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演习的电影。

    宽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军方的高级将领们。

    窗帘拉上,电灯关闭,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只有投影机降温风扇,发出呼呼的叶片声响,以及投影灯泡丝丝的电流声。

    在座的将领们,都全程观摩了全部演习,这时,是在重温失败的痛楚,是在痛苦中,摸索未来的道路。

    由于演习部队已经拉出来了、演习区域也清场完毕、弹药也下发给各个部队,在郑亦亭的坚决请求下。同时扮演红军的王师长,也不认为自己处于多大的劣势,同样极力请战,于是,演习得以继续。

    屏幕上,跳出来一个人影,看起来很年轻,可能是才参加工作,宽大的军服穿在他身上,显得空空荡荡的,如同一件袍子。

    他举着话筒,对着镜头说道:“在十二月份,冬季即将到来的时候,我北方军区,两支久负盛名的装甲作战师,在京郊某地,举行了一场模拟条件下的高科技作战演习。”

    镜头一转,画面中出现的是那个熟悉的土山包,镜头正对准了演习指挥部的帐篷。

    “在我身后,同一座山包下,分别就有两个指挥部。这在世界军事演习史上,也是一项奇观,不如让我们来采访一下演习指挥部,向他们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会议室,黑暗中,不知道那个将领骂了一句:“白痴!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个傻逼来做解说!”

    “安静!”会议室前排,传来一名老帅的喝令,“管他是不是傻逼!我们的任务,就是多看、多想,少说话!”

    这次全军高级指挥员,观看演习纪录片,包括退役老帅们在内,都齐刷刷地到了现场。

    这也表达了我军,对这次演习的重视程度。

    镜头跟着解说员,进入了指挥部,就听见里面议论纷纷:“这个郑亦亭,他拿着那么好的武器,却缩成一团。主攻的蓝军,现在却变成了主守。这边应该防守的红军,却全军出动,以三个箭头,形成突袭之势!嘿嘿,这一仗,有点意思!”

    解说员精神一振,跑了上去,把话筒对着一名中将:“常将军,你刚才说蓝军由攻势转为守势,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不是代表了,即便拥有先进的武器,在我们强大的军队面前,也只能退缩防守?代表着我们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么?”

    那个中将一脸古怪地看着他,支吾说道:“这个,郑参谋长的打算,我也不是很清楚,从他的布阵来看,大概是打算以静制动吧!”

    “原来是这样!”解说员带着摄影师,从指挥部奔出来,朝另一边的蓝军指挥所跑去,“面对红军强大的铁拳,不知道蓝军首长,会作出怎样的决断,是否会命令部队全面反击呢?让我们亲自到蓝军指挥部,看看他们的具体反应吧!”

    镜头里,是蓝军的指挥部,郑亦亭双手叉腰,望着幕布上的战场态势图,一言不发。

    “请问郑参谋长,你现在正在想什么?面对红军的强大攻势?你的对策又是什么呢?”解说员跳了过去,把话筒塞到他嘴边。

    郑亦亭一愣,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具体怎么打,你等着看好了。不要干扰我指挥!”

    “可是郑参谋长,我们是在拍摄军事纪录片,希望您能够配合!帮我们把影片拍完整,我们希望全程记录指挥首长的一举一动,每一个思考细节……”那解说员还在喋喋不休。

    郑亦亭大怒,挥手叫来警卫员:“把他给我看好了!只准他拍摄,要是他敢拉着我们的参谋人员东问西问,干扰老子的指挥,你就把他拉出去毙了!”

    郑亦亭的举动,把解说员吓住了,他再也不敢多问,只是老实地把镜头对准了指挥所,静静地拍摄。

    郑亦亭大校对着幕布想了很久,冷笑道:“王疯子给我来个全师突袭,妄想打我个措手不及。可是,他没料想到,我本来就没有打算抢先出手。要不然,这时候部队正在准备攻击,防线乱糟糟的,倒有可能给他乱拳打晕。好,你王疯子想来攻,我就让你攻!”

    他转头道:“我命令,前沿一线部队,节节抵抗,不要让红六师打得太顺了!这些家伙一旦打疯了,也是很难对付的。要他们坚决抵抗,守住一线阵地,直到晚上!”

