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虚无吞炎手掌一甩,那绚丽的光圈便是飞射而出,短短瞬间,便走出现在了帝品雏丹头顶,一圈圈绚丽的火环浮现而出,将帝品雏丹的身形尽数包裹而进。

    “啊”

    被这些火焰光圈连绵不断的地套在身上,一丝丝白烟突然从帝品雏丹身体中溢出,凄厉的惨叫声陡然而响。

    见状,虚无吞炎欣喜至极,异彩连连的目光暴露了他的内心,想必他也未曾料到这化丹环对帝品雏丹的克制效果如此之好,当下又喷出一口黑炎状的血液,化丹环被这黑血一激,其上火焰当即猛烈了数分,而那帝品雏丹的身形却开始慢慢缩小,有了化为丹药的趋势。

    见到这原本尚还在耀武扬威的帝品雏丹,在下一霎就变得如此狼狈,古元与烛坤面色皆变,旋即眼中狠色掠过,身形一闪,一前一后向着虚无吞炎掠去,他们的目标正是虚无吞炎手中的托舍古玉,看来这东西的用处远不止打开洞府那么简单

    见到两人动手,早有准备的魂天帝,顿时冷哼一声,身形闪动间陡然出现在两人面前,屈指连弹,十数枚泛着浓郁丹香的丹药,便是射向烛坤二人,然后轰然爆炸而开。

    “轰轰”

    山呼海啸般的气浪滚滚而动,其威力之大,饶是以烛坤和古元的修为,都被其生生拦下,甚至搞得有些狼狈,因为魂天帝此次准备的丹药中也有林天恒的份,他们两个人足足承受了三个人的药量。

    稳定了气息之后,古元冷笑道:“自爆九品宝丹,当真是大手笔”

    刚刚脱困便吃了小亏的烛坤暴怒不已,眼中用上了无尽凶戾之色,只见得他猛地低吼一声,一条几乎占据了数万丈天际的巨龙,陡然浮现,旋即巨龙化为紫金光束,快若闪电般轰向魂天帝。

    古元亦是身经百战之辈,岂会放过如此良机,同时化作一团白芒,攻向魂天帝,与烛坤形成了合围之势。

    见到激射而来的紫电白光,魂天帝不敢大意,用出十二分的力量阻挡,奈何他们三位的实力相近,以一敌二终是妄想。

    于是在一人一龙的合击之下,魂天帝的身形倒飞出去数千丈后,方才狼狈地稳住。

    在魂天帝身形暴退时,虚无吞炎也是一声厉喝,那帝品雏丹,居然是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收入化丹环之中,化为一枚人头大小的绚丽光团,悬浮在化丹环之中。

    见到这一幕,虚无吞炎登时大喜,探手一招,化丹环便是闪电般对着他飞掠而去。

    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化丹环,虚无吞炎脸上的笑容愈盛,不过下一秒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一只手恰好挡在了化丹环和他之间,截住了帝品雏丹,这只手的主人正是蓄谋已久的林天恒

    “将帝品雏丹交出来”一道狠厉的声音自虚无吞炎身边响起,正是同样准备出手截胡的魂天帝,奈何林天恒比他更早一步。

    古元眼神微变,悄悄退至一旁,其实无论是谁得到帝品雏丹,对于他来说都是不利的,作为最弱的第三方势力,他只能等待,等待强大的那两方两败俱伤,他才能渔翁得利。

    林天恒并未搭理魂天帝,只是静静看着手中化丹环内那绚丽的光团,光团宛如银河,天地间的能量,似乎都凝聚其中。

    紧接着,林天恒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只见他张口一吸,便将帝品雏丹吞入腹内。

    “你”看到这一幕,魂天帝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他便是打的和林天恒一模一样的主意,强行吞噬帝品雏丹,进而利用帝品雏丹提供的能量镇压三人,这一下可全泡汤了,他们也会成为被镇压的对象。

    古元双目圆睁,这可是帝品雏丹,其中蕴含的能量浩瀚如海,恐怖到了极致,若是一个不慎,便是会被生生撑爆身体甚至灵魂

    林天恒倒是没有这个担心,因为他的肉身和元神都是极为坚韧的,特别是肉身,已经堪比烛坤这种顶级魔兽,而且原著中魂天帝吞掉帝品雏丹似乎也没出现什么不良反应,反而是借助其中磅礴的能量,击败了古元和烛坤,成功晋升斗帝,所以林天恒方才敢做此选择。

