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强是十二月十八号回京的。

    演习结束,演习指挥部立即召开了战场检讨会。在会上,郑亦亭大校对萧强赞不绝口,对他所提的那些建议,以及提供的各种装备,表示了诚挚的谢意。

    他太兴奋了,这一次演习,他郑亦亭是大大的出了一把风头,将鼎鼎大名的红六师,打得全军覆没,这样的战绩,就是在全军,也没有哪支部队,敢于夸下这样的海口!

    相对于春风得意的郑亦亭,情绪还沉浸在悲愤之中的王师长,在得知这一切都是萧强捣的鬼之后,在会上掏出了枪来。口口声声要给他“屈死”的一万四千弟兄报仇,吓得萧强扭头就跑。

    虽然情绪激动的王师长被人给劝住了,可萧强在提心吊胆住了一晚上之后,还是在第二天一早,就搭乘返京的一位首长的车,离开了演习场。

    回到北京,他并没有直接回校,而是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国防科工委。

    一号首长承诺帮他解决研究人员和技术工人,这个工作落在国防科工委,由周主任具体负责。

    打铁要趁热,趁着现在他在国内军界还小有名气,又有一号首长的指示,他当然要赶快把生米做成熟饭。

    否则要是再拖一段时间,到时候对方来个翻脸不认账,那他的科研中心,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建得起来!

    萧强有些感慨,他自从进入清华以来,好像就没怎么在学校里待过。

    他这个大学生,居然除了报道前的一小段时光,然后参与了半天的军训准备,就在军训开始以前,投入到紧张的演习准备中。

    像他这样,没有正式上一天课,却参与到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并在其中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的,恐怕他也是独此一人了吧?

    从紧张准备高科技装备,到现在,他的后面似乎是被什么猛兽追赶,就没有停歇下来的时候。就像现在,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如何把人找齐,把公司的架子搭起来。而不是赶快回到学校上课。

    有的时候,他都有些迷惑,自己这样,还算是一个大学生吗?

    面对萧强上门催债,或许是因为首长的允诺,周主任非常爽快地拿出了厚厚一本花名册,摆放在他面前:“这是我们国防科工委,下属各研究单位研究员的名册,你看中了谁,我们就会跟对方打招呼,征求他的意见。但对方是否同意到你公司工作,这个我可不敢打保票!毕竟,我们还是要尊重对方的个人选择,你说是吧?”

    萧强翻开花名册,这么厚一本,里面至少有不下十万名科研工作者!

    他翻了两页,终于把花名册合上,问道:“只有研究员?我可是从事高科技研究,他们能够胜任这样的工作吗?就不能给我几个科学院的院士之类的?要不,给我几个国内的学科带头人也好啊!”

    “你在开玩笑?”周主任的眼珠都瞪了出来,“你说得可轻巧啊,给你几个学科带头人,还‘也好啊’!我现在才发觉,你这人实在是有点恬不知耻啊,这样不要脸的话,也只有你,才说得出口!你自己扳着手指头数数,像这样的专家,我们国内一共有多少?那一个都是国宝级的,你一个私人公司,搞点商业研究,也好意思张口要他们到你那破公司里去?你让他们帮你研究什么?飞机、导弹、潜艇,这里面,你只要能开一个课题,你要的人,我都能给你找齐了,可是你有这能力么?”

    “我现在没实力,不表示以后没实力啊!说不定以后你们军队购买装备,还要来找我呢!”萧强鼻孔朝天,大大咧咧地说道。

    周主任拿这小子没办法,苦笑道:“行行行,你能耐强,以后我们的军备,可全看你了。可那也是以后的事了,你看看你的什么寰宇公司,要场地没场地,要生产线没生产线。全公司就你一个光杆司令!我怎么批给你人?就这些研究员,让他们去,他们也不肯啊,还不是需要我们去做工作!”

