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挖金子!

      “所以,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

      乔勇笑嘻嘻的看着张梁。

      出身玉山书院的张梁立刻就明白了乔勇话语里的含义,对玉山子弟来说,收集天下英才是他们的本能,也是传统,更是美谈!

      当年,云昭用四十斤糜子一个的价钱买下了全大明最优秀的助手,也就是说,云昭用一些微不足道的糜子就买下了他的大明江山。

      所以,见到聪明的孩子如果轻易的放过,对张梁这个玉山子弟来说,就是犯罪。

      他抚摸着小男孩柔软的金发道:“你叫什么名字?”

      “皮埃尔·笛卡尔。”

      张梁笑着对笛卡尔道:“你的名字跟一个学者的名字是一样的。”

      笛卡尔抽抽鼻子道:“他是我的外祖父。”

      乔勇愣了一下,马上追问道:“你说,你的母亲是勒内·笛卡尔的女儿?据我所知,这位笛卡尔先生一生都没有结婚。”

      笛卡尔迷茫的瞅着乔勇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乔勇,张梁对视一眼,他们不觉得这个孩子会胡说八道,这里面一定有事情。

      在乔勇来到巴黎之初,他就很想将笛卡尔这位著名的数学家弄到大明去,可惜,笛卡尔先生并不愿意离开法国去遥远的东方。

      一方面他的身体不好,另一方面,大明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远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不可能活着熬到大明。

      果然,今年冬天的时候,笛卡尔先生病倒了,病的很重……

      马车终于从拥堵的新桥上走过来了。

      乔勇对张梁道:“我去凡尔赛宫见孔代亲王,你跟甘宠去这个孩子家里看看。”

      相比去那个两层红砖砌造的只有二十六个房间的凡尔赛宫见孔代亲王,乔勇觉得张梁跟甘宠两人去见这个小男孩的母亲似乎更加的重要。

      大明的马六甲总督韩秀芬已经与法国的南洋舰队达成了一致意见,让·皮埃尔总督欢迎大明皇朝与他们一起开发泰米尔区域,同时,皮埃尔伯爵也与大明皇朝达成了远洋贸易的协定。

      这一切,孔代亲王是知晓的,也是允许的,所以,乔勇进入凡尔赛宫见孔代亲王,不过是一个例行会面,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可是,笛卡尔先生就不一样,这是大明皇帝陛下在很早以前就颁布下来的旨意要求。

      可惜,笛卡尔先生如今沉湎病榻,很难熬得过这个冬天。

      笛卡尔先生死了,他的学问可不会死,笛卡尔先生还有巨量的手稿,这东西的价值在张梁这些人的眼中是无价之宝。

      公开的学问中只有结果,或许会有一些说明,却非常的简略,这很不利于学问研究,只有拿到笛卡尔先生的原始手稿,通过整理之后,就能紧贴迪科尔先生的思维,继而研究出新的东西来。

      贸然上门去求这些学问,被拒绝的可能性太大了,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笛卡尔先生的后裔,那就太好了,乔勇认为不论是通过官方,还是通过私人,都能达成继承笛卡尔先生手稿的目的。

      至于笛卡尔先生的金钱遗产,不论是乔勇,还是张梁都没有看在眼中。

      两辆马车,一辆被乔勇带走了,另一辆被张梁用了,他准备带着这个孩子去他的家里看看。

      现在正是下午三点钟。

      铺石马路上净是垃圾,有缎带彩条、破布片、折断的羽饰、灯火的蜡烛油、公共食摊的残渣。

      许多市民在街上信步闲逛,苹果酒和麦酒贩子滚着酒桶,从一群群人中间穿过去。

      开铺子的站在店门口聊天,跟人打招呼。

      人人都在谈论今天被绞死的那些罪犯,大家争先恐后,看谁说得最逗人,笑得最开心。

      这工夫,来了四名骑警,简单的交流之后就跟在张梁的马车后边,他们都配着刺剑,披着猩红的斗篷。

      塞纳河堤岸西侧那座半哥特式、半罗马式的古老楼房叫做罗朗塔,正面一角有一大部精装本祈祷书,放在遮雨的披檐下,隔着一道栅栏,只能伸手进去翻阅,但是偷不走。

      祈祷书旁边有一扇狭小的尖拱窗户,正对着广场,窗洞安了两道交叉的铁杠,里边是一间斗室。

      斗室无门,窗洞是惟一通口,可以透进一点儿空气和阳光,这是在古老楼房底层的厚厚墙壁上开凿出来的。

      因为临近巴黎最喧闹、最拥挤的广场,周围人来人往,这间斗室就尤其显得幽深冷寂。

      “这间小屋在巴黎是闻名遐迩的。”

      小笛卡尔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不用张梁他们发问,就主动介绍起来。

      “当初,罗朗塔楼的主人罗朗德夫人为了悼念在十字军征战中阵亡的父亲,在自家宅第的墙壁上叫人开凿了这间小屋,把自己幽禁在里面,永远闭门不出。

      还把整个府邸送给了穷人和上帝。这个悲痛欲绝的贵妇就在这提前准备好的坟墓里等死,等了整整二十年,日夜为父亲的亡灵祷告,睡觉时就倒在尘灰里,只靠好心的过路人放在窗洞边沿上的面包和水度日。

