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强忙完了公司改制的事情,没有马上离开香港。

    这次,他是如来香港时所说的那样,在各个商场闲逛,各种电器、电脑和一些不起眼的电子产品,他都看得很仔细。

    他拥有前世模糊记忆,虽然让他凭空想象,制造出超越这个时代的产品有困难,但在闲逛的过程中,却能够根据现有的成熟商品,产生一些灵感,作出相应的改进,还是没有问题的。

    每当他突发奇想,就会马上告诉林怡,由她三言两语匆匆记录下来,回去以后加以整理,以启迪萧强思路。

    有时候,他还会购买一些电子产品,作为日后的样本。

    当然,这些东西,都无一例外地扔给了苏政等人。于是,他们的怀里迅速就抱满了各种电器,从小小的刮胡刀,到大型的电视机都有,迫使苏政不得不专门租了一辆小型货车,缓缓跟在他们身旁,用以装运越来越多的商品。

    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承认,萧强是个科技工作者,当他看向一个个电子产品,那种专注沉思的样子,还有突发灵感立刻记录的时候,从他脸上,再也看不到以前那种,无休止攫取利润的贪婪。

    中间,萧强也为家人买了一些东西,如服装、化妆品、糖果之类的,打算回到家里,分给老爸老妈,还有林怡的父母,毕竟到香港一趟,总还是要带点礼物回去。

    由于林怡的坚决拒绝,萧强只为她买了一条周大福所出的铂金镶钻项链,算是两人相识以来,第一件具有纪念意义的饰物。

    两天两夜,当萧强满载而归再次来到罗湖口岸,他们一行从进入香港时的赤手空拳,变成了分乘三辆大型卡车,浩浩荡荡的车队。

    把守口岸的港英警察,都傻了眼。

    自从罗湖口岸开关以来,从内地涌来的难民、游客也不少了,大多数都留在了香港,那些回到内地的,也都带着大包小包。可是像萧强他们这样,开着三辆卡车,全部装满电子产品的,还绝无仅有。

    而且,经过他们满头大汗的检查,车上所有商品,都只有一件,最多两件,要说他们买回去开电器商店,也说不过去。

    难道这是哪位*,在香港大肆采购的结果?

    香港的货车到口岸,就要打道回府了,他们不能直接开进深圳地界。

    在内地这边,也早就停了几辆大型货车,几十个民工手握扁担、绳索,等待已久,一声令下,关口的拒马全部搬开,民工们潮涌过来,肩扛手挑,将电器运回到内地关口那边。

    内地关口那边,还在排队等待过关的人,也是鸦雀无声。

    先别说动员了这么多人来转运,边防武警协助维持秩序,这是多大的手笔,就光是这么多的电子产品,这就要花多少钱啊!

    在他们看来,购买这批货物的人,有这么多钱,还不如直接跑海外得了,还回来做什么!

    一行人中,众人为萧强马首是瞻的态度,也让对方认定了他是个*,许多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他。

    萧强丝毫也不理会这些人的议论,眼睛盯着内地关口外,两辆黑色的奔驰车。

    其中一辆挂着军队牌照,另外一辆小号码的牌照,显然也是属于广东省政府所有。

    他走到第一辆车面前,车门打开,一个人低声说道:“进来吧。”

    萧强回头看了看,林怡正惶恐不安地看着他,苏政主动上前,在他耳边说到:“车里有人想见见你,林怡先和我们作后面的车子。”

    “你放心,没事!”萧强在林怡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转身钻进汽车副驾。

    德国车以结实、空间宽敞而闻名,在车里,他看到两名军人、两名便服中年人,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把他吓了一跳。

    因为在其中一个军人的肩章上,缀着一颗善良的金星,这是一名少将!

    “萧强,你的胆子好大!竟然敢直接和外国人签定股份转移协定!”一个穿着西服,戴眼镜的中年人哼了一声,怒气冲冲。

    其他几个人也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有驾驶员,始终面对正前方,对他们的交谈听若不闻。

    萧强对他的语气有些不满,但还是解释道:“我之所以要将公司性质,转变为中外合资,其中的苦衷,想来各位领导也清楚,如果不是限制太多,我又何必多费手脚,还要出让部分利润给外国人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中国人啊!”

    “可是你为什么不向组织汇报,就擅自作出决定!”戴眼镜中年人气势汹汹,随即就醒悟到,他出现了口误,立刻住口不言。

    其他三人脸现笑意,萧强也是咧了咧嘴:“这位领导,我的公司可是私人企业,是我自己的,这应该不需要请示汇报吧。再说了,我公司从工人到董事长,都是我,要请示汇报,也是向我自己请示啊……”

    戴眼镜的中年人有些恼羞成怒:“就凭你这个空壳公司,你做得出投影机吗?国家为了帮助你,出了多少力,你怎么能转身就把公司卖给外国人呢?”

