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强环顾四周,缓缓说道:“答应我这三个条件,我就义务做一次鉴定,否则,在下这就告辞!”

    他说话的时候表情严肃,斩钉截铁。

    本来萧强内心性格再怎么成熟,如今的外貌也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凭着下巴上那几根软软的绒毛,在场的业内人士多少还是有些腹诽。

    鉴定,总还是仙风道骨的老者比较吃香。

    但眼看他脸色沉稳,胸有成竹地提出条件,还有不满足条件立刻离去地坚定,大家对起初的判断开始出现了动摇,萧强还略带些稚嫩的脸,此刻也变得莫测高深起来。

    “行!我没有意见,别说三个条件,就是三十个条件也没有关系!”中年人首先打破沉默,爽快地答应。

    其他的人也没什么意见,也跟着赞同他的说法。

    博汉生捋了一会儿胡子,说道:“小老弟还是把你的条件说说吧,只要不是很苛刻,想来我们也是没有问题的。”

    他比其他人想得远,没有贸然同意,而是留下了后路。

    肖强看了他一眼,伸出一根手指:“第一条,我的鉴定术是我吃饭的本钱,其中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技巧,所以我希望能为我准备一间静室,在我鉴定的时候,不得我的许可,不得闯入。”

    博汉生连连点头,胡须波浪般抖动:“这是应当的,各家秘诀自当保密,老朽同意。这里有许多休息室,很是适合作鉴定静室,我想有邵会长帮着监督,应该没人会打扰你。”

    他是老字辈,对家传秘密最能接受,毫不犹豫就应承了下来。

    “没有问题,交给我好了,我亲自为你把门。”博汉生同意了,邵延杰自然爽快地拍着胸脯接受下来。

    他心里也有些嘀咕,莫非这萧强还真有些独门秘籍不成?

    听到萧强第一个要求,一些看热闹的人也心动了,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说不定还真有些门道,要是能够偷学到……

    他们看向萧强的眼睛,也露出了热切的光芒。

    萧强第二根手指伸出来:“我这次来,一是给邵大哥捧场,二来也是张长见识,没打算做鉴定。但鉴于大家热烈要求,盛老贵客相请,博老又远来是客,我就勉为其难地献一次丑……”

    盛秋砚和博汉生老脸生花,对他的奉承很是受用,连声道:“客气了,客气了。”

    萧强笑着冲他们点下头,然后看向旁人:“我这师承的鉴定术,颇是耗费精力,所以我只能做三次鉴定,同时也不要拿太大件的,总不能让我钻到一口大鼎里爬上爬下吧。这位朋友的和田玉籽料是一个,加上博老和盛老的字画,就这三样,不能再多了。”

    他之前就在心里合计了,中年人的和田玉是一块试金石,他非得接受,博汉生和盛秋砚的字画,他也是无从推托。能否鉴定出这三件的出处,他也没有把握。只有希望自己的猜测,没有出错,要不然今天丢脸就会丢到家了。

    再有新的藏品,他是没有精力,也不敢接受了。

    其他的人骚动了一阵,还是逐渐安静下来,毕竟萧强还没有鉴定出一件藏品,大家对他虽有期待,还不甚强烈,大家都抱着来日方长的心理,先看个究竟再说。

    到这里,萧强才算松了口气,害怕节外生枝,飞快地伸出第三根手指:“第三个要求,我的鉴定术终究是初学,还有许多不精到之处。同时鉴定也需要一些物品辅助我做出判断,这些还要请邵会长帮忙。”

    “没关系,放大镜、折光器我这里都准备得有,待会儿我都给你送进去,你再查查缺什么,只管说。”邵延杰看他气定神闲,现在对他信心大增,有一个出色的鉴定师,以后精品必然会源源不断,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萧强神秘地笑了笑:“除了这些常用的,我还需要……”他凑到邵延杰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

    邵延杰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瞪着萧强,声音发颤:“你……你……难道打算……”

    萧强看着他,脸上露出自信地笑容:“相信我!”

    邵延杰兀自满脸震惊,过了很久,才有些神情恍惚地摇晃着身子,离开人群,去准备萧强要求的那些东西。

    围观的人尽都诧异,萧强到底要求为他准备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怎么邵延杰会为此震惊到失态?

