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报局准时地下班,让大泽最终在第二天上午才向东京发去了电报,而算上译电和取电报的时间,五百伴总部直到中午,才知道了长谷川的电报内容。

    而这个时候,萧强已经出人意料地,提前回到了广州。

    和他一起回来的,除了现在总是贴身跟在他身边的苏政和田胜英,还有林怡。

    高考结束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呈现出半公开的状态,等到高考成绩公布,而且林怡接到了北大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以后,萧强特意带着礼物,到林怡家里面串了一次门,正式确认了两人的关系。

    这次广州之行,虽然不是专门的旅行游玩,可为了兑现长久以来,陪她游览名山大川的诺言,萧强在征得了林怡父母的同意之后,也带上了她,算是公私兼顾一回。

    只是他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在广州,几人鞍马未顿,就马不停蹄地,向各个日本百货商会发送投影机的样品。

    等这件事忙完的当晚,萧强就在入住的华侨旅馆,接到了一个电话,话筒里,是契索涅夫的声音:“你委托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你到香港去,住在丽晶大酒店,会有人和你联系。”

    “太好了!正是一场及时雨啊!”萧强低声笑了一会儿,对他说道,“不过,我能给予你们的,并不会很多,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你能够同意吗?”

    电话那头,契索涅夫没有迟疑:“我说过了,如果最坏的情况出现,我们只求托庇于你。所以我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你能够开诚布公,这就说明了你的诚意。就算一点股份也不给我们,也没有关系。”

    放下电话,萧强马上向苏政提出了到香港一游的打算。

    他的理由很充分:国内的科技商业化,还在初级阶段,到香港走走看看,了解一下世界科技运用的实例,能带给他更多的灵感。

    苏政也很快就将这个要求,转告给上面,并在第二天同意了他的香港之行,但因为投影机的成功,也加强了对他的保护,在苏政和田胜英之外,又加派了两位当地外事部门的同志,一方面是作为他的粤语翻译,另一方面也是充当在香港的导游。

    国内到香港旅游,是从改革开放后,才逐渐开始的,全国总共只有中国旅行社可以组团港澳游,一年才几千个名额,价格奇高,达到一万六人民币,也可见控制得有多么严厉。

    而且,每个月只能出一个团四十人,报名的人络绎不绝,申请一直排到了将近一年以后,人们对外面世界的渴望,也是可见一斑。

    萧强本以为他就算提出了,具有正当理由的申请,估计也要很长很长时间才能批复下来,没想到头天提出要求,第二天就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速度之快,令人惊讶。

    这也让他清楚地认识到,高层对他的期待,也在迅速提高,此次香港之行,也显得尤为急迫。

    接送他们的轿车从酒店出发,穿过深圳市,在罗湖口岸进入香港。

    经过深圳的时候,萧强隔着车窗,看着一间间厂房、一个个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目光深邃莫名。

    这就是中国腾飞的窗口吗?

    它现在,还显得这么的稚嫩,真的能够托起这条沉睡的巨龙吗?

    对此,他并不清楚,在他前世的记忆中,几乎没有什么经济特区的概念,整个国家都是向世界开放的,也就难以判断,深圳特区,是否是如愿以偿地取得了成功。

    他看了很久很久,才收回目光,凝视着前方靠背,陷入了沉思之中。

    深圳原来叫宝安县,七九年改革之初,才被中央改名为深圳市,当年底,又被升级为地区一级的省辖市。第二年中,被全国人大批准成立为经济特区,次年三月,再次升格为副省级市。

    特区成立的目的,就是引进外资,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得到国外的先进技术,成为改革的一块试验田。

    然而事情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完美,由于外国企业对中国没有信心,加上当时外资入驻,在国内开办公司企业,都有一条,要他们转让技术。

    因此,国外的跨国企业,尤其是科技含量高的企业,要么无视深圳的存在,将香港作为进入国内的跳板,要么就是建立劳动密集型、低技术含量的加工企业,在实际上,并没有为国内的科技提升,带来太大的好处。

    现在的深圳,主要的工厂,大都是港台企业,这些初期到来的投资商,是真正忧心国事的爱国商人,当然,爱国和挣钱并不矛盾,所以,大量的资金、技术,都来自这两个地方。

    只是,他们所带来的技术,也是相对于国内而言的先进,在国际上,并不占优势。

    作为一个关口,罗湖口岸非常的简陋,木栅的关口内地一侧,排着长长的队伍,这都是到香港投亲靠友的人,闷热的天气下,裸露在没有遮掩的室外,一个个都汗流浃背,人群中发散出一阵阵浓重的汗味。