      这样,她在施舍别人之后,也接受别人的施舍了。”

      小笛卡尔的童音听起来很顺耳,可是,故事的内容落在张梁与甘宠的耳中却变成了另外一种含义,甚至让他们两人的脊背发寒。

      张梁,甘宠绝对不相信那个罗朗德夫人会那么做,即便是脑子不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么,答案就出来了——她之所以会这样做,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别人替她做了决定。

      世界上所有伟大事件的背后,都有他的原因。

      就像云昭当年烧毁了借条一样,都有后续的原因在里边。

      至少,绝对跟高尚一点关系都没有。

      “罗朗德夫人去世之后,这间屋子就成了修女嬷嬷们修行的住所,有时候,一些无家可归的寡妇也会住在这里,跟罗朗德夫人一样,躲在那个小小的窗口后边,等着别人施舍。

      我母亲跟艾米丽就住在这里,她们总是吃不饱。”

      “你父亲呢?”

      张梁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的母亲是妓女,很早以前就是。”

      小笛卡尔的话音刚落,张梁就闷哼一声,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不过,她现在皈依了,成了虔诚的教徒,嬷嬷们用圣水帮她洗涤了灵魂,也洗涤了身体,所以,她现在是一个修行者。”

      说话的功夫,马车就来到了那个黑乎乎的窗口,小笛卡尔仰头看着张梁道:“先生,能给我一块面包吗?我今天没有得到施舍,也没有偷到面包,艾米丽也一定没有食物吃。”

      张梁给了其中一个骑警一个里佛尔,不一会,骑警就带回来很多的面包,足足装满了三个篮子。

      小笛卡尔看着丰富的食物两只眼睛显得亮晶晶的,仰起头看着高大的张梁道:“谢谢您先生,万分感谢。”

      说罢就取过一个篮子,将篮子的一半放在窗口上,让篮子里的热面包的香气传进窗口,然后就大声道:“妈妈,这是我拿来的食物,你可以吃了。”

      从黑乎乎的窗口里探出几只枯廋肮脏的女人手,她们的手才够到篮子,小笛卡尔就把篮子收回来,再一次大声喊道:“妈妈,我遇到了好心人。”

      “你是魔鬼!”

      一个尖锐的女人的声音从窗口传出来。

      小笛卡尔并不在乎母亲说了些什么,反而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高兴地道:“上帝保佑,妈妈,你还活着,我可以亲亲艾米丽吗?”

      “你这个魔鬼,你应该被绞死!”

      “妈妈,我今天就差点被绞死,不过,被几位慷慨的先生给救了。”

      “哈哈哈,你去当人家的了,你这个该死的魔鬼。”

      小笛卡尔眼中泛着泪花,哽咽着道:“求您了妈妈,把艾米丽给我,我给你很多,很多食物,这样,你就能长时间的侍奉上帝了。”

      “滚开,你这个魔鬼,自从你逃出了这里,你就是魔鬼。”

      张梁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对着黑洞洞的窗口道:“小笛卡尔不会成为,也不会成为别人手中的玩具,他以后会上学,会上大学,跟他的外祖父一样,成为最伟大的数学家。”

      “哈哈哈……”黑屋子里传来一阵凄厉至极的笑声。

      “成为笛卡尔先生那样的上流人物吗?

      你们知道什么是上流人物吗?

      你们相信我是笛卡尔先生的女儿吗?

      笛卡尔先生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荒唐的故事,你们还会愿意接受这个小魔鬼吗?”

      张梁笑了,笑的同样大声,他对那个黑暗中的女人道:“小笛卡尔就是一块埋在泥土中的金子,不管他被多厚的泥土覆盖,都掩盖不了他是金子的本质。

      夫人,看在你们上帝的份上,把小艾米丽给小笛卡尔吧,这样,他们就能恢复金子的本质。”

      “你这个该死的异教徒,你应该被火烧死……”

      张梁听得出来,屋子里的这个女人已经疯了。

      小笛卡尔对面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并不是很在乎,等张梁说完了,就把装满食物的篮子推进了窗口,侧耳倾听着里面争夺食物的声音,等声音停止了,他就提起另外一个篮子放在窗口低声道:“这里面还有香肠,有培根,黄油,猪油,你们想吃吗?”

      “想吃……”

      里面传来几声急切的声音。

      “求你们把艾米丽从窗口送出来,只要你们送出来了,我这里还有更多的食物,可以全部给你们。”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小笛卡尔母亲充满仇恨的声音在回荡。

      “你这个该死的魔鬼,你是魔鬼,跟你那个魔鬼父亲一样,都应该下地狱……”

      小笛卡尔从篮子里取出一根香肠丢进来黑屋子。

      此时,他的表情非常的平静,手非常的稳,那些平日里让他垂涎三尺的香肠,此时,被他丢出去,就像丢出去一根根木柴。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