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奴隶主其实就一直做领地变成新国家的准备,这其实也并不容易。国家内部凝聚力,合众国是根本帮不上忙的,移民国家没有历史,而且在合众国没有历史也不算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耽误发展。

    但是在波斯湾那个地方,历史作为新国家的认同就变得极为重要。以美利坚联盟国的国旗为新国家的国旗,以东正教作为国家的主流信仰,以希腊语和亚美尼亚语通用语言那只是皮毛工作。

    不管是亚美尼亚人,希腊人还是亚述人,都是新国家的主要民族,要教就都要教。

    这一点对历史的梳理,谢菲尔德只能从中国历史角度上揣摩一下,如何梳理一个算是清晰,但绝对不能过多强调仇恨的历史。

    总不能在新国家的历史当中,开篇就是古希腊人记载说亚述人是一个残暴的军事征服者,亚述帝国的衰败,很大因素是古亚美尼亚人的攻击奴隶主这不是是人为制造矛盾么

    什么是中国历史的国家概念,这要从两个方面来说,第一是自从秦朝建立之后王朝历史,这占据历史的大量篇幅。但这绝对不是中国历史的定义,中国历史的定义,是以一八二零年也就是清朝嘉庆二十五年的地图为准,那张地图上的所有土地各民族上发生过的事情为定义。

    为什么要这么定义的原因简单,因为这样最占便宜,那是中国历史上版图最大的时候。

    在这个年代奴隶主非常了解,元朝那张占领整个西伯利亚的地图还没有出现,明朝的地图也和后世不一样,缩水了不少。

    共和国刚成立的时候,元明的版图和后来在历史教科书上的是不一样的。和其他国家教科书在讲述中国历史的地图差不多。所以二十一世纪很多人,认为是帝国主义污蔑我国历史,这倒是想多了,是中国历史教科书的地图被谭其骧修缮过,直白一点说地图开疆。

    地图开疆的根本原因,是让元明清三朝不至于领土差太远,同时回击苏联除了清朝,从来没有朝代控制过黑龙江以北的言论,让三朝有一定程度上的延续性。

    但是中国历史的定义仍然是一八二零年地图,上面的所有民族发生过的事情。所以在讲述朝代的时候,一定会把吐蕃、匈奴、这些不在当时同期王朝控制之下的土地发生什么也讲述。

    以谢菲尔德现在合众国公民的身份,还能揣摩出来另外一个原因,这样讲述历史的后果,一定会引发一部分人至少对蒙古念念不忘,因为少了国家少了蒙古高原,就等于历史缺了一块。至少对一部分人来说,一旦某一天时机合适了,收复蒙古的舆论动员是根本不需要的,想都不想就会支持。

    必须要说谢菲尔德早就已经看见任何事情,都从恶意的角度上是揣摩了。所以新国家的历史,肯定会把亚述帝国、亚美尼亚王国、还有古希腊以及罗马帝国的历史编进教科书。

    这就像是很多现代国家,往往把本地区第一个出现的势力作为历史源头一样。比如蒙古历史,从匈奴开始讲起。这倒是不算离谱,因为匈奴时期挖掘出来的大墓已经证明,大部分蒙古人确实和匈奴人dna一致。

    但是土耳其人也从匈奴开始讲起就过分了,虽然突厥人是有匈奴别部的称呼,而且在科技的加持之下,大部分土耳其人和希腊人没区别,就是一群被突厥文化同化的希腊人。

    在哈萨克斯坦呢,一个公认的突厥语系国家,但是历史是从托米丽司女王开始,她率领的马萨盖特人,其实是波斯人的一支,和现代的哈萨克毫无关系。法国历史是高卢,缅甸历史是嫖国,嫖国是羌人建立的。

    具体到自己领地的三大族群上面,就需要好好揣摩了,在唤起自豪感的同时,避免引发内部矛盾,中东其实除了伊朗之外,其他民族的历史都不容易梳理。

    现在领地三大族群当中,希腊人的工作量是最大的,这涉及到了民族认同感问题。虽然君士坦丁堡大帝之后,东罗马帝国面临了希腊化的问题,但是大多数的臣民都自称罗马人。

    甚至就连刚刚结束没多久的希土战争,大多数希腊士兵也自称罗马人。原因是奥斯曼帝国灭掉东罗马帝国后,对所有原来东罗马帝国的基督徒都称呼为罗马人,比起罗马人这个称呼,希腊王国独立才一百年,希腊人的称呼还没有被希腊人认可。

    但是古希腊的历史也不能被放弃,欧美是没有四大文明古国称呼的,而是五大,把古希腊文明也算在当中,而且古希腊在数学几何上的成就,对欧美历史极其重要,谢菲尔德要建立一个基督徒国家,也不能放弃这一点。

