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刚走,萧强就把各个学科的主任叫到了一起,一起开一个讨论会。

    其余研究员的住宿安排,则由苏政负责主持分配。

    长达三个来月的相处,特别是这三个都有具体的研究任务。对于这些科研工作者来说,这还是他们参加工作以来的头一遭。

    国内没有什么带薪休假的说法,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心无挂碍地痛快休息过了!

    这段时间,对研究员们来说,既是一个调整修养身体的假期,也是一个重新充电的好时机。

    他们最常做的事情,就是阅读最新的国际科学动态、本学科的前沿消息,一边思考,一边作笔记。空闲的时候,研究员们常常聚集在一起,讨论一些各自的研究心得,交流对一些研究课题的看法。

    通过这样密切的联系,他们互相之间已经非常熟稔。谁的知识体系更加扎实、谁的功底更加深厚、谁的研究方向更具有前瞻性,每一个人都心中有数。

    在学科内部,进行无记名投票以后,每个学科选出了一名临时学科主任。在每个学科下面,又根据不同的研究方向,同样选出一个个项目负责人。

    例如,在电子学科下面,就细分为通讯、显示、集成电路、电子元器件、光电子等十多个项目,是目前人数最多的学科,共有三百多人,占到了研究员一半以上的人数。

    虽然萧强特意向酒店租用了多功能会议室,但这么多人济济一堂,还是显得有点拥挤。

    其实他召开这次讨论会,主要就是确定两个方向的大问题。

    一个,就是大家的具体研究课题。

    这方面,萧强没有进行太多的干涉。反正他现在根本没有具体的课题需要他们去研究。而这个问题,研究员们在来到日本以前,已经进行过充分的研究了。他们在兼顾到各科技工作者,自己的研究方向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些要求,希望他们多研究一点更前沿、更具实用性的项目。

    这些研究员,经过三个月的休整,很快就适应了新的身份。

    他们已经接受了,自己是一名商业公司研究人员的现实。慢慢地脱离了过去,和现实脱节的纯理论研究的道路。开始摸索着,向实用研究的方向靠拢。

    就这一点来说,萧强十分满意。

    他也感到有些惭愧,自己天天忙着赚钱,说实话,也没给他们安排过什么任务。相反,倒是研究人员自己,知道在商业公司搞研究,来不得半点虚假,也逐渐有了些紧迫感。他们在科系负责人的带领下,都主动对未来的研究项目,有了充分的思考,提出了许多的想法。这些思路,经过各临时项目负责人的内部讨论以后,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研究体系。

    第一个讨论,在各学科负责人,向萧强的汇报中,顺利通过。

    但令这些临时的科系负责人,都没想到的,是第二个要讨论的内容!

    这个讨论的主题,是对长长的科学仪器设备清单,进行筛选。

    萧强让各个学科负责人们讨论的,就是从这一长溜清单中,将体积,和仪器对科研工作的重要性、不可替代性,进行通盘考虑。以争取在有限的空间:初步假设为二十立方的体积内,装入最多、最重要的仪器!以达到最佳组合效果!

    对这些研究员来说,这是他们从事科学研究以来,最为奇特的要求了!

    他们从来没有尝试着,按照体积大小来进行分类的!还要根据仪器的重要性,进行排列组合,以拿出一个最优方案?

    不同的仪器之间,如何将之共同组合在一起?

    只考虑体积,不考虑材质、形状?

    难道科学仪器是橡皮泥,想圆就圆,想方就方?

    是不是老板打算在用完这些设备以后,把它们捏巴捏巴,揉在一起,就这么装在手提箱里带走?

    学科负责人们面面相觑,都猜不透一向精明的老板,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

    更加让他们感到,老板肯定是工作过度劳累,以至于神经错乱的,是在机械学科秦主任,委婉地表示:这个分类,是否可以缓几天,让大家集思广益之后,再列一个组合名单出来。结果被老板严厉地批评了一顿,还要求他们立即讨论,必须在今天之内,拿出一套最优方案来!

    这样毫无科学根据的清单组合,让绝大多数研究员都是牢骚满腹。一致认为,目前老板最需要的,不是这个组合清单,而是休息!

    可是他们就算有再多的牢骚,老板还是老板!

    萧强的指令,他们只能无条件服从!

    说起来,萧强之所以要这样做,也实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

    就拿透射电镜来说,一个透射电镜,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工作台一般大小。它包括了电子光学部分、控制系统和电脑分析系统,全部加在一块,体积足足有将近两立方米!

