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今年三十五岁,人长得有点发福,白白的皮肤看起来像个领导干部。

    不过他的真实身份是清华大学外协调查员。

    大学生都是天之骄子,是千万考生中遴选出来的英才,也是国家未来建设中的栋梁,早年的大学生,不但不用交纳学费,国家还会每月给与一定额度的现金补贴。

    高考恢复也有好几个年头,大学生的数量在迅速增多,补贴是没有了,还会收取少量的学费。可是,国家对大学生的渴求并没有变。

    每年几百块钱的学费、书本费并不算多,但也有很多偏远农村的学生家庭无力负担,在考取了大学以后,还是只能洒泪告别大学校园,早早参加工作,为家庭分担一些压力。

    李江的工作,就是到这些学校确定录取、但生活困难的学生家里去实地调查了解,做学生父母的说服工作,并适当表达学校的关心,将一些优秀的困难学生情况反映回学校,校方会从国家每年的特定拨款中,拿出一部分,减免学生的各项求学开支。

    时入八月,天气酷热难当,李江刚刚从内蒙古回到学校,就看到一辆轿车停在办公大楼前,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地从上面搬协东西。

    他立刻将公文包斜挎在背后,抢上去帮着搬运。

    纸箱的印刷很精美,正面是一个太空俯瞰的地球,一道蓝白相间的光芒如卫星般环绕地球,前方汇聚成一个箭头形状,在箭头后方光芒形成辉带中,印着一句英语:我们的目标,永无止境!

    侧面,是一台电器的实物照片,黑色的外观厚重典雅,正前方略微突起,形似一个照相机镜头。

    “真漂亮,这是什么东西?”把纸箱搬到会议室,李江看着电器的照片,问道。

    “没见过吧,这是投影机,最新产品!”负责接收的工作人员在本子上认真登记之后,回答道。

    “投影机?”李江吃了一惊,投影机他见过,硕大的一堆,颇占地方,什么时候外国已经发明出这么小巧的投影机了,他有些羡慕地说,“是美国还是欧洲的,真不敢相信,投影机也能做得这么小!看他们的包装就这么漂亮,哪像国内的,用个瓦楞纸箱装一下就行了。”

    “什么欧洲美国的!这可是正宗的国产货!”工作人员眼睛一瞪,指着包装角落一行不起眼的字体,“你瞧瞧,中国制造!”

    李江凑近看了老半天,才发现那行字,对比包装上图案的面积,这行字实在是太小了,还采用了浅蓝色印刷,在地球的颜色遮盖下,需要很努力才能发现。

    而在这行小字上面,则用鲜亮的颜色,印着寰宇电子的英文标识,十分抢眼。

    李江又是高兴,又是不舒服,说道:“怎么把中国制造印得这么小,要不是你指出来,我根本都没发现!”

    工作人员四下看了看,做出很神秘的样子,在他耳边小声说:“听说,这批投影机是打算外销的。咱们国家的科技实力在那摆着,说是中国货,人家外国人不信任,没法子,只能用这种方式,稍微掩饰一点,为了赚取外汇,也只有委屈自己了。”

    听完工作人员的解释,李江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我们的国家还太弱小啊,外国人都瞧不起咱们,根本不相信我们也能搞出高科技产品,就是对中国感兴趣的,也是几千年的历史,仿佛近现代的中国从世界上消失了,剩下的就是动乱、贫穷。

    其他的人又搬进几台投影机,李江数了一下,一共有十台。

    “数量还挺多的啊,我们用得了这么多吗?”他疑问道。

    “多?我还嫌少呢!你知道吗,头批货五千台,本来是打算全部外销的,还是人家研发单位看咱们清华顺眼,特意给送来十台,要不你到其他单位去看看,他们打破头想抢一台,也只能慢慢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供应得上呢!”接收的工作人员眼睛一瞪,看见有搬运的人员随便将纸箱往地上一放,气急败坏地冲了过去,“你干什么呢?当是你家大白菜,可以随便扔啊!你知道这一台多少钱吗?一万九千九!摔坏了你赔得起吗?”

    一万九千九,将近两万!

