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雷府体系相争,原本七大派内部交流,打算依照“神霄九宸”法度,重定雷祖大道相,各派皆有所得。

    可玄都宫刚投下雷珠,忽然碧游宫的金羽真仙出手,将雷珠投入五雷体系。

    仿佛是一个信号,又有几个同门将雷珠扔过去。

    看到这一幕,曲师道剑眉一皱,察觉事情不对:“金羽师弟,你这是为何”

    随着这个信号,又有几位碧游门人将雷珠投入“五雷体系”。

    曲师道坐不住了,他立刻催动雷珠,打落碧游宫那几位弟子的雷珠:“碧游宫几位老师尚未出言,你们岂可擅动”

    迷惑,太迷惑了。

    碧游宫不应该支持“神霄九宸”,谋求自家插手雷祖演化吗他们支持“五雷体系”,这算哪门子事

    “曲师兄,你欺负我碧游宫无人吗”

    “我派如何行动,轮得到你插嘴”

    曲师道刚出手,碧游宫中又有几位真人动手,支持“五雷体系”。

    其他人见了,纷纷出手支持。细细一算,竟有上百位碧游高真联合支持“五雷派”。

    而看到这一幕,好些上清道统门派一起出手,响应自家“老大”。

    一道道银辉在殿内穿梭,五雷体系越来越壮大,形成一片巍巍雷霄。

    天雷子本人狂喜不已,不理会曲师道的黑锅般的脸,连忙对碧游宫道谢。

    要知道,碧游宫门徒来玉虚宫的人数,可是碾压玄都宫和昆仑派真传弟子的。如果碧游宫一力支持,招呼所有上清道统相助,自家这一次说不得真能赢下来。

    玄都宫席位,几位道君议论纷纷。

    桑道君低声问辛道君:“师兄,碧游宫搞什么鬼”

    “不知道。”

    辛道君也摸不着头脑,刚才暗里大家交流。碧游宫几位师弟师妹不是挺支持九宸体系吗

    而且九宸体系在当年三清宗时,灵寿子一力敲定,只是未曾来及推出。

    “我等皆是三清门徒,本应协助神霄师兄推行九宸法门。日后回归三清境,还能卖师兄一份情面。可碧游宫这一出难道金灵师妹另有深意”

    碧游门徒支持五雷体系,人数着实不少。虽然道行高深的道君真人很少下场,但底下弟子同气连枝,义薄云天。看到其他同伴支持五雷体系,和昆仑作对,下意识投去雷珠,对抗九宸体系。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自己都不清楚。

    “既然金羽师兄出手,想来是师长授意。莫非我碧游宫不喜昆仑九宸体系,师长们打算让我等出手搅局”

    “难道是我派不喜昆仑把持雷祖道相,要趁机联合五雷派,打落他们的玉清神霄真王”

    碧游宫人暗中串联,一个个呼朋唤友,拉扯其他仙家好友支持五雷体系。

    金灵圣母眼皮猛跳,暗中传音弟子:“你们闹什么还不赶紧拦下他们胡闹什么”

    圣母门人青栀仙子一听,连忙跟左右同门解释,让他们不要推举五雷体系。

    雷雄见了,也跟师姐一起澄清,然而她们人少,比不得众多妖仙同心协力串联同道。

    很快,在上清道统的一力推举下,五雷体系大放异彩,那尊雷尊道相直接壮大,镇压姬辰演化的“神霄九宸”。

    面对这一举动,姬辰仍满面笑容,乐呵呵看向金灵圣母:“虽然人多不是坏事,但此刻我突然很庆幸,自家北斗派仅仅来了几十人赴紫极宴。”

    碧游门徒推举五雷体系,眼下除却真人和道君们,下面弟子几乎全部投入五雷体系。

    看到这一幕,昆仑道君们眼神一个比一个幽邃,默默打量金灵圣母、赵朗道君、玄云圣母。

    看不出来,看不出来,这群同门心机好深啊

    “师兄这是为何”吕清媛疑惑道:“上清门人为何自断前程,宁可放弃上清雷神升格九宸之一,也要相助五雷派五雷派和碧游宫,关系这么好吗”

    任鸿摇摇头,他也很迷茫,目光落在金羽真人身上。

    这位真人怎么想的好端端拉着一群同门支持五雷体系,他疯了

    金羽真人乃妖仙得道,多宝道君门徒,在碧游宫内颇有名望。但如今看到这一幕,他面上不露声色,但心中掀动惊涛骇浪,疯狂呐喊:

