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义一很不喜欢在广州的生活,这里没有甜美的清酒、香糯的寿寺,也没有太太亲手调制的味增汤。

    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新宿町灯红酒绿的夜生活。

    然而,他还是必须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和贫穷愚昧地中国人打交道,尽管这实在是让人乏味,谁让他是五百伴零售株式会社驻广州办事课的课长呢。

    五百伴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大型百货连锁商场,旗下的卖场遍布日本,公司共有近万员工,经营从服装百货到家用电器等各种商品。

    以前公司所售卖的商品,除了本国产的,其它都是从欧美进口,但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一些日本公司把目光也投向了这个封闭已久的国度,五百伴也是其中一家。

    从一九五七年就开始在广州举办的出口商品交易会,在改革开放以后,终于发挥了它的作用,每年春秋两季的交易会,成交额从改革前的四十多亿美元,翻了一番,猛增到了近一百亿,其增长的势头非常迅猛。

    中国的丝织品一向在国际享有盛誉,现在广东江浙一带乡镇企业的数量逐日增多,他们的服装、鞋袜、皮鞋等产品,也渐渐吸引了五百伴株式会社的目光,从两年前开始,就派员参加广交会,进行大宗采购。

    在今年,更是在广州设定了常驻机构,负责联系沿海一带的乡镇企业。

    长谷川就成为这个外设机构的课长,每天忙着接收国内的商品订单,并根据需求,把这些订单发放到各个服装厂、皮鞋厂、玩具厂。

    他很不喜欢这个工作,中国的产品便宜,这是实话,可是中国人的思想太陈旧落后了,几年下来,服装设计还是几年前所流行的款式,一阵不变,最多是这里加个条纹、那里绣朵花,像这种服装,就是扔在东京的街头,也不会有人弯腰去捡,怎么可能卖得出去。

    所以,他必须接收到东京传来的设计图样,再把它分发给各个厂家,让他们按图生产。

    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是中国的政策也太死板,这些沿海的企业算是大胆了,以乡镇集体企业的形式,绕过了政策限制。但生产规模极其有限,通常只有数十名工人,迫使长谷川还要将同一款式的服装,分别交给不同的服装厂生产,这就给他催收和质量检验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对此,他和唯一的手下大泽,已经发了不止一次牢骚了。

    “大泽,你还记得银座的样子吗?在我的记忆中,上一次去银座喝酒,似乎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长谷川把头从各种表格票据中抬起来,又一次发牢骚道。

    “是啊,真怀念啊!课长,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去的那家无上装酒吧吗,那里有位香织妹妹,还给我留了电话,让我和她联系,可惜我紧跟着就被派到了中国。再回到银座,可能会看不到她了吧!”大泽从一大堆毛绒玩具中挣脱出来,揉着酸痛的腰,无限回味地说道。

    两人好容易把各种货物清点完毕,回到楼上的办公室,一个中方雇员就推开了门:“课长……”

    “浑蛋!你不知道敲门吗?你们中国人就这么没有礼貌吗?”长谷川勃然大怒,一耳光就抽了过去。

    那名中方雇员吓得赶紧退出去,重新敲了敲门。

    长谷川和大泽相顾大笑,在中国,他们只能用刁难中国人,所得到的优越感,来获到一点点乐趣,以弥补不能沉醉温柔乡的遗憾。

    “进来!”

    面对诚惶诚恐的中方雇员,长谷川摆出一幅严厉的表情:“什么事慌慌张张的?你这样还像是我们五百伴的职员吗?不要把你们中国人的恶习,带到我们的公司里,这样的行为,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是是!”那名中方雇员忍气吞声道。

    “说吧,什么事情?”大泽才从大学毕业不到一年,还没有太多的恶习,主动问道。

    长谷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们都是日本人,在这个鬼地方,除了大泽,他还能和谁交流呢?和那些低劣的中国人吗?

    “是这样的,刚刚市外贸局送来了一个纸箱,说是请我们试用的样品,所以想来请示一下课长,该如何处理?”中方雇员急急忙忙说道。

    “又是样品!他们有时间送样品来,还不如在如何提高质量上下功夫!上次他们送来的苏绣套枕,在日本滞销,现在又送什么样品来,难道他们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长谷川咆哮道。

    他不怕这话会得罪中国官员,现在有求于人的,是中国而不是他们,他再怎么给对方气受,对方也只能忍着。

    “是是,那这个纸箱?”