    而在清单中,诸如此类的大型研究设备,又岂是一件两件!

    他想要把每一件仪器都全部重组出来,没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根本办不到!

    为此,他明知让研究员们整理这份清单,是非常荒唐可笑的事情,可还是毫无理由地,就命令他们务必拿出一个最佳方案来。

    虽然很多研究员都牢骚满腹。但是,他们还是本着严谨的科学态度,一直讨论到华灯初上,才拿出了一个具体的方案来。

    萧强接过他们心血的结晶,看了一眼,满意地点点头,小心地揣进兜里。之后,他才带领大家,一起去参加公司同仁的欢迎宴会。在聚餐的时候,他有说有笑,思路清晰,谈笑风生,怎么也看不出头脑有问题的样子!他也没有再提起过,关于那份清单,以及这个组合的用处,似乎是已经遗忘了。

    各科系的负责人,都十分纳闷。老板特意搞这样一套排列组合,是想要做什么用呢?

    萧强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了东京港仓库区。

    因为,所有购买来的仪器,还有回收的旧投影机,都暂时存放在这里。

    在该进行投影机对外发售的当天,他们就收回了近两千台旧式投影机。

    当初投影机送到日本,考虑到单位价值高、供货速度要求快,都是租用的货机,从国内空运过来。

    但此时再把这些投影机运回去,就完全没有必要浪费了。

    当苏政询问他该如何处理,萧强随口就说,让苏政临时找一个仓库,暂时存放一下。等数量足够多了,用集装箱装船,一次性全运回去。

    萧强没想到,苏政虽说没有再设法劝说扬科维奇等人了,但也始终没有放弃他们。

    他利用这个机会,把扬科维奇他们所住的仓库,周围一片都租了下来。将回收来的旧投影机,作为一个壁垒。名为保护,实则是把杨克维奇他们隔离起来。

    萧强也是事后才得知此事。

    既然苏政不死心,萧强就给他出了个主意。

    投影机的数量毕竟有限,所占空间也不够大,苏政一次租用这么多仓库,反倒容易引起人怀疑。还不如再购买一些国内需求的生活用品,将四周的仓库塞满,带回国还能小赚一笔。这样做,别人只以为寰宇精打细算,对于其本来的目的,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了。

    对于萧强的建议,苏政深以为然,立刻去购买了很多彩电、冰箱之类的电器,将周围十多个仓库,全都装得满满当当。顺便,他还派田胜英,和两名安保队员常驻在仓库区。一边保护所有物资的安全,一边和杨科维奇他们套近乎。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萧强每天都会到仓库里去一趟,查点入库的旧投影机。

    他从来都不去杨科维奇他们那边。每次一到仓库,就一头钻进库房里,挨个地点验着收回来的投影机。一个个数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唉,只卖了十万日元,整整少了八十八万日元呀!

    他就这样,像祥林嫂似的,反复叨念着这一句话。听到后来,所有人都听得发腻。只要看到萧强一来,包括小田在内,所有的安保队员们都赶紧躲得远远的,不是跑去和杨科维奇他们吹牛,就是假装在看风景,没有看见他。

    而萧强在库房里干了些什么,谁都不知道。

    如果他们,仔细检查过那些最贴近墙壁的包装箱,就会发现,除了最外一层,是货真价实的投影机。在里面,则摆放着一个个硬纸箱,里面装的,全都是液晶板!

    至于陪同杨科维奇他们,来日本的奥斯丁,早已被萧强打发回去。在那边,还有很多萧强安排的首尾,需要奥斯丁去预先打理呢。

    研究员们来了没几天,山形回话了。

    私人研究所联系好了,是在东京郊区的木村研究所。木村研究所自己没有研究人员,也不从事研究工作。研究所的老板,就和出租酒店一样,将之出租给那些需要正规的实验室,但又买不起昂贵设备的小型研究机构。

    租借研究所可以,但为了避免让外人知道,他把研究所租给了中国公司,需要整体出租。就是说,萧强要么就必须把整个研究所租下来,要么就放弃,想要租用一个实验室,没门!

    萧强乐得开了花!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当然是整体租用啦!他为什么带这么研究员过来?就是考虑到现在公司的建设还没完成,又没有实验设备,让研究员闲着,是极大的浪费。所以才考虑用日本的研究设备,借鸡孵蛋。既然对方也希望整体出租,那就全租下来好了!