    李江连连咂舌,他就是不吃不喝,照他每月两百来块钱的工资,也要一百个月才能买得起!

    那工作人员小心地将投影机搬到会议桌上,当宝贝一样,看见李江的神情,耻笑他没见过世面:“这算什么贵!我们教学楼里原来那台投影机,美国进口的,花了可是七十多万,还是美元!买那一台的钱,够我们买这种投影机几十台了,还不用花外汇!咱们国家科技进步好啊,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现在也能像买大白菜一样,一买一大堆了!”

    所有的投影机都搬运回来,工作人员开始挂上幕布,挨个开机测试。

    李江赶忙跑去关闭窗帘,工作人员叫住他:“不用不用!这投影机据说在室内光线下,一样照常使用,这只是开机测试,不用拉窗帘。”

    信号源是一台录像机,工作人员特意假公济私,连接上了会议室的音响设备。

    开机以后,屏幕上出现邓丽君的倩影,一曲委婉的小城故事,荡漾在会议室里,李江一下就被镇住了,这不就和电影院一样了吗!

    歌声顺着楼道,传到其他办公室,许多老师也跑来,看着投影机明亮的图像,一个个啧啧称奇,待明白这是我们国内技术,国产厂家,在国外还没有同类产品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有一个感情外露的老教师,竟然偷偷抹起了眼泪。

    “哎!你不是李江吗?你回来了,内蒙古那边的几个学生情况怎么样?”校长秘书进来,在人群中发现李江的身影,一下子把他叫住。

    “武秘书,我这次去……”虽然对投影机还有些恋恋不舍,李江还是走了过去,向武秘书汇报工作。

    武秘书挥挥手:“不用跟我说,校招生办的王主任还等着你的消息呢,你先过去。等下事情忙完了,到校长室来一趟,陈校长打算抽个人到西南去一趟,看看一个考生的情况,正说人都撒出去了,为这犯愁呢,你回来了就正好。”

    李江又留恋地瞧了一眼屏幕上款款深情的邓丽君,转身去向王主任汇报情况。

    等他从王主任那里出来,陈校长又到教育局去了,由武秘书给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递给他薄薄一张考生简历,就让他马上赶往西南。

    在火车规律的哐当声中,李江摊开那张考生简历,脑子里回想起武秘书对该生的说明。

    这名考生名叫萧强,是西南省省会城市的学生,父母都在军队和军队企业中工作,据其中学考试的成绩反映,该生高一到高二的成绩,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然后极为神奇的,在高三年中,期末考试时,竟然连续六门功课都得了满分,而更让人摔碎眼镜片的,是他的英语,居然是零蛋!

    这样一个考生,从常理推断,其成绩必然是作弊得来的。

    好几位领导,也为他给校方送来了人情条,这也从一个侧面,对其成绩的不真实性画上了一个注脚。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以治学严谨出名的陈校长,是绝对不会理会那些人情条的。

    可事情并没完,除了一些领导写的条子,六一一所下属的精密电子研究所,却发来了委培请求,而对象正是这名叫做萧强的考生。

    另一方面,西南军区又以公函形式,请清华大学不要录取该名考生,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武秘书关上办公室门,私下告诉他,精密电子研究所,正是这次研制成功液晶投影机的研发单位,振奋了中国科技界的人心,中央还打算对他们进行表彰,所以对他们提出的委培要求,陈校长也不能不慎重对待。

    这次让李江到西南省去,就是要实地走一走、看一看,听听该生就读中学老师的意见,对萧强这名学生,有更正确地认识。

    如果他的确是靠作弊取得的好成绩,那陈校长会坚决予以抵制,哪怕是中央领导的条子,他也敢毫不客气的顶回去。

    要是萧强真的是不堪造就,也要李江到精密电子研究所去,做好他们的沟通工作,请他们谅解校方的难处,还要委婉地向他们表明,推荐这样的人到清华就学,会对学校的声誉造成怎样的伤害,并从侧面的形式,表达一下不满。

    李江看完了简历,抽了抽嘴角,心里感觉到这趟西南之行,恐怕是超出想象以外的艰难!