    “先扔在仓库里好了!等我有时间,自然会去看的。”长谷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让中方雇员退下。

    这件事很快就被他忘在脑后,等三天以后,他在清点库存的时候,无意中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纸箱,把仓库保管员叫来一问,才想起来。

    纸箱的外面,还裹着精美的包装彩纸,像是圣诞礼物一样。

    “包得倒还不错,可惜是绣花枕头一包草!”长谷川伸脚踢了一下,纸箱的声音有些空洞,也并不很重,显然里面装的不是服装之类的东西。

    “你!把这箱子搬到我办公室去,我等下再来看!”他指示仓库保管员道。

    忙到晚上七点过,长谷川才把手头的活昨晚,回到办事处,发现开放式办公室,所有的中方员工都在偷偷瞧着他——早就该下班了!

    “该死的!你们除了会偷懒还会干什么?在我们日本,所有人都为了公司拼命,九点钟下班是家常便饭,你们每天坐在办公室,打几个电话,就想要这么早下班!幸好你们是中国人,在中国,就是头猪也活得下去!不用劳累!”长谷川发了一大通脾气,还是让中方雇员们下班。

    早前曾有中方雇员向市劳动局举报,说他们虐待员工,虽然事情最终不了了之,但他也不敢做得太过分。

    骂骂咧咧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长谷川一眼就看到办公桌上包装精美的纸箱,怒从心头起,一掌将它扇飞出去,在墙上弹了一下,落在地上,发出哐地一声响。

    “课长!课长,大事不好了!”去服装厂察看工作进度的大泽慌慌张张冲了进来。

    长谷川看着他唯一的日籍下属,紧皱眉头,压着火气问道:“大泽,你慌什么?什么大事不好了?”

    大泽满脸的汗水,看来是一路跑进来的,他顾不得擦去脖颈间的汗水,就快速说道:“课长,我刚才从服装厂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碰到了日商会的小田先生,听他说起,这几天所有在广州的大型百货公司都收到了一个中国厂商送的样品。他当时正好在佐佐木株式会社,看到了样品现场展示,对此赞不绝口。那些株式会社都向国内发了电报。小田先生看我似乎不知道,还在奇怪,为什么我们会没有收到中方送来的样品?”

    “哦?什么样品?”长谷川一听其他竞争对手都收到了,他也坐不住了,急忙问到。

    “好像是一个电器。小田先生发现我们并不知情,便说得很含糊,没有告诉我详细情况。”大泽这才顾得上擦去淋漓大汗。

    “电器?样品?”长谷川凝神思索了一下,忽然脸色大变,一下把目光投向被扇到沙发背后的纸箱,“难道是……”

    他快步冲向沙发,从背后把那个纸箱抱起来,轻轻摇了摇。

    纸箱里发出哐朗朗的金属碰撞声。

    长谷川脸色迅速变得惨白,他无助地看向大泽,却发现大泽脸上的血色也正在快速消退。

    既然是日商会的小田先生也说好,如果其他竞争对手抢先得到,在日本上市,销售业绩上佳,他和大泽会受到总部怎样的斥责,就是用脚底板想,也猜得出来。

    “应该……不会很好吧……中国人……能有什么好东西……”长谷川吃力地勉强笑笑。

    他一把撕开包装彩纸,从里面掉出一张明信片,长谷川顾不得现在看,又打开纸箱,里面是一台精巧的淡黄色电器。

    电器还很完整,长谷川一看,一屁股陷入了皮圈椅中,呆呆地一言不发。

    投影机,作为一名老资格的百货公司职员,虽然从来没见过这种产品,但凭借丰富的经验,他还是一眼认出了这是什么。

    如此小巧的投影机,竟然是中国人造的!

    他不会不明白什么是投影机,那体积庞大的家伙,居然被缩小成这样精巧玲珑的样子,不说它的独创性,光是漂亮的包装、纤巧的外观,只要不是太差,一摆上货柜,就必然会受到国人的疯抢!

    可是,他却因为对中国产品的蔑视,生生拉后了这么多天才来查看样品,还由于发火,把样品给毁坏,连样品的具体数据,都无法向东京汇报!

    长谷川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悲惨的未来!

    “课长,这是生产厂家留下来的,上面有他们在广州的具体联络地址,不如我们直接找上门去。既然是他们主动给我们送来的样品,应该也是希望能够向我们推销,就算样品坏了,他们也不能说什么吧?”大泽拿起掉落在桌上的明信片,看了以后,轻声说道。

    “不错!到他们住的地方去!”长谷川精神立刻振奋起来。

    是啊,我们是日本最大的百货商,他们送样品来,不就是有求于我们吗?

    样品坏了,坏了好啊,这说明他们的产品质量不高!