    “好了好了,就别难为小萧了。”那个少将见两人之间火气渐渐上来,出来劝解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小萧,大家都很熟悉了,一个少年奇才啊,这一年的时间,可是让很多人都认识了他,现在,大家才看到真人,这才是真人不露像啊!哈哈!”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一个个自我介绍。

    那名少将是国防科工委的周耀华主任,具体主管什么工作他并没有细说;戴眼镜的中年人,是经贸委的秘书,姓肖;另外一个不到三十岁的西服青年,是发改委的,叫杨辉。

    还有一名军人,是南方军区的中校陪同,他没有向萧强自报家门,只是冲他点了点头,神情比较和善。

    大家简单互相认识过后,那边货车的装卸也已经完成,一行车队慢慢启动,向广州驶去。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谈工作的事情,萧强讲了一些香港的见闻,大家谈谈说说,都没有涉及到深入的问题。

    周耀华少将和杨辉都比较客气,就是那个肖秘书,看萧强很不顺眼,一直沉默不言,表情严肃。

    这也难怪,萧强的所作所为,最直接损害的,就是他们经贸委的权限,要是别的企业都这样搞,绕过国家控制,那还要他们经贸委干什么!

    回到广州,车队直接开往了南方军区,而不是经贸委,这让萧强略略放了点心。

    再怎么说,他也算是军队出来的,与精密电子研究所的合作,也就等于是和军方合作,双方的关系就目前来说,还算是比较融洽。

    到了南方军区,也就差不多到了娘家了。

    众人纷纷落座之后,谈话才正式开展,萧强把他的想法原原本本向他们做了解释,并反复说明,科技的时效性和前瞻性,以及市场反馈的重要性,因此,他必须时刻把握客户的需求,不断变化更新,才能占据市场,这才是他让外资入股的主要原因。

    经过萧强几乎把口水说干的说明,肖秘书心情沉重地停止了追问,知道不可能再继续追究他责任。

    他这次外资入股,所赠签的那份协议,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只是一个姿态,表明希望不要外人干涉、独立自主的姿态。

    从这份协议来看,那个所谓的微星高科集团,对他基本上没有任何影响力,整个寰宇电子,仍然是萧强说了算。

    但这个所有人都敲了一个警钟,要是把萧强逼急了,他下次直接跑到国外,那怎么办?

    经过一年来的接触,对于萧强,他们已经有了越来越清醒地认识。

    这个人是爱国的,这点毋庸置疑,要不然也不会主动跳出来,帮助精密电子研究所,搞到超高精密的芯片,为我国的雷达研究,给与了极大的帮助。

    同时,他也是个奇迹的创造者,这次液晶投影机的诞生,是他第一个提出了设想,并有具体的实施思路,这样一个颇具灵气的少年,未来很可能会成为一个硕果累累的科学家,留住这样一个人的心,更胜过留住他的人。

    只有他心甘情愿发挥聪明才智,才能为国家的科技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所以,这一次的接触,大家都领到了指示:不问他的产品从何而来,不干涉他的具体研究方向,不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他提供尽可能好的条件。

    最后还加了一句:只要他不卖国,所有部门,必须无条件为他开绿灯!

    也正是这样,肖秘书尽管心中一百万个不满,也只好在萧强委屈求全的赔罪中,捏着鼻子,半推半就地接受了他的解释。

    不过这话不是他说的,而是国防科工委的周少将首先提出来:“小萧啊,你这次,可是把我们都吓坏了啊,大家都以为,你被国外的金钱美女所腐蚀,不肯回来了呢!”

    萧强腆然一笑:“周叔叔,我可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我爸爸也是军队的人,怎么可能留在国外呢?我的根,就在这片土地上啊!”