    对于能否完成任务,他也有些心里没底。

    从西南火车站出来,李江连行李也没放下,就直奔萧强就读的西南省城第十五中学。

    站在十五中的大门口,李江隔着铁门,望着里面的教学楼、操场。

    现在是暑假期间,校园里看不到一个人影,火热的太阳光照在地面上,教学楼、旗杆、树木等景物,在热气中显得扭曲波动,仿佛是海市蜃楼一般。

    知了不歇气地叫着,单调的声音让李江没来由觉得心中一阵烦躁。

    通过传达室的守门大爷,李江要通了十五中范校长家的电话,向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对方的反应很快,立刻请他在传达室稍微休息一下,他马上和萧强的班主任一起赶来。

    教师宿舍就在学校里,几分钟不到,范校长一行人就快步从家属区出来,迎着老远,就热情地向他伸出手,一个年轻男教师还主动帮他提行李。

    在通往校长办公室的路上,李江看着有些斑驳的墙面,还有嘎吱作响的木地板,若有所思地说道:“学校的教育经费还是很紧张啊。”

    “是啊!”范校长心有感触地说道,“我们学校的学生一年年呈几何数字增加,但教育经费每年只能增加那么一点点。以前每个班只有三十来个学生,现在已经达到了四十来人,等到新的一批学龄儿童成长起来,恐怕一个搬会达到五六十人,这样的教育质量,实在让人堪忧!”

    李江佩服地说道:“你们能在这样的条件下,教育出像萧强这样优秀的学生,也很不容易啊!”

    “优秀!”范校长脚下一乱,猛然扭过头,表情错愕,然后迅速变换神情,哈哈笑道,“是呀是呀,萧强一直是个很努力的好学生,这次听说你们来考察,我们都为他高兴!从十五中能走出一个清华大学的学生,既是萧强个人的光荣,也是我们全校师生的荣誉,所有的学生都备受鼓舞,专心投入学习……”

    范校长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李江不得不打断他的话:“您太谦虚了。萧强同学的高考成绩早已报到了我们学校,相当优异的分数啊:数学、物理、化学、地理都是满分,语文、政治、历史也只差一点点就是满分,这在全国来说,也是顶尖的成绩啊!只是可惜,这位同学似乎有些偏科,他的英语成绩很不理想,这辞只得了三十八分……”

    “三十八分!这么高!”一直默默走在他们后面的班主任李老师惊声叫了起来。

    “嗯?”李江明显感到这其中有故事,他正准备追问,范校长抢着说:“到了到了,这就是我的办公室,请李老师在这里稍事休息一下,我和萧强的班主任把他的档案拿过来。”

    “其实档案拿不拿都没关系,我只是奇怪,根据贵校报给我们的,该生的历年考试成绩,都相当……不理想,他怎么会在高三上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一下就考出这么好的成绩来呢?这次的高考成绩,虽然略有下降,但考虑到扣分的科目,主要是在主观题上面,这也能够理解,我们只是感兴趣,他的成绩是怎么突然提高的?”李江尖锐地问出这个问题。

    “这个……这个……”范校长尴尬地说不出话来,一眼看到大门口的李老师,马上把她推出来,“这是萧强的班主任,这个问题她最有发言权。”

    李老师诧异了一下,然后忙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萧强主要是靠自学,如果要问原因,我觉得还是问他本人比较好。”

    李江皱着眉头,为他们的态度大感怀疑,便对范校长说:“范校长,如果方便的话,我能和李老师单独谈谈,您看好吗?”

    “这完全是应该的!”范校长并不推辞,“虽然李老师很谦虚,但萧强同学能取得优异的成绩,作为班主任的李老师功不可没!而李老师的成绩,也是我们全校的成绩!这是毫无疑问的!”

