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上一痛,没等萧强哎哟叫起来,老妈文容的声音响了起来:“哼,鬼鬼祟祟躲在这里,是不是还想逃学啊?你这孩子,越来越不学好,成绩差点都没什么,现在还学会说谎话骗大人、逃学,你想气死我不成!”说着,声音哽咽起来。

    前世的萧强是个孤儿,哪曾受过这种亲人关心,心头一热,连声说:“妈,别扭了,我的耳朵都要被扭下来了,我这就去上学。”

    萧强一步一停,无可奈何地对跟在身边的文容说:“妈,你跟着去做什么,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你一个人,转身人影都没了,你的心思我还不清楚。萧强啊,不是妈罗嗦,你都是18岁的人了,也是个大小伙子了,怎么还不懂事呢,爸妈这么辛苦为的是谁,还不是为了你有点出息,你怎么就不能体谅我们,三天两头还让我们操心呢?”文容说着说着,想起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又忍不住红了眼圈。

    萧强心头热流涌动,停了脚步,轻声说道:“妈,我知道错了,我会改的,不会给你和爸丢脸的,放心吧,我向你保证,一定会老老实实去上学。”

    文容显然不是第一次听他这么保证,啐了一口:“什么叫不给我们丢脸,你好好学习才能考上大学,那关系到你的前途,爸妈都老了,还有什么好求的,只希望你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是是是,我一定用心学习,妈,你回去吧,我走了!”萧强说了一声,飞快跑出军区后勤部大门,穿过街道,消失在小巷里。

    “这孩子!”文容看他跑得飞快,也是去学校的方向,摇了摇头,看看时间,上班去了。

    萧强一口气跑进小巷,叉着腰大口喘气,有人关心是好事,也会带给他陌生的温情感,可是老妈这样絮絮叨叨,还是让他受不了。

    还是去学校吧,反正是找地方消化记忆,只要在课堂上发呆就可以了。

    学校和军区后勤部是两条平行的大街,小巷就是连接两条大街最近的通道,不过太窄了,没有车辆可以进入,自行车在里面都会被来往的人堵住,加之青石路面年久失修,坑洼不平,只有少许行人。

    萧强从记忆里知道,他就读的十五中只是一所普通中学,初中部高中部都有,教学质量一般,所有的学生都是根据区域就近入学的原则,从附近的小学整抬上来,真正的优秀学生,早就被省重点一中收走了。

    学校大门关上了,旁边小门还开着,一个守门大爷戴着老花眼镜,在分拣整理桌上的报纸、信件。

    萧强一冲而入,侧面看了收发室里面挂的大钟,八点半,第一节课都上了一半了。

    进了大门,他便放慢了脚步,边走边看。

    从心态上来说,萧强已经是个成年人了,由于他原本是个孤儿,对于现在的父母亲情天然有股依恋,可是再让他老老实实上学,着实有些勉为其难,抛开抵触情绪不说,本已历经沧桑的心灵,再也回不到纯真的学生时代。

    和单纯的学生同坐在一个教室里,他也会真切体会到,双方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再也不会对老师学校有多么的敬畏,再也不会因为没有专心听讲而羞愧,再也不会因为每天的作业而烦恼,再也不会因为考试而恐惧,再也不会因为同学之间的吹嘘而羡慕,再也不会因为女同学的一个眼神而激动不已。

    “我死的时候,到底多少岁了?”萧强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十五中有两个操场,正面的稍小些,归初中部使用,左面的稍大些,属于高中部,这个时候,正有两个班级在操场上体育课,看见萧强大摇大摆走过操场,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迟到的人不是没见过,迟到这么长时间也偶有所闻,但是像他这样,迟到还不赶紧直奔教室,一副无所谓态度的,那才是罕见。

    在他前世的印象里,学校这种地方,周边都经过高度开发,被开辟成为商住楼、对外的临街商店,连操场都只剩下一点点,仅够学生们拥挤着做操,哪有这么大的面积,还奢侈到有两个操场,就这一点而言,这个时代的学校还没有变得后来那么利欲熏心,恨不得把学校变成印钞厂,还是教书育人的地方。

    他光顾着东张西望,没看到初中部的体育老师已经向着他走了过来。

    “吃饱了撑的,我又不是你们班的学生,拦着我唧唧歪歪,耽误我时间,有毛病啊!”萧强气呼呼地走进教学楼,一点也没有想到,正是他这种漠然的态度,才激起了体育老师的愤怒,以至于先后被两个班的体育老师拦下来教训半天。

    他所在的高三(2)班在四楼,根据少年的记忆,学校高三有三个班,高二有五个班,高一竟然有七个班,据说初中普遍都是七个班以上,这说明适龄学生越来越多,学校的教学压力也越来越大。

    计划生育实行了好多年,好像前世都还在继续实行,可是人还是不断增加,从学校的入学人数上就看出来了。

    难怪前世的就业压力那么大,每一年放出去,都是一茬饿虎,大学毕业就意味着失业,看现在就有这么多学生,也怪不得以后的大学都要扩招。

    扩招?

