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记住!若是日后你也有了孩子,便好好待他,若是你无力养活,那也不要抛弃他,就算亲手杀了他,也不要抛弃他!”

    就算亲手杀了他,也不要抛弃他……

    还记得么?这是白姝死前和尧镜沙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尧镜沙是记得的,本以为离开了观红苑,自己再也不会沦落到她那般的境遇,可命运这东西,真是不能对它报太大的期望。

    陆笙走了,带着自己的一双手走了,出门左拐,不知去向何处。

    “哈,哈,哈哈……”

    尧镜沙凄然的笑了起来,真是宿命的好轮回呀……

    白姝,你那时的心情,与我此时可有什么不同?

    曾经信誓旦旦的说不再哭了,如今却泪流满面,本以为可以哭给心爱的人看,可心爱的人却根本就没有心!

    她想要擦干泪水,手臂刚动一下,随即就愣住了,是啊,已经没有手了,没人给自己擦眼泪,连自己都没法给自己擦。

    她忽然想起那个给自己改名的算命先生的话。

    “运低气高,神贵命薄,今生苦海来世岸,贵如镜中花,苦似风中沙……”

    今生苦海来世岸么?

    今生果真是苦海无边,自以为早已上岸,却原来只是抓到了深海中漂浮的一块朽木,朽木随波,抓的越紧,离岸越远。

    一旁婴孩的哭声让她回过神来,看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孩子一眼,她虚弱的站起身,夹着襁褓,踉踉跄跄走出房门,走到庭院里,走到池塘前,站在斜雨中,抬头望云天。

    只见满目阴云不散,只恨世情离魂无边。

    “不哭,阿娘不会抛弃你,阿娘不会让你再重复我这样的人生,不哭,不哭。”

    “咕咚——”

    随着这一声,哭声果然停下来了。

    池塘扬起一串水花,涟漪很快被雨痕淹没,尧镜沙低头看着已经沉入池底的襁褓,良久,柔声说道:“儿呀,来生别再做阿娘的孩子。”

    这一日,六月十六,和着噼啪雨声,尧镜沙死志已决。

    她想,死前总该再见一见那人,不然实在太过悲凉。

    也不知自己是怎样走到谷风镇的,天已经黑了,雨也停了,云开月现,她站在那扇熟悉的门前,良久,叫了一声:“阿娘。”

    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妇人,妇人见她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又关上门,隔着门板问:“你找谁呀?”

    她愣在门口,问:“我阿娘呢?”

    “我哪儿知道你……”

    妇人顿了下,忽然明白过来,道:“搬走了,这房子去年卖给了我家里,你去后山看看,我听说原来那家人搬到山上去了。”

    尧镜沙一语不发,像个孤魂似的,转身消失在雨幕之中。

    一路顺着山径上行,到半山腰处,见到一片空地,一口水井,清冷的月光下,她看见一个老妇坐在山洞前的石头上,望着远方星云怔怔出神。

    “阿娘?”

    尧镜沙的心猛的一抽,到底发生了什么?阿娘怎会落到无家可归住在山洞里的地步?

    “你怎么住……”

    “是你!”

    她的话被母亲突然的一声叫喊打断,她不知道母亲是怎么了?一见到自己就像疯了一样,冲过来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倒在地上的泥洼中,她呆滞的看着母亲。

    “你回来干什么!?你害的我还不够惨么!?你个丧门星!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尧镜沙更懵了,吃力的坐起身子,四下看了看,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弟呢?”

    “你还问我!?要不是你,阿乐怎么会死!?”

    母亲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骑在尧镜沙身上边打边骂:“一定是你让那个陆笙害我的!一定是你不让他救阿乐!是你让他把我们从家里赶了出来!都是你!你恨我!你害死了阿乐!”

    听闻此言,尧镜沙猛的撞开母亲,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小弟死了!?陆笙没有救他!?”

    母亲倒在泥水中,嚎啕大哭,她说:“那个陆笙说了,我对不起你,他凭什么帮助让你受苦的人!?他把我们赶出家门,一文钱都没给我们!阿乐就是活活病死的!”

    “他怎么能这样!?”

    尧镜沙拼命摇头:“我不知道呀阿娘!我不知道!”

    母亲哪里肯信她的话,指着她的鼻子咒骂:“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死在外边!我真后悔,当初怎么没让你直接饿死!你要是死了,我又怎么会落到这个下场!?”

    她不知道,尧镜沙本就已经不想活了,母亲本是她最后的一点牵挂,可如今,听着母亲句句咒骂自己去死,这些年的苦楚突然一下子涌入心间。

    红螺城的饥肠辘辘。

    观红苑的欺凌恶语。

    回家后的欺骗与出卖。

    陆笙的无情与癫狂。

    ……

    为什么经历了这些,反而要死的人却是自己?

    她不明白,不明白眼前这个带给自己所有痛苦的罪魁祸首为什么还恨不得自己去死?

    为什么?

    凭什么!?

    “你说的不对。”

    尧镜沙举起一双空荡荡的袖子,站起身来,语气冷的仿佛今日的雨,她说:“你说的不对!要是没有你,我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要是没有你,我又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遭受那些痛苦!?该死的不是我,该死的人是你!”

    她抬起脚踹在母亲脸上,狠狠的道:“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你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

    “啊!!!!!!”

    母亲从地上爬起来,嘶喊一声又扑过去,再一次将尧镜沙扑倒在地,拳拳到肉,与她在泥水中翻滚厮打起来。

    尧镜沙没有双手,但此时已然红了眼失了心,没有手就用脚踹!用牙咬!她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杀死这个毁了自己一生的可恨之人!

    二人一老一残,厮打翻滚着就到了那口井边,尧镜沙到底伤残虚弱,脑袋被母亲一推,重重的撞在井沿上,身体顿时就泻了力气。

    母亲一双手死死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死命的朝着井沿撞去,一下!两下!三下!

    尧镜沙满脸是血,再无反抗的力气,她半眯着眼睛,看着漆黑的井口,口中梦呓似的说着:“你该死,该死……”

    身体忽然失去了支撑,尧镜沙只感觉眼前的画面迅速被黑暗吞噬,紧接着……

    “咕咚!”

    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

    母亲扶在井口,疯癫的大笑起来。

    “你终于死了!你终于死了!哈哈哈哈,终于死了……”

    满月辉凉,谷风如诉,漫山遍野的竹涛阵阵喧嚣,天地之间,似有幽幽歌声。

    满雪缠青,山鬼啼风,浅梦醉深红……

章节目录

腾蛇惊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贰钱铜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贰钱铜货并收藏腾蛇惊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