    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有这么想。遭了,遭了师弟、师妹,你们别乱来,快停手啊

    我欠下五雷派人情,趁机还人情,你们不要帮我啊听老师们的,快支持“神霄九宸”啊

    金羽真人最初考量,反正五雷派注定成不了大事,自己趁机还了人情。到时候自有其他同门支持九宸体系。

    而类似想法的碧游门人并不少,最初出手的几个碧游门人,大多和五雷派有牵扯。他们猜出五雷派胜不了,索性卖一个好。

    于是,一个个主动出击,支持五雷派。反正回头几位老师出手,九宸体系自然有上清一位。

    哪知曲师道出手,惹来碧游同门护短,一下子好些道人出手,引得其他上清道统误以为:上清道脉支持五雷体系。

    这下好了,上清诸派联合推举五雷体系。反裹挟碧游门徒们,误认为自己刚才理解错误,其实老师们早就安排妥当,便纷纷出力唤友帮忙。

    仅仅因为一个误会,闹出这一场乱子。

    说出去,有人信吗

    看着五雷天压制神霄九宸体系,场上气氛一度尴尬。

    尤其金灵圣母、玄云圣母几位娘娘如芒在背,看着昆仑那些同门的古怪眼神,解释也不对,不解释也不对。

    要说不是自家的意思,可碧游宫近乎九成门人联手推举五雷体系,甚至所有上清道统都行动了,她们这些师长要怎么说

    给昆仑脸面,丢了自家里子

    不成。

    要出面解释,并非自己等人的意思。那日后碧游宫如何统率上清各派其他门派这份拳拳之心,岂非错付了

    为这些蠢货一条路走到黑

    也不成。

    好不容易自家有了一个插手“神霄雷祖”的机会。就因为一个小小误会,让五雷派做大,并和昆仑派彻底翻脸,坏了三清大局

    金灵圣母思索一番,对玄云圣母打了个眼色。

    玄云圣母苦笑,硬起头皮和昆仑道君们传音。

    “青玄师兄,此举并非我们授意。”

    青玄大道君沉吟不语,脸上看不出喜怒,更不回应玄云圣母的话。

    圣母无奈,又跟燃灯道人联络。

    “燃灯老师,这件事仅仅是误会”

    燃灯道人面带微笑,心中骂人。

    误会当我们是傻子吗一口气上清道统串联起来,你家误会能到这地步这是想说明你家弟子们多蠢难道一个门人招呼一声,一群人便不分青红皂白,不听师门法旨,跑去砸场子

    “妙玉师姐,我们并未暗示门人,此乃弟子们自行串联。还望你跟其他师兄们解释。”

    “嗯嗯姐姐明白。都是底下人的事,碧游道君们肯定不知情嘛”

    阴阳怪气回了一句,她和赤明道君掐指推算,合计自己等人联手做法,能不能压下碧游宫搅局。

    对,这明显是碧游宫搅局

    为防止昆仑派回头追究,这几位上清道君才推脱说是底下人干的,

    玄云圣母低声下气,一个个跟昆仑道君们说话。

    广法、遍吉两位道君养气功夫一流,含笑不语,也没搭理玄云。他俩就如同两尊泥像,冷眼旁观这场闹剧。

    赤明道君冷冷往玄云方向扫了一眼,继续跟妙玉推演胜算。

    孙惧留和燃灯说话,对玄云传音充耳不闻:“燃灯老师,你说我们联手推举神霄九宸,联合玄都、北斗能不能打压碧游宫”

    “可以,但玄都、昆仑和碧游撕破脸,平白让人看笑话。此刻不宜如此。”

    这时,纯阳剑派一群人唯恐天下不乱,两位剑圣携弟子们支持五雷体系,进一步挑衅昆仑。

    “上清诸位,我纯阳剑派支持你们”

    上次昆仑打压自家,如今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他们自然不容错过。

    看到这一幕,玉阳道君又忍不住抚摸玉如意,心中念叨:莫生气,莫生气。老师飞升前嘱咐,让我千万不要动怒。纯阳剑派一群剑疯子,不值当为他们坏了心情个鬼啊格老子的两个混账,信不信老子一如意敲碎你俩天灵盖

    当玄云传音,玉阳道君幽幽回了一句:“稍后要是我们昆仑有所冒犯,也是底下人干的,跟我们无关哦请师妹原谅则个。”

    玄云面色越来越难看,继续跟青锋道君说话。

    紫阳峰的青锋道君颇有道德气象,他见玄云面色不佳,心中不忍,对玄云传音:“师姐,我知你脾气。但此事显是碧游宫其他道君串联,早有预谋。纵然你不参与,并帮他们补救,可我昆仑派岂能平白忍下这口气你碧游宫有上清各派,我昆仑难道没有玉清诸派此时,你作壁上观吧”

