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萧和司徒钰琳成亲一年后,生活了有万年之久的来无影去无踪的鬼王给地府送上了拜帖。这让他们既诧异又不解。虽说是拜帖,实则他已不经同意就进入地府大殿了。

    他的到来,使地府开始鬼群鼎沸,一个个鬼都在嚎叫沸腾。阎萧实在无奈,懒得镇压,就找罪魁祸首善后。

    他毫不客气地举手示意鬼王,挑着眉,“您看着办。”

    只见鬼王甩起黑袍,一阵冷飕飕的风刮过地府任何一个角落。瞬间,万鬼寂静。

    大殿上,阎氏夫妇与鬼王面对面站着。一人不说赐座一人不说要坐。氛围甚是微妙。

    “不知鬼王此次前来,有何赐教?”阎萧直入主题。

    鬼王直接把一块刻着麒麟的晶莹剔透的玉递到阎萧面前。

    这玉……阎萧皱着眉,心中一动,一本书籍出现在手中,他迅速翻找书中关于这玉的资料。

    司徒钰琳见他如此着急,虽然她并不清楚这块玉的来龙去脉,但她的心也不由自主地提到嗓子去。

    阎萧的眉皱得紧巴巴,神色紧张。他看看书籍,再看看玉,终叹了声气。司徒钰琳见他这副模样,好奇心驱使她拿走他手上的书籍。

    “这是祖父的那块玉。”她惊讶地看着鬼王手上的玉。

    有求必应的麒麟玉,他们都以为无欲无求的强大的鬼王是不可能拿这块玉来兑奖。而现在事实证明他们都错了。不是无欲无求,只是时候未到。

    麒麟玉,是在位的司徒谌御在华山大战上古妖兽时,所赐给前来助一臂之力的鬼王。在那场大战,司徒谌御预估错误,以为上古妖兽年老,在修为上体力上定是制服不了他们这帮修为上万年的年轻上神。

    但妖兽虽是神兽进化时产生异变的物种,但它毕竟是上古所遗留下来的稀有物种。它虽可能无法制胜敌人,但它却可用上两败俱伤的狠劲。

    这一场大战,牺牲了宫将军等一批英勇无畏的人。

    司徒谌御非常懊恼。不除掉上古妖兽,往后必有大难。大难二字却让他想到了另一个人。那就是还未被称为鬼王的尘璃。

    他不顾众人反对,在子时,他毅然躲开众人耳目去找尘璃。却在他出门后的五里开外,遇见了被人称为无恶不作的尘璃。

    司徒谌御看见这个正躺在石头上吃着苹果的人,非常惊讶。

    “尘璃,好一个悠然自得啊。”

    “观戏。”

    冷冰冰的话语噎住了司徒谌御,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可打算松松筋骨?”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做事毛毛躁躁。”

    尘璃把苹果核往司徒谌御方向扔,他反应快,侧身躲开。

    “松松筋骨有益身心健康。”司徒谌御也不反驳尘璃对他的评价。

    若说对他俩会认识这一点有疑惑的话,司徒谌御和尘璃只会给对方一个嫌弃的眼神。他俩的交情可是打架打回来的。

    尘璃作恶:占山头得买路财;偷神器,使各地天气状况混乱;摘天宫的仙果卖给凡人;偷了些许丹药当凡间药师等恶劣行径。最严重的一次是直接杀了驻神的小儿子,虽说人家强抢民女是不对,但是也不至于在人家的地盘大开杀戮。

    按理说这些事轮不到司徒谌御亲身上阵管理,但他就是闲着没事干,就时不时追着尘璃来打,义正辞严地表明他这是刬恶锄奸。

    尘璃吹了一声口哨,“条件。”

    司徒谌御已经习惯了,并不讶异。

    “这个麒麟玉给你,它可以让天宫和地府无条件答应你一个要求。但是只能使用一次。使用后,麒麟会消失。”

    “一次?司徒谌御你待我不薄啊你。”尘璃依旧吊儿郎当。

    司徒谌御的脸黑了,话也往狠的来说,“如果三界归为混沌,三界之外的你也活不了。”

    尘璃双眼微眯,盯着他看。他是个被复活的产物,这使他被排斥在三界之外,说他是三界所容不下用丧心病狂的禁术复活的异物,但他却必须依赖三界才能存活。

    这是多么可笑的事。

    “你赢了。”麒麟玉被尘璃直接夺了过来。“走吧。你这抠门的天帝。”

    司徒谌御不怒反笑。

    不似友情胜似友情,让人费解。

    那场战事赢了。

    麒麟玉一事公告了在场的所有人并记录在文书上。这本文书被老一辈称为耻辱文书,因此这本文书仅掌权者方可查阅。

    那场战斗后,尘璃被妖魔鬼怪送外号“小鬼王”,此后名声大振。过了三千年后,司徒谌御便退位云游。而麒麟玉未面世将近六千年。

    “我此次前来,是想投胎成为地府太子。我……”

    未等尘璃话说完,司徒钰琳倒先是喊了起来,“什么?!成为我们的孩儿?鬼王你是疯了吗?”

    阎萧仅是皱眉,倒也不制止她的无礼。

    尘璃笑了。他面容被半截银面具遮了一半,依旧能看出英俊的脸庞,高挺的鼻梁,深邃如漩涡的桃花眼,嘴角勾起的笑容。

    难怪,总有一些人、仙和妖魔鬼怪想一窥鬼王的仪容。

    “我只是出于礼貌才通知你们,我相信麒麟玉会让我如愿以偿。况且,我会封存我的记忆。往后作为冥界一份子,我会在我的原则下,遵守三界秩序。”

    司徒钰琳可不管你好不好看,封不封存。“你干嘛不去祸害天帝?干嘛过来坑我俩?”

    “钰琳,不可胡说。”阎萧呵斥她,他对她不经大脑就胡乱说话的这点,真的是头疼。“作为先辈们的后人,要维护先辈们的诚信。既然你持麒麟玉来地府,我定会兑现承诺。”

    司徒钰琳红了眼,心知自己刚刚犯了错,也不好再多言。对这个所谓的口谕,她只能逆来顺受。也不知自家祖父有没有想过鬼王会提出如此离谱如此无耻的要求。

    “你何时动身?”

    “待我回去着手安排我现今住宿,子时可动身。”

    “这事,青鹤可知?”

    “一个陌生人而已。”

    阎萧被这个心高气傲的人给噎住了,“望鬼王信守诺言!”

    尘漓的嘴角弯弯,一股邪气。“阎王也是。若毁约,我不敢保证我预留的后路会让你们付出多大的代价。”

章节目录

郎当鬼王拐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甜食小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食小怪并收藏郎当鬼王拐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