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萧强还没起床。房间里的电话就响了。

    他迷迷糊糊抓起电话,对面传来的声音有些模糊。萧强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国内打来的长途电话,对方是林怡。

    只是、经过多次中转以后,这声音显得有些失真、还有点线路杂音。

    “是萧强吗?我是林怡。”

    萧强一抹脸,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依靠在软绵绵的靠背上,笑着道:“是小怡啊!怎么舍得打这么贵的长途电话?是想我了么?这天还没亮呢!”

    “呸!谁想你了!还早得很。我们这里都已经是中午了!”电话那头林怡声音有些羞涩,随后就正经道、“昨天早上,奥斯丁召开公司高层开了个会,讨论网络的商业开发。他认为,我们的网络已经很成熟了。现在我们还没有从网络上赚取一分钱,每个月的设备支出,还有员工的薪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提议从现在开始,就预备做好市场开发。先打算在网络上提供广告业务,以后再根据进展,搞个商业服务站点,为异地的客商交流,提供一个平台。”

    这个奥斯丁,还是有点脑子啊!自己还没有提示,他已经在做这面的准备了。

    萧强微微一笑,看来奥斯丁能帮他的地方,并不仅仅是他的身份啊!

    那头林怡又说道:“奥斯丁让大家。都试着作份商业开发地计划宜搜小说络成型以前。还暂时不宜开展商业开发。

    那名员工说。现在网络连入的单位。只要是学校、政府部门、研究单位、事业单位。

    这里面。学生没有钱,对他们打广告作用很小。其他的客户,虽然有钱,但如果展开商业运行、以前对我们的形象,会造成一定的损坏。他们并不知道我们为这个网络投入有多少,但看到广告业务展开,他们反而会以为我们从中赚了大钱。说不定,对于我们以后进一步扩张寰宇网。带来阻碍!

    现在就开始进行商业开发。即便有小小的经济收益。但总的来说,损失将大于收益!”

    萧强听了以后,反问道:“你们地意见呢?

    林怡犹豫了一下:“奥斯丁倾向于早作开发!他说,只要广告的示范效果一出来,主动和我们接触的广告商。还有客户,都会踏破我们公司大门。另外。那些现阶段,由于嫌专线接入太贵的公司企业,也会明白到网络的好处,从而改变心意。只要商业计划已开始运转、公司的网络业务,立即将出现第二次快速扩张阶段。”

    “你呢?你的看法是什么?”萧强耐心地引导道,“我是常年不在公司的。也不见得都能联系得上。奥斯丁是美国人。他的思维方式是纯西方地。很多时候。你就是我的保险阀!对于商业开发,你有什么看法?”

    “我……”林怡的语气开始没有那么自信了。她停顿了好一会儿,才不确定地说道,“我觉得。这两个意见都有道理……。商业效果一出来,我们的网络,一定会更快地进入各个公司企业,那以后的发展,就非常迅速!

    但那个新员工说得也有道理。毕竟、我们的网络发展到现在,主要靠的是政府的支持……”

    萧强摇了摇头。林怡的个性使然,让她一下子成为一个决断者。还有些强人所难。这也只有慢慢来了。

    他说道:“商业开发地事情,暂时还是不要搞。我们的网络,也仅仅是在北京一地,全面运转。全国其他省会城市,正在安装主机系统。要让系统投入运行,并将线路牵到各个院校单位、再快、没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也别想完成!

    如果现在就急于求成,一旦失去政府有意无意的默许,那些其他的公司群起效仿,虽然他们的力量,还不至于能替代我们。但要是市场被他们分得支离破碎。我们以后再要收拾起来,那就事倍功半了!我们国人,历来有占山为王的恶习。不管能力大小,大家都喜欢画出自己地势力*。所以,我们必须在政府还没有撒销对我们支持以前、以最快速度布局全国!在这个期间、任何有可能阻碍这个进程地计划。都应该暂时中止!

    不过,奥斯丁地商业开发提议,是恰当的,只是目靠时机不太合适而已。我建议你们,这个讨论,还是应该继续下去,但不要扩大,更不要急于实施。利用这一年地时间、做好严密的市场调查、设计好商业企划书、培训好合适的服务人员。提前准备好各种应对措施。这样,在我们正式退出市场拓展的时候,就能够做到有的放失、有备而发!”

    好的!那这个计划,是不是交给奥斯丁去做?“林怡的问话,显然一点也没有自己承接下来的觉悟,让萧强无可奈何。

    “不行!奥斯丁可以担一个计划审核人的角色,但他是公司的执行总经理。不是一个项目负责人!这个计划、还是交给别的人作吧!做得不好不要紧。关键是要多培养些商业人才!我们公司。现在不是研究型科技人才,就是才从大学毕业的新丁。都没有多少市场运作经验!对于这些人,就要多锻炼,宁可多出错、不要让他们归于平庸!”