    玄云一听,忙道:“师弟,万万不能因为一点误会,惹得玉清、上清两大道统开战。”

    这可不是单纯的昆仑、碧游,而是玉清、上清数百个门派同时开战,彻底撕破脸。

    对整个玄门,是一场大动荡。

    得知昆仑态度,玄云对剩下几位昆仑道君不抱希望。

    姜道君、沈引、青鱼等三位记名弟子仅留下几句场面话,根本不做主。

    金霞道君和玉柱道君这两位实诚人好言回话,倒是表示理解。

    金霞:“师妹不用担心。碧游门人重义气的秉性,我清楚的。想是碧游门徒欠下五雷派人情,坏了咱们的大事。”

    明明是第一个理解真相的人,可这冷脸剑圣说出来,反带着几分阴阳怪气。

    玄云心中苦笑。换成旁人,定是讽刺我派弟子不尊师长,但师兄说出来便是话里的意思吧。

    玉柱:“碧游门徒擅作主张明白,我晓得,回头帮师姐劝说诸位师兄。不过碧游门徒这般举动,日后必定牵扯师姐你们。你们还是好好整顿规矩吧。”

    也是实在话,但更加让玄云刺痛。

    她很想说,其实碧游宫这些年规矩比当年多宝师兄管理时,已经好了很多。

    但瞧着在场昆仑真传们一个个正襟危坐,再看看碧游妖仙们东倒西歪

    玄云很明智的不在“规矩”这个层面自取其辱。

    跟重视礼法、天道的昆仑派比规矩

    算了吧。

    最后,黄龙直接怼回来。

    “不知情这话说得师姐信吗你们对门人掌控力就这点说出来,你们不嫌丢人”

    纵然这件事跟碧游宫道君们无关,但二代弟子、三代弟子们的动作,岂非也是对昆仑表达不满

    三清一体,昆仑把持雷祖,排布九宸体系,可没少了上清道统的好处。

    怎么着,上清道统宁可不要雷祖化身,也要砸了昆仑派的基本盘

    黄龙痛骂一阵,转而对同门道:“诸位师兄、师姐,既然碧游宫不要脸皮,我们干脆撕破脸,直接道君们出手确立神霄九宸吧”

    反正昆仑这么多人,还有玄都宫帮忙,就不信压不下碧游宫这群狂徒

    赤明、妙玉等人纷纷摇头,燃灯叹息道:“傻小子,这时候撕破脸,你让三清道统日后如何相处天皇该乐死了。”

    是啊,九阴绝日未过。三清先内讧一场不可能的。

    青玄心下一叹,对诸位同门传音:“看来这次,并非我道神霄九宸推举之时,暂时隐忍吧。”

    碧游宫这个面子,姑且要给的。

    昆仑不方便针尖对麦芒,直接压住神霄九宸。

    因为这样一来,让其他门派窥见三清内斗,对三清联手镇世不利。

    所以,姑且忍这个百年吧

    但大道君内心很不爽。

    自己刚刚意气风发的订立大道相,还没回过味来居然在雷祖大道相翻车了

    怎么着

    这是碧游宫嫌弃自家占据雷祖、青玄,大道相染指太过分的反击

    “等下次,我们串联妥当再卷土重来。”

    妙玉:“但姬辰这次打草惊蛇,日后我们再要行动,怕是难度加倍。等等,莫非是碧游宫和北斗派联合坑我们”

    昆仑道君们一个比一个心眼多,瞧着碧游宫几位圣母娘娘脸上的尴尬和歉意,怎么看怎么假。

    你们堂堂道君师长,竟然管不住门人的行动,谁信啊

    瞧瞧我们昆仑,我们不发话,根本没有人去投票。

    “三清一体,这底线碧游宫诸位师弟师妹也是晓得的。”青玄安抚同门:“这件事只是意外。别多想。”

    昆仑一系摆出高深莫测的态度,既不推举九宸体系,也不赞同五雷体系。

    任鸿看看昆仑一方,再看看碧游一方,神情空前凝重。

    这都什么鬼

    这可是神霄九宸啊昆仑派怎么不插手灵寿子师兄在天上会哭的。

    还有碧游宫,宁可自家不要雷祖,也要便宜五雷派他们这么大度吗这算什么宁为友宗,不给同门

    任鸿怎么看,这群道君师兄师姐都不是傻子啊。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回想当年,徐阴阳串联三宫敲定地府计划。任鸿深信这几位天仙同门的心机手段。

