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是路过而已。”

    纪愉阳夹在两人之间,一前一后,无形之中透露出来的对峙气息压得她胸闷。

    该死的卫知良,白瞎她一番好心想来救他了,遇事直接拿她做肉盾。

    “卫大哥,你说我跟你都不熟,怎么可能会跟你仇人熟呢。你拿我去威胁你的仇人,没必要吧?”

    虽然心里把人骂了一万遍,嘴上还是得求软,毕竟这两人单拎一个出来,都能轻松让她尸骨无存。

    “你就让我去看一眼嘛,一眼就好,我保证什么也不干。”

    卫知良语气像是在撒娇一样,听得纪愉阳心里一阵恶寒。

    黑衣人没回答,手一动,一团黑色的火焰从卫知良背后袭去,卫知良躲闪不及。松了纪愉阳就往一旁的水洼逃去,入水的一瞬,嗞啦的声音想起,纪愉阳好像闻到了烤肉的味道。

    “喂!怎么还动真格了,你要烧死我啊?”

    黑衣人径直掠过她,捞起在水洼里打滚的人就走。

    纪愉阳愣在原地,难道在原剧情里,卫知良是在今晚被打伤的?不对呀,卫知良说自己是被许行打伤的。原剧情里师兄这会正和许行碰面,然后许行会告诉他们英缇山里的封印被破。不然谁来推动剧情发展,引师兄和白姐姐来英缇山呢。

    难道,是卫知良撒谎了?从一开始,他就是被黑衣人打伤的。后来为了隐瞒什么,才说自己是被许行打伤。毕竟许行后期就没出现过,他们也无法找许行对证。

    如若是这样,那一切看起来就很合理了,但这样推理会不会太离谱了。

    还有一处很奇怪,黑衣人用法术召出的火焰也是黑色的,跟师兄戾气发作时用的颇为相似。在黑夜里,她看得分外清楚,黑衣人的火焰还带了点微弱的紫。

    难道黑衣人跟师兄有什么渊源?

    许行觉得自己今日真该看了黄历再出门,这是走了什么霉运,本想顺两碗豆花来解个馋,转头就又碰见这两位神仙。

    他们一个面若凝霜,一个远山芙蓉。他下意识往女子身边凑了点,又被男子给瞪了回去。

    “这是两文钱,你去给摊主。”

    白黎递给他铜板,让他去把钱结了。

    沈明渊和白黎才逛了没多久,就又撞见许行偷人家豆花。沈明渊本想直接拿下,被白黎劝住。

    许行麻溜的给了钱,站在两人面前。这两人一身正气,他不自觉的背手,活似被老师教训的调皮学生。

    “你既会移形术,何不寻个正经差事来做,整日偷盗,终归不能长久。”

    白黎仔细想了想,许进山前辈逍遥江湖,或是不愿被俗名缠身,可能与这小子投缘,教了他一点法术。

    许行看女子一副长辈姿态,颇为不满:“姑娘,咱们素不相识,你若有这等闲心,不如帮衙门办事,官爷最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了。”

    沈明渊不耐:“你…”

    白黎拉住他。

    “没事,许方士,我是见你年纪尚小,根骨不错,似有仙缘。也可拜入仙道,吃穿是不愁的。”

    白黎开口,移形术失传多年。如今现既被有缘人得到,她不忍其继续埋没。

    “跟你们一样清心寡欲?我才不去呢,人间多好,我乐得自在。别以为给了我两文钱就能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又没求你们,咱们后会无期!”

    许行说完就走了,这两人还真是多管闲事。不就会点法术,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救世伟人吗,无聊。

    “他不识好歹,你别往心里去。”

    “不,是我多管闲事,他若乐得自在,旁人何必多嘴。”

    正打算离去,他们怀中的灵咒突然发热,是谢听竹的灵咒。

    他们二人同时拿出,符纸自燃,变成了两只灵力汇成的银蝶,银蝶轻轻的煽动近乎半透明的翅膀,往西的方向飞去。

    “想必是谢兄有所发现,在为我们引路。”银蝶十分有灵性,在他们周围打转。

    白黎点头:“走吧,去看看。”

    他们二人一路追随银蝶的方向,一路走来,竟然没遇到妖兽出来挡道。甚至连成年妖兽的踪迹都不曾见到,只有些小虫小蚁四处爬动。

    “你小心,这附近有古怪。”

    沈明渊开口提醒,他的灵识比其他人明敏感。此处必然发生过激烈的打斗,他感受到了很多股不同的气息交织。其中一股气息尤其阴暗,如同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鬼,凶恶非常。

    “你也是。”

    现在已是后半夜,月亮隐于雾中,温婉柔和。越是寂静的夜,越有东西伺机而动。

    银蝶的身躯愈发透明,看来是快要到目的地了。他们已经跟着银蝶来到了一片沼泽,没想到英缇山内还有这么大的沼泽,着实令人惊讶。

    此处地势深深浅浅,稍有不慎,就会一脚踩入深坑。沈明渊拉了好几次差点踩入水坑的白黎,索性一直扶着白黎。

    白黎看了他一眼,他仍是面无表情,情绪内敛。她低头悄悄扬起嘴角,自下山而来,她能感受道沈明渊的变化。

    从最开始的不懂关心人,到如今也会学着爱护她。若是从前,肯定是自己在前面大步走了。

    “愉阳?”

