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命运多舛的麒麟

    对于云昭来说,杀人很简单,处理一个人却很难。

    杀人,不过是把那个家伙的肉体给毁灭了,肉体没了,他就消失在这个天地间了,无论这人杀的有多么亏心,内疚几天也就过去了。

    处理一个人就不同了,因为你还能看到这个人存在,只要看到他,你就会内疚,这种折磨会跟随很久,时时刻刻的提醒你办错事情了。

    所以,为了不闹心,以前有很多皇帝都是直接杀人,不处理人,还是那种一杀就杀全家的那种。

    这些话是钱多多说的,她这么一说,云昭立刻就觉得自己很仁慈,是个很好的皇帝。

    “紫禁城怎么样?你准备睡里面?”

    “不怎么样,房顶老高,空的吓人,粗大的房梁很适合上吊。”

    “怎么,听见关于紫禁城的鬼故事了?”

    “老宅子里怎么可能没几个鬼魂。”

    “咱家的宅子就没有。”

    “你怎么知道没有?”

    “咦?你见过?”

    “母亲的大鹅都活了快三十年了,至今都看不出快要死掉的样子,还有啊,跟你亲近的那头大野猪,这也死了没几年,活了三十年的鹅,活了将近二十年的猪,我觉得它们早就成精了。

    还有云福那个老家伙,病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眼看着就要死了,却硬是挺过来了,现在,常住在长安城的别业不肯回来,听说,老家伙临老入花丛,大把的银钱丢出去,成了长安青楼中的头号班头。

    看他的样子十年内恐怕是死不掉了。”

    “挺好的。”

    说起这几件事情云昭很是得意,只要是进了云氏,不论是人,还是牲畜,或者家禽都能活的子孙绵长,这该是福气,是祥瑞。

    云昭明天就要去看韩秀芬给他献上来的祥瑞——麒麟!

    听说这东西三宝太监也给朱棣皇帝进献过,听说朱棣见了之后龙颜大悦,狠狠地赏赐了三宝太监。

    云昭知道朱棣得位不正,所以,祥瑞什么的对他来说就非常的重要了,至于真实性,这不重要,因此,云昭对于麒麟的说法也是一笑了之。

    命秘书监的人翻阅了典籍,找来了翰林院的官员沈度写下的《瑞应麒麟颂》跟图画,看过图画,跟文字对照之后,云昭很肯定这东西他以前在动物园常见,就是——长颈鹿!

    海船抵达天津之后,再通过陆地运送过来,云昭不明白,在如今寒冬料峭的日子里,也不知道韩秀芬派来的人如何向皇帝展示他们抓到的麒麟。

    从一开始,云昭就不相信韩秀芬会干出这种事情,这种事情一定是洪承畴这个人的手笔,只是在南洋与马六甲的利益高度重合的基础上,韩秀芬才会跟洪承畴有基本合作的可能。

    利益集团是要不得的。

    李定国之所以会被褫夺军权,就是因为他与徐五想,金虎,组成了一个利益联盟的缘故。

    云昭希望地方上的大员们可以相互协作,相互沟通,可是,云昭绝对不会同意他们沆瀣一气,达成利益联盟。

    处理李定国是因为他已经两次反对云昭的决定,执意进取辽东,导致云昭希望李弘基,多尔衮这些人多发展一下辽东的计划成了泡影。

    将这些人困在辽东,断绝他们与中原的贸易往来,他们为了活命就只能大力的生产,至少开荒种地是一定的,不管他们在那里开垦,最后这些无法破坏的田地一定都是属于大明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想要开发辽东,完全成了大明的事情。

    说这些人有异心倒不见得,他们只是想早日灭掉建奴,完成无上功业才是真的,只是没想到,李定国才开始有动作,李弘基就断然离开了辽东北上。

    多尔衮开始还以为退出辽东,固守朝鲜,或许能活下来,可是,在亲眼看到了大明肉眼可见的日复一日的强大之后,也果决的离开了朝鲜,给云昭留下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短时间内屠灭建奴,屠灭李弘基属于将军们的想法。

    云昭是帝王,在他的心中,国仇家恨其实已经无法左右他,他不会因为跟建奴是死敌,就直接用最原始的方法报仇雪恨,更不会因为李弘基是流寇,就放弃这些人的利用价值。

    只有在这些人没有了最后的利用价值之后,云昭才会下令军队,彻底,干净的消灭这些人。

    只要这些人的存在利大于弊,云昭就会允许他们活下去,只要利益足够,眼看着那些仇人活到自然老死,他也不是做不到。

    这就是帝王心思与将军心思的不同之处。

    麒麟果然被运来了,也确实如同云昭认为的那样,来的来的是两大一小,三只长颈鹿,这明显是一家子,三只长颈鹿在北方的寒冬中活的连狗都不如,除过发抖,连声都不出。

    就该是这个样子,或者说,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长颈鹿的身高太高了,所以想要通过自身血液循环达到取暖的目的,这不可能,至少,起到的作用很少。

    所以,那只紧紧依偎在母亲身边的小长颈鹿在云昭观看的时候,长脖子下折,一头栽倒在地上,不论驯兽人如何驱赶,都站立不起来。

    云昭看了面色铁青的徐五想一眼道:“没想到吧?”