    他们三两成群,几个相互交好的朋友小声谈论着,议论纷纷。

    林怡这个时候才能挤进来,拉着萧强的袖子,担忧的神色溢于言表;“你行不行啊?胡吹什么香港鉴定大师的弟子,什么时候看到你学这个啦?人家拿来的肯定都是值钱的古董,要是被你搞坏了,把你卖了也陪不起啊!”

    她咽了口口水,又用蚊子般的声音,凑到他耳朵边轻声问道:“你给我的那些字画,我都在展会上看到了,上面的标价贵得吓死人,这是怎么回事?”

    她方才四下转了转,惊讶地在邵延杰摆出的展台上,发现了萧强曾经送给她的那些字画书帖,看过展品旁边贴的介绍,赫然都是名副其实的古董,再看看估价,差点没把她吓死,这么多钱,就是他们全家不吃不喝,也买不起啊!

    她还小心地隔着玻璃罩,非常非常仔细地察看了一幅她很喜欢,时常拿出来欣赏的画,那些细节,和她家里的丝毫看不出两样来。

    这个发现,当场就让她感到双脚发软,如在梦中,恨不能马上跑回去,看看她随便摞在一起的那些字画,还在不在。

    萧强笑而不答,被林怡问急了,才小声回答道:“这些东西你要保存好,反正都来得正经,没偷没抢,不犯法。其他的,你就不要多问了!”

    怎么可能放心嘛!

    林怡恨恨地在他手臂上扭了两下,仍然感觉是在做梦,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脑子里全是糨糊。

    这个男孩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她怎么挖掘,也挖掘不完,每次当她自以为已经了解这个男生了,却又从他身上冒出新的秘密。

    也许,用一生,也不能知道他所有的秘密,这个熟悉而又神秘的男孩子……

    在众人小声交谈的时候,静室很快就准备好了。

    几个人抱着抬着各式各样的东西,送进了那间静室里面,这些人都是邵延杰的手下,一个好汉两个帮,这些人都是他的铁杆心腹。

    当然,他邵延杰自从踏上了萧强的战车,他也变成了萧强的帮衬,这一点,他倒是有很清醒地认识。

    旁的人看着拿进去的东西,上面搭着红布,都在猜测萧强鉴定需要借助什么样的器材,为什么处处都显得这么神秘。

    博汉生不自觉地拔着胡须,他是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一切都看起来,让人觉得古怪,却又说不出来,古怪在什么地方。

    鉴定是需要一些辅助设备,但这抬进去的也太多了吧,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切收拾完毕,里面的人退出来,萧强进去查看了一番,在门口,对邵延杰正色道:“接下来,就拜托邵大哥了!”

    “我知道了!”邵延杰像是发狠一般,从胸膛里吼出这几个字,萧强才关上门,他就从旁边拉过来一把椅子,端端正正堵在门口,一屁股坐在上面,眼睛不住地四下扫视,不让任何人靠近大门一米以内,那架势,比监狱的狱警还要尽职尽责。

    萧强检查了一下门窗,窗外是一个小型广场,一览无遗,没有树木遮掩,最近的房屋也在一百米以外,还是平房,不可能看到二楼的情景。

    这是他特意要求邵延杰帮他选择的一间教室。

    萧强缓步来到教室中间,四张平面课桌拼成了一个大桌面,覆盖了一层桌布,上面摆放着林林总总他所要求准备的东西,正中央,就是那颗等待鉴定的和田籽玉。

    他闭上眼睛平心静气,陡然张开双眼,眼中射出坚定的目光,双手伸出,将籽玉握在掌心。

    意念一动,籽玉从掌心消失。

    再也不能回头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这时候再要出去说“我不行”,也是不可能了!

    萧强毫不犹豫,将心神沉入意识海,和神秘空间联系起来。

    在他答应为博汉生鉴定的时候,就下定了决心,而他,是个有了决定就不打算退缩的人!

