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部长推算寰宇销售的投影机,一共有一万五千台,这个数字,萧强比他准确多了。

    一万六千零四十一台!

    加上头三个月的六千台,液晶投影机批给日本商社的销售收入,共计二百一十六亿日元,约等于九亿七千多万人民币!

    这个数字很庞大,但在萧强看来,还远远不如!

    要是放在以前,他也会为这个数字而惊叹,但等他的寰宇公司正式开始建设了,他才感到,他太穷了!

    九亿人民币,也就是一亿七八千万美元!

    听起来很多,可是看一看国际市场上那些超精密的科研设备,哪一台不要几百上千万美元?他这点钱,就连一个科研小组的仪器也没法满足!

    坐在飞机头等舱的寰宇公司职员,以及苏政等人,都纳闷地看着他。不明白萧总,为什么看到这么惊人的销售收入,反而紧皱着眉头,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

    好在,这个世界上,像萧强这样贪心的人毕竟不多。国营光学仪器厂的严厂长,和其他下游零配件提供厂家,都面对银行里快速增长的数字,而笑得合不拢嘴来。

    光学仪器厂严厂长,对自己当初的决定,实在是太佩服了。

    当初西南精密电子仪器研究所,顾所长和他联系镜头供应的时候,他侧面打听了一下,立刻明白到,这个东西能有多大市场!当即亲自带着最好的镜头,赶到了西南省省城。

    光学仪器厂惨啊,面对国外的镜头大量入侵,曾经制造出海鸥相机的光学仪器厂,只能节节败退,靠着一点政府订单,苦捱日子!

    在最惨的日子,全体职工,甚至想出了在外面摆摊设点,帮人照相,来挣点钱填饱肚子!

    一听说这个投影机,其销售市场,在国外以百万计的时候,严厂长简直是快要喜极而泣了!

    他不奢望能够卖出数百万个镜头,他只希望能够让全厂的人,不至于真的沦落到在大街摆摊的凄惨地步!

    为了得到这笔订单,严厂长特意将出厂价,又向下浮动了百分之三十。

    可没想到的是,过了没两天,顾所长又找到了他。说是要重新洽谈价格的事情。当时把他吓得心都缩紧了,以为对方嫌贵,准备抛开他们单干!

    让他意外地是,顾所长居然没有压价,反而是将价格提了起来——光学仪器厂的批发价格,按原出厂价再上浮百分之三十给付!

    据顾所长说,投影机的发明者说了:“我们的光学仪器还很落后。光学仪器厂是军工单位,负责给我军提供红外夜视仪、高清监视镜头等多种光学器材,没有钱,搞什么科研?”

    严厂长听到顾所长转述的话,眼泪吧嗒吧嗒不停地向下流。在那一刻,他感觉就是把这一百多斤全部豁出去了,也值了!

    因此,在收到第一笔让他感到眩晕的、银行到帐通知单时,他硬是没有给全厂职工发奖金,而是马上让人联系国外厂家,准备技术升级!

    现在看来,这一步走对了!

    春节前的一个月,重新富裕起来的光学仪器厂,向全体职工宣布:厂里将新修两栋职工宿舍,解决大龄青年的住房问题;过年的时候,每个职工,都能领到一袋米、两桶菜油!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奖励,全光学仪器厂,都轰动了!

    所有的职工都欢天喜地,工作的干劲更大了!同时,厂里多年没有开新项目的研究室,也新招来了十多个研究员!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相对于严厂长那点点收入,顾所长更是富裕到流油的地步!

    当初听到日本方面传来的销售情况,他还只是高兴。可是,他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一个日子:九月二十一日!那一天,研究所的刘会计,跌跌撞撞冲进他的办公室,在他发火前,将一张银行对账单,颤抖着递到他的面前。

    顾所长只看了一眼,就疯了一样打开抽屉,从里面药瓶里倒出两颗速效救心丸,就着水送进嘴里。然后,他才再次拿起那张对账单,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看得眼镜全部被潮气所遮掩,看不到任何东西,还是久久不愿放下来!

    历年来,哪一年的研究经费,曾经上过百万?也就是去年,为了研制用于外销的超七雷达系统,国家才格外大方地拨来了两百万研究资金!

