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迹谷的日子,乔楚儿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

    这里太过安逸静谧,就如同书中所写的世外桃源,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一点见不到江湖中的刀剑之气。

    看着那些耕作织布的男男女女,陇间奔跑嬉戏的孩童,她常常觉得自己是到了边陲的村落,做了寻常的百姓,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然而,她心里明白,她总有一日要走出这里,因为她身上还背负着血海深仇。

    “楚儿……楚儿,你又发呆了。”

    乔楚儿回过神来,看向来人,“元儿,你来了。”

    天元淡笑道:“师父让我来叫你,他有事要跟你说。”

    终于要见她了吗?乔楚儿马上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跟在天元身后。自她醒来那日见过澹台杰之后,他便没再出现在她面前,转眼过了大半个月,她身上的伤早就痊愈了,也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

    雅室里,天元给两人倒了茶便掩上门出去了。

    乔楚儿一看这阵势,是要深入谈话的节奏,连忙打起精神严阵以待。

    澹台杰端起茶杯看了她一眼,随口问道:“这些日子在谷里待着还习惯吗?”

    乔楚儿道:“挺好的,大家都特别和善,对我也很好。”

    澹台杰似乎很满意,抚了抚胡子道:“当初我建此谷,便是想给那些厌倦了世俗争斗的江湖中人一个容身之地。”

    “谷主,您是说,那些大叔大婶,他们以前都是江湖中人?”她还以为只是世代在此居住的寻常百姓呢。

    澹台杰点了点头,“每个人都有过去,或腥风血雨叱咤风云,或身怀绝艺却步履维艰。但选择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安安乐乐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

    乔楚儿默然。

    澹台杰见她不语,继续道:“前几日我出谷打探,发现他们仍在四处搜捕你。”

    乔楚儿闻言,眼神冰冷带着恨意,“我想他们也没那么容易放过我。”

    “知道了这个消息,你预备怎么办?”澹台杰道,“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可选,第一,放下仇恨留在云迹谷,和那些人一样也做一个普通百姓,这样可保你余生无忧;第二,选择复仇,离开这里到一个能接纳你保护你的地方去,努力地修炼武功积攒力量,等到你变得强大了,你就可以替你死去的那些同门报仇雪恨!”

    “我选择第二条路!”乔楚儿毫不犹豫道。

    “你真的决定这样做,就不再想一想?”澹台杰道,“一辈子都背负着仇恨,你会活得很苦。”

    乔楚儿正色道:“谷主,虽然您给我提供了两条路可选,但在我看来,我只有报仇这一条路,这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和希望。”

    澹台杰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既然你选择第二条路,那么我可以当你的引路人。”

    “引路人?”

    “我可以推荐你去穿云山庄。穿云是如今的辰国第一大门派,背靠朝廷,只有那里才能给你提供绝对的庇佑,保护你不受曌教的残害。”澹台杰道,“穿云山庄收弟子向来严格,但好在我和柳老庄主有些交情,可以修书一封,嘱托他将你收入穿云山庄。”

    乔楚儿道:“谷主,穿云山庄武功最高的就是柳老庄主吗?我能不能拜他为师?”

    澹台杰道:“穿云山庄的老庄主柳云天,在枪法上的造诣无人能出其右,也正是因为他的实力,穿云山庄才能在江湖上排在第一的位置。你想要拜他为师,并不容易,我只能帮你引路,至于这条路要怎么走,还得看你自己的造化。”

    人都说,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在澹台杰的保护之下,乔楚儿安全地到达了穿云山,她拢了拢肩上的包袱,看着面前这条蜿蜒起伏的山路,从这里上去,就是穿云山庄了,这将是她复仇开始的地方。

    拔开水壶的盖子喝口水,她随意地用袖子揩了揩汗,原本在山下看着没有很远,爬起来才知道根本没那么容易。

    烈日炎炎,她早热的汗流浃背,找了棵大树乘凉,掏出干粮和着水吃下。

    可得省着点喝,要不还没到山上就没水了。她正想着,突然听到一阵“忽忽”作响之声,循声望去,老远看到一位青年男子在树林的平地里挥舞着银枪,端的是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真厉害。”乔楚儿心道,这少年身材颀长,衣着不凡,怕是穿云山庄的高级弟子了,这气势如虹的枪法,她日后也能学到。这般想着,突然觉得不那么累了,正准备起身离开,那男子突然停下,一个衣着艳丽的少女走了出来。

    “表哥,这么大热天你还出来练功。”少女嗔怪道。

    “子芯,你怎么来了?”柳逸文收了银枪,问道。

    少女上前给他擦了擦汗,“我给你做了冰镇莲子羹,本来想送到你房里去,结果在庄里到处都找不到你,问了柳铭大哥才知道,你到这里来练功了,所以我就出来看看,对了,表哥,这莲子羹还是冰的呢,正好给你解渴。”说着便献宝似的端了出来。

    这种献殷勤,柳逸文从小到大早已习以为常,作为穿云山庄少庄主,他少年得志,身边一直不缺莺莺燕燕,对于女人,他不主动,也不拒绝,男人风流女子多情,各取所需,他很习惯这种自在自得的生活。

    此时他接过来那碗冰镇莲子羹,找了个凉快的地方,美美地享受起来。

    少女看着他,一脸的思慕。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柳逸文问道。

    少女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慌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我是想问问表哥,我这身新衣服好不好看?”

