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根据已经发生的事情,来做出判断;少数人可以从正在发生的事情,推测出未来的形势变化;只有极个智者,可以准确地预测出变化的过程,从而未雨筹谋,抢占先机,为自己或是自己所在的集团谋取最大利益。

    萧强不是智者,起码现在的他还不是。

    他做出计划的依据,仍然需要根据目前正在发生的现实情况,予以判断决策。

    他的优势和缺点同样显著。

    优点是以不完整的记忆为依托,能够提前判断出什么选择是正确的——只要记忆中仍然大赚其钱的,必然是朝阳行业。

    但缺点也就在这里,他不知道这个行业发展所历经地必然步骤,因此就无法提前卡位。

    就像他今天一样,兴冲冲地想要在街上找到一家珠宝店,却赫然发现,现在国内公开售卖钻戒项链等珠宝饰物的,就只有国营商店专门柜台而已,要不就是国营的工艺美术品商店,再不就是专供外国人消费的华侨商店。

    萧强可以从军区老爸的战友那里借到钻戒,作为重组的蓝本。

    以他现在的能力,一天重组出两三百颗小粒的钻石一点问题也没有。

    可是,他卖给谁去!

    从全省城最大的百货商店出来,萧强茫然了。

    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七八年,现在主要的方向还是在解放农村生产力,包产到户、承包责任制,农民们养鸡养猪、承包荒山种果树、开挖水塘养鱼,热火朝天。

    在城里,大多数经济部门还是国营的,要不就是街道集体所有,个体们也就是在街沿边卖卖从沿海淘来的舶来服装。

    沿街的店铺倒是出现了少许的夫妻饭店,卖点包子稀饭、炒菜酒食。

    把钻石卖给他们?

    先别说他们买不买得起,居委会体制可还没有解体呢,满城区都是平房,老头老太太们看似无所事事地在街边晒太阳聊天,眼睛可毒着呢,当心上午卖完钻石,下午就到公安局里说明情况了。

    “嗨嗨,你走路小心点,东张西望眼睛看哪呢?别把我东西踩坏了,踩坏了你赔得起吗?”萧强茫然地在顺着人流走动,忽然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萧强停下脚步,发现他不知怎么,稀里糊涂随着人流走到了一条小街当中,差点一脚踏进了一个小贩摆的地摊当中。

    百货商店所在的大街是省城最热闹的所在,除了正规的国营商店和外贸商店,纵横相邻的几条小街小巷,满是个体户们在街边达的钢丝床,上面堆满了色泽艳丽的男女服装,式样新潮,价格低廉,来这里购物的市民络绎不绝。

    这时候好像没有电喇叭,那些个体户们大多是一头烫过的长发,穿着喇叭裤,大声地吆喝着,有些铺位上,个体户们摆放着一尺来宽,又厚又沉的录音机,用很大的声音放着邓丽君的歌曲。

    萧强刚才因为希望落空,心情很是失落,下意识地躲开这些吵杂的地方,结果跟着其他的人,来到了这条小街。

    小街不长,百十来米的样子,街面很窄,也就能过一辆三轮车,为了行人过路,摆摊的人都只有集中到一侧,留下对面供人行走。

    “你这卖什么东西,这么精贵,还不能碰了!”萧强心情正不好呢,没好气地顶了回去。

    “小子,你看清楚了,我这都是文物!最近的都是距今几百年的老玩意儿了,一件就要好几千,踩坏了我看你怎么赔!”小贩喷着口沫星子,指手划脚地吼着,抽空还去招呼旁的买家。

    “笑话!你这也值好几千,还不如去抢银行!”萧强蹲了下来,手指随便在地摊上划拉了一遍,不屑一顾。

    “我说你懂不懂啊!你看好了,这可是正宗的唐三彩、那边那个,你别看锈不拉叽的,那可是周朝的铜鼎,还有这个,你不要以为是地摊上一块钱一把的小刀,那是战国的刀币,这些东西,随便那样不值几千上万块!前一阵子,我卖给外国人的古董,一件青花瓷品就卖了二十万!二十万啊!你有吗?”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对外交流的进行,渐渐地,有更多的外国人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踏进了这块另他们感到神奇的国家,几千年历史沉淀带来的沧桑感,和有别于西方的秀丽景致,深深地吸引了这些外国游客,在他们赞不绝口的同时,也开发出了不为中国人所熟悉的文物收藏这个新兴行业。