    萧强停下了脚步,对了,在少年的记忆里,平均来说,高中考大学只有百分之十几的升学率,也就是说,十个人里只有一两个人可以读大学,所以,老师天天在上面讲“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让学生好好学习。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融合了新的记忆后,再对照部分破碎的原有记忆,他已经确认,这个时代离他来的时代并不是那么远,可能不超过三十年,印证着前后的记忆,恍惚有种梦里看历史的感觉。

    在这个时代,重点中学比普通中学高出一倍的升学率是学生们上大学的希望,因此大家打破头也要拼命挤进重点高中。

    大学生意味着终生有保障,进了大学,六十分万岁,足够大学生顺利毕业,由国家分配工作。

    可是在他来的那个时代,是个人就能读大学,要求只有一条:你要有钱!

    在大学里,大家还是惯性地高呼六十分万岁,可是,嬉戏荒废于网吧、恋爱的大学生们,在拿到文凭的那一天起,学校就冷漠地把他们抛出门外,再也没有国家分配这一说,因此,就算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如果没有真材实料,也有找不到工作的可能。

    萧强在他混乱的前世记忆中寻找,好像他以前就是个混分高手,平时似乎没有怎么认真学习,只是在考前突击,也能混到班上前几名,也许,这个时代正适合我这种人也说不一定,他微笑着走向教室。

    教学楼过道上还铺着木地板,天长日久,地板也被磨去了表面原本的颜色,时而还有一两个破洞,萧强熟悉地越过破损的地方,好像他已经在这里走了一辈子似的。

    “报告!”他的中气很足,隔壁几个教室的声音都停下了,随后响起一片拖拉桌椅的骚动,通过木质地板,传到了整个大楼里。

    几间教室的后门都打开了,一些学生探头探脑朝这边望。

    门里老师的讲课声一下停住了,脚步噔噔作响,一个四十来岁的女老师怒气冲冲地打开了教室门。

    “萧强!很好,你还知道来学校,我以为你不来了呢!你声音很大嘛,吵得全校都知道了!”

    这是数学刘老师。

    “报告,我起晚了,睡过头了。”萧强随便找了个理由。

    “哦?睡过头了?”刘老师冷笑着上下打量着他,“睡得都忘了带书包?还是你昨天就没带书包回去?”

    同学们哄堂大笑,从其它几个班的后门也传来拼命压抑的吃吃笑声。

    萧强张口结舌,久历社会,他对旁人的嗤笑根本毫不在意,毕业以后,谁还记得谁,他只是忘记了书包的事,在刘老师提起的时候,才想起莫名其妙被吸入那个神秘空间的书包,不由得将注意力集中到空间里。

    蓝色的书包,正静静地悬浮在空间中,一动不动。

    “我……我忘了!”萧强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教室里再次响起一阵哄笑。

    刘老师也给气乐了,萧强跟着傻笑,这个时候还说什么,装傻是他最好的选择。

    刘老师笑脸一收:“你还有脸笑!你干嘛不把自己也给忘了!站到门外去,下课以后跟我去趟办公室!”

    “嗳!”萧强答应了一声,一脸老实像,乖乖退出去,站到门口。

    有错就要承认,挨打需要立正,学生嘛,被罚站走廊有什么好丢脸的。

    数学课他没兴趣听,新融合的记忆告诉他,现在的数学课难度可比他那个时代简单多了,虽然以前的萧强是个笨蛋,但对于新生后的他来说,尽管这么多年没有复习,知识忘得差不多了,尽管前世的记忆乱得一塌糊涂,但只要给他一两个月,稍微对照课本复习一下,把知识线路整理顺畅,让新旧记忆彻底融合,就是马上参加高考也没有问题。

    有听课的闲工夫,还是把脑子理一理才是正事,新的记忆算是融合得差不多了,以前的记忆还是一团乱麻,所有的事情都只记得一鳞半爪,细节部分还好说,年代啊、过程啊都乱得一塌糊涂,根本不成系统,无法串起来,也不能和这个时代联系起来,不能确认两个时代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这些都还罢了,就是整理不出顺序也不打紧,不会干扰到以后的生活,可是那个和意识紧密联系的神秘空间,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他,凶吉未知。

    想到早上让他生不如死的神秘震荡,那种灵魂都仿佛要被抽离的无力感,他就感到后脊梁一阵冰凉。

    不知道书包是否还能拿出来,要是不能那可是个大麻烦,以后要是不小心再把其他东西收进空间里了,那可怎么办?

    打开的教室大门里,刘老师还在黑板前声嘶力竭,偶尔斜一眼萧强,看他心不在焉,连让他听壁角的好心也没有了,直接走过来,轰地一声,一把将门关上。

    萧强掏了掏耳朵,靠,当老师了不起啊,有力气没地方花,惹恼了老子,把你也收进空间去,关一辈子禁闭,判你个无期徒刑!

    想到老是板着个面孔的刘老师被关在空间里张皇失措的样子,他忍不住神往地笑了起来。

    “萧强!你还在笑!”

    一声大喝把萧强从梦呓中惊醒,他转头一看,靠,来了个更生猛的,李老师,高三(2)班的班主任!

    “你马上跟我到办公室去,迟到还不知道反省,太不像话了!”李老师冲他横了一眼,噔噔率先下楼。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