    解说员听他发布完命令,赶快兴奋地带着摄影师,跑出指挥部,搭载了一架专门用于拍摄使用的直升机,向红军的阵地赶过去。

    从上向下航拍,是蓝军森严的阵地,所有一线的部队,都进入了战壕。

    飞过蓝军阵地,又飞了十来分钟,可以看到大批的红军士兵,已经停止了前进。他们正在构筑阵地!

    也许是接到了前方蓝军已有准备,红军没有贸然一头撞上去,而是迅速构筑野战工事,将两军的战场,缩短到了区区三十多公里的距离。

    直升机继续向前飞,在一条河流上,看到了大量的军车、坦克、装甲运兵车,正在指挥下,有序通过军用钢桥。

    在不远的地方,工兵们仍然在继续搭建新的桥梁,以加快部队通过的速度。

    “看!下面就是我们英勇的红军战士,他们在抗日战争时期保卫过中央,在革命战争中转战千里,在朝鲜战争中打败过美帝国主义!在长达几十年的军史中,这支部队曾经两次,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由两次重建。每一次重树番号之后,他们都继承了革命前辈的牺牲精神,和大无畏的革命意志,在我军历史上,立下了赫赫战功!而今天,他们将再续新功,为我军,对付先进科技装备的蓝军,而奋勇拚杀!”

    直升机的轰鸣中,解说员用绳索把身体拴在机内,半个身子都探出去,声嘶力竭地对着话筒吼着。

    会议室里,终于有更多的人躁动起来:“老帅啊,能不能不妨这个影片啊!这个家伙就是个白痴啊,他东奔西跑,拍摄这样的特写镜头,有个屁的意思啊!不如还是播放指挥部的存档数字资料吧!我们都是独当一面的战略指挥官,要看,也要看全面嘛!”

    “不错不错!这样的影片,拿去哄哄外行还可以,给我们看这样的东西,那是糟蹋我们的眼睛呀!”许多将领们都附和道。

    军事纪录片,主要的作用是振奋人心,给将领们看这样的东西,实在提不起兴趣。

    “好吧,就放蓝军指挥部的战场数据模拟纪录吧!”老帅也是看得昏昏欲睡,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停止了纪录片的播放,而是连接了一台计算机。

    开机以后,显示的也是战场指挥系统的界面,只不过是单机版。

    操作员点击了一个程序模块,顿时,在屏幕上,显示出大家已经熟知的战场态势图。

    这个战场回放纪录,也是萧强极力坚持下,被程序员们设计出来的。当时,谁都没注意到这个模块的作用。但等到演习结束,萧强将其中的战场记录拷贝下来,分发给各个首长们的时候,他们才惊觉到,这个功能模块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其价值,并不下于整个战场指挥系统!

    有了这套系统,他们可以利用单机版的操作系统,随时回放整个演习作战的全过程,清晰地看到,指挥官下达的每个指令,并可以不停地快进、倒退到某一个战术细节,将局部战场加以放大,以供战后讨论研究!

    有了这么一套系统,对军事院校而言,那就是凭空多了无数的战场实例,对于提高战斗主官的战术素养、检讨战斗得失,其意义无论怎么夸大,都不为过!

    现在看到演习迅速被调整到红军停下攻势,蓝军依然收紧防线的阶段,将领们在感慨科技方便的同时,对萧强这个人,更加感到神秘莫测!

    能够思虑这么周密,想出这么多花花道道,这个人,太不简单了!

    幸好,他是我们的人!

    红军的攻势停顿,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在中午时分,他们重新发起了进攻。

    透过高空镜头,将领们看到,一门门大炮在构筑的阵地上,发出咆哮,闪烁的亮光充满了整个大地,硝烟在一瞬间,就将大片的土地,笼罩在里面,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

    投影图像,忽然被划分成了两块,高空航拍的图像没有了,一边出现的是战场态势,一边显现出指挥部的数据评判:红军动用榴弹炮、迫击炮、喀秋莎火箭炮,共计五百一十九门,有其弹着点计算,其覆盖范围包括蓝军整个一线阵地。由蓝军的防御阵地坚固性,和士兵的隐蔽来判断,本次炮击,共造成七条一线防御阵地实效,蓝军阵亡士兵二百四十八人,一个连队彻底失去作战能力,退出演习。

