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费尽心机,希望避免被其他网络公司所关注,获得

    而这个时间,在二月十七号这天,由美国总统,帮他争取到了。

    一九九一年二月十七日,美国发动了沙漠风暴行动。

    (这一点和历史有所不同,历史上是在一月十七日)

    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和萨达姆的军队,隔着边界对峙。

    从八月起,美国所组织的多国部队,在海湾共集结了超过七十万人,其中美军就达到了五十二万人。共准备了两千多架武装直升飞机、四千多辆坦克,近七千门火炮。

    而萨达姆也在沙特边境集中了五十四点五万人,四千二百辆坦克,近四千门火炮。

    萨达姆知道美国的优势,他让部队修了很多的巨型堡垒,以对抗美军的空中优势。同时精心构筑了二至四米高的沙袋墙,挖了深六米,宽十八米的壕沟,准备在紧急时刻,向壕沟倾倒石油点燃,用以阻止美军的进攻。

    他所想要做的,就是把美军的技术优势抵消,将其希望打的高科技战争,转移到地面上来。用严密的组织,给美军造成重大伤亡,迫使美军撤离中东。

    可是,他显然低估了美国对中东的重视程度,和高科技武器的威力。

    空中、海上要想同时发动打击,必须在月圆之夜和涨潮时分这两个条件都同时满足才行。根据这个要求,在伊拉克越过了联合国最后通牒期限以后。存在着三个最佳时间段:一月十五至一月十七,二月十六至十八,三月十七、十八。

    美国总统布什,本来是想要在第一个时间段发动进攻,以达到战术突然性。

    哪知道,伊军在十五日,联合国规定的最后通牒时间过了以后,严正以待。所有地部队。都进入了防空壕,飞行员随时待命,坦克也移动到了防御位置,导弹车全体转移,不知去向。

    另一方面,仍旧驻留在伊拉克境内,被当作人质的两万西方国家人员,被分别至于各个战略要地。让美军投鼠忌器。

    二十万伊军。更是向伊沙边境靠拢,摆出突袭的姿态,迫使美军不敢妄动。

    一月十五、十六、十七三天,伊军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让美军无从下手。并且。施瓦兹科普夫考虑到美军尚未就位。为保证战役效果。从而中止了这次打击。

    这方面,心里面最急的就是布什。

    美军在中东集结的几个月时间。已经耗费了六百亿美元。并且。一旦战争开打,预计每天所需要的资金达到了十到二十亿。这每耽搁一天。都是天文数字的花销啊。

    好在,这笔战争开销,将由沙特、日本、阿联酋等国家分别摊销。其中,光是日本,就答应承担五百亿美元的战争开支!

    时间拖到了二月十六日,伊军故技重施,又一次展开了全面警戒。

    但这一次,美军不打算放过他了。

    十六日,平安无事,伊军开始显得有些松懈,认为美军不可能发动进攻了。

    十七日零时,一队队地飞机从地面起飞,而停靠在海湾地区的军舰,更是率先发射了一百多枚战斧式巡航导弹。

    此时,在沙特首都利雅得,法国电视五台的记者,正在向电视观众作报道:“在我的左面,是一个民用机场,右面是一个军用机场。现在,从右面的机场,正有两架战机起飞,不知道是进行演习,还是正式对伊军展开攻击……”

    电视画面上,摄影师惊呼道:“左面,左面也起飞了!”

    电视镜头迅速转移过去,电视观众发现,在左面的民用机场,也有一批飞机,正在起飞。

    “战争,开始了!”

    而在此刻,对伊军的电子压制,也进行到了最高潮。

    几个月的枕戈待旦,美军对伊军地所有雷达频率,都了如指掌。在开战以前五个小时,就对其展开了强烈的电子干扰。在伊军的雷达屏幕上,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无法分辨目标。

    当第一批目标被击中之前,疲惫不堪的西方记者,推开所居住地大喜地大饭店地窗户,无意中发现了远处天空中,出现一串串红点,看上去,就像是流动的火焰。

    紧接着,电讯中心大楼,成为第一个牺牲品。巨大地火焰从大楼上燃烧起来,将夜空变成一片光明。此后,总统府大楼、国防部、伊拉克空军指挥部,都相继腾起一片火海,伴随着震耳欲聋地爆炸声,浓烟冲向天际。

    防空雷达阵地、机场、指挥和通讯设施、核反应堆、导弹生物和化学武器工厂……

    伊拉克的各个重点目标,都变成了一团团燃烧地火焰。

    直到此时,天空中仍然没有听到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只是时不时,有一个个拖着尾焰的导弹,或是激光制导炸弹,从天空中落下来。

    爆炸非常猛烈,以至于那些西方记者,也不得不捂紧了耳朵。

    他们所能听到的,仅仅是伊军对着天空,漫无目的高射炮发射声。无数的高射炮弹在高空爆炸,将黑夜,变成了白昼。

    第一次轰炸持续了三个小时,令人惊讶的却只有一架美军a6入者,和两架英军的旋风战机被高射炮火击落。

    电视记者飞快地冲向刚刚返航下机的空军飞行员,面对电视镜头,一个少校咧嘴笑道:

    切都妙极了,从伊拉克上空向下望,就像看着一株闪诞树!”