    看着蹲在树下的小黑人,沈明渊惊声开口。若非他十分熟悉愉阳的味道,恐怕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黑不溜秋的人是小师妹。

    纪愉阳从浅眠中醒来,看着熟悉的两人,本想跳起来给他们一个拥抱,可她全身都在痛,只能动嘴。

    “师兄,白姐姐,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啊?”

    白黎扶她起来,沈明渊也给她施了个净身咒。看着一下就变得干干净净衣裙和手,纪愉阳下定决心,等她有空,一定找沈明渊学这个法术,太方便了。

    “是...”

    “是我们发现这沼泽有异,本想前来查看,没想到竟然会遇见你。”

    沈明渊本想说是谢听竹的银蝶领他们来这,但白黎打断了他,用眼神示意。谢听竹的灵咒十分古怪,还是不要告诉纪愉阳,以免她想多。

    看到纪愉阳没什么大碍,沈明渊又恢复了冷脸:“不是让你跟两位师兄回去吗,怎么跑这来胡闹。”

    啊,差点忘了沈明渊这茬。反正现下她人回来了,这次,她就是死,也要跟他们绑定了。

    “哎呀师兄,你别生气了嘛,肖师兄和樊师兄可都是同意了我来找你的。不过我在山里迷路了,走累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会。”

    她又摇了摇白姐姐的衣袖,撒娇道:“白姐姐,你看我都走了这么久,脚都起泡了。你跟师兄说说,就让我留下来吧。”

    才过去几天,他俩看起来亲密不少。纪愉阳欣慰的看着两人,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自豪感。

    放心!只要她活一日,就绝不会让男配女配来打扰他俩琴瑟和鸣的!

    回想纪愉阳方才的惨样,她灵力低微,英缇山地势高悬崎岖,这几天赶路定是受了不少苦。

    白黎心一软:“明渊,愉阳执意跟着你,我们也拦不住。她法术不好,还好这次遇上我们,若下次再遇到的是妖兽,她一个人恐怕难以应付。”

    其实沈明渊生气也只气了一时,小师妹是门派里唯一与自己亲厚的人,他也不想赶她走。可那日他戾气发作将其打伤,仍历历在目,现在还有后怕。若自己真的失手杀了她,恐怕死都不得安宁。

    但如今纪愉阳一路追随,还说服了肖俊逸和樊可青,不惜一切也要跟来。在英缇山的这几天,她看起来成长了不少。

    也罢,脚在她身上,随她去吧。若今后真的不能控制戾气,他一定会让白黎杀了自己。

    “白姐姐,你有吃的吗,我好饿呀。”

    刚才卫知良把她从树上扔下来,她觉得自己的尾椎骨受到了重创,疼得眼泪横流。

    纪愉阳撇着嘴,干了的泪痕在月色照耀下格外晶莹,饶是心肠再硬,他也说不出叫人离开的话。

    白黎从灵戒里取出几块细软的糕点,纪愉阳一路上都在吃这些,她也跟着拿了点放在灵戒里。

    纪愉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这几天啃干粮嘴都没味了。

    两人就在一旁看她把东西吃完,目光里不约而同多了点慈祥。

    等她吃完,白黎才开口:“如何,好些了吗?”

    纪愉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不过又有些不好意思,犹豫开口:“不过我刚刚摔了一跤,好像走不了了。”

    这是真真的实话,她感觉尾椎骨一阵刺痛,此刻整个后背连着屁股都僵硬不能动。

    “明渊,你背下愉阳吧,我看她灵力阻塞,应该是受了伤。”

    沈明渊点头,让白黎把她扶到自己背上来。这林子有古怪,愉阳现在受了伤,还是把她带在一起比较安全。

    纪愉阳趴在沈明渊背上,还有些不好意思。长这么大,除了她爸爸,还是第一次有其他男生背她。

    她父母在她初三时出了车祸,只留下大把保险金。也许是师兄的背十分宽厚,有种温柔的安全感,她不觉就想到了往事。

    清醒一点!现在可不是悲怀伤秋的时候!她把多余的情绪扫去,继续跟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章节目录

我和主角都HE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梦千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千丈并收藏我和主角都HE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