    就这,他们全所都曾经开心了好几个星期!

    可是眼前的数字……,个、十、百、千、万……千万,一个小小的液晶投影机,卖了上千万,上千万啊!

    他死命地望着天花板,不想让人看到他流泪。

    可是,眼泪就是那么不争气,顺着鼻梁,一直向下流……

    那时,他还没想到,他还会迎接更多的惊喜,一个接着一个!

    当春节到来,全年的统计数字出来,顾所长已经是兴奋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语言!他不厌其烦地告诉会计部门:你们再核算一遍,千万不要看错小数点了,再核算一遍!

    尽管,这已经是会计部门第十一次核算了!

    从去年九月,到春节,总销售达到九亿多人民币!顾所长的大脑完全充血,一点也不能思考问题!

    去除支付给严厂长等下游供货厂家的七千多万,利润达到了八亿多!而按照协议,他们精密电子研究所,应该分得两亿九千万!两亿九千万啊!

    顾所长幸福得,恨不能就永远沉醉在这样的美梦中!

    虽然上面很快就打来电话,在对他们进行嘉奖之外,还希望他们拿出两亿六,用于支援兄弟研究所。上面的话也很心酸:老顾啊,你们发财了,不要忘了别的单位啊!这些年,军工研究单位都在艰难度日,等米下锅啊!

    军人没二话,顾所长立即就让刘会计,将上面要的资金,全部划走!

    就是给他们留下的三千万,也够他们节省用个十来年了!更何况,守着萧强这个财神爷,他手里随便漏点,就足够他们撑圆肚子了!

    二亿六,刚一到帐,又被科工委分了出去。这个单位二十万、那个单位给一百万,三下五除二,立马分得干干净净!

    虽然钱还不够多,但这些都是救命钱!

    它足够让数千名研究员,重新走进实验室,重新拿起试管,操作实验仪器,重新开始他们本已下马的科研工作!

    就这样,数百个科研课题,重新开工,再次为军事科技,贡献力量!

    萧强并不知道,他所引起的这场连锁反应。他坐在头等舱软绵绵的沙发里,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统计数字发愁。

    萧强并不打算走国内研究的老路。

    他的想法,就是我们不能重复西方的科技道路。因为那样,就算我们学得再像,做出来的产品,那还是西方娘胎里冒出来的崽!

    一个新生的婴儿,你还能强过你的哥哥们?

    尤其是这些大哥哥,还抱成团欺负你,你就是拿着他们用过的竹刀竹枪,说到底,还是别人用剩下的!

    要做,就要做到最强!

    就像他最初打算的,他是想要盗窃日本最尖端仪器的核心部件,用这些高精密仪器,开展他的特殊的研究道路。

    可那也要他有这本钱才行!

    你不拿出真金白银,光是挥舞支票本,谁知道你会不会开出空头支票——虽然他确实是这样打算的。日本人卖不卖给你,是一回事,给不给你看到,并让你碰,又是另一回事。而要做到这一点,你首先要拿出钱来!

    九亿人民币,归他所有的,是六亿,一亿多美元。

    还差得远!

    他忽然眉头一皱,抬头对坐在对角的苏政说道:“苏哥,上次日本人答应我的一百亿日元无息贷款,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兑现?”

    要不是他现在缺钱缺到发疯,他都快把这茬给忘了。

    一百亿日元,勉勉强强可以抵点事。问题是,对方给他,是让他搞房地产、股票生意,可没允许他买科研仪器。

    再说,这笔钱也是要还的!

    虽然萧强在知道有这笔钱后,就没动过还的念头,但如何真正将这笔钱,变成自己的,这也是个头痛的问题。而且,他还想从日本人手里,再多搞到点钱呢!

    他是不会去搞房地产、股票的。他有点前世的记忆,对股票的认识,肯定比顾所长等这个时代的国人强。可是,人家日本人搞了几十年的股票,自己仗着一点皮毛知识,一头扎进去,到时候连怎么被别人玩死的,都不知道!

    去炒房地产?

    这更是开玩笑,现在的东京地价,高到让人跳楼!这个泡沫迟早要破掉!听奥斯丁说,看迹象,那些欧美财团,就快动手了,自己现在去接手,那是找死!