    林天恒这么做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毕竟他对化丹环并不了解,不能确定帝品雏丹是否可能破环而出,故而只能尽快服下速战速决,否则他完全可以现在就带着帝品雏丹返回主世界,不过必须要待其到达天中大陆后方才能够服下,因为大夏根本经受不了一场晋升渡劫期的雷劫,也无法提供足够的元气支持。

    与其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渡劫,还不如就在斗气大陆完成晋升,还能顺手宰了魂天帝和虚无吞炎,岂不美哉抱着这样的想法,林天恒终是服下了帝品雏丹。

    帝品雏丹入腹,好似无穷无尽的能量在林天恒体内扩散开来,甚至连他的体表都隐隐泛起绚丽的光彩,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缓缓从其体内渗出。

    “你找死”感受到林天恒不断增强的气息,魂天帝双目猛地变成猩红之色,大吼道,“不要给他炼化的时间,只要尽快将他擒住,我们就肯定能将帝品雏丹从他体内逼出来,虚无吞炎,我们一起动手”

    对此,虚无吞炎并无异议,两人相处多年,早已建立了寻常人难以企及的默契,魂天帝话音刚落,两人便一左一右攻向林天恒,比起烛坤和古元的合击,他们俩这一击则显得更加天衣无缝,宛如羚羊挂角妙至毫巅。

    古元可以坐山观虎斗,烛坤却不能看着自己的小兄弟受人欺负,虽说他内心也不赞成林天恒吞食帝品雏丹这般鲁莽的行为,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魂天帝他们以多欺少,至少也要给林天恒争取些许时间,镇压体内暴涨的能量才行

    于是,原本一脸担忧之色的烛坤面色一正,庞大的龙躯挡在了魂天帝和虚无吞炎面前,宛如一座无法逾越的钢铁长城。

    “让开”对帝品雏丹势在必得的魂天帝此刻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一身斗气如江河决堤般汹涌而出,似要撕碎拦在他面前的一切。

    烛坤固然身形巨大、肉身强横,却也遭不住魂天帝这般不要命的打法,在疯狂的趋势下他的战力竟有了小小的提升,甚至可以压制同级别的烛坤,再加上一旁还有虚无吞炎施展出的滔天黑炎,烛坤自是不敌,败下阵来。

    同一境界,皆是人杰,以一敌二实在是太难了,难于升仙

    “烛兄,接下来便交给我吧。”当烛坤退无可退之时,林天恒的声音自其背后响起。

    “你再不出手,我真撑不住了。”烛坤抱怨了一句,不过语气却是极为轻快,似是心中的大石已然落地。

    林天恒闪身来到烛坤身前,双拳一握,随即暴然出手,两道恐怖的拳劲竟直接从天空中撕裂出两条数千丈庞大的真空地带。

    感应着那猛然间变得恐怖了许多的劲风,魂天帝和虚无吞炎面色大变,急忙施展斗气相迎,顿时间,两道震耳欲聋般的巨声,在天空之上炸响而开。

    “噔噔”

    可怕的毁灭风暴在魂天帝和虚无吞炎两人的拳头之上炸开,可怕的劲风,生生将两人震退了数百丈,而反观林天恒,依然云淡风轻地凌空而立,而且从他体内弥漫而出的波动也是越来越恐怖。

    这帝品雏丹果然厉害啊。烛坤心中暗道,却也没有生出什么觊觎之念,毕竟他能脱困全仗林天恒从后推动,他绝不是那种恩将仇报之龙。

    魂天帝和虚无吞炎身形急退,脸上的神情均是复杂至极,他们没想到吞下帝品雏丹的林天恒竟然能在短时间内拥有此等实力,帝品雏丹,恐怖如斯

    “今日,便送二位一程。”林天恒淡然说道,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乘胜追击。

    只见林天恒身形急闪,口中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吹散了刚才爆炸掀起的劲风,进而强横的气血之力骤然爆发,滚滚真元升腾而起,好似一轮大日般尽情释放着光和热。