    之所以会弹出这个画面,是因为激光战场对抗模拟系统,主要能应用于士兵的枪械、飞机、坦克等直瞄装置,目前还不能做到火炮模拟弹道计算。因此,在出现炮击的时候,指挥部便会根据计算中心提供的数据,以演习常规判定方式,做概率决策,以判断炮击一方的战果大小。

    这样的演习规则,在座的将领们早就习惯了,能够这么迅速地得出结果,已经让他们欣喜不已了。要是按照往常的惯例,当炮击完成以后,这个结果要出来,起码要等上好几个小时。

    现在在战场系统的帮助下,他们几乎可以在不中断演习流畅性的情况下,迅速作出判定,将炮击区域的“阵亡”士兵,切断他们的战场对抗系统,闭锁枪械,命令他们退出演习区域。

    蓝军的抵抗非常坚决,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一个个一线连队整体失去战斗力,防线依然牢牢掌握在蓝军手中。直到红军的坦克部队开上前沿,与机械化步兵协同前进,才把前沿的少量蓝军防守士兵赶出战壕。

    从战场态势图上,将领们看到,郑亦亭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

    他让前沿部队,放弃一些难以防守的阵地,将残余兵力集中起来,收缩到要点防御。其战略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持重兵集结于后,努力扩张部队的防御圈,扼守以后的突击返攻通道。

    战斗进行到中午时分,战局陷入胶着状态。

    一直到这个时候,双方都没有动用他们的空军支援,红蓝两军的战斗机、陆航直升机,都老老实实地停留在两百公里外的后方机场,没有动弹。

    可这个情况到了下午一点三十四分的时候,战局发生了突如其来的变化。

    战场态势图上,卫星发现,红军的机场忽然陷入忙碌,大量的飞机升空,根据雷达讯号判断,大半是战斗机,另有三分之一,是轰炸机与对地强击机!

    红军,终于决定动用空中力量,夺取空中控制权了!

    没有制空权,他不敢动用陆航直升机,对蓝军据守的要点进行空中打击,也就很难快速封闭蓝军的战略通道,达到将对方困死的目的。

    不过,王疯子虽然外号叫作疯子,但显然也是个谨慎的人。他并没有直接命令战斗机飞往战场,和蓝军硬碰硬,而是让战斗机绕了个大圈子,准备对蓝军机场,做一次长途偷袭!

    当他们展开迂回的时候,演习指挥部做出指示,由于红军机群的这次迂回,脱离了本方地面雷达网的支援范围。命令在此期间,切断演习区域内,地面雷达将不再向机群提供雷达数据,红军迂回机群,将依靠自身机载雷达进行自我侦测。

    可是,红军并没有意识到,在蓝军的卫星、预警机、地面三位一体的侦测体系面前,其范围达到了直线数百公里的距离,他的飞机刚刚起飞,这边就已经显现在了蓝军的指挥部,战场态势图上。

    郑亦亭这次的反应很快。

    几乎就是在红军飞机大批起飞的同时,他就根据蓝军战斗机退短,不可能跑太远,必然会制约整个偷袭机群具体路线的特点,在参谋们的帮助下,就战斗机的最大航程、载弹量、迂回方位,确定出了对方的毕经路线,将战区防空导弹,调往了中途,打算守株待兔,来个以逸待劳。

    红军配备的战斗机,是我军最新研制的歼七-e,也是我军目前最先进的空中格斗用机。

    它的最大航程,只有两千公里,折除一半的返航路程,还有空中作战需要的燃油,蓝军把伏击阵地,设置在了一处山谷。

    当红军遭到地面,十二枚突然腾空的导弹攻击的时候,屏幕上又跳出了演习指挥部的战果评定。

    “根据红军机群编队飞行姿态,判定红军未预料到地面的导弹攻击,在达到红军机载雷达侦测范围后,才能做出反应。判定本次导弹攻击达到了战术突然性,非常成功,有百分之七十几种目标!”