    尽管他已经给交谈定了基调,但当李江和李老师在办公室里会谈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走来走去,显得十分焦躁。

    萧强有可能被清华大学录取,这个消息令他感到震惊。

    虽然他在高考成绩公布以后,已经被萧强的最后成绩吃惊了一次,但也只是庆幸,这个学生终于为学校争了光,还被市教委当作后进典型,进行了宣传,为学校争得了荣誉。

    可是英语这个薄弱项目,始终制约着萧强的大学录取方向,理科基本没戏,文科也有不少专业受到限制,而根据萧强所填报的志愿,都是对外语有严格要求的物理、电子专业,以及军事院校。所以,就是各院校录取结束,他的所有志愿全军覆没也不足为奇。

    范校长也因此没有作太多准备,上次清华大学要萧强的历年成绩,一位老师擅作主张,将成绩报了过去,他就以为完蛋了。万万没有料到,清华大学竟然还专门派了李江过来作实地考察,没有一点准备的他被弄了个措手不及。

    萧强能不能进入清华,甚至于能不能考上大学,范校长不是很在意,反正高考已经结束,这个问题学生从此和学校再没有关系,不用为他头痛。

    然而,事物的两面性,再次体现出来,萧强才被市教委作为后进典型宣传,随即被各大院校拒绝的话,这也会让所有人都感到难堪,这就迫使他,在心不甘、情不愿地情况下,为萧强说好话,力争把他推销出去。

    别说今天来的是清华大学的人,就是一所二三流大学的考察人员,他也会不遗余力地把萧强夸到天上去,以求双方都落个圆满收场。

    大门推开,李江的额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形,范校长心中就是咯噔一下,沉了下来。

    “李老师,我们全校老师都认为,萧强同学其实是个好学生……”他迎了上去,还想再作最后的努力。

    “范校长,你不用说了,你的心情我明白。不过,我们清华大学在国内也是薄有微名,所培养的学生,虽然不敢说个个都能成为某一行业的翘楚,但也是业内精英,像萧强这样的同学,单以他对英语的抵触情绪来说,就不适合从事科学工作。我认为,他还是进入体育界或是武术界更有发展前途。”李江的心情很不好,他千里迢迢来到西南,却碰到这样一个学生,让他倍感挫折。

    他算明白萧强的班主任,在听到他英语考了三十八分以后,为什么会吃惊到失态了,的确,三十八分,如果是萧强自己考的,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成绩!

    因为,他是个英语白痴!

    况且,他还要向精密电子研究所的顾所长,委婉地说明学校拒绝的理由,这就更是让他感到心情烦闷。

    这样的学生,根本就是个垃圾!

    可偏偏就这么个垃圾,还有这么多人替他说话,甚至是取得了成绩的顾所长,也迫于压力,为他张目,堂堂神圣崇高的科研院所,沦落为纨绔子弟的喉舌,一团火焰,在李江的胸膛燃烧。

    在他的内心,已经自动将萧强划入具有深厚背景的纨绔子弟行列,而且很有可能,这次的高考他动用了背后的力量,说不定直接找了他人代考!

    要不然,也不能说明,为什么其他科目都能考如此高分,而英语却低到惊人,因为只有这一门,才是萧强本人的真实成绩,还是超水平发挥的成绩!

    后进典性,狗屁的后进典型!

    这是对庄严的国家高考的亵du,对其他莘莘学子的侮辱!

    对此,李江愤怒异常!

    离开十五中,李江问明了道路,来到飞机发动机厂,却在生产区门口辗转徘徊,没有进去。

    该怎么和顾所长说呢,他们一定也是受到萧强势力的重压,无奈提出委培申请,如果就这样回绝他们,会不会给他们的工作带来负面压力?

    李江在门口转了很多圈,终于决定,以萧强英语不过关为借口,否决他的委培要求,这样顾所长方面也能交代得过去,不至于太过为难。

    他正要向大门走去,一辆警车忽然在他身边停下,从车上冲下几名公安,不由分说,一把将他手反剪到背后,脸朝下摁倒在地上。

    “你们干什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李江莫名其妙,大叫大嚷起来。

    “给我老实点!”一个公安抓着他的手,向上提了一提,“还问我们干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说,你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到底想干什么?”

