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所长听到他的话,整个人开始不停地抖起来。

    “你不是说要做液晶板吗?现在又想做什么?我们可没有精力陪你玩耍!”他强压着怒气,一张脸憋得发黑。

    萧强还盯着手上的液晶板和那台笔记本,乐得张不开嘴,没看见他的表情,得意地说:“液晶板只是一个零配件,它的功用,要以产品的形式表现出来。现在,对于液晶板的利用,我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想法……”

    “够了!”顾所长实在忍不住了,“还没有学会走,就想着要跑!我告诉你,你不拿出液晶片样本来,我们所是不会陪着你发疯的!”

    他真的很后悔,要不是考虑萧强背后的那股神秘力量,他怎么可能相信萧强有能力做出液晶板来。

    现在看到萧强的表现,他越来越对这个合作是否能够取得成果而持怀疑态度。

    萧强这才发现顾所长的表情,他愣了一下,笑了起来。

    如果说让他作出笔记本来,就算他是个外行人,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国内目前的计算机行业,实力薄弱,国家的主要精力也投入到大型计算机的设计上来,在一号首长提出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以后,才有了一个0520,刚刚把8086芯片吃透,连286,都还在根据英特尔的芯片,进行反向研究中。

    没有国内零配件的供应,他即便作出了所谓的“笔记本电脑”,所采用的还是台式机的电路和集成芯片,从体积、散热性、性能、重量、电池,等各个方面,都不可能取得令人十分满意的成果。

    当然,作为占领市场的初代产品,这样的笔记本电脑,也能取得比较好的销售成绩。

    但在自己的液晶板研究,没有取得突破,不是仅靠他重组一小部分,而是大规模生产以前,这个市场,最终会在日本的液晶工厂全面投产后,将市场拱手让给对方。自己辛辛苦苦开辟出来的市场,等于是在替日本人做嫁衣。

    这,是萧强无法接受的。

    然而他刚刚受到启发,得到的灵感,则完全不一样,这是一块小投入、小成本、大收益的产品,相对的技术含量也低得多,国内能够给与他足够的支持。

    而且,自己掌握着液晶片的供应,再抓紧专利申请,在以后日本人发展起来以后,他光靠收取专利费,就能赚得盆满钵满,自然是喜悦不已。

    以他前世的模糊记忆,他可知道,这个产品的市场到底有多大,其中的收益有多么可观。

    只是,他还需要说服顾所长。

    萧强想了想,对顾所长说:“顾所长似乎对我有所误会,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毕竟行与不行,不能光靠我一张嘴。这样,如果你能为我提供一名精通视频信号的工程师,我们在一个星期以内,就能提出完整的产品报告,在半个月内,就能做出第一台样品来!”

    顾所长瞧着他自信满满的表情,实在不知道这个小子是有所依仗呢,还是不知天高地厚,开始还在说研制液晶板,这下就直接跳到了产品运用上来,太让人难以猜度了。

    “一个人?”

    “一个人!不过要精通英语,这些资料我看了一下,大多是外文的,我看不懂!”萧强手放在腹部,气定神闲地说道。

    废话,你的英语之烂,谁不知道!不给你找一个懂外文的,你看个屁的资料啊!

    顾所长心中腹诽,疑惑地说:“你为什么要精通视频的人,而不是液晶方面的工程师?”

    “呵呵,这就是产品需要,决定所需人才了。其原因请恕我暂时保密,最多一个月,你就能看到我们的样品了。对了,如果这位工程师,还对电路控制方面有所专长,那就更好了!”

    顾所长想来想去,自己只提供一个人,即使萧强搞失败了,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最终还是答应为他找一个视频方面的工程师,而电路控制的科研工作者,都集中在雷达项目上,暂时无法抽出人来。

    直到萧强请他另外在准备一批资料的时候,他才隐约有了一丝觉察。

    顾所长科技研究出身,又搞了这么多年行政工作,自然马上猜出了萧强的用意。

    “你是要做……”他吃惊道。

    萧强呵呵一笑:“顾所长觉得怎么样?我想你们所,应该也在使用这个东西吧,液晶实际上还没有大规模运用,目前市面上肯定还没有同类产品!如果做出来,其体积将比你们现在用的,缩小到只有原来十分之一,甚至更小,可以灵活地在各个地方,包括野外使用,我想其商业前景,将非常可观!”

