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的喇叭声、刹车时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尖锐声,以及人群里响起的一阵尖叫声,远处渐渐逼近的警笛声,刺激着肖强的灵魂。

    他顺着其他人的视线向左侧看去。

    一辆黑色的别克车,直冲冲地向着他所站立的方向,以极高的车速冲了过来,他的思维在一瞬间停顿了。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就像这个世界完全陷入了沉寂。

    肖强只听见他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剧烈的心跳声,除了恐惧,没有其他感情。

    他下意识地奋力向前一蹬,企图跳离别克车的行驶路线,他感觉自己的动作就好像被放慢了一百万倍,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别克车的速度,应该有一百迈了吧,这是个疯子,在城里也敢开出一百迈的速度!

    肖强转过头,外面的世界似乎也停顿了,他可以看见,对面马路沿上,那盏绿汪汪的信号灯旁边,许多人都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盯着他这个方向,他们的瞳孔睁得是那么的大,嘴巴也在扩张,几个胆小的女孩子,在歇斯底里地叫喊。

    他什么也听不见,那些人的动作,也是那么的缓慢,肖强看见他们慢慢张大到极度夸张的嘴,甚至有些好笑。

    脚步落地,总算安全了,世界恢复了正常,各种吵杂的声响又出现在他头脑之中!

    不管男人女人,都发出惊恐之至的叫声,刺得他头痛,肖强急忙捂住耳朵,可是无济于事,尖叫声就没有停歇过,那些人的脸都扭曲了。

    他听见身后发出巨大的碰撞声,然后一团鲜血,如同泼撒出去的水,越过他的身体,迎面溅在马路边上的人脸上,在飞溅的血液中,还夹杂着一只手臂,断臂的手腕上,欧米伽的手表在阳光下闪着金灿灿的光芒。

    更多的人开始尖叫起来。

    呼,肇事车辆从身后飞快地驶过,带起的风吹得肖强一阵乱晃,吓得他拼命稳住身体,生怕被这股风带着倒了下去,都逃过一劫了,要是被风带倒,撞上汽车,那才是冤枉至极。

    尖锐的警笛声紧跟着从身后驶过,警察!

    肖强从来没有像这么喜欢警察,他们总算做了一件对的事情,逮到那个肇事的混蛋,一定要毙了他,他闯红灯、在城内高速行驶,不知道撞了多少人,老子都差点被他害死!

    肖强很想回头看看,但又不敢回头,他知道那里肯定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中国人的胆子真的很大,警车刚刚开过,已经有许多路人围了上来,他也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愣住了。

    血泊中,几个人远近不同地躺在地上。

    一个脑浆都被撞出来的人迎面躺在地上,手臂以奇怪的姿势反向扭曲,面目已经看不出来了。

    可是,肖强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明白,那个人是自己!

    他身上穿着一件灰尘仆仆的风衣,看起来有些泛灰,但肖强知道,那件风衣的原本颜色是白色,这次旅行的时间太久了,来不及换洗衣服,所以才会变成灰扑扑的色调。

    还有,那人脚上的鞋子只剩一只了,那绣着金色船锚的袜子,还有那棕色的高帮牛筋靴,这一切,都说明,躺在血泊中的男子就是肖强。

    难道我已经死了么?

    肖强觉得很苦涩,也极为不甘,为什么,我不是已经跳起来了,逃过一劫了,可是为什么还会死!

    然后,他发现身体开始变轻,向着上方飘起来。

    人群中,有几个人也飘了起来。

    肖强看了他们一眼,从他们的脸上,他看到了和自己同样的表情,震惊、恐惧、不甘、愤怒、留恋,诸多的情绪,都清晰地表现在外。

    他只看了一眼,就急忙扭转头,因为他不敢再看下去。

    他不想死,可是他已经死了,这无从改变。

    他们一直在向上飘飞,沿着一条固定的线路飘飞,至于要飞到哪里,谁都不知道,没有牛头马面来接引,他们就是按着一条好像是设计好的路线在飘飞,一直向上……

    肖强始终埋着头,望着下面,望着逐渐缩小的景物,望着渐渐远去的地球,他忽然感到一阵出离的愤怒,我不该死的,凭什么就是我该死,那些烧杀抢掠贩毒的罪犯们为什么没有死,那些贪污犯们为什么没有死,我,我不应该死,我应该活下去,继续活下去!

    天空中的人影好像多了些,这也难怪,肖强所在的城市,可是拥有一千万以上人口的超大型都市,每天死千八百人的,太正常不过了。

    大多数人都一幅认命的样子,生老病死,本就是人生必然的规律,没什么好抱怨的,但还是有少数人又哭又闹,怎么也不肯接受现实,还有个孩子哭着喊着叫妈妈,让人心烦。

    “闭嘴!哭个球!都他妈死了,还闹个鬼!有本事就活转过来!”肖强骂道,只有这样,他心里才好受一些。

    这也代表了其他人的想法,其他人也纷纷骂了起来,都是才死的人,谁的脾气也好不了。

    肖强有些烦躁,也有些奇怪,死人是没有身体的,自然也不可能通过声带振动发声,可是这声音是怎么出现的,又是怎么传递的?