    我正可以用这件事,向所有的日商说明,他们的商品质量差,大家联合起来压价,中国人从来胆子小,没有自信,只要多被我们嘲讽几次,必然会就此退让!

    说不定,我还能借此机会,为公司争取更大的利益!

    长谷川脸上阴晴不定,忽忧忽喜,最后大笑起来,拍着长谷川的肩膀夸奖道:“大泽君,你说的不错,不过,我们先不忙去厂商那里,而是先到其它几个株式会社的办事处去!”

    他在大泽不解的脸色中,从他手上抢过明信片,看清上面的地址,就塞入口袋,一起从办事处出来,在路上拦了辆出租车,向其它几个日本百货商驻广州的酒店疾驶而去。

    在三越百货,长谷川和大泽终于领受了中国产品的冲击,小小的投影机,可以随便摆放在茶几上,也可以在开会的时候放在桌面上,还能用特配的金属吊具,挂在住房的屋顶,一点也不占地方,而这,正是日本人最喜爱的地方。

    一块幕布可收可放,拉起来,只有一个卷筒吊在电视上方屋顶,拉下来,正好遮住电视机,用于投影观看,实在是方便极了!

    对专心挑错的长谷川而言,他很快从演示中发现了问题。

    液晶板特有的晶体显示,使得画面有明显的颗粒状,细节不够细腻,而动态转换也不够快速,如果作为大型娱乐场所使用,图像画质明显不够。

    在他们更换了随机配送的录像带,用自己的录像带进行播放以后,这个现象更加明显。

    这种液晶投影机只能以家庭为销售对象,近距离投影。

    “根津君,这种投影机,对方的报价是多少?”长谷川客气地向三越百货的根津正则请教。

    “还没有报价。我们这些天,都按照寰宇电子留下的地址,去和他们具体联系进货的事情,可那里只有几个技术人员,在那里调试机器,解答如何维护保养,其余的全部一问三不知。据他们说,寰宇电子的老板到香港去了,可能还要三天才能回来。”根津放的是自带的av片,他看着布幕上耸动的肉体,兴致勃勃,随口答道。

    “还有三天……”长谷川松了一口气,这么说,他还没有误了大事。

    他鄙视地看了一眼根津淫荡的表情,正想跟他说联合压价的事情,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啊地一声,站了起来。

    “长谷川君,你怎么了?”根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视线又被av吸引过去。

    “没什么,多谢根津君的帮助,在下感激不尽!”长谷川深深地鞠了一躬,拉着也是目射红光的大泽走了出来。

    男欢女爱的呻吟声,还在楼道里回荡,长谷川就贴着大泽的耳朵小声说道:“中国人一向没有专利概念。这个液晶投影机,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我肯定,他们最多是在国内申请了专利,还没有在国际上注册专利。你马上去,看看电报局能不能向日本发电报。如果可以,我们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总部,抢先注册专利!到时候,别说日本的市场,就是欧美的市场,他们也别想占领,除非向我们支付专利使用费!”

    大泽的注意力一下从色情片中被拉回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上司。

    “你看我干什么!”长谷川压低声音,阴笑道,“中国人从来都很愚蠢,他们自己带我们去看他们的生产,了解详细流程,一点都没有保密意识。对于这样的便宜,我们不占白不占!”

    大泽想了又想,也激动起来,精神振奋地说道:“课长,我太佩服你了!就算我们没有争取到液晶投影机的销售权,光靠收取专利费,我们公司都能大赚一笔!这次咱们俩人,有希望回国内总部了!”

    “回总部算什么!”长谷川微闭着眼睛,想想回到总部风光的场面,笑得嘴都合不拢,“就凭咱们立下的功劳,起码也会升至部长!”

    “是!我马上去电报局看看!”大泽飞一般向电梯间奔去,心脏砰砰直跳,这可是公司成立以来的大功劳啊,一定要抢在其他百货公司反应过来,把专利权抢注到手!

    长谷川笑眯眯地看着大泽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间,感叹道:“年轻就是好啊,活力十足!”

    他侧耳听着酒店走廊里,隐约地呻吟声,脚步不由自主向根津所在房间走去。

    ﹏﹏﹏﹏﹏﹏﹏﹏﹏﹏﹏﹏﹏﹏﹏﹏﹏﹏﹏﹏﹏﹏﹏﹏﹏﹏﹏﹏﹏﹏﹏﹏﹏﹏﹏﹏﹏﹏﹏﹏﹏﹏﹏﹏﹏

    今天租的房子到期,前去退房,搬家具,字数稍微少了点。明天将恢复两更,感谢读者一直以来的支持!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