    可是没有人在意这样的天气,他们伸长了脖子,焦急地看着前方的人进行入关检查,在他们的眼神中,洋溢着对幸福生活的憧憬,丝毫没有想到,凭借他们身无长技的一双手,怎样在香港取得成功。

    一辆大巴车在对面香港警察把守的关口停下,下来的内地游客,都是大包小包,有服装、电器、食品,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喜悦。

    “哇,那个人还扛了一台电视机,这么大的东西,他怎么带回去啊!”林怡在他身边,凑在车窗前,捂着嘴小声惊道。

    萧强的心,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小小的一道关卡,清晰地画出了一道界线,一边是贫穷,一边是富裕,一切的一切,都浓缩在这小小的场景之中!

    由于他附身以后,内心接受了这是个落后的时代,逐渐适应了这个时代,但在这一刻,他忽然发现,原来实情并非如此,原来我们的国家,其实也可以变得富强,就像对面那样!

    他内心的冲击,无以言表的强烈!

    人民渴望改变生活质量,这种渴望,并不能靠一道关卡所能封闭,也不可能仅仅靠一次短期的旅行,得到实现,他们需要的,是整个国家的富强、物资充裕、技术领先!

    一些隐藏的情感,似乎在一瞬之间,从萧强的心底复苏过来,他的眼睛里,感到一些湿润。

    广东省外事部门的陪同人员,下车向关口检查站的人说了几句,掏出身上的工作证给他们看过,检查站过来一名工作人员,对车上的人看了一遍,让他们优先通过关卡。

    萧强从那些等待通关的人眼中,看到了羡慕、嫉妒、焦虑等各种情感。

    一种刺痛,深深地扎在了他的心口。

    车上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林怡将车窗拉上,紧紧地拉着他的手,仿佛要从他身上,汲取力量。

    “总有一天,我会让大家不用再挤破头,才能买到充足的商品,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外国人,挤破头把他们最新的产品推销到中国来!”萧强在心底暗暗发誓。

    从罗湖口岸出来,大家都没有什么兴奋之情,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在他们内心纠缠,一向话多的田胜英,也是难得的保持着沉默。

    先进和落后,光是用语言,是很难清除阐述的。但只要看看两个比邻地区的人民生活,人们一下就能明白过来。这样的对比,实在是太强烈了,强烈到,已经习惯了内地清贫生活的人,竟然一时难以在内心,完全接受这种冲击!

    也可能是天气太过闷热的缘故,一路上没有人说一句话,直到车子在丽晶大酒店富丽堂皇的门口停下。

    萧强他们的车子在罗湖关口就停下了,出来后换坐的是一辆香港出租,路上看着穿梭的各国名车,众人都是目不斜视——他们已经麻木了。

    萧强和两位广东外事部门的人员还算比较正常,萧强有前世记忆可循,香港的富裕,在他眼中并不算什么,经过了罗湖口岸的情感冲击,很快就恢复过来。

    那两位广东外事部门的陪同人员,经常来往广东香港,内心也有一定的免疫。

    而林怡和苏政他们,则张大着嘴,看着光可鉴人的玻璃幕墙,露出了乡下人进城的表情,难以自持。就算是高干子弟出身的田胜英,在父亲的严厉管治下,也没见过这样美轮美奂的环境,错手错脚,梦游一般地进入到酒店大厅。

    萧强让他们在大厅休息处等一下,自己一个人,到前台去办理入住手续。

    大概是前世旅游的地方太多了,广东话他也能说几句,只是不很流利,但听完全没有问题,根本不需要广东外事局的陪同翻译。

    这样豪华的酒店,说实话,他记忆中也没有入住过,但他见过的世面多,也没有慌张的感觉,很快就办理了入住手续。

    他看了看还在东张西望的林怡,笑了起来。

    幸好没让林怡跟过来,她要是知道在这里一个双人房,就要三千多港币,恐怕会失去控制地尖叫出声吧。

    他们一行六人,这一天光住酒店的开支,就是七八千港币!