    没等他细细思量,巨大的轰鸣声打断了他的思考,三架武装直升机成品字形在低空飞过来,正对着肖强等人。

    都市附近有个陆航大队,他们的直升机经常在城市上空作飞行训练。

    “妈妈的,死也不让人安生!”肖强嘴里骂着,赶紧向一旁让开,没有身体真是麻烦,晃悠悠不太受控制,只离开两三米,就被一架武装直升机从侧面撞了上来,穿过肖强的灵魂,将他扯成了长条形,半天不能复原。

    肖强灵魂穿过驾驶员身体的时候,驾驶员猛然打了个冷战,嘴里喃喃自语:“狗日的今天好冷!”

    肖强努力收拢飘散的灵魂,气急败坏地冲着下方的武装直升机破口大骂。

    其他的人看他狼狈的样子,都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虽然都是灵魂,但看别人吃憋总是件愉快的事情,似乎这么一来,身为死人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人们开始议论纷纷,他们始终在向天上飞,是进入天堂还是飞到太空中去,投胎到外星世界,更有几个人看来是小说看多了,居然开始讨论究竟是投生在高科技星球好、还是魔法世界好这样愚蠢的问题。

    肖强懒得参加这种无聊的争论。

    众人一直向上飘,渐渐进入了云海。

    温室效应下,大城市上空的云层都很厚,常常一连十天半个月看不见太阳。

    “天啦!那是什么?”

    钻出云层,迎接众人的不是阳光普照,而是一个不知道多大的血红色漩涡,缓缓转动,铺天盖地的架势,把整个天空都遮盖住了,看不到边际。

    都市里的普通人,包括空中的直升机驾驶员都对天际的血色漩涡视而不见,在他们眼中,一切正常。

    肖强感到向上的速度加快了,灵魂被吸引着向血色旋涡飞过去,他感到有些紧张。

    人们慌了,纷纷向四下乱飞,想要逃脱漩涡的吸引。

    灵魂的飞行速度太慢了,慢得像蜗牛爬,旋涡也太大了,大得无边无际,所有人都被吸了进去。

    哭喊声只爆发了一阵就销声匿迹了,血色漩涡看起来转动很慢,那是因为它的体积太大了,肖强亲眼看到一个灵魂被吸入漩涡,几乎是瞬间就顺着旋转的势头,拉扯到了接近漩涡中心的地方,高速的离心旋转力,将灵魂扯得粉碎,化为一片虚无。

    魂飞魄散,这是真正的魂飞魄散。

    肖强还没来得及骂出这一生最后一句脏话,就被吸入了血色漩涡边缘。

    他知道他已经死了,他也猜到这可能是轮回转世的一道程序,要不然,以现代人类科技的水平,没有理由发现不了这么大面积的高空漩涡,更别说如此奇异的血色漩涡。

    可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让他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以求脱离漩涡的控制,不要接近漩涡的中心。

    在强大的旋转力下,肖强没有丝毫脱离的可能性,于是,他拼命地转动自身,反向地转动,以旋转来对抗旋转,抵御越来越大的离心力。

    双方的第一次接触,他就感到身上有什么东西被抛了出去,这一生清晰的记忆也忽然变得模糊了起来。

    这就是消除本身的记忆么,就像清洗录音带一样?

    肖强的大脑浑浑噩噩,他讨厌这样,就算要转世,他也希望记得自己是谁,而不是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是肖强,我是肖强!

    漩涡将他的记忆撕扯得七零八落,全都乱了套,时间空间什么全都乱了顺序,肖强大声念着自己的名字,飞快地反向转动着,转动着。

    也许过了千万年,也许只过了一瞬间,不过在肖强看来,他似乎已经在漩涡中转动了一生一世,好像打他一出生,就是在漩涡中旋转,其他的点滴记忆,已经是千百万年以前的事情了。

    然后,突如其来的,他发觉他的灵魂从漩涡中飞了出去,穿过云层,向着急速变大的地面扑了上去。

    在这其中,他仍然继续飞速转动着,嘴里大声念着自己地名字。

    一座城市出现在眼前,他没有看清楚,眼前的城市已经迅速变成一条小巷子,巷子里有个少年。

    肖强什么动作也来不及做,就撞了上去。

    “我是肖强!”少年的身体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大声叫了起来,随即,他的身体奇怪地转了几个圈子,像是喝醉了酒,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小巷很小很窄,没有一个人经过。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