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灯迎敌”

    熟睡中的窦荣猛地睁开眼,支起身子,大吼道:“周军夜袭,死战”

    “这也行”

    关下的雷震子长大了鸟嘴,夜都这么深了,窦荣怎么还在关上把守

    更可怕的是,这厮不仅日夜不眠,还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戒备之心,几乎是在射出第一波箭雨的时候,就组织起了有效还击。

    “果然....”南宫适却并不慌乱,只是下令道:“能以少许伤亡接近关下,已是连日攻关中未有之事,如今我军大量兵马遍及关下,即使商军守关,夜色掩护之下,又何惧之有”

    “全军向前,攻关”

    “我来打头阵”

    南宫适的亲卫家将南宫贾、南宫易低喝一声,提刀上前。

    关上箭雨连绵,商军虽是第一时间组织起了反击,但仓促之间没有试弓,猛地拉弓两三次,手上便已经鲜血淋漓。

    但望着依旧一脸疲惫却兀自指挥战斗的窦荣,他们还是咬着牙忍着疼,不断拉弓射箭。

    “众将听令”窦荣强提精神大喝道:“周军袭关,不过是趁着夜色之机,再过不久,便是天明,杀”

    “杀”关上商军齐齐大喝一声。

    关下的南宫适却是一阵嗤笑,再过不久就是天明忽悠谁呢

    三更天到五更天,是那么好撑过去的吗

    商军疲惫,又是夜间遭袭,不知敌人数量,早已心神慌乱,等到五更天天色亮起,只怕这汜水关早已破了。

    “杀”窦荣亲自上到关墙前,甩手一刀,将一名攀着云梯上关的周军劈下去,粗声粗气道:“弟兄们,再过一会儿便天明了,待到天明之后,周军不战自退”

    “是,将军”

    商军顿时提起精神来,在灯火掩映下,不断杀着。

    然而夜袭太突然了,周军几乎无损抵达了关下,人数实在太多,顷刻之间,便有数十人杀上了关,两军一阵血战。

    战至正酣,忽然响起了“铛铛铛”的声音。

    “唔打更声”

    指挥将士们不断攻关的南宫适猛地转过头,望着身边的雷震子道:“将军,你耳目聪明,可曾听到关内的动静”

    “动静能有什么动静”雷震子竖耳一听:“不过是打更声而已。”

    打更人、更夫这一职业出现在汉,但打更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起源可以追溯到原始巫术,主要在巫术中起驱鬼的作用,是巫祝地位的标志,只有有身份地位的巫祝,才有资格打更驱鬼。

    不过商周之时,就已经有了打更的制度,周军“凡军事悬壶,以序聚柝”,这里的“壶”便是记时所用的漏壶,“序”则顺着次序,更替守夜,“聚”是一些人聚集在一起,“柝”是梆、锣等器物相敲。

    也就是说,由于军队夜晚更要加强戒备,需要一些人聚集在一起,换班守夜,敲击梆、锣等器物来报导夜时,击“柝”,就是“更”的起源,因为打击梆、锣,而更换守夜,也就以“打更”来称呼了。

    由于汜水关离西岐离得近,所以将周军这一套给学了去,方便晚上报时。

    而南宫适的这支兵马,想要确定时间,只能听汜水关内的打更声。

    没办法,现在的记时器具只有日晷、漏壶、香这几种,在夜里,测日影的日晷,肯定不能用,漏壶则根本没有,这玩意行制复杂,只能放在固定的地方,难得搬,姬发的主力大军之中可能有那么一个,但南宫适这支先头部队绝对没法带,至于香,也只能在室内用,在野外被风一吹,没人知道究竟是什么时辰。

    看星星看月亮,也看不出来,既然是夜袭肯定是月黑风高之夜,乌漆墨黑一片,啥也看不到。

    所以无论是夜袭的时间,还是现在的时间,都是通过探子偷听汜水关内的打更声来判断,反正汜水关的更声是抄西岐的,也不存在听不懂。

    南宫适问向雷震子,道:“几声梆几声锣”