    顾所长视线在液晶板和萧强之间转来转去,的确,萧强想要做的东西,从技术上来说,难度并不很大,有很多现成的技术可以采用,就是他,在一想通了之后,也马上在心里作了好几个计划。

    可是,他真的想不通,萧强的大脑是不是专门为商业而生。

    从原理上来说,产品简直可以说并不出奇,但他愣是没有想到,还可以衍生出这样的商业产品来。

    不过,作为科技人员,他也清楚,这个东西的视频讯号处理,只是一个方面,而另一方面,就是萧强所提到的数字控制电路。

    他一旦明白,立即问道:“这个产品,你确定能赚钱?国内使用似乎并不很频繁啊!”

    萧强伸出一根手指,在面前缓缓摆动:“顾所长,这个产品,我们国内确实市场不大,主要是行政机关、学校等事业单位。估计军队也会有一部份要求。但,我的目标可不是国内!这个产品,我本来就是打算用来赚外国人钱的。日本国小人多,最喜欢小巧的东西,应该有很大的市场。其次,美欧民间富裕,应该也是会受到欢迎,前景应该很乐观!”

    “好!人我马上派给你,现在项目上还不太需要视频专家,我把所里的权威李工调来协助你。另外,这个东西必须要数字控制电路的专业人才,光靠你们不行,我再掉两位工程师给你。话先说好,它们最多只能帮你一个月,如果一个月你还出不了成果,我马上将人抽回,这不是我有意为难,实在是任务重,没有办法,这点你要清楚。”

    知道了具体项目,又对销售前景看好,顾所长立马改变初衷,积极为他提供人手。

    这个意外之喜,萧强当然是却之不恭,欣然笑纳,有了几位专家的帮助,他对制造出优质的产品更有信心了。

    “你们争取在一个星期里拿出具体的设计方案,我会在这个星期,为你联系一些所需的专门配件器材。电路芯片设计,那两位电路工程师应该能帮你解决,之后,可以使用所里的设备,先试做几片,逐步调整,咱们先抓紧时间,把样品拿出来。只要样品出来了,我就能向上面打报告,把芯片设计图交给半导体厂,小规模生产,等销售跟上来了,在大规模投产。不过,这部分钱,可需要你自己出,我最多帮你说点好话,让他们把生产计划调整一下,优先生产这批集成电路,另外把钱给你算少一些,以出厂价供给你。”顾所长对于行政调度驾轻就熟,很快就拿出了详细的工作进度。

    萧强听了这么长一串,才发觉自己刚才还是过于乐观,一时庆幸不已,要不是找到顾所长帮忙,光是控制芯片,就很难解决。

    国内现在还是计划生产,所有的厂家、特别是电子元器件厂,都是按照国家的生产计划,进行生产。自己懵懵懂懂拿着电路图去,对方可能理都不会理睬——一个私人公司,居然要求国营企业为他进行按图生产,也不怕笑掉人大牙!

    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萧强心中默默合计,在自己还没有形成规模,拥有自己的半导体生产厂房以前,精密电子研究所,还是要牢牢把握的。

    要不靠他自己去跑,就算腿跑断了,也不能取得多少成果。

    顾所长没有因为这么多年的行政工作,而有太多的官僚习气,雷厉风行,马上把三位高级工程师请了来,在外来人员接待楼,现场和萧强开了个小会,中途还找来了几个具有实际操作经验的技术人员,一起就产品的设计思路、如何实现、估计的工作效率等等,进行了一番交流。

    在这些专业知识方面,萧强明白自己的缺陷,明智地没有多开口,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地解说了一道,并说明自己可以提供和手上的液晶板,同样优质的配件,在专家们考虑肯定后,便稳坐在一旁,由他们这些专门的科技工作者们展开讨论,他则静静地旁听,并不插嘴。

    只是在最后,他强调,产品的外观,要由他亲自来设计!

    萧强在这个时代接近一年了,商场也和林怡去过好几次,满目看到的商品,除了进口货包装精美,国产的外观,全部是傻大粗黑,土里土气,让人一看,就没有购买的愿望。

    国内的情况不说,由于多年的商品紧缺,大家只求拥有,质量过关,对外观大多没有太大的要求。

    但如果想要赚外国人的钱,以欧美挑剔的眼光,靠这样的包装、外观,其成果可想而知。

    好在萧强毕竟是前世重生过来的,虽然记忆模糊,就审美观来说,还是自信能够获得国外用户的认可,至少要比国内做的外观,要漂亮十倍以上。

    现场会开得很久,等几位工程师、技术人员讨论完毕,天都已经黑了,而他们立即就回到各自的实验室,进行具体的设计工作。

    液晶的资料,萧强只带走了很少一部分,浅显易懂的中文说明,然后把顾所长提供的、关于产品方面的资料全部带走了。

    当然,还少不了那台笔记本电脑和那块三英寸大小的液晶板。

    回到家,他意外地看见林怡来了,正在帮老妈文容洗菜做家务,他刚进门的时候,正碰上林怡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老妈的笑声都传到楼道里了。

    “你跑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小怡都等你好久了!”文容听见门响,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见是萧强,责怪道。

    “阿姨,萧强肯定是去跑大学的事情去了,我等一会儿也没关系的。”林怡帮萧强开脱到。

    文容这些天也在为这个事上心,急忙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回话?”

