝,可是,要赦免一个罪人,却需要前后,左右衡量才能做出决定。

    这一次被捕获的人中间,没有一个无辜者,也没有一个情有可原者,他们昔日确实功勋累累,可惜,在当官之后做了很多对不起百姓跟朝廷的事情。

    他们的功劳,朝廷以及百姓已经奖励过他们了,现在,他们犯罪了,就该接受惩罚。

    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以后绝对不要轻易的就动用你拥有的赦免权,你每赦免一次,你的威望就会降低一分。”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