    萧强低头沉思,不得不承认,周主任的话有一定道理。

    研究人员,都是捧着国家铁饭碗,一辈子衣食无忧。让他们到自己一个皮包公司里工作,还要取消掉他们的国家干部编制,叫谁,也不会心甘情愿。就是同意来的人,也难保不是成天混日子,靠抄袭几篇论文熬工龄的水货。

    但这么行,他要的,都是需要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萧强茫然地盯着面前的花名册,眼珠一阵乱转,忽然开口问道:“听说由于科研转向,有很多课题都暂时中止了,还有些已经下马了?”

    周主任有些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我劝你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他们就算没有课题,也不会同意到你公司去的。小萧啊,其实有这些研究员已经很不错了,他们都是二十六七岁,具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也许初期不太可能马上出成绩,但只要你耐心等几年,他们一样会成为一支不可轻视的科研队伍!”

    这些人,萧强当然要!

    但除此之外,他也需要几个公司的台柱子!

    没有经验丰富的老科学家坐镇,光靠一批年轻的研究员打天下,这太难了。就如同这次演习准备,他所提出的几个项目,光靠一批研究员,就是用枪逼着他们,也不可能再这么短的时间里,拿出可行性方案,并将之转化为实物!

    他仿佛没听到周主任的规劝,以自言自语地方式,轻声说道:“听说,有些人打算出国?”

    “啊!”周主任一下站起来了,惊呼道,“难道,你在打他们的主意?可是,他们连国内也不想留下,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们安心留在你的公司?”

    要是萧强是在打这批人的主意,那周主任绝对百分之两百的配合!

    这些想要出国的科技工作者,都是有信心,在国外的大学、研究所拥有一席之地的科学家,他们大多各有所长,在某一个科研方向上,有自己的独到研究,有信心在激烈的竞争中立足。

    这样一批人,国家也不想放他们出去,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留下来呢?

    他们之所以想走,就是因为对国内的科研环境,感到失望,铁了心要走的。即便采取了非常手段,也是留住了他们的人,留不住他们的心!还会因此造成恶劣影响,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科技人才,却流失到国外,放在谁身上,也会痛心不已!

    假如,萧强真的能够把这些人留住——当然,不可能留住所有人,但只要能留住其中的一部分:最具才干的那一部分,那也是国之幸事啊!

    别说其他部门了,就是周主任自己,也会因此而感激不尽!

    只是,萧强有这个能力吗?

    萧强对他的怀疑,并没有做过多地解释,只是悲哀地说了一句:“他们,真的不想留下?不想留在自己的祖国?”

    周主任深深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好!这些人,我去联系!”

    萧强站起身来:“等待你的好消息!我先去忙批地的事情,争取尽快把公司用地批下来,再把架子搭起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萧强主动出力,帮助挽留这些准备出国的科学家,周主任也爽快地说道:“批地的问题,你就不要去瞎忙了。批地、用电、建设、电话什么的,几十个部门,上百个图章。光靠你一个人,忙了半天,头绪都摸不清,就是一年也别想办下来!等你把厂子建起来,人家早就跑了,让你哭都没地方哭去!还是我们国防科工委出面去协调,你就等着好了!”

    萧强大喜,握住周主任的手连声感谢。

    这个时代要开公司,真的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光是一个批地,听说就又是规划局、又是建设局、又是卫生交通等等一大堆的部门要去跑,光是想想,就让他头皮发麻。周主任说靠他,有可能一年都办不下来,绝对是句中肯的忠告!

    既然国防科工委出面帮忙,萧强也就乐得坐享其成了。

    萧强规划的公司地点,就在离清华大学不到五百米的地方。这一片有很多的大学,北大等学校都在这附近,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的大学城所在。

    现在,这里还有很多的农田,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他的公司入驻。

    他的胃口一向很大,在周主任摊开的地图上,毫不客气地画出了很大一个圈,仅仅比清华的地域略小一点。

    周主任算是见识了萧强的贪婪,摇着头,连声叹气,也不打算再劝说他了。

    他知道,萧强很有钱,光是一个投影机,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赚了两个亿回来。虽然地方大,要让他出不少银子,但既然他喜欢铺张浪费,用的也是自己的钱,又不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就由得他去了。

    在萧强正要告辞的时候,周主任拍着脑门想起一件事:“对了,最近一批和日本的交换留学生,对方指名要你去。听说索尼、松下等公司,都在后面出了大力。学校知道你在我们这里帮忙,通知不到你人,就把这个消息转告给我们了。去不去,你自己那主意。”

    留学生,指明要我去?