    打更将夜晚划分为五个更次,依据梆、锣的敲击次数,来判断几更天,锣敲一记,梆敲二记,作为一更,二更始于亥时,锣声二记,梆敲两次,以此类推。

    雷震子面露难色,之前他们确实是探子听着关内的打更声,依据打更声,才定下三更夜袭,可现在两军交战,声音嘈杂无比,谁听得清具体次数

    “铛铛铛铛”

    又是一连串的打更声。

    五更天不敲锣,只敲梆,而且梆声无规律,节奏极快,是一种连续的乱敲,称之为乱梆子,乱梆子敲后,天基本亮了,人即使在熟睡中,也往往被乱梆子敲醒。

    听得这阵乱梆子,南宫适心中一突,便知道今天的夜袭算是完了。

    他望向微白的天空,怪不得刚才窦荣有自信说再抵挡一阵子就天明了。

    想着,南宫适望了一眼关上,见不着窦荣的身影,只能听到窦荣的喝令声,他不禁一阵气急,想趁着距离近放冷箭都放不出。

    只怕这次是中了窦荣的奸计,两军交战的时间并不长,根本不可能从三更天打到五更天,很显然早在之前打更的时候,就被骗了,一定是窦荣令打更人延迟了打更时间,恐怕他们误以为的三更时分,实际上早就接近了四更天,算上行军,交战,这么一会儿,刚好到五更天明。

    南宫适低喝一声:“放箭”

    射不着你窦荣也得解解气啊

    再观雷震子,雷震子这时也看出来天色将白,亦是一脸惊色。

    几波箭雨过后,南宫适深深吸了口气,面色凝重,沉声道:“今日就这样吧,鸣金,撤军”

    “什么”雷震子一惊,皱眉道:“将军,我军已接近关墙,而商军疲惫至极,就算天亮了,我等亦可破”

    南宫适摇头:“若是两军野战,确实如此,然而天色将白,敌军又有关墙可依,就算再是疲惫,也有射箭滚石的力气,而我军本是夜袭,天色却变成了白天,将士们难免士气下降,还是趁早撤军的好,如今已经中计,难保窦荣没有后手。”

    “若是这样便撤军....”雷震子犹豫一下:“怕是只会让商军加强戒备,近日都找不到什么机会了。”

    “撤军吧,之后再想办法。”南宫适无奈一笑,谁知道设计已久的夜袭,竟按着对方引导的时间行动了呢

    “是”雷震子抱拳应命,鸣金收兵。

    关上的汜水关守兵,见关下的周军鸣金收兵,缓缓而退,当即大喜高喊:“周军退了周军退了”

    窦荣靠着关墙坐下,大口喘气,却没有合上遍布血丝的双眼。

    这并不是偶然,也不是算计。

    他不是什么智略深沉之辈,也不是神仙能掐会算,能算到南宫适今日夜袭。

    他只是觉得南宫适有可能趁夜袭击,又确定周军无法知道确切时间,便将打更人都偷偷换成了心腹亲卫,定更、一更、二更、三更的打更时间,都往后推移了一些,而四更、五更的打更,则往前推移一点。

    如此一来,夜晚的时间就“缩短”了,同时也减少了守关将士松懈的时间段。

    南宫适不过是刚好撞了上来。

    只是....

    窦荣连续几个深呼吸,望向朝歌的方向。

    这样又能得到几日喘息之机,将领们也会更加谨慎。

    可这样的作战还能撑多久

    下次若是南宫适军中有了计时器具,再趁着夜色袭关,又该怎么守

    终归还是需要援军的,佳梦关指望不上,其他关隘都有守备任务,唯有朝歌一路大军可引以为援。

    <div>

章节目录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云来阁只为原作者殆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殆火并收藏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