    萧强反过来覆过去的想,也没想出个头绪来,最后想得头都发痛了,索性一切都撒开。车到山前就有路,事情总有解决办法的,现在想得再美,没人配合,也是空想。

    说来说去,现在还是这个投影机最赚钱!

    想不到,当初他的灵机一动,会给他带来这么丰硕的收获。看来老天都不希望,看到他不劳而获,而是要他脚踏实地,做实业赚钱。既然是这样,那还是在投影机上多用用心吧。

    萧强暂时放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重新把目光投向手上的数据。

    在总的销售数据下面,是精密电子研究所绘制的日销售曲线,这个曲线图,用股票术语来说,就是他的k线图。

    k线图是股价走势图。

    这也是分阶段的,长期的有以月为统计单位,中期的以周为统计单位,甚至还有以日、以小时、以分钟来统计的k线图。

    越是间歇短的k线图,就越精细,这和科学研究的宏观、微观,是一个道理。

    萧强一向重视这些数据,所以,他要的是日走向图。

    不过他看着这个曲线,就忍不住好笑。

    当初顾所长,对这个销售数字,还不敏感,绘制这个曲线图,也不是很积极。

    可当第一批销售收入到帐,整个研究所都为之轰动。

    也就是从那天起,研究所每天都会派专人,向日本商社询问销售情况,要一个当日统计数据。然后,每天从电报局拿到这个数据以后,这个人就会开着车一路狂奔,回到研究所。

    而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在研究所门口,大声宣布今天的销售情况,在所里引起一片欢呼,才心满意足地来到顾所长的办公室,将数据认真地标注在图表上。

    他们这样日复一日,到后来,日本商社都烦了:这些中国人一定是穷疯了!这些销售成绩虽然是很不错,但也就是不错而已,我们随便拔根汗毛,都比你腰粗!天天统计这点点收益,也不嫌烦!

    于是,日方也懒得再等他们的电报了,只要当日销售收入一出来,准会给中方发一个电报,省得你们老问!

    萧强嘴角带着笑,看着这张日走向图。

    看着看着,他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本来都已经松开的眉毛,又拧到了一起,而且拧得越来越紧!

    幸亏看了日销售走向图啊!他庆幸道。

    假如看的是月走向图,他只会有少许惊讶;如果他看的是季走向图,说不定还会拍案叫绝,以为一切都很顺利,前途一片光明!

    在销售走向图上,前期的曲线缓慢向上,然后迅速出现拔高的趋势,直到顶端,随后折返而下。

    乍一看,似乎很正常。

    就是萧强第一眼,也以为这是前期消费动能,消耗完毕的正常回落。

    这个也可以用股票术语来形容,就叫做获利回吐,大势正处于股指盘整阶段。

    当然,销售和炒股毕竟是两回事。

    回落也不是什么获利回吐,吐到哪里去?这个曲线,初初一看,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以为是前期购买力,全部都消耗殆尽的表现。

    毕竟有实力的大公司、大财团,也不会个个都来买他的投影机。那些影视爱好者,只有发烧级别的,才会冲动地看到液晶投影机问世,就跑来购买。

    大多数人,还是会等待。等待商家降价、等待其他用户反馈使用后的看法。

    他们会在看到这个产品确实很好,而且迟迟不降价、或是是么其他促销手段,促使了他们下定消费决心的时候,才会出现第二波销售高峰。

    可是,这个向下的线条,也太陡太直了点,几乎已经形成了飞流直下的崩盘走势!

    凡事反常必有妖!

    萧强的第一反应,是不是日本那些电器公司开始动手了?

    他用脚尖轻轻踢了踢正在瞌睡的苏政:“哎,你们对日本那些电器企业,有没有人在专门负责?他们最近动向怎么样?”

    苏政白了他一眼。

    怎么可能没有?就算以前没有,现在也会派出专人负责!萧强的投影机,早成了会下金蛋的鸡,几千口子研究员,还眼巴巴等着他的投影机,给他们提供科研经费呢!

    现在才想起我们,早干什么去了!

