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柳暗之后是花明

      计划是完美的,就是笛卡尔先生总是不死,这让小笛卡尔没办法立刻继承笛卡尔先生的一切。

      这属于意外。

      一般情况下,玉山书院的学生在谋算某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制定一个极为详细的计划,事实上,越是精妙的计划,就越是需要高能力的人去完成。

      张梁几乎考虑到了所有会出问题的地方,所以,在短短时间内,他让骨瘦如柴的艾米丽猛吃猛喝的变成了一个普通体重的孩子,让小笛卡尔变成了一个受过基础教育的孩子。

      至于笛卡尔先生的所有反应都在他的计划中有着详细的对应。

      甚至,他还通知了大明在威尼斯的工作人员无中生有的制造了一个富裕的安娜·笛卡尔夫人,假如笛卡尔先生派人去查探,他一定会得到安娜·笛卡尔夫人的全部生平。

      现在的问题就是笛卡尔先生总是不死,小笛卡尔跟艾米丽似乎也喜欢上了这位孤独一生的老数学家,就现在而言,即便笛卡尔先生知道了这两个孩子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八成也会继续收养,并且努力把这两个孩子培养成材。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妙不可言!

      自从笛卡尔先生的身体逐渐好起来之后,就有很多朋友到访。

      张梁在看过小笛卡尔送来的密信之后,就问乔勇:“你知道,康斯坦丁·惠更斯这个人吗?”

      乔勇翻了一下自己的笔记点点头道:“知道,莱顿大学的教授。”

      张梁又道:“让·德·西隆这个人呢?”

      乔勇又看看自己的笔记道:“拉弗来什公学院的教授。”

      “巴蒂斯·莫兰?”

      “法兰西公学院教授。”

      “皮埃尔·贝吕尔?”

      “巴黎耶稣公学院教授。”

      “马兰·梅森?”

      “笛卡尔先生的合作者。”

      “弗兰兹·舒滕?”

      “乌特列支大学教授,怎么了?”

      张梁吸一口气对乔勇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学者这个东西是喜欢抱团的是吧?”

      乔勇点点头道:“没错。”

      “那么,像笛卡尔先生这种泰斗级的人物,你认为他的朋友圈子有多大?”

      乔勇用双手划了一个巨大的圆圈道:“无比巨大!”

      张梁取出一根烟点上,淡淡的道:“帮助小笛卡尔是我无心的一个举动,万万没想到,这个孩子会把我们带进一个我们梦寐以求的巨大的学术圈子。

      我觉得应该再给这个孩子一年时间,认识这些人,熟悉这些人,然后,我们就可以买通那些红衣主教来迫害他们了。

      这一次务必要计划好,一定要让走投无路才成。”

      乔勇也点上一支烟道:“必要的时候可以弄死一两个不那么重要的人。”

      张梁摇头道:“没必要,欧洲的气氛本来就不适合这些人搞学术,教会本来就对他们监视的很严格,就像笛卡尔先生,如果不能说服教会,他的著作就不能初版,也不能宣扬。

      既然我们的开头是好的,是善良的,我以为就要延续这一做法,你我也是读书人,如果事后知晓被骗了,或者被计算了,后果一定不会太美好。

      所以,我宁愿多花一点时间,也要维系好彼此的关系,最终达到将这些先生们弄去大明的目的。

      这些天,我一直在看笛卡尔先生的著作,不得不承认,他的很多想法都走在了玉山书院的前面,尤其是他的《两元论》以及《屈光学》对我们玉山书院来说太重要了,而他的《沉思录》与《方法论》即便是我也觉得眼前一亮,似乎给我开了一扇窗户。

      乔兄,这一次的事情,我们一定要从长计议。”

      乔勇点点头道:“好,我会安排下去,不到水到渠成的时候,不发动!小笛卡尔怎么样?”

      “很好,这孩子很好,虽然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面,却没有任何改变,如今正在如饥似渴的跟着笛卡尔先生学习数学,另一方面,以抱着学习的目的,正在帮助笛卡尔先生整理他的手稿,是一个非常好学的孩子。

      从目前的进度来看,我们其实没有必要使用别的手段来拿到笛卡尔先生的手稿,只要小笛卡尔把老笛卡尔先生的手稿整理一遍之后,我们就能得到一个全新的,完整的,甚至是通俗易懂的笛卡尔先生手稿,这将是最好的教材,毕竟,笛卡尔先生要把这些晦涩难懂的学问掰开了揉碎了讲给小笛卡尔听。”

      乔勇长出一口气道:“没想到你无意中的一个举动,居然把我们的工作局面完全彻底的打开了,在小笛卡尔身上花费的这些钱实在是太值了。”

      张梁皱眉道:“不可用这种口吻评论小笛卡尔,他是我大明人,也是玉山书院的弟子,这一点你一定要明白,我已经给玉山书院去了信函,给这个孩子报了名。”

      “诚心换诚心?”