    “可能是我看不懂吧”

    这时,他看到玉阳道君投向自己的眼神。

    玉阳道君才不乐意青玄所谓的隐忍。

    玉虚四大道宫派系,他是目前人间唯一属于神霄宫的正牌道君。他和灵寿子师兄关系亲密,打算在这一次就定下“神霄九宸”。

    看到任鸿和吕清媛后,他动了心思。

    昆仑派不方便撕破脸,那么让任鸿来啊。他也是玉清道统,且得了灵寿子师兄的恩惠,还和勾陈天君关系好。若能撬动勾陈天君相助,也能拉来其他仙家同道。

    于是,他频频对任鸿递眼色。

    任鸿看他神态,更加坚信碧游、昆仑之间另有内幕。

    他点头示意,回了眼神:师兄你放心,我明白,我肯定不会插手搅局,坏了昆仑大事。

    玉阳道君:不,你不明白,快动手打压五雷体系

    任鸿:放心,放心,我省得了。肯定不会闹事。

    玉阳:不,你快闹事

    两人举动惹来妙玉注意,妙玉微微蹙眉,在玉阳打算传音解释时,摁住他:”别闹。掌教师兄说了,稍安勿躁。不急在这一时。”

    众仙暗中交流,没有人继续插手雷祖演化。

    最终,有一人看不过去了。

    他把所有人的互动看在眼中,留下一句评价:“一群智障。”

    金虹氏扔出自己手中的雷珠,朗声道:“诸位,既然大家两派意见不同。五雷、九宸难分轩轾,那就中庸一下吧。”

    不,现在明明是我们五雷派系势大。

    天雷子正要反驳,忽见雷珠飞到半空,幻化一套全新的雷尊体系。

    雷霆辟道,虚空开辟雷霄世界。最中央有一尊擎天巨神,号称玉清真王。

    此乃雷祖本相,头顶玉冠托起清气,显化神霄玉府。

    而雷祖玉清真王胸中五气演绎五大化身,各有一座雷府,即清微、北斗、东华、勾陈、混元。

    而五气之下,下丹田处有五雷院调度中枢,为五雷尊者,乃五雷派法度根基。

    这一体系,将玉清真王从五大化身之首,升格为雷祖本相。契合昆仑一派的根本观点雷祖就是玉清真王。

    玉清真王脱离五大化身之位,空出一位留给勾陈神司,满足玄都宫的要求,给勾陈天君升格。

    同时,东华派不需要和清微雷尊同掌一座雷府,也符合他们的利益。

    而五雷派的五雷法度照样可以施展,依循五大雷府演绎玄功。

    “这三元五气论,诸位意下如何”

    金虹氏这一动,昆仑派仿佛得到台阶。青玄大道君率先出手,将雷珠投入其中。

    “可。”

    他一行动,昆仑十多位道君齐齐动手,一道道雷珠投入雷界。

    眨眼功夫,便成为不逊色五雷体系的另一座庞然大物。

    金灵圣母心神一松,为防再有波折,拉着几位同门师弟师妹赶紧把雷珠投下。

    东华派四位道君哈哈大笑:“道友这一举动,我东华派认可。”

    此外,伊道人等玄都门徒全部投下雷珠。

    真武观等中立门派看到昆仑、碧游的对峙化解于无形之间,暗暗松了口气,也将雷珠投去。

    任鸿此刻,对吕清媛等人吩咐,才把自家雷珠扔向“神霄九宸体系”。

    对,神霄九宸体系。

    虽然这个体系必然无法在这一次成功确立。但他要表明一个态度:我支持灵寿子师兄的神霄九宸体系。

    玉阳道君看到这一幕,看任鸿眼神越发温柔:虽然这个师弟没理解我刚才的意思。但他支持神霄九宸,不错,很不错。如果在当年玉清四道宫时期,或许他也能入我神霄宫,跟我们一派。可恶,若非九仙峰把他逼走,我俩联手说不得还能重新振兴神霄一脉呢。

    青玄大道君对任鸿这种宣言很满意。尤其白寿将自己的雷珠投入神霄九宸,更频频点头。

    “师弟看得明白。这次只是妥协权宜之计。我们必须扯出大旗,在下一次拉拢更多仙家进来。”

    碧游宫这种闹剧,不能再来了。

    白寿、李昀等人行动后,任鸿蓦然催动“神霄九宸”体系的雷天,狠狠对上方“五雷霄天”撞去。

    姬辰眼睛一亮,主动撤去自己对九宸雷霄的控制,让任鸿代为操控。

    “你敢”