    李江手臂巨痛,眼泪都要流出来了,闻听恍然大悟,立刻叫起来:“我是清华大学的老师!不是坏人!你们放开手,我的工作证在上衣兜里,里面还有我的介绍信。”

    几名公安将信将疑,两个人继续摁着他,一个公安小心地伸手将他上衣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取出工作证,对比上面的照片,将他看了又看,又查验了学校出具的介绍信,这才放开了他。

    “李老师,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在飞机发动机厂门口,反复徘徊吗?”带队的公安并没有放弃警觉,还是公事公办地问道,只是语气客气了许多。

    李江暗叫倒霉,这个萧强把他给害惨了,也带着满肚子怨气说道:“精密电子研究所向我们提出了委培要求,可是据我们的调查,该人完全不符合要求,我是来向他们说明情况的。”

    公安视线在他脸上瞄来瞄去,看得李江心头发毛,对萧强越加愤恨。

    那带队的公安向生产区大门的哨兵走去,小声和他说了几句。

    哨兵望向这个方向,刚才报警的就是他,他看到李江一直在厂区门口转悠,眼睛四下里到处张望,就起了疑心,只是他主要管进出厂区的人,对外面的人,只要没犯法,他也无权过问,所以就通知了当地派出所,由他们来处理。

    听公安说明了情况,他暗骂李江“有病”,用电话向研究所通报了情况。

    过了有十分钟左右,顾所长满头大汗地跑了出来。

    “真是不好意思,委屈你了!”顾所长拉着李江的手上下摇动,把李江的满腔怨气给堵了回去。

    有顾所长出具的介绍信,李江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进入精密电子研究所,在黄色的外宾接待楼前,他竟然有些激动——这一趟,太不容易了!

    “天气太热了,来,喝杯茶,清凉一点。”顾所长没让旁人帮忙,亲自打开了接待室的空调,为李江泡了一杯茶。

    空调的凉风一下驱散了暑气,李江本来抱着满肚子气,打算上来就直接说明情况,然后转身走人,这时倒有些不好意思直言拒绝:“顾所长,你们可是为我们中国人争了口气啊!那个液晶投影机真是太棒了,我们学校的老师看过以后,都赞不绝口,为我们国家能生产出世界第一台液晶投影机而自豪。”

    “你们已经收到了!”顾所长搓着手掌,笑逐颜开,“这我就放心了。萧强天天追在我后面问:投影机送到没有?把我都问烦了,这下他再问,我也有话说了。”

    李江一下从沙发里站起来:“萧强!这关萧强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顾所长惊讶地张开嘴,“你们学校的投影机,都是萧强免费赠送的啊!”

    李江大脑嗡地一下,肺都要气炸了。

    岂有此理、无耻,拿国家的东西来给个人送礼,这是犯罪!

    “我想借用一下你的电话,不知道可不可以?”他强压着心头的怒火,用自觉很平稳的语气说道。

    “没有问题,隔壁会议室角落里就有一部,拨外线前,先摁一个0。”顾所长很热情地带他来到隔壁,帮他接通了外线,才把电话交给他,自己走到门外。

    “武秘书吗?我是李江啊,对对对,就是关于萧强的,嗯,事情是这样的……”李江一等电话接通,就噼里啪啦说了起来,“还有,我发现,我们学校收到的那批投影机,全部是萧强利用职权,从研究所……喂喂!”

    一只手按在电话叉上,切断了电话。

    顾所长满面怒容地看着他:“李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江把电话放回话叉,很平静地说道:“顾所长,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我们清华,不能接受像萧强这样的纨绔子弟,不管他的后台有多硬!”

    “纨绔子弟!”顾所长嘴张得老大,眼睛也瞪得溜圆。

    “不错!”李江理直气壮,慷概地说道,“像这种把打架、旷课、逃学作为家常便饭的学生,我们消受不起。像这种把国家财产当做私人物品,用作贿赂的学生,我们更是敬谢不敏!我们不但不会接收他,同时,我们还会向中纪委举报!这个人后面的后台不管是谁,他都必然要受到党纪国法的惩治!”

    顾所长呆住了,脑袋处于停顿状态,过了很久,才梦幻般说道:“可是,他送出的,确实是他的私有财产啊……”

    李江很痛心,萧强的能量居然大到这个程度了吗,大家已经把他任意挥霍国家财产当作理所当然了吗?

    这太可怕了!