    “原来是这样。”柳逸文勾起嘴角,认真地打量起来,他那专注而又有几分戏谑的眼神,惹得少女小脸微红,“这身衣服你穿起来很好看。”

    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少女雀跃起来,“真的吗?那我和溯月姐姐哪个好看?”

    柳逸文很买账,“自然是你好看。”

    “那我和水彤姐姐呢?”

    “子芯,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柳逸文说这话时表情看起来甚为真诚,少女听了只觉得满世界都是粉红泡泡,心情恨不得飞起来。

    柳逸文轻笑一声,他自然不会说他见过武林三大美人,个个貌若天仙。

    两人歇脚的地方离乔楚儿并不远,她将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道:“原来是个花心的男人。还是我师兄好。”想到莫一兮,乔楚儿浑身便是一股恨意,她站起身来,戴上斗笠,望了望依然遥远的山顶,咬紧了牙关,穿云,我来了!

    “表哥,你在看什么?那边是谁?”叶子芯好奇地问道。

    柳逸文收回目光,随口答道:“可能是上山砍柴的樵夫。子芯,你先回去吧,我想再练一会。”

    “喔……”

    功夫不负有心人,见到鎏金的“穿云山庄”四个大字,乔楚儿心里说不出的满足。一路打着云迹谷访客的旗号,顺利到了前厅,她好奇地打量着这里的一茶一座,在她看来,穿云山庄该是一个霸气有余、斯文不足的地方,然而眼前的装饰陈设低调雅致的居多,颇具人文之风。

    “这位便是云迹谷来的客人吧……”

    乔楚儿回过头去,见到一个八字胡的中年男人迎了出来,忙抱拳道:“晚辈乔楚儿,拜见前辈。”

    那人拱手道:“在下是穿云山庄的总管,不知姑娘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乔楚儿从怀中拿出澹台杰的信,“晚辈此来是想要拜入穿云山庄,跟随老庄主学习枪法,这是云迹谷主的亲笔信,烦请总管大人转交给柳老庄主。”

    那人一听微皱了眉,打开信函粗略看了一遍,便又递了回去,客气道:“姑娘舟车劳顿,不如先在舍下歇息,待我禀明了少庄主,再议不迟。”

    澹台杰说过柳老庄主德高望重,作为穿云的精神领袖早已不过问山庄的具体事务,山庄此时当家的是老庄主的长子,少庄主柳逸文。乔楚儿心想,自己这狼狈的模样贸然拜见穿云山庄的主人确实不妥,便点头道:“如此便劳烦总管大人了。”

    “哪里,哪里,姑娘请跟我来。”

    穿云山庄家大业大,空房间比比皆是,乔楚儿被引到一处,便有人进来伺候她梳洗,饭食点心更是精致美味。但这并不是乔楚儿想要的,她只希望能早日见到少庄主,然后拜入穿云山庄。

    可是到了第二日,也不见那总管的身影,乔楚儿想,管理这么大的山庄肯定事务繁忙,再等等便是。然而到了第三天,依然没人理她。

    乔楚儿坐不住了,拉住伺候她的丫环便问“总管在哪里?”被搪塞了两次之后,她干脆循着记忆杀回了前厅。三天的积怨,她早已到了极限,见到总管劈头盖脸就问:“总管大人,敢问少庄主现在何处?”

    总管正在给山庄的下人们开会,众人一见乔楚儿那冷若冰霜的脸,都被吓得不轻。

    总管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小姑娘质问,失了面子,也没什么好脸色:“姑娘,我不是让你在舍下歇息,等着少庄主传召吗?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成何体统!

    乔楚儿道:“既然总管大人不得闲暇,那我只能自己去找少庄主了。”说罢掉头便走。

    “哎,你这人……来人啊,跟着她,别让她到处乱闯!”总管见状头疼不已,这会刚开到一半总不能戛然而止吧,可是眼看乔楚儿就要跑没影了。

    众人的眼光都追随着这个新来的姑娘,不知此人什么来头,一出场就这么高冷,难道又是少庄主惹下的桃花债?

    穿云山庄大大小小房间上千,左宅右苑南区北区占了几个山头,乔楚儿不一会儿就成功地把自己绕晕了,别说前厅,就连自己的房间都找不回去了。不过所幸的是她身后跟了一长串的侍从、守卫,个个脸上都挂着想把她捉拿归案但又不敢妄动的恨恨的表情。

    乔楚儿深深地觉得,云迹谷三个字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用处。

    “你们要是不想我乱跑,干脆告诉我少庄主在哪儿得了。”这里实在是太大了,跟没头苍蝇似的瞎找,还不如回过头来问问这些人。

    也许是跟的烦了,终于有好心的守卫解释道:“姑娘,你就别再折腾了,少庄主他想见的人自然就见了,不想见的,你怎么找他,他也不会出来的。”“是啊,每天来找少庄主的姑娘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不过都没这位能闹腾。

    乔楚儿皱起眉,看来想拜入穿云山庄的果然不少,不知自己能不能有这个机缘,众人见她一副黯然神伤的表情,心道少庄主原本就数不胜数的桃花债又多了一笔。

    “那请问各位,少庄主他每日都会去哪些地方呢?我有过人之处,跟那些人不一样。”她可是云迹谷主推荐的。

    众人皆惊倒,本以为她有意放弃,谁知道她居然这么执着,不由有些叹服,一个婢女犹豫着正准备开口,那边走过来一人道:“听说你在找我?”

    众人一看,跪倒了一片,“少庄主!”

章节目录

姐妹群穿后我逆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湖心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心葶并收藏姐妹群穿后我逆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