    许多中国人,在一夜之间醒来,忽然发现家中不值一钱的土盆土碗、破铜烂铁,居然被外国人用几十、几百,甚至几千块的“天价”所买走,恍然间,大家在得到这笔意外之财的时候,都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人类对于财富的天然渴求,迅速地就让他们醒悟过来。

    中国有多大啊,历史有多悠久啊,瓷器玩物,哪朝哪代不有个万儿八千的,从家里淘出来,就值这么多钱,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么?

    中国人太多了,多到从来就不缺“聪明人”,这些人在尝到甜头之后,一跃变成了专职的古董商人,走街串巷收购旧货、到乡下去淘宝,有些胆子大的,直接就干起了“掘金校尉”的行当,从古墓里盗取文物,倒买倒卖。

    开放以来,新旧体制冲突的地方太多了,上面一门心思如何理顺关系,没有注意到这股新出现的风潮,没有专门的部门来管理,以至于一些偏远的地方,整村整乡的人,就以挖掘古墓为主要的生活来源,发展为供销一条龙服务。

    暴利总是衍生出一系列掩盖在背后的罪恶,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就是在萧强前世的记忆中,也有许多专门作文物走私的贩子,当然,那时他们都是犯罪分子,不像现在,大家公然就在大街上叫卖文物,还理直气壮。

    几千上万块,听起来是一笔令人眩晕的巨款,但真的文物拿到外国,十万上百万那都是少的,几千万也不是少数,而且都是以美元计价!

    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不过,前提条件,那得是真的。

    萧强心不在焉地拿起唐三彩陶马,眯着眼上下看看:“假的也能卖上万块?”

    他走南闯北,古董见得多了,造假达到大师级别的,他可能看不出来,这种一般水平的假古董,他可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旁边抱着一个号称清雍正朝御用珐琅彩绘小碗,正好小贩讨价还价的买家愣了一下,狐疑地看了小贩一眼,犹豫了起来。

    “你他妈胡说什么呢?哪凉快哪待着去!”小贩眼看生意要泡汤,一把夺下萧强手中的唐三彩,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

    “呵呵,好了,反正不关我的事,不打扰你生意了。”萧强拍拍手,起身欲走。

    那个买家赶快凑到他身边,将珐琅彩绘小碗递到萧强面前,讨好地笑道:“这位朋友,麻烦你帮我看看这个珐琅彩绘,看看它是不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萧强斜眼瞟了一眼小贩,看他气鼓鼓等着自己,笑了笑,没有接过珐琅彩绘小碗:“他要价多少?”

    “三千块!”买家眨巴着眼睛,紧张地看着他。

    三千块在这时可不是小数目,大家手头都不宽裕,柴米油盐吃穿住行,算下来一个月顶多有几十块钱盈余,普通人家几年也存不了这么多钱。

    “假的!”萧强眉眼都没抬。

    “放你妈的屁!你给我站住,今天你不说清楚,就别想走路!”小贩一改对买家的笑容可掬,恶狠狠地撩起了袖子。

    萧强就没打算跑,兜头问道:“法郎彩瓷是哪一年到哪一年的事?”

    “康熙朝到乾隆朝的贡品!这你都不知道还敢胡说八道?”小贩嘲笑道。

    “民间有没有?”

    “废话,都说了是皇家贡品,民间怎么可能有!”小贩没好气道。

    “那就对了!”萧强从买家怀里抄过珐琅彩瓷,举在面前一晃,“珐琅彩瓷的烧制,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成品极少,其价值可想而知,这东西才卖三千块,还敢说是真品!我连鉴别都不需要,就敢说它是假的!”

    说完,直接扔到地摊上,也不管它是否会摔坏。

    哐啷一声脆响,珐琅彩瓷裂成了几瓣。

    “妈拉个巴子!老子还以为你有什么说道,就这点道道还敢来捣乱!老子告诉你,你今天不拿三千块出来,就别想走路!”从附近楼道里,涌出来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

    那个买家早就吓得腿脚发软,蹲在地摊边用哭腔说:“不关我的事啊,是他扔的!”