    他碰了碰田胜英,小田慢吞吞从身边拿起公事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挑重点念给萧强听:“……目前市场上,还是只有寰宇公司出品的液晶投影机……,销售有向周边城镇扩展的趋势……”

    “等等!”萧强抬手让他别忙着往下念,眉头紧皱,口中念念有词,“不对呀!虽然我们扩大了出口数量,可就是供应东京地区,也还远远达不到饱和的程度!东京可是有数万的ktv、酒吧、小影剧院等消费群体!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就开始把销售范围,扩展到外地了?”

    “要我继续念吗?”田胜英不耐烦地说道,“你的问题,马上就有答案了!‘据信,日本以索尼等为首的电器大公司,于数月前就开始新建液晶生产线,并已先后投入使用……’”

    “原来是这样!”萧强恍然大悟,但有个问题,还是困扰着他。

    日本人等不及了,他始终很清楚。他们想搞鬼,萧强也很明白。但这和销售整体数量下降,都没有直接关系啊!

    至于对方想搞商战,萧强要是会怕,那才有鬼了!

    数量倾销还是价格战,随便他们选!

    要比市场zhan有速度,经过一年多的反复锻炼,萧强现在每天可以重组一千片液晶板,一个月轻轻松松就是三万片。以他咨询顾所长等人后的确认,现在的液晶生产,远还没到技术成熟的时候,损耗大得惊人!

    他答应周主任的十万块液晶板,早已交付,可以集中精力来应付日方的挑战。

    对方就是拿出吃奶的劲,也不可能追上他的生产速度!

    萧强把所有重组出来的液晶板,都堆在别墅群里,由安保队员看守。只有凭精密仪器研究所的介绍信,才能部分领取。

    而在这个临时仓库里,一共有两万片早期的五寸液晶板。大多数都是用来升级换代,为商战作准备的九英寸液晶板,一共七万片!

    另外,还有周主任提供的,耗费极大代价,用国内最高技术生产出来的液晶板,也已经囤积了一万多片。

    比拼数量?我堆也把他们给堆死!

    比科技,这样最新科技生产出来的实验室产品,你们就算也有,就算比我的还先进,你们能大规模生产吗?

    不能?不能就一边玩去!

    比价格?

    哈哈哈哈,你们难道不知道,我萧强最不怕的就是价格战!

    我的液晶板,在重组前,不过就是一堆沙子,要多少有多少,一文不值!你跟我比价格,我怕你们会输得当裤子!

    信不信,把我逼急了,我把最新型的投影机,按现在的价格卖……啊,对了,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我还真不是个好人啊!

    以这样低的价格,我实在想不出,你们还有什么退路可言!

    跟我打商战,找死!

    萧强脸上浮现出淫贱地表情,得意地怪笑起来。

    他忽然一偏头,对了,我还是专利的拥有人呢,要不要让律师去和他们打官司。毕竟,日本还是自诩为法治国家的嘛!

    不过,他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了一下,就被放弃了。

    要讲对日本人的了解,他至少比这个时代的国人现实得多。别看他们成天友好友好地在嘴边挂着,这都是表面上的。真的和对方打官司,也就是恶心恶心他们,那些日本法院,还不是偏向他们自己!要不然,也不会有慰安妇告了几十年,还是被驳回的事例了!

    再说了,他还要到日本去“学习”人家的先进科技,就这么撕破脸皮,也不太好嘛!我们可是礼仪之邦,不能像他们一样,小里小气的,商战就商战好了!

    他奸笑着,小声对苏政说:“你们有另外的渠道,传送信息吧?我的意思是,不需要通过日方的电报系统!”

    “你这话问得多新鲜!”苏政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回了这么一句。他没说有,也没说无。

    但萧强明白了,笑得更是开心。

    他从沙发里起身,硬挤到苏政的旁边,用手肘捅了他一下:“哎,到了日本,麻烦你帮着找个翻译,陪李工、赵工他们去联系一下仪器购买的问题。一定要挑日语最流利的,最好还要懂些科技术语。我们要买就买最好的,可别被他们拿出来的破烂玩意儿给骗了!”

