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不能说

    一路行至落脚的镇子,却是发现双方落脚歇息的地点不一样。

    慕容复有些讶异,“连庄主要去驿站落脚?这恐怕不太合适吧,毕竟是朝廷的地方。”

    连城璧笑着说道:“我家夫人乃是官员家眷,所以我这是托了她的福,这下方才能够在驿站落脚歇息。”

    慕容复的神情在一瞬间有些变化,却是一闪而逝,“连庄主倒是不觉得奇怪啊。”身为江湖人却在朝廷的驿站落脚歇息,这难道不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吗?

    “这倒是不会,”连城璧面上的微笑依旧纯良,“驿站之中比可真更为清净,而且地方够大。我带的人多了些,在客栈的话并不好安置。”

    “倒也是。”慕容复也跟着笑了笑,“既然如此,我们就只能先就此分道扬镳了。”

    连城璧说道:“慕容公子,就此别过。”

    慕容复说道:“就此别过。”他将王语嫣带回了自己的马车之上,而后骑着马带着王语嫣和另外四个家臣前往客栈投宿了。

    沉浸在需要改变计划的慕容复并没有发现,以往一心放在他身上的王语嫣,似乎有了些旁的变化。

    看着慕容复一行人离开的背影,连城璧的笑容变得有些玩味。这位慕容公子看着可没有江湖传言中的那么好,有些表里不一啊。因为他自己也是表里不一的人,所以就能够感觉得到。

    在慕容复那张文雅和善的面孔之下藏着的,到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连城璧轻笑了一声,果然,当今的江湖武林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不过如此正好,倒是不会叫他觉得厌烦。

    到了驿站落脚,夏琬琰有些诧异地看着连城璧,“夫君,你好像有点奇怪。”有一种战意满满跃跃欲试的感觉。

    在她看来,连城璧是一个非常自律且自控的男人。在他的身上,似乎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而现在她却能够清楚地感知到他的情绪变化,真的是让她有些奇怪。什么事情让他变了?

    连城璧看了裁云绣雨一眼,示意她们出去。而后他一把抓住了夏琬琰的手,将站着的人拉到了自己的怀中。“娘子觉得为夫哪里奇怪,嗯?”

    夏琬琰没有想到连城璧会有这样的动作,对他也向来都是毫无戒备的。她被他突然的动作弄得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要从他的腿上站起来。

    只是连城璧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双手紧紧地抱着怀中的人。尽管不会勒疼了人,却也叫她走不了。“去哪儿?”

    “我……我只是想站稳。”夏琬琰一时之间有些磕巴,“你先让我起来。”

    连城璧弯了弯唇,只是抱着人说道:“娘子还未言明,我到底哪里奇怪了。”

    发现自己挣脱不了,夏琬琰也就只好乖乖的了。“就是你好像,有点想要打人。”她的大腿和他的贴在一起,只觉得他的温度都透过衣衫传了过来,叫她整个人都很不自在。

    也幸好此时房中无人,否则的话,她是一定要站起来的。坐立不安的她说话都没有了思考,就冲口而出。而后说完了才发现好像有些不对,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改口,整个人都显得有点蔫。

    连城璧突然就放声大笑了起来,弄得夏琬琰一脸蒙圈。不是,她说的话难道有哪里很好笑吗?笑点在哪里,她怎么没有感觉啊。

    “娘子说的没有错。”连城璧停下了笑声,一手扣着她的腰不放,一手把玩着她的右手。“我方才的确是想要和人过招,也就是想打人。”

    这只纤纤玉手上戴着他送的血玉镯,更显得她的皮肤莹白如玉,叫人都有些爱不释手了。

    “为什么啊?”夏琬琰的右手往外抽了抽,发现抽不出来就放弃了。反正她的力气是敌不过他的,内力还是浅浅一层更加敌不过。既然打不过,那就躺平呗。

    连城璧轻笑了一声,“那个慕容复很是有意思。他的眼底的野心虽然掩饰得很好,但却无法逃脱我的眼神。”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也是有相同的地方的。“而且他明明一副居高临下的却还要装出平易近人的样子,实在是叫我有些手痒啊。”

    也不知道那个慕容复在高傲些什么,尽管很细微,但他还是看出来了。那种眼神,看着就很是惹人厌烦。连城璧的下巴搭在了夏琬琰的肩窝上,垂下的眼帘挡住了眼底的嗜血之色。

    他重活一世,最讨厌的便是有人对着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上一世他落败了以后,那些往日都要求他的人却都在他的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用那副样子来可怜他。那种作呕的模样,他是再也不想看到的。

    所以哪怕慕容复只是摆出了一点点,但是他依旧觉得很是让人厌烦。若不是他装得好,说不定就要和慕容复动手了。

    “是因为他的来历吧。”夏琬琰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往下说,“姑苏慕容家的祖宗是燕国的慕容,他们似乎还想要复国。大概觉得自己是皇室后代,所以会有些与众不同吧。”

    对了,这件事情一定要告诉爹爹才行。不管这慕容复到底能不能搞出大乱子,该预防的还是要预防,所以她还是要告诉爹爹才行。现在的皇帝可是一个好皇帝,若是换了人,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此行还会回去京城,为了免去这途中消息暴露的可能性,还是她亲口告诉爹爹吧。

    “燕国?”连城璧挑眉,“这我倒是想起来了。这都灭国多少年了,还想要复国?岂不是在开玩笑?”这都过去了好几百年了,还想要复国?这简直是可笑至极啊。

    夏琬琰耸耸肩,说道:“人嘛,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见鬼了呢。”

    “娘子这话倒很是有趣。”连城璧歪头,气息吐在了夏琬琰的脖子上。他看着微微红起来的那片肌肤,满意地笑了笑,“不过说起来,为何娘子知道慕容氏想要复国呢?”

    夏琬琰的心里一个咯噔,登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要怎么说,难道告诉他是因为自己看过书所以才会知道?她不知道要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若是说了,一长串的事情都要解释。

    她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这样信任他,毕竟连爹娘都不知道她的来历。可是,她又不想骗他。直觉告诉她,若是骗了他的话,她一定会后悔的。

    顿时,屋内一片寂静,气氛似乎都凝重了不少。

    连城璧开口,“娘子?”他的眸色深沉,眼底不知带上了什么样的情绪。因为太过于浓重的墨色,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了。

    “我……”夏琬琰咬了咬下唇,“我不能告诉你我怎么知道的。”

    连城璧轻笑了一声,“不能说就不说。”他亲了亲她的唇角,眼底带上了满意的神色。

    她没有骗他,很好。

章节目录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钟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昱并收藏[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