    看到“九宸雷天”撞来,天雷子长须飘舞,操控五雷霄天反击。

    雷祖之畔五尊化身同时出手,演化五雷正法。

    “有何不敢”任鸿身上玉清仙光涌动,伸手一指:“九宸帝君何在”

    那九宸霄天在一阵雷声中浮现三十六面玉鼓。

    玉清真王现身,一尊尊雷神拥簇真王演化神霄雷法,抵消五雷正法。

    接着,青华大帝手捧如意现身。

    轻轻一挥,青光打灭五雷霄天周边的云气。

    然后雷声普化天尊手持先天闻雷伏魔剑现身。

    九天雷祖大帝双手捧起一枚煌雷玺。

    “咦先天灵宝”

    晓澧道君诧异道:“鸿钧道友不愧是昆仑嫡传,这炼道为宝的手段可是昆仑真传啊。”

    紫微太乙帝手持一根先天紫微白玉尺。

    玉尺一动,五雷霄天在丈量下越变越小,化作一颗五雷缠绕的宝珠。

    天雷子又惊又怒,一元神境界的修士,也敢跟自己交手

    他引动本命神雷,对五雷珠打去:“先天灵宝法门,可不是你们昆仑一脉的独秘”

    雷霆闪现,整个五雷体系而被他化作一颗先天五雷珠,砸向九宸帝君。

    任鸿不慌不忙,手持先天神镜的六天洞渊大帝,手握羽扇的六波天主帝君,手托火丹的朱陵度命天尊以及手提花篮的九天采访真君一一现身。

    玉清真王身边三十六玉鼓蓦然合一,成就一道先天神霄至宝。

    “开”

    任鸿打出玉清符箓,九宸齐动,九件先天灵宝投影同时轰向先天五雷珠。

    各种先天大道在殿内交错,诸仙看着这些道韵演化,一个个如痴如醉。

    哪怕昆仑道君们,也震惊于任鸿演练的九宸先天灵宝。

    “这这小子从哪弄出来的”玉阳惊容道:“这九件先天灵宝,不就是师兄当年设立九宸体系时演练的吗”

    因为九宸体系不出,所以这九件灵宝应该不被外人所知啊

    “莫非这小子得到师兄传承里,有神霄九宸的记录”

    咔嚓

    先天五雷珠在九宸重宝围攻下毁灭。

    当然,下一刻九宸体系也随之消散,在场仅留下三气五雷体系。

    “九宸九宝,神霄独尊。”任鸿显化先天神霄九宸后,对白寿道:“你可记下了下次紫极大会,便轮到你执掌神霄法度,来为灵寿子师兄确立九宸法度。”

    白寿连忙躬身行礼:“弟子记下。”

    任鸿展现“神霄九宸法度”后重新坐下。

    周边仙家一个个好奇打量着他。

    他们都清楚,神霄九宸意味着九件先天灵宝,也就是九种先天大道。这对修士们而言,有着无上吸引力。

    至于五雷体系

    仙家们暗暗摇头,演化一颗先天五雷珠和九件先天灵宝,孰优孰劣,大家心中都有数。

    任鸿和天雷子较量时,青玄脸上带着古怪笑容,对金灵传音:“本来,我都做好准备。轩辕帝纪来一场三教围玉清。但现在瞧着,怕是下一劫还是三教打上清金灵,我说你家同门是真实在啊。”

    金灵圣母铁青着脸,冷冷扫视自己身边的碧游门徒。

    一群笨蛋

    和其他大派对立,丢了雷法阐述权也就罢了,更让外人瞧见上清道统并非铁板一块。

    下一劫,人家只要略施手段,就能把你们这些蠢货一个个引出来弄死。

    “金灵,这一劫你且注意些。”青玄轻佻口吻突然一正:“我可不希望回头你又被这些傻乎乎的笨蛋牵扯死。好好一个大罗天尊,结果每一劫都要被牵扯进去。你算算,你为上清道统兵解多少次了我瞧着都难受。”

    “哼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天庭还没立呢,你还不是天庭的东极青华大帝。

    先把九阴绝日过了吧。九阴绝日过不去,天皇证道在即。回头师尊大怒,天外飞来诛仙剑,直接灭了这方宇宙,大罗之下一个不留。什么天庭,什么封神,都是笑话”

    “我既然铭刻大道相,这一界断不会让天皇得手。只要天皇不能吃掉这最后一界,他就永远无法真正证道,无法达到三位老师的层次。

    九阴绝日有我在,轩辕七世必然到来。

    我看,你还是寻思这一次怎么死吧被番天印打碎天灵盖,还是被我用清微珠敲死再不然,神霄师兄的雷鼓。不对不对,他很少掺和这种事。就算再来一场封神大战,估计也就是随便斩杀一个仙家,以应付杀劫了事。”