    这时,赵工嘿嘿笑道:“萧总,不需要翻译。我和李工,都会说日语。我会英、日、德、法四种语言。李工比我少点,只会日语,因为他当初就是打算到日本来混饭吃,专门学的,现在,正好用上了!”

    “真的?”萧强睁大了眼睛,不能置信。

    他前段时间忙着赶进度,都没对手下的非计算机学科研究员,作太深入地了解。这次来日本,还是机电学科推举的李工程师和赵工程师。没想到,这两位都精通日语,看来,手下的员工,是有针对性地选了李工和赵工出来,以便于陪他到日本购买仪器。

    这一点,他没有想到,却被员工们提前考虑到了。说起来,我这个当老板的,还没有他们有责任心啊。

    他也不害臊,大言不惭地说道:“那你们比我懂的语言少多了。我外语一门不懂,但我会说山东话、四川话、广东话、北京话、天津话、湖南话、上海话、福建话……一溜共有十多种语言!”

    哈哈哈哈,众人都笑了起来。

    对于这个没有架子的老板,习惯了官僚机构呆板办事程序的李工和赵工,都感到十分轻松。老板只要你完成公司制定的商业研究计划,平时想做自己的科研,都不会干涉,只要能通过公司科技委员会的审定就行。实在是太宽松了!

    而且,公司还把每个研究员的后顾之忧,都解决得十分妥帖,现在又为大家准备先进的科研仪器。在这样的地方工作,如果还不出成果,那只能表示,你在偷懒混日子!

    在两位工程师心中,曾经熄灭的,要拿诺贝尔奖的心,又渐渐炙热起来。只是,他们此刻还不知道。在很多年后,他们才惊然发现,他们已经拿习惯了的寰宇科技奖,已经成为了全球顶尖科学家,所梦寐以求的奖项!

    远远胜过了对诺贝尔奖的渴求!

    一阵笑过,萧强开始意气风发地分派任务:“这就好了!李工、赵工,你们负责去联系仪器事宜。当然,我们想买,对方也不会卖。但你们先把脉络摸清楚,明白现在日本最先进的科研仪器,都有哪些、什么厂家在生产、都有哪些研究机构购买了这些仪器。记住了,我们要,就要现在最先进的。而以后,最先进的仪器,将不在日本、不在美国,而在我们寰宇!

    其次,你们要搞清楚,他们的一些生产线,主要是你们学科的金属加工机床、数控机床等加工设备。争取考察得细致一点!这关系到我们日后的发展,切记!”

    李工和赵工表情严肃地点着头,领受了任务。

    机械加工,尤其是数控机床的加工能力,我们差得太远了。就连远落后与西方国家的苏联,也比我们强得多!

    而这个加工能力,才是真正的战略实力!它关系着我们能不能作出精密的产品来,能不能生产先进的武器装备,其意义之重要,两位工程师都心知肚明。不过,他们也明白这个任务的难度,也是非常之大,几乎是百分之百的不可能成功!

    即便如此,他们也要尽最大的努力,这不只是为了自己的薪水,不只是为了公司的生存,也是为了国家!

    萧强凝重地向他们点了点头,又转向苏政和田胜英:“李工和赵工去做大事,日本电气公司这边,就有劳你们多注意了。”

    “这你不用担心!他们的行动虽然比较隐秘,但也不是正规的国家机构,很多的线索,都可以帮助我们做出判断!”苏政拥有十足把握地肯定道。

    “那我就可以放心了!”萧强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忙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

    田胜英瞪着他:“我们都有活了,你呢,你干什么?”

    “我?”萧强诡异地一笑,指着自己的鼻子反问道,“我做什么你还不知道?我的事情可多了,比你们都要多得多!”

    田胜英将信将疑,这个小子一向诡计多端,而且也经常会作出惊人之举。也许,他确实很忙吧。

    萧强古怪地笑着,把头向后埋进沙发里,闭上了眼睛。

    日本人进不了军营,他们不了解我的真正身份,不明白我都作了多少事情,还以为我是一个游手好闲的*。

    既然我是纨绔子弟,那么,自然要忙着泡日本温泉、吃日本料理、买日本商品、看日本av……,我有多忙、多辛苦,你们怎么能够理解?

    生活,真是美好!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