    萧强把东西放回自己屋,出来说道:“这个事急不得。小田那边倒说是帮我想了法子,他老爷子那边的战友,他都去求过了,别人也答应写条子,但成效如何,还要等大学通知。小怡,快来,我这里有些外文的资料,你帮我看看。”

    “等等等,来来去去都是这句话!”文容嘀咕着,“还不如照你爸说的,去那几所军校,出来就是尉官,也比那什么电子、物理的好,大学毕业了,还不是一个小小的技术员。你爸一个劲埋怨,说以你对未来军事的理解,以后在部队上一定有前途,说不定咱们家还能出一个将军,现在可好,整天忙前忙后,还没个准信!”

    这些话,萧强听得耳茧子都要长出来了,只能装作没听到,把林怡招到他屋里。

    萧建军的希望,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萧强实在是不想去部队,他知道军区很多人都在关注他,如果他上了军事院校,可以肯定,以后的前途都会身不由己。

    部队是铁的纪律,进了部队还耍什么个人脾气,只会死得很惨。

    所以萧强对军人很尊敬,但对这个职业,他却敬谢不敏,以他自由散漫惯了的个性,军校的头一个月新兵适应,他恐怕就会被剥一层皮下来。

    但对老爸的坚持,他也只能无言地接受,在前五个志愿填报满以后,后面的志愿,全部被萧建军大笔写上了各军事院校的名称,从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到装甲兵学院、空军学院,反正只要是允许范围乃,他都写满了。

    有时候,萧强还真有些担心,他的英文成绩,估计还是不到十分,要是前面的招生都被刷下来了,会不会被某个军事院校录取?

    志愿都交上去这么久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有把希望都寄托在田胜英身上,希望那些叔叔伯伯们,确实写了条子,能帮助他实现自己的愿望。

    一踏进房间,萧强就用脚后跟把门踢上,一把抱住林怡,顾不得她两手湿淋淋的水,对着她的樱唇,就吻了下去。

    林怡为了不打扰他忙大学录取的事情,这些天都没来找他,这还是他们自高考完毕的第一次见面,两人都有些qing动,很快就发出喘息的声音。

    萧强略为移开嘴唇,沙哑着嗓子道:“这些天想我不?”

    林怡还没从激情中缓过神来,两腮潮红,双眼迷离,微微地点了点头:“我早就想来找你了,可又怕打扰到你……”

    “傻丫头,想,就来好了,有什么打扰不打……”萧强的声音渐渐含糊,嘴唇轻轻触碰着林怡的耳珠,含着它细细品味,林怡的身体一下就软了下去。

    萧强奸笑着把手伸进林怡的衣内,隔着内衣,轻揉着那对小白兔。

    经过这么多次的亲热,他早就摸熟了林怡的敏感带,轻含耳珠就能够让敏感的小姑娘身体酸软,方便他上下其手。而蓓蕾顶端的樱红草莓,则是她的另一个敏感点,萧强揉了一小会儿,从林怡的鼻腔,已传出阵阵轻微的呻吟声。

    萧强俯下身,一连串轻尝则止的浅吻,逗得林怡媚眼如丝,吁吁喘气,努力仰起头,和他吻在一起。

    他的手缓缓拨开束缚手掌的内衣,粗糙的大手在林怡细嫩的胸膛滑过,小手指状似无意地碰触到已经坚挺的乳巅。

    林怡刚刚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猛然敏感点被触碰,一下尖叫起来。

    “小怡!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门外传来老妈的声音。

    林怡如遭电击,一下从迷离中清醒过来,猛然挣开萧强的怀抱,拼命整理着零乱的衣衫。

    萧强郁闷地捏着鼻子。

    他知道,老妈肯定就站在门口,说不定耳朵正贴在门上。

    老妈表面上,对林怡还是如以前那样痛爱,可每次他们想要躲在屋里亲热,稍微激烈一点,都会传来老妈关切的“问候”,败人兴致。

    有一次萧强打算不理不管,硬搂着林怡不放开,打算更进一步,结果门上就传来老妈大力的敲门声,差点没把林怡吓死。

    萧强也害怕长此以往,他会因此患上“亲密恐惧症”,一到紧要关头,就去瞅门口,害怕有人打扰。

    这婆媳之间,还是不能住在一起啊!