    可是当他听到对方报出的价码,萧强足足有十多分钟没有说话!

    租金按小时算,每小时的租用费五万美元!

    萧强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心算,就当场愣住了!许多实验都要持续很长时间,中途不能中断。要做试验,肯定是要包很长一段时间。总不能白天还在做实验,晚上就被赶出来吧!

    那么二十四小时的租金,就高达一百二十万美元!他租用一个月,需要付出去三千六百万美元!

    虽说现在美元对日元的汇率下降了,这也是三十八亿五千万日元啊!他要卖出去整整三千九百台投影机,才值这个价钱!

    如果不算改进型的收入,这一个月的租金,就相当于一代投影机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七!

    这他妈是租研究所,还是抢钱啊!

    山形听到电话里没了声息,就知道萧强给吓傻了,开心极了!他幸灾乐祸说道:“萧总,我找了很久,托了不少朋友,才找到这唯一一家,肯租用研究所给你们使用的!如果你们不肯租,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我租!”萧强喘气的声音都粗了,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极为干涩,他用力吞了口口水,说道,“我要租三个月!”

    小日本,这笔帐,我迟早要找你们算回来!

    一百多亿日元,一百多亿日元的帐,我要你们加倍、十倍偿还!

    山形在电话那头,已经是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了。你们寰宇,从我们日本市场上拿走的钱,我们统统都要拿回来,这还只是第一步,咱们慢慢玩!

    他咳嗽了一声,强忍着笑意说道:“这太好了!我就知道萧总是个大方人,这几天每天的新近销售量,虽然没有第一天多,但也有六百多台,用来付账是绰绰有余了!”

    萧强哼了一声,恨恨说道:“钱我付!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进研究所,开始试验?”

    “不要着急嘛!对方还有要求,我还没说呢!”山形把脚跷上办公桌,得意洋洋地说道。

    “说!”萧强实在没有精力和对方兜圈子了,郁气喷出,只说了一个字。

    山形笑得猛锤办公桌,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带着颤音说道:“对方说了,因为这些都是搞精密的仪器,害怕你们不会用,造成了损失,恐怕你们也赔不起。所以,仪器的使用,必须由他们的工作人员来操作!”

    “不行!我不能接受这个条件!我们的研究是商业机密,如果是这个条件,我们宁愿放弃!”萧强毫不犹豫就一口拒绝!

    开玩笑,别说我另有想法。就算没有,你凭什么在旁观看,这些都是商业秘密,都被你看去了,我们还怎么活?

    “哦?如果是这样,恐怕对方研究所不会答应呀!毕竟,你们没有用过这么高档的东西,让他们来操作仪器,也是怕你们遭到不必要的损失呀!”山形撇了撇嘴,连比正常费用高十倍的租金,你都答应下来,我不怕你敢拒绝。

    可惜,对面萧强确实拒绝了,而且没有一点迟疑:“如果是那样,那就不租了!我宁可回国慢慢搞研究,也绝不能允许他们旁观!没有旁的事情,我就挂了!”说完,不等山形回过神来,就挂断了电话。

    山形冲着电话,发了好一会儿呆。

    他在想是就此放弃呢,还是立刻再给萧强打过去。

    “给他打过去!”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同意他的要求。但要求对他们的人,进行设备操作培训,要另外收取一百万美元培训费!”

    山形一听声音,立刻把脚从办公桌上收了回来,毕恭毕敬说道:“社长!”

    田村冷笑着,来到山形对面,在圈椅上坐了下来:“高平社长告诉我,他们再有两个月,生产线就建好了。然后再预先囤积一批产品,到时候,就是我们日本厂商大反攻的时机。在此之前,我们要想办法,掏空他们的钱袋!我看到商战开始的时候,他们寰宇,面对巨额亏损,还能支持多久!”

    萧强没有考虑过钱花光了,怎么应对商战。实在是寰宇出品的投影机,价格太低廉了,低廉到他的头脑里,只感觉像是在白捡一样。

    他之所以坚决挂断电话,只是他的习惯使然。他在赌,赌对方既然狮子大开口,索要如此高昂的租借费用,必然舍不得放弃这个大客户。他在赌,对方会从原有的立场上让步,为自己偷窃重组珍贵的仪器设备,提供机会!

    他红着眼睛,瞪着电话,不时飘一眼腕间的手表。

    一分钟,如果一分钟之内,山形不打电话过来,他就打电话过去!