    “说得好!”周少将连连点头,感叹道,“不愧是我们部队的孩子啊,明白事理。你的事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上面有一个想法,你也知道,液晶屏在军事上,有极大的运用价值。例如野战医院的仪器仪表,如果采用了液晶屏,就能节约更多的空间和重量,装载更多的药品物资。还有飞机坦克,这每一寸空间、每一份重量,都要我们的科技工作者挖空心思。希望你能够为部队提供一些高品质的液晶板。”

    说着,他接过中校递过来的一个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在里面,是一块晶莹的液晶板。

    “这是我们的专家,花了大力气,才制作出来的。它采用的,也是最新的tft技术,对每个液晶点进行精确控制,而且在响应速度和扭曲角度上,都有极大地提高。达到了五十毫秒的响应速度,可视角度达到了一百二十度,分辨率更高达八百乘六百。可惜就是科技制造难度太大了,我们采用实验室制造,五十块里,就只有这一块,制作成功,代价太大了。”

    萧强屏住了呼吸,指尖轻轻捏住盒子边缘,接了过来。

    这是一块十英寸的大液晶板,在会议室的灯光下,反射出一圈圈彩色光晕,十分美丽。

    要是周少将的数据说明属实,那这块液晶片,还高于精密电子研究所,从日本得到的量产液晶板,这对产品升级换代来说,就太重要了。

    对方言语之中,已经开出了条件,只要能够大量提供这种液晶板,以供军需,就放过他这次胆大妄为的举动。

    其实这对萧强来说,也是雪中送炭啊!

    他看了一会儿,将盒子盖上,问道:“你们要多少?”

    “十万!”周少将看了他一眼,似乎也对狮子大开口有些难为情,稍顿了一下,又说道,“当然,我们会付钱,只要别太贵。”

    萧强笑了一下,要是有钱就行,他们何必购买,自己生产不是更方便?

    对这种客气话,他没有作声,考虑了一下自己的异能使用,十万块液晶板,也要好几个月才能提供,投影机这边也需要,这中间如果投影机的销售情况好,自己很可能就忙不过来了。

    “什么时候要?”他问道。

    周少将大喜,只要萧强没有拒绝就行,他也知道,实验室制作都这么困难,要让萧强提供十万块,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他立刻说道:“时间你可以自己掌握,只要先期提供一万片,供装备改装,剩下的,能在两三年内全部到位就行。”

    萧强把盒子收起来,放在身边:“那就没问题,三到四个月内,我想供给你们一万片。”

    “太好了!”完成了任务的周耀华搓着手,不好意思地问道,“这个价钱……”

    “你就照五百块一片给好了,我知道,军队也没钱。”萧强不在意地说,就是对方不付钱,也没关系,但必须保证正常的商业行为,不能让对方养成可以随便吃白食的习惯,否则,以后大家反而不好合作了。

    五百块一片,也不便宜了,总数算下来,也有五千万,对正在勒紧裤腰带的军方来说,一下子要拿出这么多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这是分期付款,头期也只有五百万,想来他们还是能够承受的。

    周少将满面红光,对他的态度极为满意,不愧是部队的孩子啊,明白大家都在困难时期,这么厚道的价格,到什么地方去找啊!

    液晶技术,说穿了就是一种以玻璃为载体的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想要制作越大的基板,难度也在呈几何数字的上升,这个时候,大家都只是几英寸的小基板,而制造工艺都相同,加上层出不穷的废品,一块液晶板的价格高不可攀。

    早期的tn技术液晶,相对制造难度稍小一些,但他们要求的,是最新技术的tft,其价格在国际上达到了天位!

    像这么一片十英寸的高清晰彩色液晶板,至少几千上万美元,而且都不能大规模制造!

    这可是美元计价!

    按照现行汇率,一美元兑换三点七人民币,这就是几万块钱,更别说黑市价格,一美元达到了五人民币,相差悬殊之极!

    萧强只要五百块钱,那不是和白送一样!

    兴奋至极的周少将来回斡旋,其他几个人当然没有意见,肖秘书室来发牢骚,并警告萧强以后不要自作主张——当然,以后萧强基本就算脱离了他们的“指导”,牢骚发过就算。

    在离开南方军区的时候,杨辉握着萧强的手说道:“你的做法虽然鲁莽,但也是给我们的工作,提了个醒啊!一号首长就说:‘不要管那么死!管那么死干什么?要相信大家!’下来,我们都反省了一些工作中的失误,这次,那些外贸企业可都是托了你的福,只要审批通过,他们都将获得外贸权,无须层层审批,以后外贸局对企业的干预,也会越来越少啊!”

    萧强这才明白,为什么经过这么多人劝说,肖秘书还是臭着一张脸,原来他们的权限,在萧强挑战之后,惊动了上面,结果对国内企业,也放开了外贸管理权,这让他们,怎么高兴得起来?