    歼七最大的特点就是雷达距离短!

    e型改进型,装备的是英国马可尼公司的ssr雷达系统,其最大探测距离,只有可怜的二十八公里,对地下视探测距离更缩短到十公里!在面对蓝军导弹刻意的伏击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一转眼,就有五架轰炸机和三架战斗机被防空导弹击落!

    在这个时候,从战场态势图看,红军空军指挥官有些犹豫,估计是在猜测,这是蓝军有意设置的伏击圈呢,还是无意中,误入了蓝军的防空阵地。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偷袭的意图,已经暴露无遗!

    红军空中指挥官很快做出了决定,放弃本次偷袭,撤回机场。

    没有地面雷达网的保护,已经暴露了行踪的红军飞行编队,只会成为对方战斗机、地面高炮、防空导弹的目标。与其在不利的情况下,在对方的地盘上打一仗,还不如返回机场,从正面展开强攻,起码还能得到地面雷达支持。

    他的打算是好的,可惜,他们从出发的那一刻起,就被卫星缩定,无所遁形。

    蓝军的战斗机早已经在防空导弹阵地外,等待很久了,从卫星传来的信号,一看到红军打算跑,他们马上追了上去。

    蓝军的战斗机,模拟的是美军的f-16,改进后的歼七和其相比,速度相同,机动力大致相仿,但最大航程,只有f-16的一半,并且,在航空电子方面,和对方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

    因为要保护轰炸机,红军的机群不可能飞得太快,蓝军的战斗机很快就追上了对方大队机群,但在预警机的指挥下,保持者和对方七十公里的距离。

    f-16和歼七的另一个区别,就在于机载武器。

    f-16的武器系统,是最多可以挂载六枚aim-120中程空空导弹,或者说,挂载四枚aim-120中程空空导弹,再加挂两枚aim-9短程空空格斗弹。飞机上,并没有航炮的位置。

    而歼七,则是采用的航炮与短程格斗弹相结合的配置。

    假如说,空军发展早期,雷达系统还不够完善的时候,歼七的配置,可以说是非常完美。可是在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下,这种配置,已经显现出极大的弱点。

    f-16突然加速,将距离缩短到四十公里距离,然后发射了一枚aim-120,随即将速度放慢下来,继续缀在后面。

    aim-120是世界上第一款发射后不管型导弹,为中程空空导弹,其标称最大距离为八十公里,但考虑到这是尾追攻击,最大攻击距离被判定为五十公里。这款导弹的制导原理是:导弹脱离机体之后,前面部分的飞行,由战机的雷达系统提供照射引导,进行隐蔽飞行状态,在进入最后二十公里的近程格斗距离时,导弹主引导雷达才开机,以达到战术的突然性。

    从战场态势图上,一条条蓝色的细线,射向红军机群。这时,蓝军战斗机为引导导弹,提供的雷达照射,也惊动了整个红军飞行编队。刹那之间,红军的机群出现了混乱,直到aim-120到达攻击距离,打开主引导雷达,红军才完成编队调整,所有的战斗机都留下来,做好与敌机进行空中格斗的准备,掩护轰炸机先行撤离。

    但是,他们等来的不是敌机,而是敌人远距离发射的空空导弹!

    演习指挥部再次跳出评定画面,判定,由于空空导弹正截面小,红军机载雷达将在五公里距离,才能发现该型号导弹,作出应对动作。

    也就是说,直到aim-120逼进到,距离红军掩护机群五公里的地方,地面雷达网才为他们提供导弹攻击的讯号。

    当aim-120突然出现在机载雷达屏幕上时,这造成了红军战斗机群的又一次慌乱。许多战斗机还没来得及做动作,就被判定击落,而更多的飞机则慌忙抛撒干扰箔条、开动电子干扰系统、做小范围大机动,尽量避开对方的空空导弹。

    然而,演习指挥部判定,蓝军的中程视距外攻击是成功的,认定本次攻击,即便红军采取了机动规避,但对方的成功率仍然高达百分之五十,约有五分之一的战斗机被关闭了武器系统,要求退出本空域。

    这个时候,红军的空中指挥员,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全军而上,突破蓝军的超视距作战防线。采取近距离格斗的方式,发挥本方机炮优势,拖住蓝军攻击机群,掩护本方轰炸机脱离。