    在联合公司学者对三大族群的历史梳理完毕之后,谢菲尔德的工作就是和谐。和谐掉一些亚述人、古希腊人和古代亚美尼亚人的冲突。互相的冲突以已经没有直系后裔的族群代替,所以古希腊文献记载的野蛮人,不是亚述帝国。亚美尼亚人的祖先,对亚述帝国的衰亡也没有作用。

    奴隶主的工作量还算比较小,因为中东民族众多,想要切割也容易一些。

    “亲爱的,又在编辑历史资料么”安妮依着门框,看着忙碌中的丈夫问道,“这些枯燥的工作很有意思么不交历史又能怎么样”

    “那是各大文明并立的中心,古埃及、古希腊、美索不达米亚。你以为是殖民之前的合众国么一群游牧的印第安人”谢菲尔德抬头看了一眼,合上了手中的书本道,“我不能让新建立的国家和合众国靠的太近,必须有独立自主的意识,不然的话没准就会被合众国在以后的时间顺势吞并。”

    把他现在的帕夏领地吞并,对整个美利坚合众国以后的世界地位当然是有好处,但对谢菲尔德家族来说全是坏处,奴隶主对这件事看得很明白,所以刚开始就以东正教为主流信仰,再通过历史传承和合众国区别开来。

    谢菲尔德知道领地下面的石油,他为什么要和已经有了一亿人口的合众国分享。垄断资本家什么时候这么为国为民了

    他逼着伊迪丝洛克菲勒的儿子取得加拿大身份,不就是为了分摊风险

    未来的新国家哪怕是有一定的亲俄思维都可以,因为苏联好歹有一个主体民族,对其他国家的吸引力有限,合众国是移民国家,对很多普通人是很有欺骗性的。以后石油要是发现的太多,让合众国起了歪心思,不是不存在吞并的可能。

    独立这件事,宜早不宜迟,趁着现在谢菲尔德吃了世界大战的红利力量强盛,以及中东现在的局势还算稳定,马上就应该独立。甚至约翰康纳已经邀请了现在土耳其共和国凯末尔,作为独立的重要嘉宾。

    一个亲手革了奥斯曼帝国苏丹的领导人,作为奥斯曼帝国帕夏邀请的贵宾,这件事想想也非常的有意思。

    凯末尔甚至已经回信表示愿意出席,就这样谢菲尔德这个奥斯曼帝国的帕夏,和现在土耳其共和国的国父,在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

    一九二三年年初,谢菲尔德带着安妮和娜塔莉亚,到达洛杉矶,并且从这里出海乘坐战列舰前往波斯湾,这一趟的旅程非常的轻松,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全世界处在和平的环境当中。

    谢菲尔德一行人在夏威夷、马尼拉停留一段时日,到达了越南。安妮抱怨战后越南反抗了法国统治了一段时间。

    这倒是不意外,出去战后欧洲革命烽火蔓延之外,英法两国的殖民地也出现了不稳的征兆,当然两个殖民帝国实力仍在,最终都扑灭了殖民地的反抗。

    “亲爱的,你又没有什么办法”安妮看着丈夫的脸庞询问道。

    谢菲尔德微微摇头,有但是现在没有大作用,比如把十一段线直接划出来。十一段线一经面世,就注定越南以后一定会把中国当成生死大敌,都快划到海滩上了,换谁都不能忍受。

    可那是以后的事情,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谢菲尔德摇头道,“没有办法,趁着法国力量还在的时候,推量推广法国文化,利益最大化。”

    要不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奴隶主会用这么长时间,为新国家弄出来一套历史传承么

    从河内出港之后,在印度果阿进行了最后一次补给,谢菲尔德就到达了波斯湾,他最近十年为之一直奋斗的领地,为了这快地方,他直接参加到了世界大战当中,比合众国参战都更早,为了这个地方他投入了数不清的金钱。

    当现在这块土地完全落入他的手中之后,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一九二三年,美利坚合众国联邦政府正式宣布,结束在波斯湾的托管状态,让当地人选择自己的未来。

    整个科威特城张灯结彩,谢菲尔德的画像被高高举起,城中的居民放声高呼,“圣威廉”

    在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的见证下,谢菲尔德当仁不让的宣布,“新的国家名字为美利坚联盟国,意为领地的所有民族在上帝的见证下,团结在一起。看着那面旗帜,那就是我们的国旗”

    十万科威特居民的见证之下,南方十字旗被高高升起,代表一个新国家的诞生。

    <div>

章节目录

我的美利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云来阁只为原作者青山铁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铁杉并收藏我的美利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