    这一场香港之行的风波,在高层的干预下,最终有惊无险地度过,而萧强也获得了更大的行动自由,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西南军区对萧强热情非常,专门派了车送他们回到租住的华侨旅馆,还给他留了电话,萧强要是有所要求,只要不违反政策,他们都会尽力帮忙,这也使得萧强,和军方的关系愈加密切,为以后进入军工,拓宽了道路。

    回到酒店,众人盥洗过后,都是疲倦异常,各自回房歇息。萧强看大家确实旅途劳累,虽然他急于赶快敲定在日本销售投影机的事宜,以为下一步连续打击日本液晶研究计划,牢牢把握市场主导权作好准备。但看这情况,也不得不同意休整一日,具体洽谈,等到明天再说。

    萧强并不知道,他现在就是请各家日本商社前来商议,也找不到他们。

    因为,这些商社的日本人,全部都跑到了广州七十五公里外的从化温泉避暑山庄。

    在八月炎热的天气里,虽然从化四面山峦叠嶂,气候宜人,也不是一个适合泡温泉的好时机,他们之所以选择集体跑到从化温泉,就是看中这里环境幽静,又有很多独立的别墅群,正方便他们借此商量事情。

    这次集体行动的发起者,就是五百伴的长谷川课长,想一想给国内的电报已经发了出去,抢注专利已经不用他操心,反正萧强还要两三天才回来,正好借这时机,把所有在华的日本商社召集起来,大家合计一下,抱成团,来向萧强索取最大利益。

    从化温泉总面积达到了二十多平方公里,温泉疗养区在河东,看群山起伏,层峦叠嶂,着实风景如画。

    由于是山区,这里的空气也十分清新,走在曲廊之上,看看掩映期间的楼台、小亭,绿树成荫,让人油然升起心旷神怡之感。

    不过大家都知道今天所来为何,浮光掠影地看了一遍,游览了一下天湖,便包下了一栋别墅,等中方服务员送上茶点、水果,便将他们赶了出去,众人济济一堂,会商如何胁迫寰宇电子退让。

    作为主持人,长谷川当仁不让第一个站起来,穿着日式和服,拍了拍手:“诸君,我们能够在异国的土地上,享受到比国内还好的服务,这可都是托了中国人的福啊!”

    所有人都深有同感地笑了起来。

    他们在国内,多是一些科长之类的小职员,在公司内部,属于受气包的角色,为了在林立的众多公司中生存,他们的业务压力也最大,许多人起早贪黑操劳一生,不过是为了在东京有一所房子,能够养活老婆孩子,哪里想到过,还能享受到人上人的滋味!

    中国确实很贫穷,生活也稍显乏味,但它的进步,也是实实在在的,毗邻的深圳,正在快速地从一所小渔村,而变成庞大的工地,未来则将是一座新城。

    一些以外国人为消费对象的酒吧,也开始悄悄地出现在广州街头,这些小科长们的日子,正在一天比一天过得滋润,如何不开心?

    长谷川笑着说道:“可是,尽管他们对我们这么好,商业行为就是商业行为,我们也要力求取得最大的利益。虽然在座诸君都来自不同的株式会社,不过,我们都是日本的企业!那些欧美鬼畜说我们的市场排外,但看看我们狭小的国土、贫瘠的资源,如果不排外,我们怎么养活自己,怎么成为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强国呢!”

    “说得好!长谷川君,说出了我的心声啊!我们日本人,就是靠团结,才赢得了欧美的尊敬,我们的人民勤奋工作,以蚂蚁精神,死也要死在工作岗位上,才创造了日本奇迹,国民生产总值已经超过了美国的一半,以后,我们还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佐藤商社的河野,慷慨激昂地振臂说道。

    席间的日本人,都是扬眉吐气,一个个喜笑颜开,称赞不已,气氛迅速达到了炽烈状态。

    难怪他们这么开心,因为战后以来,唯有日本做到了,将其他国家和美国的经济差距,缩小到了一半的程度!

    在国内,已经有很多的人在大声欢呼,只要等到日本的经济超过美国,他们就可以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了!

    兴奋的日本人在全世界挥洒钞票,各个国家都对他们欢迎备至,旅行社配有专门的日语翻译,还有很多的外国人在赶着学习日语,日式料理,也成为高档的美食文化,而广为宣扬!

    更让他们激动的,是大量的日本人,挥舞着支票簿,在美国大肆购买房地产,美国经济的象征——洛克菲勒广场被买走了;美国精神的象征——好莱坞被买走了!

    大量关于日本忍者的电影,开始充斥好莱坞的银屏,好像没有忍者,就不成其为电影了!

    无数的日本人激动不已,他们在报章、电视中,以无可抑制的激动叫嚷:在军事战争中,我们失败了;但在经济战争中,我们胜利了,我们买走了美国大量房地产,我们还会买走更多,我们要将整个美国都买下来!

    这,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