    他的想法是好的,决定也是大胆的。而蓝军方面,大概是认为胜券在握,留下了三分之一的战机迎战,其余三分之二,在预警机引导下,绕过本空域,企图将红军空中力量,一战扫平。

    红军的歼七,与蓝军模拟的f-16,双方的速度相仿,一个是2.1马赫,一个是2马赫,一旦正面对决,很快就冲到近程格斗距离。

    在此期间,蓝军又施放了一次中程空空导弹,在高机动中,演习指挥部判定本次攻击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至此,红军的战斗机已锐减近四分一!

    在演习开始之前,按照红蓝两军的战斗机配置,演习指挥部为蓝军配置的战斗机为三十八架,红军则因为歼七的造价低、技术成熟,拥有战斗机共计七十六架。

    在经历过地面防空导弹伏击、中程空空导弹尾追突袭、正面交战时敌机再次施放中程空空导弹,红军还保有战机五十三架。

    而留下来迎战的蓝军战机,因为只有主力机群的三分之一,所以共有十二架。

    一十二对五十三!

    在机载电子设备远超红军飞机,机动性大略相仿的条件下,蓝军为此次轻敌付出了惨重代价!

    红军以拚刺刀的精神,一进入格斗距离,便以三架,甚至四架战斗机围攻蓝军一架的作战方式,像狼群一般扑了上去。

    战场态势图上,无数代表短程格斗导弹的蓝色、红色线条,充塞了这片空域。

    空中战斗进行的极为快速,几分钟时间,蓝军出两架战机逃离战场,向本方突围,其余被判定全军覆没!

    红军赢得并不轻松,他们自己,也损失了十九架战机!

    等到蓝军攻击轰炸机的战斗机群匆匆赶来,空战已经结束。双方的战机所携带弹药基本都已用完,仅蓝军发起了一次超视距齐射,击落红军六架战机,这次迂回与伏击之战,才正式告一段落。

    十比二十五!

    一比二点五的击落交换比!一千四百万美元,对三千七百万人民币,就飞机造价来说,算不上谁是胜利者。

    但是,蓝军却依靠这次空中作战,成功地将红军庞大集群,瘦身到与本方大致相等的地步,实现了本方的战略目标。逼迫红军的空中力量,改变夺取制空权的设想,而退缩到地面雷达网的范围内,变成了一只单纯的防守型空军,而任由蓝军飞机,在空中肆虐。

    空战从红军中伏,到双方退出作战空域,整个持续过程,仅仅一刻钟,而这一刻钟,就彻底改变了红蓝两军的下一步作战计划。

    也就是在蓝军指挥部,得到空战结果之后不到半小时,蓝军的地面炮火就发出了咆哮。

    在预警机提供坐标的情况下,此前暴露的红军炮火阵地,要么被摧毁,要么匆匆转移阵地,但他们只要想停留下来,重新构筑阵地,就会遭到对方铺天盖地的炮火袭击,损失惨痛。

    红军也展开了两次地对地导弹攻击,摧毁了蓝军的部分远程炮火,但这是杯水车薪!导弹和火炮水更贵,这是不问而知的。红军只能利用有限的导弹,模糊的坐标,将蓝军的最大威胁,稍稍减低。他们,在战场侦查被遮断的情况下,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红军在这种情况下,被迫停止攻击,尽力保持战线。炮兵、坦克等技术兵种隐蔽待命,不敢再暴露在开阔地带。

    双方的战线,显现了一种奇妙的平静,形成脆弱的平衡。

    红军是想退而不敢退,有朝鲜战争的例子,如果他们后撤,必将遭到对方的追击,和空中力量的打击,就算撤离成功,这场仗也不用打下去了。

    他们只有保持着蓝军战线接触,确保对方火力有所顾忌,而保存有生力量。

    于是,一幕曾经在朝鲜战争中十分普遍的场景,再现于这次演习场——从当日下午三时开始,所有的红军,无分前方后方,都开始投入了土木工程作业,壕沟挖得更深,设置藏兵洞。指挥所转入地下,后勤仓库和炮兵,也转入半掩埋式阵地。