    在神秘的空间中,静悄悄地悬浮着那颗和田籽玉。

    旁边,还有十个类似于藏书的架子,以前散乱的物品,稀疏地摆放在不同的储物架上,在每样物品前面,摆放着一张裁减整齐的小纸条,上面书写了物品的名称、种类、用途、特点、收藏时间、从何而来。

    十个储物架,组成了一个小小的方阵。

    方阵在空间血红光芒映照下,显得是那么的诡异而不可思议,人类造物的出现,为这个没有一点生命迹象的世界,平添了一丝活力。

    这是萧强专门请人打造的,神秘空间里的物品越来越多,预计以后还会增加海量的藏品,他预先准备了十个储物架,将收入进来,分门别类,一一归置整齐,方便以后随时查阅,选择某样物品作为元素重组的母本。

    这,是他个人的收藏间,在可以预知的未来,将只有他这个唯一的主人!

    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是他私人的收藏品,服装、书籍、艺术品、工具,以后可能还会出现数控机床、电脑、微处理芯片,甚至是枪械、坦克、战机、导弹、军舰……

    一个多么伟大的收藏室,世界上,还有谁拥有比他更丰富,种类更全面的私人收藏室,在这里,可以看到人类智慧结晶地体现,这里,将拥有一个完整的人类社会的缩影!

    这些,都是我的!

    萧强的心绪变得有些激动,在情绪的影响下,空间在他的意识海内,也开始微微波动,就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水面,所泛起的涟漪。

    他赶紧收束心神。

    扫描启动,和田籽玉的每个细节都完全再现在他的脑海,三维形体、质地、内含杂质、纹理走向、色泽,包括它的每一个分子构成,都巨无糜细,毫无遮掩。

    或许是因为使用频繁,他现在对异能也能做少许控制,就像这次的扫描,他始终控制着,不让异能在扫描后,立刻转化为元素重组,这给了他细细查验扫描物品具体结构的时间。

    和田玉产自新疆和田周边,是久负盛名的四大名玉之一。

    玉之划分,有硬玉、软玉之说,硬玉,值的就是翡翠,其余和田玉、岫岩玉、南阳玉、蓝田玉、玛瑙、水晶、珊瑚、绿松石、青金玉等传统玉石。

    除翡翠外,软玉在国际上并不被当作玉石,它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浓缩。

    早在红山文化时期,人们就有制作玉器作为装饰品的习俗,春秋战国时尚青,汉以后喜爱白玉,到清朝流行翡翠。

    诸多玉石中,和田玉一直是有着独特的地位,自秦始皇起,至清朝终,和田玉都被视为帝玉,皇宫玉器多采用和田玉,特别是象征皇权的玉玺,绝大多数以和田玉精雕而成。

    籽料,就是和田玉中的一个专门词汇。

    和田玉产于新疆昆仑山,偶有玉料从岩石中风化脱落,被冲刷入河床,深埋浅藏,经水流漂洗,历经岁月变迁,所形成的卵石状玉块,通常不会很大。

    其玉质地细腻晶莹、如凝如脂,最为名贵的,被称之为羊脂玉,取其细腻洁白、滑如羊脂之意,这才成就了和田玉千年不变的美名。

    同为和田玉,籽料和从山岩开掘的山玉有着极大的区别。

    萧强要鉴定的,其实包含三个方面:第一,这块古玉是否西汉时期产物;第二,这是否是和田玉;第三,这是山料还是籽料。

    扫描结果刚一出来,萧强就透过玉石表面色皮,看到其内部细密凝实的晶体状*,就此得出结论,这是自然生长的玉石,而非人工产物。

    其晶体结构,矿物颗粒度极细,呈毛粘状结构,完全符合标准透闪石的晶状体结构。

    然而,这两样很容易就得出的结论出来之后,年代和籽料判断,萧强迟迟不能作出决断。

    汉代,尤其是西汉时期的玉制品,有所谓汉八刀之说,就是每一个纹饰图案,均以八刀完成,这既说明了当时手工艺人精湛的技艺,也形成了汉代玉饰朴实的风格。

    路边摊的作伪手段粗糙简陋,萧强不需太深的鉴别知识,就能识别出来,所以,汉八刀到底有什么特征,他也不甚了了。

    可是中年人交给他的这件古玉,他却很难判断,因为他不是真的鉴定师!

    他只有另辟蹊径!