    萧强回到学校,在去杨老家的路上,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他不知道日本人在搞什么鬼,是看他年少有为,但算拉拢呢,还是另有企图?

    联系当初和日本商社周旋的时候,对方极力邀请他到日本去,加上周主任着重说明的,索尼等大公司在后面怂恿,萧强有些明白了。

    感情他们不是看重我人,而是我手里的专利权啊!

    呵呵,有意思!

    行啊,日本,我就去玩一趟吧。反正这个地方,总是要去的,精密电子的研究,在世界上,还是他们走在前面啊。别说那些技术了,就是他们研究用的机密仪器,也是我们国内搞不到的。

    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去作一趟“丰收之行”吧!

    只是,这个事情还不急,先凉他们一段时间,等到公司的地批下来了,开始建设了。研究人员也招齐了,在借着这个空当,到日本去搜罗最先进的科技和研究器材。

    萧强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敲开杨老家门的时候,他也才刚讲完课回家,手上的教科书都还没有放下。一看见是萧强,老爷子立即欢天喜地地把他让进屋里,大声让家人把水果拿出来,招待他。

    “小萧!你可算回来了!哈哈!上次国防科工委,让我们协助搞的那套系统,虽然他们没说,但夏老一眼就认了出来,就是你让他们搞的那套。只是他们搞的是民用的,而这套是军用的,功能更加全面,更加实用!老头子对你可是佩服有加啊!他没把你的事情说出去,但却天天跑到我这里,一个劲地夸你!你坐,你坐,老夏估计过一会儿,也会来了,你们好好亲热亲热!”

    两人在书房里,聊着这段时间的收获。

    大学这边,参加兴趣小组的学生越来越多,也出了不少的小成果。不过,毕竟他们还都是学生,理论知识和经验都有很大的欠缺,大多数成果都并不实用,但每次也能得到小小的奖励,让他们欢喜不已。

    现在的兴趣小组,几乎囊括了清华的各个学科,总报名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一千多人!

    为此,由杨老牵头,成立了一个由三名教师组成的管理委员会,专门对学生们的研究成果进行评定,并据以下发给现金奖励。

    萧强对学生们能够取得成绩,也不是极为迫切。他们终究没有经过正规的研究课题,都是以自己的兴趣为导向,也许长此以往,能够取得很大的成绩,但在短期内,基本上都不可能有什么收获。但是,他觉得这种形式非常好,大学和中学不同,学习靠自觉,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复习、上图书馆查阅资料。给他们一个动手实践的机会,比让他们纸上谈兵,要好得多。

    他听到现金奖励的事情,追问道:“现在的资金还够吗?”

    “够了够了!”杨老笑容满面,“很多学生都是瞎搞,没有研究方向,对专业不熟悉,投入也不多。你给的五万块钱,到现在还有三万多,足够再支撑半年了!更重要的是,经过理论联系实际,这些学生,在学习时更加用功了,在向老师提问题的时候,也越来越问到了点子上。他们不只是在盲目的学习,而是在思考这些知识,如何更多地为社会创造价值,这样小的投入,取得这样好的成果,就是我们,也没有料想到啊!”

    萧强也是很高兴,这些学生,大多都有实际动手经验,只要再磨砺一段时间,拉到公司里来,绝对比一般的大学生,进入状态要快得多、管用得多!

    两人谈谈笑笑,半个小时左右,夏老果然也来了。他一看到萧强,就激动地拉着他的手,连声感谢。

    这次系统软件的看法,虽然清华软件的学生,主要是填制写命令行,但如此大的软件工程,对这些学生的成长,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特别是萧强的交互式系统,也深入了这些学生的内心,为同学们所喜欢和追捧。就连学校,也赶紧加开了这方面的课程知识。

    有一些研究班的学生,已经在得到的源代码基础上,设计出了一些功能单一的编译器,受到了本科班同学的欢迎。

    现在,在软件系,如果有某人没听说过交互式系统,没有动手编制过交互式小程序,都会遭到旁人的嘲笑!