    无数的高射炮林立,炮口严密地指向天空。

    到了傍晚,蓝军的攻击机群,在补充了弹药,作战场维护之后,重新起飞。

    他们采取的战术,和红军当初一样,也是绕过对方的地面雷达网,突袭敌后方机场和物资转运中心。

    可是这次,他们进行得非常顺利。

    三千八百公里的最大航程,可以让他们绕更大的圈,躲避所有可能的地面雷达侦测。红军没有预警机,演习中也无法申请卫星支援,就像一个视力模糊的近视眼,对于战场的变化,他们只能有一个大致的判断,处处都显得慢人一拍!

    长达一千公里的长途跋涉,蓝军偷袭机群,上演了一场千里大奔袭。

    二十枚空射型巡航导弹,降低后方机场、导航塔、停留在防空机库里的飞机,以及物资转运中心,变成了一片火海!

    当红军地面防空警报凄厉地拉响,当雨点般的防空炮火向天空宣泄弹药的时候,蓝军的飞机,已经向指挥部发出了作战成功的信号,踏上了回家的途中。

    战果辉煌,辉煌到红军指挥官、红六师师长王大元想哭的地步。

    机场被彻底摧毁,塔楼指挥台全毁,至少两天内,机场无法再投入使用;轰炸机损失因为机体大,无法拖入防空机库,一大半都被判定出局;残存的战斗机群,仅剩二十三架,已无法承担护卫空域的任务,下次补充飞机,须在五天以后!

    五天,郑亦亭连一天都不想留给他!

    蓝军指挥部刚刚接受到,空袭成功的消息,一支特殊的部队就趁着夜色,踏上了征程。

    这是一支军队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部队。

    萧强给这支部队,命名为数字化试验部队,而这个名字,也被默认下来,从此成为军队内,一个正式的编制。

    部队是从西南军区,调集来的侦察营特别分队,带队主官为萧建军。

    当时全军,只有一支特种部队,那就是南方军区的特种大队。而萧建军带领的侦察营,其实成军更早于他们,但没有叫做特种部队。他们作为一支山地特种部队,从适应上来说,更适合投入本次演习作战,所以,在征求了演习指挥部、北方军区、西南军区之后,萧建军带着他的手下,来到了北国,投身入一场不是战争的战争。

    夜,一直是我军最好的保护,是我们克敌制胜的看家法宝。

    可是,随着科技的进步,这个法宝,不再为我军所独有,优势,在某一方停步不前的时候,渐渐转化为劣势。

    视频监视系统,在夜色和对方的灯火管制下,拍摄不到图像,只有一片漆黑。

    雷达在没有视频帮助识别的时候,效果,也不再明显,无法分辨哪里是自然地貌,哪里是人工修建而成,什么地方是红军屯兵点,什么地方是防线稀薄处。

    但,当红外线信号识别系统打开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雷达与红外线,两种识别系统,互相补充,地面的图像又开始变得可以辨认。虽然还有些模糊,远比不上白天清晰,但至少可以判断敌人的战线。

    而远红外热感应,更是为蓝军指挥部,鲜明地点明了,敌人聚集的主要地段。

    果然,红军趁着夜色的掩护,希望发动一次夜间攻击,将展现进行调整,变得更加有利于他们防守。一片片的红色光点,在向前沿集结!

    郑亦亭只是在屏幕上,指示了几个点,十分钟之后,沉寂了好一阵子的大炮,再次发出了轰鸣,连天的炮火,覆盖了红军的集结地。

    这样的战争,就像是一场游戏,这样的感觉,就是在萧强多次说明,早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仍然让郑亦亭感慨万千。

    以后的指挥官,再也不用从千头万绪中,想办法寻找到有价值的信息。现在不是信息太少的问题,而是信息多到你看都看不完!

    战斗主官,真正地成为了战斗的主要决策者,可以把精力,全部投入到排兵布阵上去,而不再为琐事分心!

    战争的模式,已经完全变了!