    好在第一批生产出来的投影机,立刻就被一些事业单位和西南军区抢先预订,并主动把钱划到了他的账上,萧强他们也住不起这样昂贵的酒店。

    第一天他们什么地方也没去,算是给他们一个心理适应期,即便如此,他们看到各种新奇的事物,都会大惊小怪地讨论一番,来往的人不时对他们驻足观望,让萧强感到一丝丝难为情。

    他拉着林怡,躲到房间里,本想借着这次出来的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谁知道林怡一到房间,就打开酒店的电视,让粗通粤语的萧强给她解说,电视上都说的是什么,对这个和国内迥异的城市,充满了好奇。

    萧强解说的口干舌燥,一直到夜深,才劝说林怡关上电视,前去洗漱。

    他听到盥洗室里传来哗啦的水声,在沙发里有些坐立不安,今夜就要告别处男之身了,这怎么不让他激动难耐。

    水声停了,他惊讶地发现,林怡又穿着她的衣服出来了,只是头上湿漉漉的头发,表明她已经洗过澡了。

    “萧强,你来看。我在盥洗室里,发现了一个柜子,打开一看,里面挂着好多衣服,就像日本人的袍子一样。不知道是谁在这里住过,连衣服也忘记带走了!好好笑哦!”林怡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光洁的脚踩在地毯上,什么也没穿。

    萧强一拍脑门,苦笑道:“那哪是谁忘了带走的衣服,那是酒店提供的睡衣,专门供客户盥洗过后换穿的。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穿着睡衣入睡的。早上起来,你只要把睡衣换下来,放在门口,自然有酒店的人进来收去清洗消毒,再换上洁净的衣物。还有,这里的毛巾啊什么的都是这样,客户只要住进来,就和家里一样,只是清洁整理工作,都由酒店代劳了。”

    “真的?”林怡瞪大了眼睛,不能置信还有这么好的地方,随即就担心起来,“那住在这里,也一定很贵吧?”

    萧强笑了起来,一把将林怡楼在胸前:“还好,你老公这点钱还是有的。多的不敢说,咱们在这里住个一年两年,还是没问题的。”

    “哇!这么贵!”林怡花容失色,她当然知道萧强现在多有钱,可就算这样,萧强也说只能在这里住一年两年,那这里的住宿费用,不是每天都要上万。

    她吓得心脏乱跳,从小到大,她都没这样花过钱,这哪是在消费,这根本就是在烧钱啊!

    “萧强,我跟你商量个事,行不行?”林怡撑着萧强的胸膛,支起上半身,吞吞吐吐地说道。

    “行,有什么不行的!老婆的话,那就是最高指示,我哪敢不听!”萧强笑了半截,一看林怡的表情,立刻明白过来,“不过要是换酒店的话,那就算……嗷,别掐别掐!”

    林怡拧着他的手臂,红着脸,嘟着嘴道:“你刚才还在说都听我的,马上就改口!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大流氓!”

    萧强嘿嘿傻笑,他当然知道林怡为什么骂他流氓,因为当林怡幽香温软的身子一靠上来,他立刻就有了反应,在她上面的林怡如何不知道。

    他将林怡抱在怀里,闻着她发间洗浴香精的淡淡香味,轻声说道:“小怡,我当然知道,有了钱也不能乱花。不过,我这次出来,是有商业目的的,会和一些相关人员见面,需要一个排场,向他们说明我的实力。你想一想,如果你要和某个人见面,谈一笔几千万的生意,你看见他住在一家老旧的破旅馆里,你还会信任他吗?”

    林怡想了想,点了点头:“会!他卖东西给我,我当然要收到货才付钱。要是我卖东西给他,当然要收到钱,才给他货。”

    萧强大笑,手指刮过她的鼻梁:“小东西太精明了,反正自己不肯吃亏。可是,你这样,谁肯跟你做生意。”

    “大生意不做,我就做小生意好了。只要能吃饱穿暖,又何必整天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呢,那样活着,不是太累了吗?”林怡靠在他的肩头,脸庞贴着脸庞,幽幽说道。

    萧强的心弦被拨动了一下,他叹了口气,那样恬淡的生活,其实也是他所期望的。

    他的手指在林怡还有些湿润的发丝间滑过,心中柔情无限。

    一个知足常乐的妻子,是他今生最佳的良伴,等到他积聚起可以保证自身自由的力量,和林怡携手遨游,那是多么的快活啊!

