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虞很焦灼,她不停的跑,不停的找,楼上楼下、学校里、大街上,到处都留下她奔忙的身影,她问遍身边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于是有人问她:“你在找谁?”

    “我在找……”她猛地愣住了,“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我在找他。”

    蔡虞奋力往前跑,好像她要找的人就在前方,跑着跑着,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在找什么,隐约记得是个人,是了,她在找一个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她有些崩溃,明明拼尽全力想要找到那人,结果不仅没找到人,还差点忘了自己在找什么。她抱住膝盖蹲下,茫然不知所措。这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问:“你在找我吗?”

    熟悉的声音让她猛地回神,她喊出:“酒哥……”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脸,心里突然涌上无边恐惧,整个人狠狠抖了一下,她忽然醒过来,睁开眼睛,原来是做梦啊,还好是做梦。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黏黏腻腻的特别难受。伸手把手机拿过来,按亮屏幕看了眼时间,上午8:05分,好久没这么早醒过了。她吩咐智能管家开灯,起身去洗澡。

    温热的水流从圆形喷头出涌出,她缓步走过去站在喷头下,屏气抬头迎接从上而下的水线,狠狠搓了搓脸才把脑袋伸出水流范围。

    我究竟怎么了,为什么做梦会梦见从未见过的陌生人明明他只是一堆游戏数据,当不得真,现实什么样都有可能,可为什么还会这么在意他?或许我耿耿于怀的只是被放鸽子而已这件事而已,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而这个梦压根代表不了什么。

    蔡虞顺着连绵不绝的水流理清思绪,把多余的想法随昨夜身体上冒出的汗液一起清理干净,让水流冲走。

    整个人放松下来,竟又觉得困倦万分,还是起太早了,于是又回房间睡了个回笼觉。

    ……

    叶莫庭一大早又直奔医院,登录系统后台,开启BUG检测。他还要在这驻守两天,看新补丁会不会带出新BUG。自己已经给那个小丫头留言,顺便还把微聊账号给她,这会儿就算留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些心神不宁,没几分钟就要掏出手机看看。

    直到中午12点,午休吃饭时间到来,微聊还是没有任何添加好友的信息出现,他甚至怀疑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坏了。

    叶莫庭给好兄弟沈卓言发了条微聊消息:“有空没?帮我个忙。”

    沈卓言大感惊奇,这厮又在憋什么坏,回道:“要干嘛?放。”

    “我的微聊好像出了点小问题,你帮我试一下,一会儿我把你的微聊好友删掉,你重新添加一下,可以么?”

    “当然可以。”这又不是什么难事,沈卓言当即答应下来,转瞬又感觉不对:“什么问题需要删除好友再加?”消息再发过去时多了个感叹号,下面跟着句系统提示:你还不是对方好友,请先添加好友。

    妈的这狗东西删人速度怎么这么快。

    沈卓言当即戳进叶莫庭微聊主页,点击添加好友。

    叶莫庭看着好友界面多出来的添加提示,不禁陷入沉思,没问题啊,没问题那怎么不加我好友呢?是没睡醒还是不想随便添加陌生人的联系方式?对哦,我们还是彼此生活中的陌生人,脱离游戏世界,我们什么都不算。

    叶莫庭有些气馁,连手里的饭都觉得不香了。

    ……

    再一次睡醒,蔡虞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饱满,就是肚子在唱空城计,饿得不行。

    拿出手机想点外卖,不料被聊天消息刷了屏,戳进微聊一看原来都是“欧皇小队”的群消息,想必没什么要紧事,“大清早”的填饱肚子才是正事。蔡虞给自己点了份外卖,才重新戳开群消息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翻到最上面一看,原来是酱酱成功签约心仪公司了,大家都排着队在群里发红包为她庆祝。蔡虞顺着消息列表点击红包,一个不漏的领了个遍。还没翻完聊天记录,新消息提示就已经响起,这群闹腾的麻雀精。

    蔡虞草草看了遍聊天记录,最近的消息是花落发的:“老菜你别躲着不出声,我知道你潜水,你有本事领红包,你有本事冒泡呀!”

    蔡虞手指滑动,回了句:“大家早呀。”接着发了5个口令红包恭喜酱酱成功上岸。

    大家领完红包才开始闲聊。

    花落无声:“早什么早,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酸菜鱼:“我刚睡醒,说早有问题?”

    叶落寒霜:“羡慕QAQ,我都上完早课了。”

    大葱蘸酱:“我也忙了一上午,好累QAQ……”

    夜夜夜夜:“摸摸,房子找得怎么样了?”

    大葱蘸酱:“搞定了,我在公司附近租了间单身公寓,下午就搬家。”

    酸菜鱼:“酱酱不是在本地上班吗?怎么不住家里?”