    透过中介卫星的信息传递,特种渗透部队各主官,都携带了一个液晶信息接收机。通过信息接收机,他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什么地方有大块的红斑,什么地方红点很少,适宜渗透。

    趁着红军集结兵力的空隙,蓝军特种渗透部队,成功地对方防线薄弱处,穿过战线,进入到对方的区域。

    天空的预警机,传来信息,一些对空信号强烈的地方,都被指挥中心标注出来,猜测是对方的地面雷达站,或者指挥部,要求他们前去这些地点。

    经过一夜的奔波、侦查,他们确认了六个真实阵地、四个假阵地,还有两部游动对空搜索雷达车辆。

    指挥部传来命令,要求他们提供准确坐标照射指示。

    分布在各个雷达站附近的特种战士,都接到了这个命令。

    他们掏出一支如同枪械一般的仪器,对准雷达的具体位置,打开了开关。

    一道红色的光线,划破黑暗,照射在雷达站上面。

    这是激光指示器,是为巡航导弹提供最准确坐标的有效方式,可以引导巡航导弹,在误差不超过十米的情况下,精确攻击目标!

    可是,红光也提醒对方,有敌方的特种部队渗透到了雷达站附近!

    顿时,前半夜被打得火冒三丈、心中憋满了怒火的红军士兵,向着红光的方向涌来,空包弹发出红火焰,四面八方都是。

    一个又一个特种战士,打着打着,身上突然一振,随后从头顶钢盔冒出一股红烟,手上的枪械也被系统闭锁——他们,“阵亡”了。

    但是没有人退却,即便手持红外线激光照射仪的人,需要暴露在更加空旷的地方,中弹的可能性也更大,但每当一个人倒下,都有更多的特种士兵扑过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激光照射仪,为导弹提供攻击坐标!

    特种兵,包括带队的萧建军在内,全员阵亡!

    雷达站,只有一个地方,由于临近红军兵站,被大批的红军士兵涌上来,消灭了所有渗透的特种战士,而使得导弹偏离攻击目标,落在了百米外的空地上,得以保存下来。其余的,全部被巡航导弹,予以彻底摧毁!

    到了这个地步,红军的防空网,也陷入了瘫痪的地步,只能依靠古老的目视作战,操纵高射炮火,做有限庇护。

    也就在这个时候,蓝军的前线机场,大批的飞机从起飞,足有一百多架!

    这些不是战斗机,也不是轰炸机,而是无人侦察机!

    没有人,飞机上没有一个人,搭载的,全部是电子侦听、侦察设备!

    这就是萧强准备的另外一件,高科技装备。

    但这种无人机,是紧急赶制出来的,非常粗糙。它们航程短,只能做两个小时的巡航侦查;侦察设备还不够先进,容易遭到敌方电子干扰;合金骨架配以木质蒙皮,战场生存率低……

    等等等等,诸多的毛病。

    可是,它还是一架无人机,国内第一种无人机!

    在红军地面雷达站还存在的时候,郑亦亭不敢放出这些生命力脆弱的宝贝,但等到预警机传来信号,导弹都准确命中标注的雷达信号源,他立刻不失时机地下令,所有无人侦察机起飞!

    卫星的监测毕竟距离远,光学仪器作用有所限制,只能分辨一平方米大小的事物,但无人机的临空,弥补了这个空缺!

    它们入一架架辛勤的蜜蜂,在指挥部遥控下,飞翔在蓝军所感兴趣的每一个地点,察看对方的每一个具体防御措施,然后,根据更加准确的战场分析,制定出作战计划……

    红军的防空网瘫痪了,空中力量也十不存一,蓝军的飞机,开始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红军头顶。

    至第二天,上午十一时,蓝军采用定点清除的方式,一一炸毁了红军前沿指挥部、军械库、前敌物资储存中心,并将红军在河流上搭建的浮桥,全部摧毁!

    红军演习官兵,所剩余的五千多士兵,全部被隔阻在河的这边,陷于蓝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全军覆没,只是个时间问题!

    “哔!”

    一个图框弹了出来,是演习指挥部的决策命令,上面,一个个字在屏幕上显现,组成一段话:“鉴于红军以全面失去制空权,鉴于红军的地面防空能力,已降低到不足百分之二十四,鉴于红军的退路已经被完全切断,本次演习,也无必要继续下去。演习指挥部判定:蓝军获胜!”