    徐五想咬着牙道:“他们应该在夏天时候送来。”

    云昭笑道:“你还是不死心是吧》?”

    徐五想道:“反正要被调任,我只想在燕京任上再干好最后一件事。”

    云昭想了一下道:“不反思一下吗?”

    徐五想摇头道:“当初做事情的时候早就前后思量过,不觉得有错,既然没错,那就坦然接受后果就好,反思做什么呢?”

    云昭嗤的笑了一声道:“还真的把自己当成盖世英才了,想当年,刘邦起事的时候,他依靠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萧何是沛县狱吏,樊哙是杀狗的屠夫,周勃是人家办丧事时候才用的吹鼓手,卢绾是地痞,雍齿是纨绔、夏侯婴是马夫。

    这些人果然都有过人的才华?一个小小的沛县真的就能出那么多盖世英才?

    想想吧。

    你再想想大明太祖起事的时候用的那些人就明白了。

    这个世上因人成事的很少,因事成.人的才是真正的道理。

    一个个都谦逊一些,不要固执的认为自己是盖世英才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这很丢人。

    我最近都觉得自己才能不够,需要处处小心谨慎,你们这群人哪来的胆略觉得自己做的就一定是对的?”

    徐五想皱眉道:“陛下多变。”

    云昭哼了一声道:“再不变化一下,不出十年,我们就会走上朱明的老路,兴盛百年,中平百年,然后在没落百年,最后,将好好地大明百姓送进最残酷的地狱。

    你看看现在的世界,变化一日千里,跟不上,就会被奴役,没有任何躲开的可能。

    好了,我也不多说你,去长安府担任知府吧。”

    去长安府担任知府,这是徐五想早就知道的结果,闻听云昭终于说出来了,也就微微叹口气。

    长安府是大明三十九府中,最富庶的一个府,可是呢,偏偏担任这个地方的知府,是所有蓝田官员最不喜欢的。

    无他,主要是长安府的辖地中,就有玉山,在这个地方当知府是最省心,最清闲的,或者说,是最没有挑战性的位置。

    只要被送上这个位置的人,如果不是为了养老,那么,就一定是在为进入中枢做准备。

    不论是就任长安府,还是进入中枢,对这些雄心勃勃的人来说,都是煎熬。

    傍晚的时候,那只小麒麟终究还是死了,等到天明时分,两只大麒麟也死了,云昭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没有什么反应,心中甚至有些窃喜。

    一向滑不留手的洪承畴,终于露出来了一个小尾巴,通过祥瑞死亡这件事,正好把他名正言顺的从安南调回来,安排进代表大会担任常务代表。

    权力的体现并不在于能给别人封官,而是体现在能把封出去的官收回来。

    行宫的地龙烧的很热,云昭在书房里不用穿的很厚,亲自去检查祥瑞生死的钱多多回来的时候,带进来大股的冷气,被屏风挡了一下,就迅速布满房间。

    “死了,夫君,三只祥瑞全死了。”

    云昭抬头看看钱多多那张兴奋的脸道:“祥瑞死了,你怎么这么高兴?”

    钱多多笑道:“您别说,还真是祥瑞,孩子死了,两个大的祥瑞就不吃不喝,守在小祥瑞身边,用身体帮他遮挡雪花,死掉了,身子都是站的直直的。

    看得人心酸。”

    云昭皱眉道:“我没看出你心酸在那里。”

    钱多多笑道:“这说明,妾身悟了。”

    “哦,我老婆还有这等本事,不如,我就在这燕京修建一所寺庙,你进去当主持怎么样?反正听别人说,顿悟的人一般都能成佛。

    咱们家什么人都有,就缺少一个佛爷,不如你来?”

    钱多多跳起来扑进云昭怀里,娇媚的瞅着他道:“你舍得我去当尼姑?”

    云昭抽抽鼻子道:“当尼姑的皇后多了去了。”

    钱多多叹口气道:“妾身是真的为麒麟一家三口高兴,现在死掉了,还能葬在一起,要是一个个的死掉,后面死掉的该多么孤单啊。

    就像夫君,冯英,妾身,一起死掉最好,逐个死掉不好。”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