    大葱蘸酱:“我家距离公司太远了,一南一北,上班要穿越大半个城市#大哭.jpg不然我也想在家住啊。”

    酸菜鱼:“摸摸。”

    花落无声:“搬出来就对了,在家住你会后悔的,这是一个过来人的肺腑之言。”

    叶落寒霜:“有故事#话筒.jpg”

    花落无声:“也没什么,只是不自由而已,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我们不太一样,终日沉迷游戏他们能掀翻你头盖骨。”

    夜夜夜夜:“噗,这么夸张的吗?我家还好,我现在就住家里,不也每天打游戏吗?”

    叶落寒霜:“羡慕,我在家也不能随便打游戏,家里天天盯着我考试准备出国#哭唧唧.jpg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没得自由QUQ。”

    花落无声:“老婆和我真是绝配,连家里都一样管得严#美滋滋.jpg”

    酸菜鱼:“受不了,一天天的秀秀秀,能不能关爱一下本群唯一的单身狗?”

    花落无声:“众筹买金牌狗粮啦,我先出100打个头。”

    夜夜夜夜:“我出110。”

    大葱蘸酱:“我也出120,快帮我记上。”

    叶落寒霜:“你们就会欺负菜菜,我出130哈哈哈哈……”

    酸菜鱼:“你们……没人性啊没人性。”

    花落无声:“你刚拐那个小哥哥呢?就是跟你一起打22那个。”

    酸菜鱼:“别提了,一声不吭就消失,我昨晚白白等了一个晚上#嚎啕大哭.jpg”

    大葱蘸酱:“嗯?菜菜被人放鸽子了?是谁这么大胆,等我上线去揍他#拳头.jpg”

    夜夜夜夜:“反正你都拿到新坐骑了,他不在你就跟我们玩呗。”

    酸菜鱼:“可是他还没拿到,半路跳车不太好。”

    叶落寒霜:“他都放你鸽子了,管他作甚。”

    花落无声:“你们是还没看清事情的真相,她估计是看上人家了。”

    酸菜鱼:“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花落无声:“你不是你干嘛等人一晚上?之前我们一起玩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上心的等过谁啊。”

    酸菜鱼:“……”

    酸菜鱼恼羞成怒:“不说了,你们这些上班狗苦哈哈的上班吧!我打游戏去了#挥手.jpg”

    蔡虞一上线就看到有好友留言的小信封,戳开一看是将进酒发来的。

    【鱼鱼对不起,我突然被老板派出来加班,没来得及回去收东西,也就没机会告诉你不用等我。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好吗?免得以后不上游戏找不到对方,有事也没法及时通知到位。我的微聊号是:ymt删掉234删掉48。】

    蔡虞眼前一亮,心里的大石轰然落地,果然不是故意放我鸽子的。

    蔡虞记下微聊账号,匆匆退出游戏,拿起手机添加好友。

    叶莫庭的微聊账号名就是游戏名“将进酒”,头像是一坛酒,蔡虞备注“酸菜鱼”后把好友申请发送出去,心里美滋滋的点开他头像,放大又缩小把那坛酒看了几遍。退出来看到他还没同意好友申请,就又进添加界面,反反复复放大缩小看他头像,好像能看出朵花来。

    叶莫庭突然同意好友申请,系统自动发过来一句消息:你们已经是微聊好友,现在可以发送消息啦。

    蔡虞一瞬间有种烟花在心底绽放的感觉,“砰砰砰……”地喷出名为激动喜悦的东西,喷发速度越来越快,好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她手一抖,给对方发了张图片“送你小花花.jpg”感觉不妥又马上撤回,一本正经的发了句:“你好。”

    叶莫庭其实一直盯着聊天界面,正在思考用什么打开话题,自然也看到她秒发秒撤回的小花花,“噗”一声笑出来,引得坐对面休息的合作对象注目,对方笑着问:“女朋友?”

    “暂时还不是。”叶莫庭笑着回,现在还是女网友,离女朋友就一字之差。

    同时手不停,回了个:“早上好#撒花花.jpg”

    那人笑笑,没继续说什么,识趣的不打扰他们聊微聊。

    叶莫庭继续郑重道歉:“昨晚真的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突然被派来出差,都没来得及跟你道别#跪求原谅.jpg”

    蔡虞别扭的回:“没事,我等了一会儿就自己玩去了。”才没有,我等了一晚上!

    叶莫庭心里有点失落,但还是秒回:“那就好#憨笑.jpg”好个鬼!

    俩人同时陷入沉默,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气氛逐渐尴尬。

    叶莫庭绞尽脑汁,没话找话地说了句:“今晚也不用等我,我这边忙完估计得10点了。”发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不会说话你就别说!

    蔡虞疯狂点头,半晌才想起来他看不见,赶紧回:“好哒。”好个鬼,你再不上线我就抛弃你去找别的小朋友玩了!

    时针指向下午14:00,上班时间到,坐对面的合作伙伴起身准备进办公室。

    叶莫庭松了口气,正好不知道这天该如何聊下去,发了个:“我去忙了,挥挥~”

    “挥挥~”蔡虞回完消息,又一头扎进游戏的海洋,浑身轻松。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打游戏不打人(全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晚归l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晚归l并收藏我真的只打游戏不打人(全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