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旌旗猎猎,依仗森森,成帝携三婕妤出巡,沿快道北上,林微携百官送驾至京城北门。

    成帝的离京代表着权力的交替,林微没有装模做样的“萧规曹随”,她的时间不多了。

    大晋重桑农,从□□皇帝皇极女皇起,织造便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采集桑麻,养蚕缫丝将晋女的地位坚不可摧,只是单纯的布帛自然没有这个本事,重要的是丝甲,也就是战甲。

    □□当年一手推动了纺织业,更精于制造战甲,这才在诸侯鼎立之时拥有了话语权,成为一方豪强!

    战甲作用的材料是一种特殊的丝,这种丝由一种极其罕见的绿蚕吐出,绿蚕难寻,而□□却能够大规模的培育绿蚕,绿蚕丝经秘法处理物性更长一层楼,以这种绿蚕丝制成的战甲防护性能十分出众,而重量却和普通的衣服无二,而拥有了轻甲的士兵战力自然远胜铁甲士兵。

    绿蚕之后,成为一方诸侯的皇极女皇又培育出了赤蚕,赤蚕丝较绿蚕丝更为坚韧,且有一定的抗寒性,十分适合寒地作战。此时的□□坐拥几州之地,凭着绿甲,赤甲快速扩张,登临至尊……

    总而言之,大晋的江山就是靠着蚕丝稳固的,而皇极天皇养蚕缫丝,纺织制甲的作坊历来之听命于皇帝一人,成帝临走时,便将【蚕宫】交给了林微。

    【蚕宫】神秘,但是【蚕宫】所辖下属机构——也就是各个织造作坊,便是众所周知的了。民间的织造作坊不生产军用战甲,只生产庶民可用之布帛;而官办的织造作坊,比如岚州织造、江州织造,则生产官用之物甚至上用之物。四个陪都皆设有织造局,生产上用之物的织造局归【宣徽府】管辖,户部掌管国家的财政大权,而【宣徽府】相当于皇帝的内库,皇帝的私人财产往往数量庞大,如果任由堆积在那里,无论是物品因陈旧而腐烂,还是花费人力物力去看守一堆死物,都是非常严重的浪费,这是擅长经营的皇极女皇不能接受的,所以,【宣徽府】这个专门为女皇打理私人财产的机构就应运而生。

    【宣徽府】同样由官吏治理,且数量不少,长而久之便生出一些蛀虫,他们上包下揽,打压民间织造作坊,为抢夺桑农、桑田逼得百姓家破人亡,甚至勾结海盗劫掠大晋商人,而当初边疆之所以不稳,竟然是因为他们将军用的软甲走私给敌国,大晋士兵所用的竟然是陈年的破甲!

    林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密奏,强自克制着杀人的冲动,丝政史的次女竟然穿着【赤蚕丝】所制的大袍招摇过市,还将随身的紫玉带当做彩头送给了春江楼的头牌,这简直是无法无天!

    【蚕宫】对蚕有着严苛的等级划分,白、绿、赤、蓝、紫,以及已经只存在于典籍里的【皇极天蚕】。

    其中【白蚕】,就是普通的蚕,所产【白蚕丝】——也就是俗称的【生丝】,可被染色和施加各种工艺,比如绫罗、云锦、妆花、缂丝……

    【绿蚕】所产【绿蚕丝】防护力不输于铁甲,可用作士兵战甲。

    【赤蚕】所产【赤蚕丝】的防护力较绿蚕更胜一筹,且耐寒。

    【蓝蚕】所产【蓝蚕丝】的防护力较绿蚕丝更胜一筹,与赤蚕相反,耐热。

    【紫蚕】所产【紫蚕丝】极具韧性,水火不侵,耐寒耐热,防护力更胜赤蚕、蓝蚕。

    至于【皇极天蚕】,□□山陵崩后,便无人能培养出,蚕宫典籍记载【天蚕丝】颜色透明,细若牛毛,一根便可吊起一只羊,三根可吊起一匹健马,□□曾用天蚕丝系在树上,阻挡敌军骑兵,以少胜多。