    林怡老老实实把他的话记下来、然后说道:“那么。我把这个计划,交给那个提出不同意见的新员工怎么样?她是你们学校经管院的,正好学的是商业管理策划,我和她谈了一次,感觉她很有些能力。不如让她来负责做这个项目?”

    萧强很是郁闷。他都这么明确地暗示了。林怡还要把机会推给别人,实在让他无言:“那个,小怡啊……,其实,这个计划你来做也行地啊……”

    “不行不行!我做不来的。我就能给你当当秘书,整理一下意见!

    让我做计划。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不行地,我肯定做不好!”电话那边、林怡不迭声地推脱。听她惶急的语气。好像萧强要让她去做什么坏事一样!

    萧强实在是忍不住了,强硬地说道:“不行!我是公司老板!我说了。让你负责,你就把这个计划负责到底!”

    他迟疑了一下,又柔声说道:“小怡。许多事情,你不去做,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好呢?再说。我不是说了吗,时间有的是,点不用急!再说,就是做坏了也没关系,后面还有我啊!你学习成绩一向很好。又聪明细心。作计划一定没问题的!”

    “可是,可是……”那边林怡似乎是被他的生硬给吓住了,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我不会做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萧强听到她的抽泣声,心一下子软下来。

    林怡地性子太柔软了,一些小事。她还能起到助手的作用。但稍微事情涉及面大一些。她就开始慌张。自己强迫她接下这个任务。是不是有些拔苗助长?

    他在电话里安慰着林怡:“小怡别哭,乖。是我不好!我不该这么大声呵斥你!只是,作为我的秘书。要懂的事情,可不仅仅是能传达我的意思啊!很多时候,你也是要做决定的!但既然你还不熟悉,那么这样好了,这个任务。你还是接下来。

    但你可以向其他人请教,例如奥斯丁。他那么积极,必然有许多想法,你可以和他讨论,然后把他的想法记下来。在根据他的计划,询问一下公司的其他人,一点点找出其中地错误,已经不符合我国国情的部分,加以改进!这样,一份完整的计划就做出来了!

    你看,其实事情并不是那么难的,只要多做准备,多虚心听取他人意见,再加上自己的主见!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得狠好的!”

    林怡抽泣慢慢停下来,她幽幽说道:“那么……、这个计划,我就接下来。可是,我做得不好,不准骂我,以后也不准对我那么凶!刚才你发火。我觉得好难受!人家那么帮你、你还不满意。人家,人家……”听电话的语气,必然又已经眼泪汪汪了。

    “是是是!都是我不对!老婆是用来痛爱的,怎么能凶你呢!我一定深刻反省自己!你去让汪工。订做一个专用搓衣板,罚我回来就跪搓衣板!”萧强一连声的自我批评。

    电话那头,林怡破涕为笑:“贫嘴!你就知道跟我胡说八道!好地。我以后尽量多用点功。免得你老觉得我没用!”

    一番爱抚慰籍,萧强才恋恋不舍地挂上电话。

    他扣心自问,是不是对小怡提出了过高的要求,这些需要独自承担的责任,是不是超出了小怡的能力范围?

    算了,就这一次吧!如果小怡确实做不来,强迫她,也只会让她更加不开心!

    萧强摇了摇头,进到盥洗间,洗漱整理。

    虽然外面的天气,依旧是那么的炽热,可从这天开始,萧强等人,就兵分两路。冒着四十多度的高温酷热,在利雅得,及周边开展选址工作。

    萧强要稍微好些。他带着一半地人。主要是在城里转,和沙特政府部门打交道。

    那几名工程队地负责人,就要辛苦许多了。他们在安保队员地陪同下。在利雅得附近,到处寻找适合作为建设地面接收站的地点。

    他们开着租来地越野车,常常是一出去,就是一整天。几十度的高温,坐在车里。空调几乎起不了多大作用。

    每天他们回到酒店,人都是虚脱的样子,一回来就猛灌凉水以补充失去的水分。

    萧强算是好的了,但只过了一天,他的脸也被太阳晒得通红。面部的皮肤。也出现了龟裂,有些地方因为暴晒,皮肤脱落。火辣辣地疼痛!

    几天下来。所有的人,全部都变成了包公脸!

    好在大家都还挺得住。没有怨言。白晓泉就多次笑谈,说这是因为他们,太受阿拉伯朋友地欢迎,红得发紫的缘故!