    “够了”金灵听他研究自己未来死法,黑着脸:“下一劫要是真再来一场封神,我先送你上路”

    “不好意思,我的东极青华不在封神之列。而你可是正经的坎宫斗姆啊。”

    青玄和金灵嬉笑逗骂,天雷子见两个体系都消散,仅存金虹氏的三元五气之论,也默默坐下。

    这个体系对自己略有不利,但总比九宸体系好。而且眼下当务之急,是为五雷体系加码。不然下一次紫极大会,自家输定了

    任鸿坐下,遥遥看向金虹氏。

    金虹氏微微一笑,举杯对他敬酒。

    这一局,倒是让他大放异彩。

    任鸿回了一杯,略一思索,恍然大悟:这次姬辰弄出神霄九宸,其目的就是为捧金虹氏

    不错,这次姬辰尝试与金虹氏合作,对诸仙展现两位天皇阁主的手腕,宣告金虹氏的存在。

    原本计划,是两人卖好昆仑,敲定“神霄九宸”之论。

    哪知碧游宫半道搅局,幸亏金虹氏反应迅疾,摆出另一个体系给大家台阶下。

    而这一举动卖好昆仑,也为他此行另一个目的打下根基。

    见众人重新做好,青玄大道君正了正脸色,敲击如意:“雷祖的三元五气之论定下,玉清真王为上,五气化身为中,五雷尊者在下。若无意见。五气之尊便是清微、东华、北帝、混元以及勾陈”

    “我派想要争一争五气化身。”

    此时,应化宗主站起来。

    他缓缓道:“我派挑战勾陈之位,争夺五气化身。”

    桑道君不满道:“道友,你们应化宗可想好了”

    勾陈天君,是玄都宫力推,为刑罚玄门秩序的。

    应化宗主一脸疾苦:“前辈,我派想好了。为我派前程,不得不争。”

    然后,他对勾陈天君稽首:“道友这些年来的风评,我派也有耳闻,十分敬服勾陈神庭诸位道友人品。奈何大道之争,得罪了。”

    要是“神霄九宸”体系,应化宗倒也没什么,毕竟自家排在九宸之三。

    可三元五气之论,应化宗仅仅为先天雷君之位,他们当然不甘。

    怎奈应化宗势弱,抢不过清微、东华、北地,也没道君跟混元祖师斗法,于是只能跟勾陈天君交手了。

    哎,就是不能闲着啊。我本尊出手一次,化身这次也要行动了。

    任鸿暗暗腹议,驱使天君化身开口。

    天君身畔雷光盈动,缓缓道:“宗主要争,本君也不会退让。不过你既挑战,斗法当由本君来定。”

    “自然。”应化宗主看到勾陈天君,忍不住道:“道友化身香火之体恐怕不便,要不要本尊出关”

    应化宗主再不济,也是正经的元神大修士。而勾陈天君风灵武按照外界推测,应该在灵胎或者紫府境界。

    “不必,化身足以。你我二人在玉虚宫内以最强雷法交手一招。胜者执掌雷府,你看如何”

    到底勾陈天君是化身,法力不多,真打起来肯定吃亏。应化宗主不欲占他便宜,索性应下。

    “好。”

    天君下场,和应化宗主站在大殿两侧。

    “我派应化宗传承九天雷府体系,有至宝九天雷杖。”应化宗主举起一根银色法杖。

    一道道先天雷炁环绕节杖,犹如九重雷霄层层叠叠。

    不,这正是以一件先天灵宝催动九重雷霄,在法杖顶端演化了一个小型雷界。

    “天君,你若没把握,不如速速认输。”

    任鸿眉头一挑,勾陈天君身后浮现一尊神兽法相,手中招出一枚玉玺。

    “不必。贵宗九天雷府体系动雷音,掌风雨。本君倾慕不已,便也用九天雷法吧。”

    他召唤的这枚玉玺赫然是不久之前,神霄九宸之中的九天雷祖大帝所持。

    此玉玺有号令九天神雷,三界诸神的权能。

    天君催动先天煌雷玺投影,身后神兽法相一声大吼,招来勾陈神庭虚影。

    一座神庭在九天浮沉,一重重雷霆法度被诸神联手运转,投入玉玺之内。

    电闪雷鸣间,一条条龙首蛇身的无爪神兽现身。

    它们绕着玉玺大吼,吼声震动虚空,开辟一个又一个小千世界。

    “天皇秘法,雷极神道”