    没来由的,他的眼前浮现出今天在罗湖口岸看到的那些人、那些眼神,还有他的誓言,又无声地叹了口气。

    国家的强盛,又岂是他一个人的力量,所能负荷的,和林怡笑傲山水的日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到来……

    怀间,林怡细微的鼻息,告诉他,林怡已经睡着了,今天她看了太多的、听了太多,超出了她精神的接受限度,太疲倦了。

    酒店的中央空调发出微弱的声音,凉气阵阵,毫无酷暑的感觉。

    萧强轻轻把她抱起,脱去外衣,放在床上,为她盖上被盖。

    他搂着林怡,却不再有一丝波澜,只有和怀里的可人儿,共度一生的绵绵情意。

    早上,他被鼻孔里的奇痒所惊醒,还没睁开眼睛,就大大打了一个喷嚏,迷糊中,看到林怡捏着一缕发丝,半支着身子,俏皮地看着他。

    “调皮!该打!”萧强手伸进热烘烘的被窝,在林怡的丰臀拍打了两下,惊得她从床上跳起来,躲到另一头。

    萧强闭上眼睛,闻着对面林怡的淡淡体香,回味着刚才的触觉。

    昨晚他心情宁静,没有察觉,但现在恍然发现,在不知不觉间,小姑娘已经变成大姑娘了,那丰臀的肉感,向他宣告,他所爱的人,已经是一个凹凸有致的小美人了。

    “过来让我抱抱!”萧强睁开眼睛,笑咪咪地冲着林怡说,“为了惩罚你,让我亲一口!”

    “呸!我才不干呢!”林怡冲他吐吐舌头,跳下了床,“我去洗脸刷牙,你也赶快起来。这里这么贵,你早点把事情办完,我们早些离开,不要浪费钱了!”

    萧强笑着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盒,叼出一支点燃,青烟缭绕,觉得心里很安定,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如果每天都是这样,那该多好。

    “快擦把脸,你这个懒猫,连毛巾都要我给你送来。”林怡拿着热气腾腾的毛巾进来,看他还在床上抽烟,直接将香烟从他手指间抽走,在烟灰缸里摁熄,细心地为他擦着脸,“今天你要做什么,想好没有,现在心里合计合计,不要像没头苍蝇一样,东一下西一下,效率不高,又浪费钱。”

    “知道了,有你这个管家婆在,我保证一两天就把事情办好。”萧强一下从床上弹起来,紧紧搂着林怡,吻了下去。

    “讨厌,满嘴的烟味……”林怡轻轻地拍打了一下,就安静下来,手臂也渐渐地搂在了萧强的脖颈之上。

    两个身子越贴越紧,温度也越来越高,连中央空调,也无法熄灭他们心中的火焰。

    叮铃铃,刺耳的电话突然响起。

    “电话……”林怡满脸酡红,杏眼迷离地喘着气。

    “管他呢!先忙我们的,等一下它就不响了。”萧强的吻一路向下,林怡娇声喘息,不停地扭动着身子,死死地抓着他的头发。

    铃声果然很快就停了,然而,没两秒钟,又响了起来。

    电话响了又断,断了又响,萧强下腹的火焰被这铃声被生生扑灭,气急败坏地扑过去,抓起电话,还没说话,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给人一种外国人说中国话的感觉。

    “你是萧强吗?”

    萧强脑子清醒了一些,都到口边的粗话缩了回来:“是我,你是谁?”

    电话那头,另外有人咳嗽了几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是我。本来我不想这么早打扰你,可是我们国内发生了一些状况,我必须马上赶回去,飞机票已经订好了,下午就走,所以,我们只有上午的时间,要抓紧一点。”

    契索涅夫!

    难道是莫斯科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强赶紧说到:“好,我马上去中环请律师,我们在什么地方见面?”

    契索涅夫在那头和另一个人用俄语交谈了几句,对他说了个地址:“尖沙嘴世豪酒店,一二一七号房。你带着律师、公证员,直接到这地方来。我等你。”

    电话挂断,萧强立即抓起电话,询问酒店客服,问明了几家着名的律师楼,当下就和林怡动身,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苏政等人陪同下,打车前往律师楼。

    律师楼的服务很全面,在一般的代理法律事务以外,代办公司注册也是他们的主要业务之一,金钱攻势之下,对方立刻派遣了他们的首席律师和公证员,随同萧强一同前往尖沙嘴世豪酒店。

    看着面前一二一七号房,萧强犹豫了一下,敲响了房门。

    ﹏﹏﹏﹏﹏﹏﹏﹏﹏﹏﹏﹏﹏﹏﹏﹏﹏﹏﹏﹏﹏﹏﹏﹏﹏﹏﹏﹏﹏﹏﹏﹏﹏﹏﹏﹏﹏﹏﹏﹏﹏﹏﹏﹏﹏

    今天状态不好,写得比较慢,先发一章。稍事休息,马上写第二章,今天再晚也会完成两更的承诺!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