    屏幕上,鼠标移动,移向“确认”按钮,正准备点击下去,一个惶急的声音传来了:“先别按!”

    画外音,可能是操作人员的声音,他问道:“怎么了?红军已经必败无疑了,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总不能看着红军全员阵亡吧!”

    “不是!”先前那声音嗓音颤动,叫道,“红军指挥部,以明码,向全军发布电令!”

    “什么?用明码?他发了什么电报?”操作员惊叫起来。

    “红六师,曾经两次全员牺牲,又两次重建番号!我们,随时准备着第三次重建番号!红六师的几十年战史上,从来没有过俘虏投降的先例,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将来,也不会有!现在,我命令,红六师全体指战员,向敌发起全面攻击,直到最后一人!”

    “简直是荒唐!这是演习,演习,不是战斗!王疯子他想要干什么!”那个声音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马上切换画面,切换到航拍影像!”

    会议室里,在座的将领们没有一个人说话,连呼吸声,似乎也听不到了。

    屏幕上,画面一闪,出现了高空航拍影像:

    发起最后冲击的战斗命令,像一道狂飙吹过整个战场,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突然之间,响起了一片震天呐喊,这个声音渐渐汇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声浪:“冲锋!冲锋!就是死,也要头朝前!”

    无数的人头,从战壕里、从藏兵洞里、从指挥所里涌了出来!

    战士、指挥员、连营文职人员、炊事班战士,所有的人,都冲向了蓝军阵地,发出潮水一般的呐喊……

    坦克、装甲车冲出隐蔽所,滚滚向前,炮口的火焰,一直没有停歇……

    仅存的飞机,也全部起飞,向着蓝军的阵地,舍生忘死而来……

    炮兵的火炮,也不再隐藏,无休止地倾泻着炮火,直到判定被对方的炮弹命中……

    战场上,一架架红军飞机、坦克冒出了被击中的红色烟雾,依然扞死缠斗!

    一个个红军士兵,在冲锋的过程中,头顶就升起代表阵亡的红色烟雾,他们依旧呐喊着,和战友们一起,冲向蓝军的防线!

    镜头放大,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年轻战士的身影,他的脸庞非常稚嫩,端着一把突击步枪,一面冲锋,一面开枪射击。

    猛然,他的身体一震,站立在当场,红烟,从他头顶的钢盔上冒出来,将他的脸都遮掩住了。

    镜头一直对着他,这个士兵,一动不动,就站在原地。

    突然间,他将枪一抛,跪倒在地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恸哭,泪水,糊满了他稚嫩的面颊……

    屏幕上,画面一闪,向内集中,缩成了一个亮点。

    所有的图像都消失了,声音也消失了,漆黑的会议室里,只有幕布上,那一个小小的光点!

    一两秒钟以后,这个光点也消失了。

    会议室陷入一片死寂之中,长达十多分钟,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提议打开灯光,所有的高级将领们,都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在这片黑暗之中。

    “王大元……这个疯子……”黑暗中,不知道是哪个将领,用浓重的鼻音,说了这么一句,“……是条汉子!”

    ﹏﹏﹏﹏﹏﹏﹏﹏﹏﹏﹏﹏﹏﹏﹏﹏﹏﹏﹏﹏﹏﹏﹏﹏﹏﹏﹏﹏﹏﹏﹏﹏﹏﹏﹏﹏﹏﹏﹏﹏﹏﹏﹏﹏﹏

    这一仗,说实话我不想写!

    可是看到有朋友留言,说不打这一仗,不能让人更加明白,什么是高科技武器,各种武器有什么特点,从而做出有针对性的训练。我想了很久,也觉得有些道理,所以就写了。

    可是,我就不想再作细节描写了,就这样把全景写一遍。同时,也不想再分章节了。这一万一千多字,就归作一章吧!

    写完这章,心情不是很好,这样的情节,在主角发展起来以前,是不会再写了。每天的更新数字,今天已经完成,本日就不再更新了。

    利用下午,调整一下心情,争取后面的情节,写点快乐的、振奋的。我写得开心,大家看得也高兴,这才是我们写小说的目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