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游戏室的时候,萧强感叹这个时代科技水平的低下。

    坐在府河边,他凝望着清清的河水,试图收拢前世零散的记忆残片。

    小时候的记忆似乎一点也没留下来,其余的记忆也是零碎不堪,连他“死”的时候有多大了都不记得了,记忆里,他一直在四处流浪,广州、深圳、北京、南京、上海,好像全国各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民工?

    他的脑海里跳出了这个词,又马上否定了。

    他知道什么是民工,就是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农民,居无定所,哪里有活就到哪里。

    萧强记忆中也干过很多的工作,业务员、保险推销员、医药代表、工厂技术员等等,好像最拉风的是某家私人企业主管生产一类的副总经理,但这都不是主线,零散记忆里,大部分都是各个山川河流的印记。

    或许,我是一名酷好旅游的驴客吧,萧强这样归结到,各种各样不同的工作,也从侧面证实那都是为了凑集旅游费用的短期行为,最长的一份工也只干了不到半年,就是在那个私人企业里,到临走的时候,对方还再三挽留,说要分给他股份之类的话,也不知道是真情还是假意。

    萧强笑了笑,时空相隔,再多的股份这个时候也没用了。

    好吧,既然过去的事情已经不可追忆,还是分析一下1987年和他前世的年代相距多久吧。

    他挠着后脑勺,默默地面对流动的河水,如此清澈的河水,在前世的记忆中,大城市里是完全不存在的,只在某些偏远的小山村里还能看到,这说明前世的时候污染很严重,但这并不能作为考证时代的佐证。

    回忆大街上的阅报栏,前世里也能在大街上看到,只是更加漂亮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能够用来印证的,第一个是他刚才去过的那家游戏室,前世的记忆里,大城市里基本绝迹了,一些小的城镇里还时能看见,里面也没有多少人,而据他的观察,大型中心城市和小城镇之间的差距应该是七八年以上。

    除了游戏室,还有一样就是人们的穿着,他所看到这个时代的衣着式样,就是那些小城镇里也没有,而偏远的农村还偶有所见,这么说来,前世和现代的时间间隔又起码在二十年以上。

    萧强摇了摇充血的脑袋,这样的比较毫无意义,就是确认了又有什么用,没有详细准确的记忆,领先几十年的优势是无法体现出来的,他无法说出科技发展的顺序,也就无法利用先知的优势提前占据有利位置,以前的肖强不存在了,现在他顶替的是萧强的身份,活在1987年!

    坐得太久了,他的身体都有些僵硬,萧强站起来做了几个伸展运动,让大脑的血液回流一下,过了几分钟才对着河面大喊了一声:“我是活在1987年的萧强!”

    这一声喊,让他和旧有身份做了彻底的割裂,萧强的心终于定下来,要在1987年的时代里,快快乐乐的活着。

    本来他早就应该有这样的认识,只是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没有时间来作这番剖析,现在的他,才真正有了身为1987年人的认知,在以后的道路上也走的更加沉稳,而不是怨天尤人。

    河边路上,几个大妈听见他的喊叫,停下了脚步,以为他要自杀,两位好心的大妈还走了上来,给他说人生、说未来,让他树立活着的信心和勇气,到后来,才知道他是逃学出来玩,生气地说了一句“这孩子”,差点没扭送他到学校去,让萧强哭笑不得。

    这个时代的人很纯朴啊,萧强目送着大妈远去,感叹到。

    在这个时代,我也会活得很愉快吧,他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微笑着。

    有神秘空间,萧强有信心活得比大多数人都滋润,别的不说,那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就证明了这个时代迷信学历,靠着可以在考场上公然作弊的优势,所有的考试都不在他的话下。

    但萧强并不满足于此。

    神秘空间啊,可以装东西进去,应该还可以取出来吧,这么说,以后开个物流公司,不用购买大卡车,自己只要用手一摸,把东西收进空间,到了目的地再把东西放出来就行了。

    对了,说到物流,还有更好的赚钱方法。

    跨国运输!

    将在欧美运送的货物收入空间,然后坐着飞机回来,上午对方发货,下午就收到,这么快的运输速度,买家一定会目瞪口呆吧,还可以省去大笔的仓储费用和船运费用!

