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强摇了摇头,好多年没有参加过考试了,血都在往脑袋上涌,答题答得头晕脑胀。

    他在写作文之前,又复核了一遍前面的答案。

    也许能得四十分左右吧,他心中不是很有底,毕竟前世的知识体系破碎得太厉害,有些部分还很模糊,估计是刚被吸入血色漩涡的时候被抹去了,新融入的记忆,呵,要是那也做得准的话,萧强以前就不会每次考试都只得三十几分了。

    他能感到这次的试卷,用少年的记忆来判断,比之以往要难上许多,不过正适合他,基础知识根底扎实,可这终归不是考试的重点,主要的拿分点还是课本知识……

    课本知识!

    萧强忽然有个念头,心中为这个匪夷所思的念头所激动,身体也颤抖起来。

    要是这个想法能够实现,哪怕就有记忆不能整理恢复,在这个时代,他也可以混得风生水起!

    顿时之间,似乎整个天地一下都宽广起来了。

    萧强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让始终在悄悄关心他的林怡惊讶不已,又有些为他担心。

    他探头看看讲台上不知为何深锁眉头的李老师,深吸了一口气,将意识沉入神秘空间。

    没错,他的想法就是作弊,而且是在考堂上,堂堂正正的作弊!

    在自己的意识空间里翻书,谁能抓到他!

    萧强激动得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向全世界公布他的惊人发现,有这个法宝在手,今生今世,他何处不可以去得!

    也许空间附带的灵魂震荡吸引副作用会跟随他一生,可是想想神秘空间带来的好处,好坏之间,一时还真难分得清楚。

    他的蓝色书包和林怡的语文书都在里面,书包带还是呈90度悬在一旁,语文书也半打开,一切都没有半点变化。

    他试着用意识去触碰语文书,看看能不能翻页,书页纹丝不动。

    见鬼,怎么会这样?

    对书包的接触也没有结果,他并不能用无形无质的意识让书包做出任何变化,不能将书本从书包里拿出来。

    意识在书本上一晃而过,就好像书本也是虚无飘渺的幻影。

    萧强有些焦躁,这个空间到底是他的幻觉,还是确有这么个空间,和他的意识相连。

    要说意识是没有具体实质的,但书本和书包应该是实际存在的啊,怎么会被意识穿透过去,什么也接触不到?

    教室里沙沙地书写声,安静的环境,让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受干扰,一时间,竟然忘了这里正在进行一场考试,愣愣地面对着试卷,反复试探。

    李老师生了一会儿闷气,又勉力改了几本作业,面对作业本,她觉得呼吸有些不畅,这些混蛋,作业一看就是互相抄袭,太不像话了,请家长,一定要他们请家长,敷衍老师,有这么学习的吗?

    她将钢笔扔到一旁,也有些奇怪,刚才还好好的,无缘无故,怎么心情就变差了。

    视线在教室里扫了一圈,定格在萧强的身上,只见他呆呆地面对着试卷,忽而咬牙切齿,忽而喜笑颜开,现在又憋得满脸通红,他是在发神经么,李老师的心情变得更差。

    萧强让意识猛地撞向语文书,又一次穿透而过,象是什么也没碰到,靠,我今天还跟你较上劲了,不解决触碰书本的目的,决不罢休。

    他牙齿紧咬,发出格格的声音。

    林怡从作文里抬起头来,望着他的样子,觉得好笑,萧强的异样,她刚才就发觉了,起先她还在惊讶这个男生怎么忽然也能安静答题,而不偷看她的试卷了,有意无意地瞟了他试卷一眼,看见整片的空白,后来才发现他只是换了个表现形式,开始咬牙切齿地发颠了。

    她轻咬着笔杆,看着他脸红脖子粗和空气较劲,发觉她实在不了解这个同桌。

    萧强上课前,是怎么把语文书变没了的呢?

    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是变魔术?