    鉴定汉玉器,雕刻技艺是一个方面,还可以通过刻痕印记作为判断依据,古时工具落后,多以手工雕刻而成,少许的辅助工具误差大,所形成的纹路,与用现代工艺加工的有鲜明特征。

    令萧强长吁短叹的,就在这里,他记得前世曾经有人跟他说过其中的差异,但随后的记忆却混浊模糊,这就是他从血色漩涡逃脱时,所损失的部分记忆,他也只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

    他全神贯注,一条条擦痕看过去,怎么也理不出头绪来,哪些是现代机械加工的痕迹,哪些是古代加工的痕迹,哪些是把玩、掉落、摩擦所形成的印记,没有专业经验的他,一点也看不出征兆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萧强的内心也渐渐焦虑起来,外面的人该等急了吧,我该怎么向他们说明鉴定结果?

    这不是字画,通过碳14c就能判断年代,和田玉的化学成分是钙镁矽酸盐等矿物质,没法作为判断的依据啊!

    萧强的额头渗出一粒粒汗水,他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贸然接下这个差事,这一出去,自己丢脸事小,邵延杰的信誉也全都被砸光了,是他帮自己吹嘘的,别人还怎么相信他,对以后古董交流会的运作又会带来怎样负面影响?

    他在裤子上擦试了一下手心的汗水,强迫自己定下心来,又一次将注意力集中在已经相当熟悉的籽玉上。

    这里是……

    这么说,不用……也能……

    太棒了!

    他的眼睛一亮,喷薄而发的喜悦,一下让神秘空间在意识海中荡起剧烈波涛,他的意识被弹出神秘空间。

    萧强面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随着在这个时代日久,他已经能够适应这个时代,再世为人地历练,已很少有让他的情绪失控的事情了。

    可现在,他忍不住狂喜地心情,用力握紧拳头,大喝了一声“耶!”

    邵延杰坐在门口,眼睛不眨地望着手表,他忽然发现这手表出故障了,时而走得太快,快到萧强进去已经半个小时了,还没出来,大厅里的人已经在窃窃私语,看向他的眼神也有些怪异。

    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手表又走得太慢,慢到他感觉是度日如年,指针每一圈,都是那么缓慢,在每一下跳动的迟钝,都仿佛停留了一个世纪,让他恨不得直接用手去拨动,让它快些转动。

    萧强的那个小女朋友,从最开始就坐在对面,双手紧紧绞在一起,脸上一片苍白,在这个时候,他似乎都看到了女孩子眼角的泪花。

    邵延杰避开对方祈求的眼神,视线低垂,再次望着那该死的手表。

    坐在不远处喝茶的盛秋砚和博汉生齐齐站了起来,向他走过来。

    “小兄弟进去半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出来?”盛秋砚有些不满意的样子,语气也有些生硬。

    “再等一等,再等一等就好……”邵延杰感觉自己的声音像是在哀求。

    “耶!”屋里传来萧强的吼声,声音中充满了抑制不住地喜悦。

    “哦!”二楼上聊天的、谈生意的、欣赏藏品的,都哄地一下站了起来,那边两件休息室的大门咣一下被剧烈推开,里面正在交换藏品的人冲了出来,大声问道:“怎么了,他出来了吗?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

    “快了快了!”邵延杰觉得自己这辈子也没有这么开心过,他的语气是那么地欢快。

    他恍然发现,他的利益,和萧强已经密不可分。

    萧强的事业,也终将成为他的事业,并为此奋斗一生!

    门,推开了。

    萧强脸色略有些苍白,但表情很镇定,神态从容。

    他一眼就从人缝看到被挤到后面的林怡,她的眼角,在灯光下折射出一点晶莹水光,萧强的心微微一痛,行百里半九十,都走到了这一步,不能功亏一篑。

    他冲林怡安慰性地一笑,慢慢地抬起头,从左看到右:“幸不辱使命,结果,出来了!”

    ﹏﹏﹏﹏﹏﹏﹏﹏﹏﹏﹏﹏﹏﹏﹏﹏﹏﹏﹏﹏﹏﹏﹏﹏﹏﹏﹏﹏﹏﹏﹏﹏﹏﹏﹏﹏﹏﹏﹏﹏﹏﹏﹏﹏

    ps:鉴宝是一门深奥的学问,笔者查了许多的资料,斟酌良久才敢动笔,其中挂一漏万之处,势所难免。因内容实在是太丰富、太专业,本章就达到了五千五百多字,为方便读者通常阅读,不得不分为上下两章。这里先更一章,小弟喘口气就写第二章,争取晚上再更一章。

    另祝朋友们五一节快乐!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