    他的牙齿因为咬得太紧,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脸上的肌肉,被他绷得硬邦邦的。

    三个月,一百亿日元是吧?老子从来没吃过这种亏!

    老子如果不把你们所有值钱的仪器搬空,我就不姓萧!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你的租金贵,还是这些仪器设备更值钱!

    叮铃铃,电话发出清脆的振铃,一遍又一遍在酒店的房间里响着。

    萧强长长吐出一口气,抹去额头紧张过度,而冒出来的汗水,一把抓住了电话。

    “萧总,你何必生气嘛?要什么问题,其实可以协商解决的呀。”山形在那头忙不迭地解释,话语中再也没了盛气凌人的口气,“我刚才紧急和对方进行了严厉交涉,作为我们五百伴的合作伙伴,怎么能收到这样没有礼貌的对待!经过我的努力,对方勉强提出来,如果你们的人员,能够在几天之内,完全正确掌握设备的使用方法,他们可以不派工作人员。但是……”

    萧强冷笑道:“但是什么?又要钱是吧?痛快点,多少钱直说,不要磨磨唧唧的娘们儿样!”

    “你们要预缴三千万美元的保证金!在你们完成实验之后,他们会对设备进行检查。一旦设备有损坏,将按照损坏的程度,按其价值从保证金中扣除!”

    山形的话是那么的和颜悦色,萧强却感到一股冷气,从脊背蹿上来!

    三千万!

    萧强知道,这笔钱一旦付出,就别想再要回来了!日本人一定会想方设法,以仪器出现了损坏为由,将这笔钱扣得干干净净,连一美元,也不会给他留下!

    “好!我答应!”萧强费尽全身力气,才说出这几个字。

    随后,他飞快地把电话挂断。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猛然飞起一掌,连电话带机座,都被他扇到了对面墙上。

    碰地一声巨响,话筒和机座,猛烈地撞击着墙壁,掉在了地上,碎成好几块。

    萧强的右手,也被话机撞出了一条血口。

    血一滴滴地往下滴,可他就像没有痛觉一样,通红的眼珠,依然恶狠狠地盯着那面墙壁。仿佛,山形就站在墙壁前,冲着他得意洋洋地大笑……

    哐,房门被大力撞开,苏政和白晓泉手持着武器,一个箭步就蹿了进来。

    他们看着房间中破烂的电话机、萧强凶狠的表情,以及那只还在继续流血的右手,都惊呼了起来:“萧总,你这是怎么了?”

    白晓泉是学过战地救助的,身上也会时时带着一个小急救包,赶紧冲过来,为萧强止血。

    萧强对手上钻心的疼痛,一点感觉也没有。他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珠,看着苏政,脸上的肌肉已经全面变形,龇开一口洁白的牙齿,表情极为吓人!

    “苏政!”

    苏政面对他殷红的眼珠,浑身一哆嗦,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条恶狼盯上了。他愣了一下,在赶快答应道:“在!”

    “集合!让所有人集合!就在这层楼!”萧强阴森森说道。

    “在这里?站不下吧!是安保队员全部集合,还是包括研究员?”苏政有些为难地说道。

    “老子让你叫所有人集合!你没有听到?耳朵聋了吗?所有,所有!所有人,都在这里集合,现在,马上!”萧强陡然发作,那声音,如同一条受了伤的狼,充满了攻击性!

    按理说,苏政并不是他的手下。可这段时间下来,萧强一直指使他东奔西跑,而苏政也是不折不扣地完成着任务。就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苏政飞一般逃出门,挨门挨户把每一个寰宇的员工叫出来,让他们在萧强住的那层楼集合。

    萧强住的那层楼,是在十八楼。这是按照国人的习惯,取其谐音“要发”,以讨个好彩头。苏政、白晓泉等安保队员,以及赵工、李共都住在他隔壁或对门。

    这次五百名研究人员,以及新调来了三十多名安保队员,一下住进来。酒店不可能把原来的旅客赶出来,只能分散地把他们安置在不同的楼层。

    只是经过苏政的协调,让研究员们,尽可能比较集中地住在一起。

    同时,白晓泉也将安保队员们分成几队,分住不同楼层,已能时刻保护他们的安全。

    现在,在苏政挨楼发出紧急集合的讯息下,五百多名寰宇员工,或是坐电梯,或是从安全楼梯,一波波地涌向十八楼。

    没有这么大的空地,容纳这么多人。他们就站在走廊上,挤在萧强等租住的房间里,将整个十八楼,挤得水泄不通。

    安保队员们还好,部队的纪律都在,以军姿肃立,一声不吭地等待着命令。

    研究员们虽然也想安静下来,可人群里还是不时传出小声的私语,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