    理智告诉她,世上没有什么特异功能,80年代初风传的特异功能,结果都被揭露是假的,科学家们也再三证实,特异功能是不可能存在的,也不符合物理规则。

    可是,她明明看到语文书是一下消失的,难道是她眼花了,有可能吧,她有三百度的轻微近视,为了漂亮,始终没有去配眼镜,央求李老师让她坐在第二排,看黑板还有些模糊,看来还是应该去配一副眼镜才是。

    林怡偏着脑袋瓜东想西想,一眼看见李老师,正怒目盯着她,吓得心脏砰砰直跳,连忙低下头,在试卷上一阵乱画。

    李老师不是最喜欢她的吗,今天这么这么凶?

    莫非,她以为自己和萧强……

    林怡的脸猛然涨得通红,耳朵尖感到一阵发烧,这怎么可能!

    高中生是不准早恋的,我要大学毕业才会正经谈恋爱,再说,我怎么可能和萧强……,真是羞死人了,李老师怎么会乱想!

    林怡的眼里雾气蒙蒙,细碎的泪花挂在睫毛上,心乱如麻,笔下写些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哈!原来是这样!”萧强在课桌上大力一拍,全然忘了这是在哪里。

    “萧强!”李老师火腾的一下窜了上来,一把推开面前的作业本,大步走了过来,“严重扰乱考试纪律,你想要干什么!”

    萧强这才醒悟现在正在考试,李老妖婆更年期还没过完,脾气怪得很,以在学生面前显示权威为乐趣,什么也别说,老老实实答题,别被她抓住把柄让请家长。

    他心中还欣喜若狂,终于明了如何查看空间里的物体了,看来这辈子注定要吃香的喝辣的了!

    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先答题,回家慢慢激动,有的是时间。

    他一声不吭,低头写题,李老师满腔怒火找不到地方发泄,冷冷地站在他的桌子前面,看着他答题,这些题萧强刚才做不出来,不得不绕了过去,莫非他发一会儿呆,就能做出来不成。

    怪了,他还真的答出来了,看他下笔速度很快,虽然每道题都要停顿,想好一会儿,然后动笔疾书,但答案非常正确,就如同标准答案一样……

    标准答案!

    这小子写的全都是标准答案!

    他在作弊,而且是在自己面前、唐而皇之地作弊!

    这是对教师尊严的极大践踏,是对身为班主任的自己的最大嘲讽!

    李老师的怒不可遏:“萧强,站起来!”

    萧强对她站在面前很是不爽,忍着不耐烦把注意力集中在考试上,谁知李老妖婆居然还不放过他,慢腾腾地站了起来。

    其他的同学大都答完了卷面题目,正准备做作文,发觉这里有好戏上演,都抬起了头,休息一下疲倦的大脑,教室里沙沙的落笔声都消失不见,变得非常安静。

    李老师伸出手:“拿来!”

    “什么?”萧强丈二和尚摸不着大脑。

    “拿出来!你把小抄藏在什么地方?”李老师大喝一声,她气急败坏,声音高亢。她最多是放任自流,高考前还可以劝其离学,要是妄图考试作弊,在高考时被监考老师抓住,那她就丢尽脸了。

    这个萧强烂泥扶不上墙,居然在她的眼皮底下作弊,以为她是个瞎子不成!

    “我身上没有小抄!”萧强明白了她在找什么,马上分辨道。

    我确实做了弊,可是我也没有准备小抄,就这一点来说,我没有说谎话,就算是作弊,也是其他人抓不到的作弊模式。

    刚才,他试了各种方法,都无法触动书本,也就没法翻书,后来,他无意中让意识慢慢地渗透入书本里,却发现意识没渗透入一层书页,上面的内容就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就如同书本摆在面前,无须翻页就能看清上面的内容!