    萧强哀叹着,第一百次下定决心,以后有了钱,第一件事就是买一栋别墅,孝敬父母大人,让他们安享晚年,而自己,宁愿和林怡住在这老房子里。

    为了终生的“xing福”,萧强眼含着热泪,再次下定决心。

    “妈,没事的,我是让小怡帮我翻译一点资料。”

    眼看着林怡收拾好了,头发也理顺了,汗迹也擦干了,萧强才赶在文容敲门前,打开了房门。

    “真的?我怎么听到小怡在呻吟,她是不是病了?”文容狐疑地看着两人,林怡已经飞快地坐到了桌子前,拿着一叠资料,假装认真地看着,和萧强隔着老远。

    听到文容如此直白的话,林怡的脸都红透了,低着头,鼻尖上渗出一粒粒汗水,都不敢去擦一下。

    萧强无语问苍天,老妈这话太大胆了,你老人家就算知道,也不要说得这么清楚啊,至少,也要说得含蓄一点嘛!

    什么呻吟,天,听到这句话,小怡起码一个月,都不会允许我近身了!

    老妈,你这是在爱儿子,还是在害儿子啊!

    “那个,其实是……小怡等我等太久了,没吃东西,饿了,饿了!对了,妈,这晚饭什么时候好啊,我也饿死了!”萧强绞尽脑汁,努力把话题转移开来。

    “就好了!”文容不高兴地又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去,嘴里还在说,“不像你有人帮,又没人来帮我,还吵着要吃饭!”

    “阿姨!我来帮你!”林怡红透了耳腮,逃一样冲出屋子,去帮助文容做晚饭。

    萧强看看一桌子的资料,闻着指尖淡淡的幽香,回想起那滑腻的手感,一时不知道是应该哭好,还是应该笑好。

    老妈说得这么可怜,但他却觉得,最可怜的人,其实是自己!

    果然,在此后的一周里,萧强手段用尽,林怡也坚决不肯让他靠近,就是萧强用强,把她搂在怀里,林怡也是闷着声又抓又挠,要从他怀里跳出来,让萧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尝“肉味”,饥渴难当!

    不过另一方面,他们的工作却进展的很顺利。

    林怡尽心尽力地把资料翻译出来,遇到一些不懂的名词,她会一一记下来,打电话向研究所那些专家们请教,几天时间,就翻译了超过七万字的资料。

    就在一周后,萧强接到了顾所长打来的电话:“小萧啊,你那边进度怎么样啊。我们这里,许多部件都已经做出来了,光学镜头也送来了,就等你的液晶板了!”

    “什么?你们已经做出来了!”萧强又惊又喜,他没想到顾所长他们,这么快就做出了大部分部件。

    “哈哈,又不是多复杂的东西,我们连雷达都能做,这点点东西算什么?最难的就是液晶控制芯片,不过今天也赶出了一块,如果你的液晶板没问题,我们今天就可以组装起来,现场试验一下了。”从电话里听,顾所长的心情很愉快,但也有稍稍的疑虑,似乎在怀疑他能不能解决液晶板的供应问题。

    “没问题!我这就过来!”萧强放下电话,风一样窜到床头,提起沉甸甸的书包,又到林怡面前,拉起她就走,“走,跟我去看看,我们的第一个产品,就快问世了!这个可以载入史册的历史时刻,你这个老板娘,可不能不在!”

    “真的?”林怡也是一脸喜色,这些日子翻译了大量资料,她也明白﹏萧强在搞什么了。

    只是,她以为萧强把这些资料吃透,再变成现实,还要很长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成品。

    “开玩笑!你老公是谁!”萧强的鼻孔都翘到了天上,“我把这些资料看懂,是为了长知识,提出合理化建议,对以后的升级换代,有感性认识。真正动手,怎么可能是自己,那么多的高级工程师、专家,不用白不用!”

    大门咣一声关上,门后,传来文容不甘的声音:“肚子饿了就回来吃!不准在外面吃东西,小心肚子痛得叫唤!”

    萧强和林怡都是脚下一软,原来老妈还记得那天的事情,为此耿耿于怀!

    ﹏﹏﹏﹏﹏﹏﹏﹏﹏﹏﹏﹏﹏﹏﹏﹏﹏﹏﹏﹏﹏﹏﹏﹏﹏﹏﹏﹏﹏﹏﹏﹏﹏﹏﹏﹏﹏﹏﹏﹏﹏﹏﹏﹏﹏

    感谢书友午夜独酌,《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的作者是魏巍,我错写成了艾青老先生,错误已更正,特此向各位读者道歉,并感谢细心的读者,谢谢!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