    萧强站在走廊的尽头。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除了头两排人,他能看到他们脸,后面都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

    这么多人挤在走廊上,让空气也迅速变得混浊起来。数百人散发的热气,让整条走廊,充满一种狂躁的热浪,向他迎面冲来。

    “安静!”萧强没有拿扩音器,而是扯着喉咙,大声喝道。

    声波在墙壁上碰撞,回荡,一支扩散到走廊的尽头。

    人群安静下来。

    “我让大家紧急集合,是要想你们宣布一件事情,一件关系到我们寰宇未来命运的大事!”他的嗓音,因为拉得太高,而有些尖锐。

    从第一二排的人脸上,他看到众人都集中了注意力。于是举起右手,伸出三个指头,更加提高音量,声嘶力竭地喊道:“研究所,我们已经租到了!而且,租了整整三个月!”

    声音传播出去,队伍先是一静。随后从前到后,次第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欢呼的声浪,如潮水般迅速扩展到走廊的另一头。五百多人山呼的声浪,冲击着墙壁,连地板都在微微颤抖!

    只有最前排的人没有欢呼。

    他们都盯着萧强铁青的脸颊,他那双高高举起的右手,所包缠的急救绷带,已经被血染成一片红色……

    萧强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持续了几分钟,直到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前面的人率先发觉不对劲,欢呼声最先停止下来。

    而后面的人还不知情,正在为萧总的能力而钦佩,为自己能够在先进的研究室里,进行科学研究而兴奋得难以自制。随着前方悄悄传递过来的“肃静,有些不对劲,萧总的难色很难看”,欢呼的声音慢慢沉寂下来。

    几分钟过去了,萧强还没有说话。

    走廊的气氛,已经压抑到了极点。所有人都感到胸膛中,好像被一股郁气所凝结,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

    猛然间,萧强口中爆发出一声历喝:“但是!我们,我们寰宇,为此,一共支付了一亿三千八百万美元的费用!一亿三千八百万!”

    他的历喝,如暴风般刮过整条长廊,所有的人,都被这个天文数字,刮得站不住脚!

    我们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才多少?这只是三个月的租用时间,就支付给对方一亿多美元!

    萧强的声音,因为喊得太大声、太激动,而有些沙哑破音。那沉痛的感觉,就是全身心投入到研究中的工作狂,也能够感觉得到!

    “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实力!因为我们的国家还很弱小,我们的科技还不够发达,我们被人家看不起、刁难!我们没有优质的科研仪器设备,我们只能忍气吞声,接受别人的苛刻条件!我们的科技振兴之路,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坎坷,这是一条漫长,而又艰巨的道路!”

    人群中鸦雀无声,几百人聚集在这个拥挤的通道中,忽然之间,仿佛都没有呼吸……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眼泪,都从眼眶里涌了出来,不管是科研人员,还是安保队员,都眼含热泪……

    忽然,人群里有一个声音大声喊起来:“我们不租了!我们会过去,决不能任由小鬼子剥削我们!”

    “对!我们回去!我们不租了!”

    “凭什么要我们支付这么高昂的费用?这是不可接受的!”

    激愤的声音越来越高涨,最后,在通道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声音:“我们回国!”

    “放屁!”一个尖锐的声音,高声回荡在走廊里,萧强怒发冲冠,破口大骂到,“你们这些懦夫!为什么要回国?为什么要放弃?我们来了,就是要做点什么!我们没有先进的研究设备,只有高价租用别人的,面对这种局面,你们就只想到了逃避?

    不!至少我,决不逃避!

    钱,我付!钱是什么,钱他妈就是王八蛋!没有了,我们可以再去赚!面对这么宝贵的机会,我们更应该做的,就是用百倍的努力,发挥我们所有的智慧,团结一心,将我们的实力,一步步提升,提升,提升到让世界都匍匐在我们的脚下!

    今日加诸我们之身的,来日,我们必将十倍、百倍回报于人!

    我们,决不后退!”

    他的宣言,如一道狂飙,从走廊的这一头,一直传递到那一头,并从酒店走廊的窗户,一直传到大楼外面,回荡在日本的上空……

    我们,决不后退!

    来日,我们必有厚报!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