    在那烈日深处,一条金龙之影若隐若现,龙吟之声从无到有,随即充斥了整片天地,林天恒身上散发出来的龙威似乎要比烛坤这位太虚古龙一族的古皇还要浓郁,还要霸道

    “林老弟到底是什么品种的龙族啊,感觉远古的时候也没见过啊。”看着林天恒身上爆发出来的异象,烛坤抓耳挠腮地低声自语道,向来自觉博古通今的他,总会在他这个小老弟身上感到意外。

    古元双目圆睁,他对于龙族的了解自是不如烛坤,只是暗想着:这不会也是一尊龙皇吧,太虚古龙一族这也太强了,不愧是远古之时便已站在斗气大陆巅峰的种族,强大的近乎让人窒息

    直面林天恒的魂天帝和虚无吞炎心中则是警兆大起,他们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走不得”见到魂天帝和虚无吞炎向后急掠,林天恒陡然出拳,强横霸道的拳劲如同九天之上落下的金色神龙,向着二人轰击而去

    轰隆隆

    林天恒这一拳轰出,天地都在颤粟,在这霸到绝巅的一拳面前,整个古帝洞府似乎都变得无比虚幻,似是无尽的幻象正在被其撕碎,原本无比稳固的虚空此时好似变成了一张宣纸,丝丝缕缕的空间裂隙如同一张庞大的蜘蛛网向着魂天帝和虚无吞炎笼罩而去。

    拳劲所过之处,虚空仿佛都在燃烧,仅仅是余波都让人无比心悸,似有崩裂星辰之威

    “该死,这是什么拳法,这是什么斗技”虚无吞炎惊声叫道,他已经动用了全部的吞噬之力,可根本奈何不了林天恒的拳劲,这金色巨龙一般的浩荡拳力,好似真是不修仙金打造,无法动摇、无可匹敌

    事实上,修为臻至林天恒他们这个层次,无论技法高低,他们都能发挥出最为强大的战力,这是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因为他们已经可以熟悉地掌控并动用身体里的每一分力量。

    这一拳,林天恒便已动用了他全部的真元、肉身之力、元神之力以及他对各项天地法则的感悟,更在帝品雏丹提供的能量之下,将之进行融合与升华,拳劲所过之处,法则相和,元气相拥,这就是他的至强一拳,堪比渡劫、斗帝的一拳

    金色的拳芒似流星般划过天际,便宛如一块巨大的板擦,清除着天穹上的一切,尽管魂天帝和虚无吞炎用尽全力抵抗,却也无法逃脱被擦除的命运。

    一切的抵抗,一切的防御,在这霸道绝伦的拳劲面前都显得无比苍白无力,魂天帝的血肉寸寸蒸发,灵魂丝丝消融,最终回归天地,形神俱灭。

    虚无吞炎则是被恐怖的拳劲径直抹去了神智,化作了一团小小的黑炎,在此界中,异火是天地法则外显的标志,且虚无吞炎又是独一无二的,林天恒还没有抹杀法则的能力,故而只能将虚无吞炎打回它的初始状态。

    林天恒伸手一招,被“格式化”后的虚无吞炎便落入了他的手中,这次倒是可以继续好好研究它的吞噬之力了。

    “咕咚”一道吞口水的声音突兀地在这处落针可闻的空间中响起,随之应和的还有似有似无的心跳之声,古元已经尽力压制心中的恐惧,奈何林天恒这一拳带给他的冲击委实太过剧烈,实在是情难自禁

    还想坐收渔翁之利收个屁古元恨不得现在马上就有一条空间裂缝出现在他脚下,让他可以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离开可怕的林天恒。

    “林老弟”烛坤也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比较合适,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林天恒之前的一拳,如果非要说,那可能就是:卧槽,太特么强了

    “你们先走吧。”林天恒猛然望向天上,急声说道。

    乍闻此言,烛坤心中难免有些不爽,听着意思,林天恒是要独占所有好处的节奏啊,你说你都拿到帝品雏丹了,其他东西就不能分给老哥哥我一点毕竟他也在这守了这么多年了,不拿点东西回去,是不是有点太掉面了

    与烛坤不同,古元倒是一副如蒙大赦的模样,宝物什么的他也不要了,他现在只想安全地回家。

    然而下一秒,烛坤和古元便同时感受到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大恐怖正在悄然降临

    <div>

章节目录

老祖带你去诸天练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云来阁只为原作者水笔没有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笔没有水并收藏老祖带你去诸天练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