      “对的,只有这样才能得长久!”

      “另外,我还建议玉山书院派出学童来欧洲进学。”

      乔勇皱眉道:“你应该知道,国内的人,看不上蛮夷之地的学问。”

      张梁笑道:“陛下能看上就成。”

      “陛下什么时候说欧洲的学问比较好了?”

      “如果欧洲的学问没有可取之处,陛下也不会在大明开了海疆之后,第一任务就是派人来欧洲搜集这里的学问,学术,以及各种新的发明,以及各种农作物为我大明所用了。

      据我所知,这天下人中间,陛下的眼光堪称独步天下。”

      “这是已经被证明过很多次的事情不用你夸奖陛下,既然你有这个想法,不如我们联名给陛下上书吧,同时,我们这些精通欧洲语言的人,也应该进入各个大学学习,不能像甘宠那样整天跟那个男爵的老婆鬼混。”

      张梁瞅着乔勇笑了起来,捏着乔勇的手腕道:“我们才是真正的旷世大盗贼,相比之下,陛下他们不过是一群真正的土贼而已。”

      乔勇白了张梁一眼道:“怎么离开了大明就开始看不起陛下了?”

      张梁道:“陛下装在心里就够了,不用挂在嘴上,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的行为很可能会影响五十年后的大明,如果可能,甚至会影响大明百年,千年!”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说完话,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在高大而空旷的石头城堡里传出去老远,如同两只得到肥美腐肉的兀鹫。

      “砰”的一声枪响。

      一头蹲在枯枝上等着吃腐肉的兀鹫一头从枯树上掉下来,没了脑袋的尸体还在地上使劲扑腾了一阵子终于死掉了。

      韩陵山对兀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欢,现在看着兀鹫被钱多多一枪给打死了,就有些不高兴。

      “兀鹫是一种益鸟,专门清除大地上的腐肉,防止疾病传播,你好好地梅花鹿不打,打它做什么?”

      钱多多清空步枪里面的弹壳,确认是空枪,这才哼了一声道:“蹲在树上贼头贼脑的,大弯嘴,秃脑壳哪里像是益鸟了?”

      云杨摸摸自己的大光头不满的道:“谁告诉你,秃头的就是坏蛋了?”

      钱多多环视一下身边的一群丑人,呻吟一声道:“不凑在一起的时候总想不起来,走到一起了,才发现人家吧玉山成为恶人谷,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

      “谁这么说?”

      徐五想脸上的白麻子因为愤怒的缘故快要变成红麻子了。

      “孔秀!”

      黑瘦的赵国秀背着手从大叔背后慢慢转出来,一口就把孔秀给卖了。

      提到孔秀,这群丑人还真的对他没有太多的办法,因为这个孔家出来的根正苗红的儒门弟子,实在是儒门弟子中的异类。

      君子六艺中的礼、乐、射、御、书、数.他是真的将每一门都做到了极致,就算是抡刀砍人,孔秀也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韩陵山对上孔秀或许能占到一些上风,可是,那是指在决战的时候,如果可以跑的话,韩陵山拿孔秀没辙。

      见众人开始沉默了,赵国秀就道:“三天后是小儿赵阁百岁,你们这些叔叔伯伯都应该过来祝贺一下,先说好,我一个女人生的孩子,礼物多少重一些。”

      韩陵山道:“没的说,到时候自然有重礼送上,当然,你如果想要灭口,也可以找我,保证给你安排的妥妥帖帖。”

      赵国秀瞪了韩陵山一眼道:“没有谁要被灭口,我也不需要灭谁的口,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

      钱多多从手腕上卸下来一枚镶满宝石的手环递给赵国秀道:“给孩子压箱底。”

      赵国秀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就笑眯眯的揣进袖子里,能上钱多多手腕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凡品。

      云昭跟张国柱过来的时候,见众人围着一头没有脑袋的兀鹫谈的欢天喜地的,就不解的道:“你们今天准备烤着吃这只鸟吗?”

      云昭来了,这群人不知为何就自动散去了,只留下钱多多守在那头兀鹫身边向丈夫报喜,说她杀了一头兀鹫云云,需要奖赏。

      “你看,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以前大家都亲密无间的,现在我一过来,人群就散掉了。”

      张国柱见云昭絮絮叨叨的,就不耐烦的道:“刚才说的岭南的事物说完了吧?”

      云昭点点头道:“说完了。”

      张国柱抖抖袖子道:“既然说完了,我也走了,你们夫妻在这烤鸟吧!”

      说罢,就把大明的皇帝云昭丢在原地,扬长而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