    在清华校园内部,掀起了一股蓬勃的百花齐放景象。

    这让学校的老师们,为之欣喜不已!

    夏老以前觉得萧强不过是个私人公司老板,所以尽管对他的资助感激,但也仅此而已。可这次参与战场系统的设计,他发现,萧强这人的背景,并不是他想想得那么简单。虽然他不明白萧强具体实在搞什么工作,但他也明白,萧强并不仅仅是一个私营企业老板而已。

    因此,在萧强企图招收学校学生,到他公司工作这一点,虽然他没有正式表态,但当有学生再来向他咨询的时候,他也保持了默认的态度。

    也许,到私人企业工作,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

    他是这么想的。

    两老一小,在书房里谈得热火朝天。萧强就当初设计的军用网络,所学到的知识,一一向两位老教授请教。

    军用网络和民用网络,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例如,军网强调的是稳定,在各种恶劣的工作条件下,都能正常使用,其次才考虑到速度和效能问题。

    但萧强要搞的是民用网络,稳定虽然重要,速度、兼容性、可扩展性、对用户的亲切程度,更是他考虑的重点。

    在座的两位老教授,一位是硬件方面的权威,一位是软件方面的宗师,放着他们不请教,还向谁去请教?

    两人对萧强的问题,也是解答得非常用心,比他们带研究生的时候还要用心。

    对于萧强,他们没有人敢小看他。特别是夏老,在转变了思想之后,比看着萧强一步步成长的杨老,还更加充满期待,很多问题,他都说得非常透彻。

    晚饭的时候,萧强和夏老,都被留下来,和杨老一家共用晚餐。在饭桌上,他们也在不断地讨论各种问题,就像在参加一个攻坚战役一般。

    萧强发现,和他们的讨论,比起当初和国防科工委的那些专家们,更能学到知识。

    这倒不是说,那些专家们,就比杨老和夏老差,而是他们不太会用浅显的表达方式,将其中的原理解说透彻。

    萧强参与工程近三个月,各种理论记了一脑袋,但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而两位老教授,既搞科研、又带学生,对于如何用深入浅出的方式,启迪学生的思路,都有自己的一套方式。他们的解说方式,更适合此时的萧强,将脑子里的疑问一点点消化掉,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这些,是国防科工委的那些专家们,所无法比拟的。

    于是此后,萧强只要一有空闲,就赶到杨老的家,在杨老和夏老的共同教导下,飞速地增长着知识。

    这一段时间,对他来说,其意义更为重大,为他以后开创自己的事业,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在这个学习的学习班里,萧强将未来的民用网络搭建、设置、所针对的用户群、应该提供的数据服务,其中的关键性技术,有了充分的认识,并在心中,具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

    接下来,就等着最终实现了!

    忙忙碌碌,眼看就快到十二月底,这个时候,周主任打来了电话:他要的人,给他找来了,现在就在国防科工委,让他马上过去!

    萧强立刻向学校请了假,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国防科工委赶去。

    周主任在电话里说了,近期有出国打算的人很多,那些水平一般的、在国内也没有多少建树的、学科不显着的,他都没有通知。这次找的,都是具有相当实力的科学家,普遍年级在三十多四十岁之间,正是年富力强,最容易出成果的阶段。

    但即便缩小了范围,这样的人才也有近三千名,在电话中直接回绝掉的,有近两千人,他们是无论如何也要出国,无法阻挡的了。

    还有五百多人,已经办理好了出国手续,听说是国内的一家私人公司,其中有小半退掉了机票,打算前来看看究竟。

    这样算下来,这次齐聚北京,对萧强的邀请有些心动的科技人才,共有七百来人。但最终有多少人愿意留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对此,萧强是既充满期待,又有些紧张。

    他应该如何让这些人,留下来,留在国内,留在他的公司呢?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