    他只能尽量保持理智,说道:“这件事情,我想中组部会很快派调查组下来清查的。”

    “清查什么?”顾所长脑袋晃了晃,以恢复清醒,“萧强把他自己的东西送出去,这难道也犯法?”

    “等等……”李江也开始糊涂了,他慢慢问道,“你说,萧强送出的投影机,是他自己掏钱买的?而不是直接从厂里拿的?”

    “当然是从厂里拿的,不从厂里拿,还从什么地方拿?全国,不,全世界也只有我们在生产液晶投影机!”顾所长拧着脖子,似乎对李江轻视他们的成绩而生气,“可是,这投影机本来就是萧强设计的专利产品!他独自zhan有六成五的股份,用自己的那部分去送礼,这有什么不可以!”

    顾所长把萧强这些日子,给他灌输的股份概念,情急下也抛了出来。

    哐当,李江手里的茶杯跌在地上,打得粉碎。

    顾所长和李江两个人都没去管摔碎的茶杯,顾所长还瞪着李江,而李江则陷入了迷茫的状态,坐在沙发上,痴痴不能自已。

    “萧强发明的……,投影机是萧强发明的……,可是,不是说投影机是你们所研发的吗?他一个年纪轻轻的中学生,能够发明这个高科技产品?”李江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站起来急急说道。

    “高科技?”顾所长有些嗤之以鼻,“对我们来说,这不过是个玩具!你要是明白我们是研究什么的,才知道什么叫做高科技!就是对萧强来说,这也是小菜一碟,你知道他在看到这个投影机诞生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什么?”

    “这玩意儿虽然没有多少科技含量,用来挣钱倒也不错!有了本钱,我才能搞真正的高科技,真正地实现科技兴国!”顾所长慢慢地说道。

    他也是听到了这句话,才深深地为萧强所感动,认为他虽然贪财,但目的还是为了国家,从而主动放弃他们并不擅长的外销工作。

    只有像萧强这样,从骨子里渗透了商业气息的人,才能更好地完成和外商交涉,争取到最大的利润。

    说起来,虽然和萧强就利润分配有些小小的不愉快,顾所长还是很感激他的。

    从内部消息得知,上面在投影机正式投产以后,经过试用,都是大力称赞,军委已经在研究给于研究所记集体三等功,而几名具体研究设计的科研工作者,也会受到个人表彰,精密电子研究所,已经在军工行业内,创出了名头。

    听说一号首长还就此发了话:“我们国人,要有决心、有信心,研发出国际领先的科技产品。”

    在各地军工普遍不景气的大势下,精密电子研究所不等不靠,立足自身,创业自筹资金的事迹,也在军工行业中引起了轰动,许多军工企业都鼓起了干劲,在老中青三代科技工作者的协力下,或是仿制国外优秀电器,或是自行研究,都喊出了“赶超精电研究所”的口号。

    国内的军工行业,顿时摆脱了死气沉沉的旧局面,所有的科技工作者都充满了热情,这是顾所长所没有料到的。

    而也因此,他对萧强充满了感激之情,一些小小的不愉快,也随之烟消云散。

    “科技兴国?”李江的胸膛,也慢慢地被某种情绪所充斥,一时心潮起伏,情难自已。

    一边是逃学旷课的萧强,一边是立志科技兴国的萧强,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萧强,他,有些迷失了。

    李江拿起电话,缓慢地拨着电话号码,对电话那头焦集的武秘书,郑重地说道:“萧强这个……这位同学,我,还要继续调查!”

    打完电话,他问道:“顾所长,不知道这位萧强同学在不在所里,我希望能跟他本人见个面。”

    顾所长遗憾地说道:“你来得非常不巧,他刚刚登上了到广州的火车,去和外商洽谈外销的事情去了。你再等几天,估计就能看到他了。”

    李江立刻说道:“没关系,我马上到广州去!我要亲自见见这位志向高远的同学,并就以前的误解,向他当面道歉!”

    此时的萧强,正在南行的火车上,考虑如何大赚外国人的钱,对于当初用来博得顾所长让步的煽情式发言,会被上升到如此高度,他并没有自觉。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