    金虹氏瞳孔收缩,手中酒杯直接捏碎,和不远处的姬辰交换眼神。

    姬辰微微点头。

    这道秘法,是羲皇十绝中的雷绝变种,能演化一尊九天雷神。是历代阁主们的不传之秘。

    风灵武果然跟天皇阁不清不楚又或者,是任鸿教授给他的

    外界关于任鸿和风灵武的猜测,从来没有停歇。

    “如今,风灵武是三代的嫌疑又大了。”

    “我觉得还是任鸿大一些。”

    要不是当年华山派上,任鸿和风灵武同时出现,且有道君专门以秘法窥探,明确证实二人并非本尊和化身的关系。

    他们都要怀疑,任鸿和风灵武是不是一个人自导自演了。

    两位阁主沉思间,天君催动玉玺和应化宗主的九天雷杖对上。

    九天雷杖迎风变化,犹如九重雷天立在虚空。雷声普化天尊站在九天之巅,身边有一尊尊雷神元帅统率千军万马

    玉玺滴溜溜打转,演化三千雷界,一个个小千世界犹如棱镜的一面,组成一块有着三千平面的怪异方体。而当仙家望去,却又能同时看到三千镜面。

    “好古怪的秘术。”

    九天雷杖打下,霎时,雷光交加,好些仙家被雷光刺法眼,再难窥视。

    可当雷光打中玉玺周边的三千面方体,无数雷龙电蛇出现,将九天雷光全部吞噬,并反射回去

    更加璀璨的雷光照耀宫殿,许多仙家主动阖眼。

    唯有道君们盯着雷光,在玉玺中隐隐绰绰看到一尊人身龙尾的古神,伸手把九天雷杖打落。

    雷祖伏羲

    辛道君心中一悸,差点就动摇玄都宫扶持勾陈天君的策略。

    古老时代,在灵寿子成就雷祖之前。雷霆法度可一直在伏羲氏手中把持啊。

    看到风灵武投影伏羲神,辛道君莫名有些心虚。

    万一他是天皇打进来的奸细,玄都宫岂非养虎为患

    噗

    应化宗主连退三步,方卸去伏羲神力的压迫。而九天雷杖,早已摔在地上。

    “此局,勾陈胜。”

    青玄大道君敲击如意,青光笼罩着他,将伤势全部消去。然后,大道君瞥向勾陈天君。

    天君出手后,仿佛法力耗尽,重新坐在位子上。

    大道君没有帮他恢复法力,对诸仙道:“胜负已定,勾陈为五气化身之一。若其他人有意挑战,也可下场。”

    其他先天雷君持有者彼此看看,纷纷摇头。

    勾陈天君既然展现这番手段,这化身雷府自然掌得。

    而且道君们或多或少都了解伏羲内幕,对此忌讳莫深。

    雷祖之后,一品大道相全部修改完毕。接下来,轮到二品道相。

    而第一个开口的,便是金虹氏。

    “青玄道友,我派以泰山府君为主神,欲统率五岳诸神。不如本君帮贵派确立三山五岳真形图”

    五岳真形图,昆仑派早前无疾而终的构想。

    如果能定下五岳真形图,日后修士出行山岳,必须佩带五岳真形图。如果没有,便是旁门外道。

    这一策略便是仙籍的另类变形,可普查仙家人数。

    自青玄开辟地府后,便有心再提出来。如今金虹氏主动开口,他抚掌笑道:“我等执掌三山符箓,泰山府君定五岳体系只要其他四岳无意见,我派不反对。”

    他目光扫向其他四派的主事。

    嵩山、恒山、衡山三派都有一位道君在场,而华山派太华玉剑丢失,根本找不出一个道君高手。

    云嘉看着华山派一方的尴尬神态,内心十分触动。

    不论如何,自己也是在华山派长大的。

    中岳嵩元道君看向金虹氏:“道友统合五岳,具体是怎么个章程是联盟还是”

    “五派归一,日后只有五岳道派,再无东岳、中岳等派。日后五岳派立五大仙府,你等各为仙府之主,为五岳派副门主。”

    金虹氏执掌泰山派,并没打算亲自出面为掌教。而是让原泰山门主为五岳派之首,其他四派门主为副门主。至于自己,则作为五岳派幕后大佬,隐在背后操持大局,寻找“造化大秘”,准备“天位之战”。

    中岳、南岳、北岳三位道君商量后,和金虹氏定下斗法之约。

    “我三人和东岳道君们斗法,若是我们胜了,五岳合并之事无须再提。如我们输了,便依言加入五岳派。”