    确实。中国的形象,在中东地区非常的好!

    几十年来,中国从来是不偏不倚。从道义上,给与阿拉伯世界以支持。阿拉伯世界、也是非常亲近中国。而这个亲近,就直接被萧强他们所承接下来。

    每次他们出去勘测地形。都会有沙特的老百姓围观。帮着跑前阿跑后。

    这些信息,纷纷反馈回来、也让萧强哭笑不得!

    他对于那些沙特人的好奇心,并不感到欣慰。反而有些担心!

    有些事情,曝光过度,就容易节外生枝!

    就如他这几天的成绩,比起那几个工程队地负责人,显得差了许多!

    本来这个网络工程,就是他和阿布王子合作,以合资公司的形式操作。在沙特一方,许多的工作,都应该是由阿布王子出面协调。

    只不过。阿布王子不可能事事都亲自跑,他的商业事务,通常都是交给强纳森。代他处理。

    那个强纳森、从和萧强交恶以后。就更加没有好脸色,变本加厉加以刁难。

    只要萧强去见他。他都会找出各种理由。对萧强看中的地点加以否决:这个地专靠近政府部门。随便动工、会让政府干涉:那个地方是外国人居住区。对于信息保密并不合适!

    总而言之,只要萧强提出来的建址地点,他都加以推托!

    而当萧强询问他,应该在什么地方修建主控中心的时候,他却作出一幅:我不懂技术,你们自行解决的表情。一问三不知!

    萧强请他提供阿布王子在利雅得地产的详细情况,以作权衡地时候,他更是一口否决,说这是商业机密、决不能给他看!

    最后,还是萧强一怒之下,通过阿布王子的电话,在利雅得新城买下一块地,作为以后的主控中心所在地。

    在沙特办事,萧强明显感到阿布王子的重要性!

    许多事情,他自己去办不成的,阿布王子一个电话到。就得以解决。

    尤其是涉及到未来安装专线电缆。要在城市里开挖地下沟渠。以作布线使用。这个问题就在市政部门卡了很久,萧强怎么说,都没有用。但阿布王子只用了一个下午。就将所有的事情全部解决。临出来的时候、那些官员还和萧强拥抱,以示友谊!

    萧强对此很是不爽!

    说起来,这些事情。本就不属于他们业务范围内,应尽的义务。这些事情,本来就应该是阿布王子的公司,来加以解决地。寰宇公司,只是一个设备提供者、安装者,还有事后运行的维护者!

    他们应做的,是找到适合的建址地点,承建工程。做后期雄护!

    可是强纳森的不配合,逼得萧强只能亲自出马。每天像个推销员,游是于各个部门之间,解决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难题!

    每天晚上,他还要空出时间,参加阿布王子的宴会,努力和对方搞好关系。

    可到这个时候,强纳森总会出现,有时候亚克也回来。

    一旦萧强想要告强纳森地黑壮,他们两人就会联合起来,用各种理由,为强纳森开脱。并且,他们还会倒打一耙、说是由于萧强没有事先和他们协调好,才会出现这些问题。

    并且、他们多次向阿布王子暗示,说中国公司地产品质量低劣、服务差。亚克就表示过两次,意思是由西方公司,来承接这个工程。一旦工程建设完毕、就可以直接联入美国主导地国际互联网,成为世界大家庭的一员!

    每逢这个时候,萧强也会反唇相讥,对他们所谓地互联网嗤之以鼻。

    一个只能收发电子邮件、传输文字信息的网络,确实没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即便是他们用新技术,实现图片、音频、视频信号的传输,但是缺少了最重要的文本链接,就无法实现在一个网页中,集成多项多媒体信息的功能!

    如果不是萧强提前注册了寰宇网专利。并且经过一年多,将这个网络构造成熟。阿布王子,也不可能会一眼就确定下来,请萧强为他们也构建这么个网络!

    虽然萧强和强纳森他们互打嘴仗,但大家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网络地控制权!

    大家都没说,如果采用了对方的网络,就必然会落入对方地控制之中!

    这尽管是实事。但谁又会说出来呢?

    就算他们各怀鬼胎,但对方所正在做的事情,又何尝不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呢?

    窗户纸虽然薄,可只要有这么一层,大家就都能理直气壮,为己方争取机会,而不至于显得难堪!真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说破,那就代表自己再也没了机会!

    至于阿布王子是不是知道。大家都心有默契。谁也不会傻到去询问。

    科技强国推销技术,制定技术标准!其他国家享受新技术,所带来的便利,但更制于人。这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律!