    除了【白蚕丝】,【绿蚕丝】【赤蚕丝】【蓝蚕丝】【紫蚕丝】以及【天蚕丝】可以加以各种工艺,但是都是不可染色的,这种蚕丝本身是有着光芒的,与【白蚕丝】经过染色呈现出的色泽不可同日而语,在某种程度上如同修士的法衣,光华内敛。

    【皇极天蚕】成为传说,在这种情况下,【紫蚕】便成为了【至尊紫蚕】,地位尊崇。

    紫玉带是什么?那是【至尊紫蚕】所产出的【紫蚕丝】,经六十四道秘法炮制后的紫绸,防护力堪比百炼精钢所制的盾牌,因为其特殊的物性,细细的紫蚕丝是由织女直接做成衣物的,每年的产量屈指可数,非皇帝和储君不可用,一些立功的臣子能被赏赐一件赤绸或者蓝绸之物就算是光宗耀祖了,至于紫绸,成帝在位期间不过赏赐了两位老臣罢了,一位是致仕的老太傅,得了紫玉带,另一位常年征战的老将,得了紫金盔,在战场上几番保住性命。

    西北丝政使乃正二品,掌管西北丝政事宜,大权在握,但即便如此他是万万没有使用紫绸的资格的,哪怕是赤绸,蓝绸,都没有资格。而这来源除了几家织造不做他想,甚至连【蚕宫】,都有传递消息的人。

    军中所用【绿甲】,一件可抵数万钱;而赤绸,即便不加以各种工艺,都是寸绸寸金。至于紫绸,更是无法用价值衡量。

    西北贫瘠,如今能饿不死已经是侥天之幸,这样一件奢华无比的赤袍,抵得上西北两年的税收,丝政使之次女如此招摇过市,更将皇室紫玉带赠与贱籍子,不单单是僭越,更是目无法度、不敬天子!

    成帝之前派了几个巡查御史,结果要么是无功而返,要么是遭遇不测,这其中的问题傻子都明白,偏偏还要维持着表面上的风平浪静,这其中的无奈和憋屈可想而知。

    林微最恨手下人走漏消息,先把【蚕宫】筛了一遍,又派了新的巡察使前往西北。

    这次的巡查使一明一暗,明面上是之前成帝留下的老臣,私下里林微给了海兰一道密令,海兰家中也是很有些“故事”,而海兰对于西北很是熟悉,并且熟悉织造事宜,一明一暗两双眼睛,林微势要整顿丝政!

    钉子埋下便着手熟悉【蚕宫】,这是林微第一次见到蚕,白蚕与记忆中的一般无二,而【彩蚕】却是闻所未闻的,它们比躺在【蚕房】的竹篓里,比白蚕稍小,身体呈现出斑斓的颜色,经过系统的扫描,这竟然是一种【灵蚕】,不同于有灵智的【灵虫】,它们只是祖先繁育下的凡化的彩蚕,再有几代便归于凡虫,而它们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凡化,是因为它们所食的桑叶中蕴含着一丝灵泉。

    “这里有灵泉?”林微和许久不见的小桃子交谈。

    “不然第一代彩蚕也培育不出。”小桃子捧着猫脸做思索状,“不止灵泉,还有可能是灵植之类,比如桑树。”

    不是没有可能!

    从记载中,和蚕宫首领吞吞吐吐的话语中就能知道,彩蚕是一代不如一代,现在出产的赤蚕丝与库存中的便有着不小的差距,更不像典籍中记载的那般 “剑戟不伤,寒地生温”。

    知道了原因,林微也知道罪不在他们,自然不会加以责怪,反而问道:“养蚕的桑叶出自何地?”

    蚕宫首领名为晓瑜,是一个发福的妇人,与赵安仁一般,对成帝忠心不二。不同的是赵安仁只忠于成帝,而眼前的晓瑜则忠于每一任皇帝。

    晓瑜闻言,马上恭谨的答道:“京郊凉山,有一大片桑林,从□□起,便将凉山作为皇庄,彩蚕大都是用那一片的桑叶喂食的,别的地方的桑叶它们不怎么吃,尤其是那些紫蚕,只吃那几颗老树上的。这些都是陈年的记载,这其中的缘故请恕臣无能。”

    林微点点头,这个凉山也不远,去一趟看看便知道了。

章节目录

[快穿]今天你发光发热了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妖姥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姥姥并收藏[快穿]今天你发光发热了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