    这一场是金虹氏亲自下场,一人之力对战三岳道君。

    不用问,自然是金虹氏大获全胜。

    和勾陈天君施展天皇阁秘法类似,金虹氏下场也使用了一道天皇阁秘术。

    即羲皇十绝之中的“山绝”。

    他出手演化千山百岳,仅用一击便镇压三位道君,迫使三道君投入五岳派。

    坐在这一切,他施施然回位,对勾陈天君悠悠问:“天君,你看我神通如何”

    任鸿心中转过种种念头,方借天君之口道:“山绝为天地八绝之一,神通自然不凡。只可惜,以山为相,以岳为根,到底不是我辈追求。我辈志在天道,排雷列星。山泽之法,非天也。”

    这一番话,暗暗讽刺金虹氏作为天皇阁主,但行迹手段却不似天神,而类地祇。

    姬辰听到这,心中有数:果然,风灵武便是天皇阁主。不然绝然说不出这番话,这么看任鸿那边的嫌疑又小了那么,他的天皇道统神通来自哪里颛臾那个混蛋吗

    不过风灵武讥讽金虹氏,姬辰乐得看好戏。

    就是嘛,天皇大道在于星雷天象。

    当年他假死脱身,自建北斗派。然后又转世一场,重新拜入北斗派,成为第三代掌门人。

    他排布群星,才是正经的天道门徒。

    金虹氏的路子,走得有点窄了。

    金虹氏冷冷一笑,不以为然道:“天道茫茫,人间万物莫过于道。星辰是天道,雷霆是天道,山海为何不是天道连这皮相都看不破,难怪道友迟迟无法进军合道境。”

    你若真是天皇阁主转世,如今没了天皇陛下压制,却还无法成为道君。

    不丢人吗

    勾陈天君面带笑容,根本不生气。

    生气不好意思,这情绪已经没了。

    跟金虹氏略略交流,他转去看诸仙排布道相。

    三官五老、日月帝君一尊尊熟悉的道神一一归位。其中泰山府君为群山之主,和清虚大帝一并执掌三山五岳,诸仙洞府福地。甚至为了卖好金虹氏,昆仑将炳灵公道神都舍给泰山府君,成为泰山府君的辅神。

    任鸿看了半天,发现青玄大道君悄悄把紫极帝君安置在二品道神之列。

    他眼睛一亮,暗暗感激青玄之举。

    昆仑二品道神众多,众仙家虽然疑惑他的举动。但如今大道君携大势而来,自不会轻易驳斥他的态度。

    “师兄这一番操作,倒是省了我的功夫。”

    接着,是上三品道相,有三位新晋道君录入神相。还有地府十殿主之流,略作修改重新排布。

    而四品道神之列,吕清媛将凡间对自己的祭祀“吕仙娘娘”定位四品。勾陈天君把昔年“勾陈祈佑灵官”提升到四品。

    董朱和齐瑶的两脉道统道神早有定数,此番没有行动。

    李昀在紫极神图定了一位“紫极五气灵官。”

    当一切道神道相划定,青玄大道君和伊道人、金灵圣母盖下三清印。

    大道君:“紫极神图已定,接下来商议我们未来百年的计划。”

    “这一百年,我玄门齐心合力,夺下幽世,建立地府,延迟九阴绝日。下个百年,我们该再接再厉,保持这股劲头。贫道以为,咱们需要继续做一件影响天地的大事。”

    接下来,他请各路仙家踊跃发言。

    有仙家提议,扩张地府影响至八荒极地。有仙家提议直接解决伏魔殿,灭掉海龙族。更有甚者,选择对九地进行净化,灭绝九地魔神,抢占主权

    净化九地,青玄很有些心动,但思量后忍痛放弃。

    人间水深,九地亦如是。那里魔君众多,即便常年驻守的玉柱道君都不清楚,九地深处到底藏着几位魔君。

    不过这个计划着实让人心动,如果在九阴绝日之前,诸仙占据九地,那就不用担心九地邪魔作乱了。

    “投票吧”青玄大道君效仿姬辰,在殿中变出五个花篮,并给每一位仙人一支青莲花。

    “目前总结五个提案。第一,全力推动地府影响,将城隍体系确立在八荒极地。”

    “第二,征伐九地魔域。”

    “第三,炼化东海伏魔殿和九州纯阳伏魔神禁,解决千古群魔。”

    “第四,镇压海龙族和极地妖洲。”。

    “第五,开垦极北冰域。”

    “诸位有属意的,便将青莲投入花篮。”

    <div>

章节目录

玉虚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云来阁只为原作者无极书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书虫并收藏玉虚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