    阿布王子的表现。谁也看不透!

    他每次都是亲切地拉着萧强地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一起吃肉,一起分享美食。在某些关键的问题上。他也会偶尔出来帮下手,但总的来说,还处于不表态的立场。

    在阿布有限的支持下,萧强的工程,可以开展,但进度缓慢。强纳森提出由西方公司来做,并可以提供商业贷款。阿布王子委婉地表示市场太小。容不下太多公司竞争。但又表示,在适当的时候。也可以合作。

    总之,他的态度,给人的感觉,就是骑墙!

    他任由萧强和强纳森他们竞争。一幅坐山观虎斗地样子。似乎是谁获胜,他就支持谁!

    这让萧强和强钠森他们的争斗,更趋激烈!

    萧强几次想要和阿布王子私下谈,也找不到机会。于是,双方都开始将台面下的竞争,摆到了台面上,当着阿布王子的面,互相攻击对方的网络技术低下,设备陈旧落后!

    几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很快就到了星期一,赛马的日子。

    这些天,萧强他们的进度很缓慢,干干停停,无法快速进行。

    对此。萧强也不是像他表面上那么着急。他的卫星、还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升空,这个时间段里,大家都慢慢磨吧!

    至于伊拉克和科威特地局势,也是时好时坏。

    不过大家都不担心!

    因为伊拉克的军火,主要购买自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国家,对于抑制萨达姆的野心,有着至关重要的控制力。

    只不过。现在苏联越来越不行了,而美国的影响力,则更加突出。

    说起来,伊拉克本来是苏联,在中东地区不多的亲密盟友。但是现在苏联。它们国内己是一塌糊涂,因而越来越不敢和西方冲突。

    前两个月,欧美的主要媒体,都刊登文章,成正是因为苏联地军火支持,才让萨达姆这么大胆。敢于陈兵科威特边境,对邻国虎视眈眈!

    本来在八十年代中后期,美国地暗中支持。已经超过了苏联。但面对西方世界倒打一耙,苏联却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自己知!他们迅速由搭斯社发表文章,表示将彻底终止向伊拉克提供武器!

    这样地举动。不但让伊拉克对苏联的背叛,感到愤怒。就是中东国家,也是鄂然。

    美苏争霸。正式形成中东动荡地主要因素。

    可是作为富油区,中东的国家实力弱小,面对强国的力压,他们也只能用集体发出:一旦强国入侵、他们就炸毁油田,玉石俱焚。这样的威胁,来保证自身安全。

    然而,在国际政治博弈中,强权代表一切!

    他们必须通过在两强之间,左右摇摆。来维护自身的独立,争取最大的利益!

    苏联一放弃伊拉克。就等于从中东地区彻底撒回、其势力,将迅速退回到苏联国内!其在中东的影响力。将很快被美国所占据!

    如此一来,中东国家将无法在想过去一样,利用模糊的态度。在夹缝中求生存!

    他们必须迅速选边站!

    美国,也将从此成为中东地区,无可争议的老大!

    中东,是连接亚洲、欧洲、非洲的战略要地,控制了这里,就等于控制了全世界!

    属于美国的世纪,在苏联人撒退之后。已经无可避免地将要到来!

    沙特一直是靠向美国的,所以虽然略微有些担心,但还情绪比较高,认为自己的安全,有所保障了。美国为了保护石油通道,是绝对不会允许伊拉克大打出手的!

    萨达姆的威胁。不过是又一次战争讹诈!

    伊拉克公开发表的通告、从原有立场、稍微向后退缩了一点,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阿拉伯人不打阿拉伯人,这是我们的优良传统!

    于是,这次由阿布王子。和亚克等人所举办的赛马会。在利雅得,得到了热烈欢迎。

    无数的王公贵族、西方国家的使馆官员、公司职员,都涌到了赛马场,期翼借着这个盛会,让绷得紧紧的神经。能有一个舒缓的机会。

    而且。另一个让人刺激的讯息。更是让所有人都充满了期待:

    强纳森,和萧强,两个高级管理人员、将在这次赛马会上,同常竞技!

    中国人对美国人!

    阿拉伯马对英国马!

    在这个微妙的时机,他们各自所代表的国籍。以及坐骑的血统,都越发加重了这场竟技的趣味性、对抗性!

    这次赛马会,想来不会那么无聊吧!真是让人充满期待啊!

    那么。就让我们,在这次赛马大会上,将前段时间、对未来威胁的担忧。都发泄出来吧!

    萧强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将嚣张的强纳森,彻底踩在脚下,一出这些日子的心头恶气!

    赛马会,我来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