    萧强夷然不惧,反笑了起来:“我刚才那么说,是给你留面子呢。既然你不依不饶,我就跟你说清楚!”

    他咳嗽了一声,从地上将裂成几瓣的珐琅彩瓷捡起来:“看这珐琅画,绘制的是清风翠竹图,用色为诸墨两色,清丽淡雅……”

    小贩得意地笑了起来。

    萧强视若不见,继续说下去:“看这题款:清风拂明日,翠竹依梢头。这太可笑了,这可是皇家用品,谁敢在上面写‘清风拂明日’,这不是杀头的大罪吗?还有更可笑的,看款识,青花料的‘雍正御制’。我说你们能不能在造假的时候用点心,难道不知道雍正朝早期才使用雍正御制的款识,中期则是‘大清雍正年制’,晚期则是‘雍正年制’?”

    小贩的汗水从额头渗出,他看出这个青年似乎是识货的人,只是这时他已不能下台,强辩道:“我这是雍正年初的贡品,难道不行啊!”

    “行!谁说不行!”萧强笑道,将破烂扔回去,一摊手,“那你干吗要烧制清风翠竹图?你难道不知道,雍正朝初,珐琅彩瓷继承了康熙年的样式,采用的都是花草藤蔓,对称式的画法,工笔画可是雍正中后期的画法,你这不是关公战秦琼吗?”

    这是白天,人来人往,路边早就围了一堆人,听见萧强分析得头头是道,最后的结论更是风趣,都哄笑了起来。

    那个买家已经在人群围上的时候,悄悄从人缝里溜走了,萧强也故作不见。

    他之所以强出头,可不是来打抱不平的。

    小贩看不是头,胀红着脸,擦擦额头的汗水:“原来是这样,我这也是收来的,没有认出来,抱歉了!”

    “不用不用!”萧强大方地摆摆手,又蹲下来在摊位上东挑西选。

    围观人群见没有好戏看了,渐渐都散去了。

    其他摊位的卖家生怕萧强跑他们摊位上也胡说八道一通,见他还蹲在那个小贩地摊上,松口气之余,都有些幸灾乐祸。

    小贩心头七上八下,不知道这位小祖宗不走,还想做什么,在一旁陪着小心,生意都不敢放开来做了。

    萧强捻着一件细颈瓷器,不紧不慢地看着,冷不丁问道:“听你先前说,你曾经卖过文物给外国人?”

    小贩吓了一跳,越发不知道他的来路,赔笑着说:“我那敢呢,那都是吹牛呢,听说文物都是国家的,我怎么可能把祖宗的东西卖给外国人,要卖也是卖点假货给他们。”

    “唉!原来是这样!”萧强重重地叹了口气,把细颈瓷器放回原位,一撑膝盖就要站起来,“我原还想和你合作一笔生意,看来泡汤了!可惜,实在可惜!”

    小贩一听,眼睛亮了起来:“小兄弟别忙走嘛!你一看就是真懂行的!不知道你有什么生意,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也能帮你,多个朋友多条道,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萧强眯缝着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犹豫道:“这里说话不方便……”

    “方便方便,我在附近租得有库房,我们到那里去,小兄弟,跟我来!”小贩乐开了花。

    妈的我还以为是什么路见不平,原来你小子手里有货,肯定是想要通过我把文物卖出去,早他妈说啊,还浪费我一个珐琅小碗,那可是十块钱买回来的!

    萧强似笑非笑,跟在他后面。

    卖假货的最高境界,是让别人不知道你卖的是假货,要论造假水平,这个世界上谁还能比得过我!

    老外的钱不赚白不赚,老子卖一箩筐徐悲鸿的奔马,再卖一卡车西汉的玉器,司母戊鼎咱一口气卖给他九个,这叫九州抗鼎!

    慢着,物以稀为贵,这些东西可不能都卖给一家,还是得分开卖给不同的人才行,要是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在市面上出现上百幅,还都是真的,非引起地震不可。

    萧强和文物贩子各怀心思,迈进了一间平房的大门。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