    萧强越想越兴奋,眯缝着眼睛笑个不停。

    又搜肠刮肚想了很久,他发现,由神秘空间引申出来的发财大计,全和运输有关,什么走私、贩毒等等,都是将物体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且风险大,就是远途运输,大笔的货物运送,对方都会随行押送,不可能当着其他人的面,将货物收入空间,中间过程的细节根本没法解决。

    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太阳也升上头顶了,萧强最终决定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离高中毕业还有近一年时间,读完大学又要三年,到时候再仔细考虑出路也不迟。

    临走前,他看看左右没人,在河滩上弯下腰,右手罩住一块鸡蛋大的鹅卵石,集中注意力,心中默念“收”,抬起手来,下面空空如也,那块鹅卵石踪影皆无。

    将注意力转移到胸口,神秘空间里,鹅卵石静悄悄地悬浮在书本和书包之间。

    “帅呆了!”萧强握紧拳头,快步奔上河岸。

    “抓小偷啊!”

    从前方传来一阵吼叫,萧强抬眼一看,一个青年人向着他的方向拔足飞奔,在他的后面,七八个人紧追不舍,好家伙,男女老幼都有。

    萧强有些犹豫,记得在前世里,大家看见小偷都是远远躲开,奉信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要是被小偷报复,那多划不来。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那个小偷已经跑近,萧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小偷带着风声从身旁跑过,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砸在他的头顶,是旁边的一个大妈来不及拦他,将手头的菜篮扔了出去,一下把小偷砸了个狗吃屎。

    “小伙子,你为什么不抓住他,放跑了他等他去害其他人吗?”大妈叉着腰愤愤地喊道,气喘吁吁地跑上来。

    萧强忽然感到十分羞愧,对比这些热心人,他是太自私了,方才嘴里还说着要在这个时代踏踏实实地活着,转过背,还是用旧思维来看待问题,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妈也知道要抓坏人,他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还怯懦地躲在一旁,实在丢人。

    小偷哪敢耽误时间,爬起身就要继续逃,萧强大叫一声,扑了上去,一把拖住小偷的裤腿用力一拉,小偷没有提防这个刚刚放过他的少年,反过身又来和他纠缠,气急败坏地大骂:“小子,你他妈给我滚开,当心老子捅死你!”

    小偷是个惯犯了,每日偷盗,精于观察,他刚才跑过萧强身边,一眼就看到他脸上害怕的神情,又见到他主动后退让道,就知道今天又可以逃脱了。

    欺软怕恶是人之本性,更是小偷奉信的基本原则,此时见到这个胆怯的少年居然又冲上来,想要见义勇为,又气又急,伸手就往腰间摸去。

    萧强虽说一时血气上涌,但本能地注意着小偷的动作,一见他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脑袋就是嗡地一下,妈的,别人追他、打他都只知道逃,怎么我一上来,小偷就动刀子,我怎么这么背啊。

    他情急之下,不加思索地抬手抓住小偷的手腕,去抢刀柄,另一只手死死按住小偷裤腿,心中默念“收,收,给我收啊!”

    扑通,两个人滚倒在地上,紧跟着,萧强啊地一声大叫,就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

    那个小偷发现萧强跳开,毫不迟疑地爬起身,正要逃,忽然觉得身上冷嗖嗖地,一阵河风吹来,觉得下身也冰凉冰凉,低头一看,也是啊地一声大叫,夹紧了大腿,跳到路边,缩成一团。

    萧强惊讶地看到小偷身上光溜溜的存缕皆无,衣服、裤子、鞋子、匕首什么都没有了,连内裤都没剩下一条来,他一时有些发懵。

    我本想把小偷收进神秘空间,怎么把他全身拔了个精光,难道说,神秘空间不能收入活体?

    “打流氓啊!”一声尖锐的叫声把他从失神状态惊醒,那个大妈抓起地上的罗卜,就当作手榴弹扔了过去,敲在小偷的头上,打得他眼冒金星。

    这么一阵耽搁,后面的人追得已经不足十米,前方也有听到抓小偷的路人摆出了一幅拦截的架势围了上来,眼看小偷无路可逃。

    萧强嘿嘿狞笑,你手上有凶器,我确实还有些害怕,现在前有拦截后有追兵,小偷又手无寸铁,打落水狗谁不会,大喝一声:“打小偷啊!”就冲了上去。

    小偷被堵在中间,狗急跳墙,翻身就跳下了河岸,赤条条奔向府河,临走还恨之入骨地瞧了萧强一眼,像是要把他深深地印在脑子里。

    “妈的,你咬我啊!”萧强被他喷火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自己给自己壮胆,看见其他人也跟着跳下河岸,悄悄朝后退缩,背着人群就大步离开。

    小偷能不能被逮到是次要,要是被其他追小偷的人围上,刚才小偷衣物全部消失的异状就说不清楚了,既然有这么多人见义勇为,那就不缺我这一个了。

    路旁烟摊,一个中年男人看看跃入河里的小偷,又看看萧强匆忙的背影,抢过摊主递来的香烟,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