    所以,他才会在惊喜之下,大叫出声。

    想一想,有了这个本事,以后有什么考试能够难得了他,什么地理、历史、政治等等,只要把书收入神秘空间,他就可以在考场上堂而皇之地作弊,不虞被人逮到,这可就是学生最为渴求的本事啊,大学不用愁了,清华、北大,那还不是随便自己挑?

    李老妖婆为什么会发现?

    是了,她教了萧强两年多,自己什么水平她当然清楚,刚才自己是钻了牛角尖,忘了这个茬,千万不要跟她顶牛,希望还来得及补救,韬光隐晦啊,今天摸底测验不需要及格,不要锋芒毕露略比以往的成绩好一点就行了,不要露出马脚。

    想到这里,萧强在李老师搜身无果的时候,用他自认为最诚恳的表情说到:“李老师,我真的没有准备小抄,我刚才确实不会做这几道题,但后来想啊想啊,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下想起来了,因为太高兴了,我才叫了起来,影响到其他同学考试,是我的不对,我向大家道歉。”

    林怡手下不停,耳朵竖起,听到萧强的回答,一下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起来,这萧强真逗,哪有这么容易想起来的,什么灵光一闪,灵光一闪也不会连续想起来几个毫不连贯的知识点吧,蒙人呢。

    其他的同学不明所以,不过觉得萧强说得有趣,也跟着笑了起来。

    她会如此判断,李老师一直守在萧强身边,感觉更深刻,马上将他的回答当作了诡辩,听到林怡的笑声,仿佛觉得是在嘲笑她一样,脸上火辣辣的,对萧强恨意更深。

    没有现场抓住萧强的把柄,李老师满腔怒火发不出去,胸口火烧火燎,气闷不已,她强压怒火:“灵光一闪是吗?好,你再闪闪,我看你还能闪出什么来!”

    “灵光闪完了,答不出来了。”萧强哪里还敢逞强。

    开玩笑,李老妖婆明显起疑心了,要是还在她面前显摆,那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yy小说里经常出现,某个人忽然得到一项异能,大展宏图,一边泡美女,一边收小弟,旁人只会大声喝彩,主角随便做个什么决定,也能钞票滚滚而来,看起来很爽。

    不过那是小说,要是萧强前天还是个蠢蛋,隔天睡一觉起来,就变成过目不忘的天才,那么他最可能的去向不是清华北大,而是中科院的研究室,那些狂人科学家会从他昨天到过什么地方,一直追问到哪样食物吃了多少毫克,嚼了多少下,说不定最后还给他来个开肠剖肚,让他为炎黄子孙傲立于世界之巅的宏伟大业添砖加瓦。

    “心虚了,不敢抄了?”李老师的脸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巫婆。

    萧强对她不依不饶的态度很是反感,想了想,刚才确实忘了掩饰,不过破绽不大,李老师又没抓到他把柄,于是也渐渐安下心来,对李老师不理不睬,自管自看题,当她不存在。

    李老师也不再说话,就冷眼看着他,站在旁边也不走开,两人就这么僵持起来。

    靠,见过死皮赖脸的,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

    萧强在肚子里暗骂,忽然眼睛一亮,有一道简答题,是书上没有原文的,但林怡在书页空白做了旁批,估计是课堂上作的笔记,我写这个,你总不会说我是作弊抄书了吧。

    他没有完全照抄,因为人在记忆的时候,很难会一字不差地记住所有答案,他细读了林怡的记录,用类似语句重新组织,答出了简答题的几个要点。

    “好哇!还说没有作弊!这就不打自招了!”一只胖手从身后探出来,一把抢走他的试卷,高高扬起,李老师脸上得意洋洋,“你的答案和林怡的答案如出一辙,这可是课堂上没有讲过的,你不是抄林怡的,又怎么会和她答的一样?”

    我靠,还有这种事!

    萧强摸了摸鼻子,郁闷地看了旁边惊讶的林怡一眼,苦笑起来,承不承认作弊,这是个难题。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