    三个小时的轰炸,美军宣称炸毁了伊拉克百分之八十的军事目标,而法国则谨慎地宣称。摧毁目标应该是在百分之五十左右。

    但随后苏联也出示了他们拍摄地高空卫星照片。通过红外线分析,他们认为,美军轰炸的目标,大多数是由橡胶、木头伪装的假目标。

    通过从巴格达传回的电视信号,令所有电视观众都感到惊讶。

    多国部队的轰炸刚刚结束几个小时,萨达姆就出现在了电视镜头上。画面上,他跪在地上祈祷,之后起身。向他的部下、人民,以及全世界宣布:“一切战斗之母已经开始。伊拉卡坚守在强大而牢固的阵地上……胜利即将来临!”

    接着,他就一身戎装,在依然硝烟弥漫的巴格达接受视察,节后士兵们地欢呼。

    在遭受严重毁损的空军大楼和防空司令部,萨达姆再次宣称,他将让美国人血流成河!

    看着电视画面上,慷慨激昂的萨达姆。萧强问着身边的人:“你们认为怎么样?”

    “伊拉克必败!”田胜英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就看他败到什么程度,以及美军的决心有多大。他们是想把萨达姆赶出科威特呢,还是准备一劳永逸地将他解决掉。”

    萧强笑了笑,看看其他人。

    白晓泉等安保队员。刚才非常认真地看着电视。听翻译在耳边轻声同步翻译。

    他思索了好一会儿。说道:“美国人不会干掉萨达姆的,他们需要一个理由。继续待在中东。如果萨达姆已经被推翻了。那他就没有借口,在海湾驻扎大批部队了。”

    萧强摇摇头。白晓泉惊讶地问道:“萧总,你不认可我的判断?”

    萧强耸耸肩,说道:“无所谓认可不认可,我其实没关心萨达姆的死活。我是想问你们,这个事件,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所有地人都明白了。

    他们眼睛一亮:“明天的报纸头条,不再是我们的网络了!”

    “哈哈哈哈!”萧强开怀大笑,“对了,明天别说头条,还有没有我们的消息都难说。我们总算脱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了。生活还将继续,上网地人,也会继续上网,但不会对我们大肆报道了,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地喜讯。”

    还没有到天亮,外面街道上,就出现了大批地增刊、特刊、快报,详细报道着伊拉克爆发的战事。而天亮以后,那些所有地媒体,无论大报小报,刊登地,也都是伊拉克相关消息。

    虽然在电脑专栏中,还是有寰宇网的报道,但力度已经不大。

    各方地目光,都被吸引到了海湾地区。

    趁着他们的视线,转移到伊拉克地区的时候,萧强一直在宣称的“静默战术”,也在迅速执行中。

    在一月二十二号,奥斯丁就接到了萧强的指令,租用了一艘万吨巨轮,从国内,赶紧运来了大批的设备。萧强砸下巨资,一次性掏出两亿美元,请了大量的美国工程师,还混杂着少量中国工程人员,展开了疾如烈火的网络建设工作。

    他的网络建设,分为骨干网络搭建,和各个小区网络建设。

    由于六个公司的超级计算机网络,已经建设完毕,骨干网络建设的重点,就是飞快地向外延伸,和其他的局域网,连接成片。

    萧强一天十八个小时,强撑着,坚持在各个工地之间巡查,每天睡眠的时间,不足三个小时。

    能够挖沟,埋设光线管线的,这是最好。

    不允许挖沟的,那就从顶上过,就像架设电线那样,从上方经过。

    如果这都不允许,那就绕行……

    总而言之,就只有一个目标:快!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工期,将那些希望加入寰宇网的伙伴,并入主网运行。

    寰宇的工程师们,也分别按照从大到小、有近及远的方针,对那些原有的网络进行改建。他们的传输设备、服务器系统,都进行了更新。

    只要是寰宇的光线牵到的地方,所有的事前工作,都已经做到位,直接就可以并网运行。

    像那些用户数量较少、分散的用户,因为不太具有价值,所以暂时仍劝他们继续使用原有的通讯线路。

    像罗登这样,打算自己组建小区网络地。寰宇也给予了大力的支持。

    寰宇自己生产的服务器,源源不断从国内被海运、空运过来。它们以低廉的价格、还算过得去的性能,赢得了所有人的赞许。尤其是像罗登这样,自行创业,手头资金不甚丰裕的小公司,简直是喜出望外。这些服务器、为他们节约了多少建设经费啊!

    性能稍差一点没关系,这个差价太可观了!

    原来一台中型的服务器,少说也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但寰宇地服务器,却只收十万美元!

    如此低廉的价格,也极大地刺激了个人创业者队伍的扩大。

    加入到寰宇网的个人创业公司,由最初的几百家,迅速扩展到两千来家。他们所建立的小型网络,规模不一。

    大的几百人,小的只有几十人。

    但累积起来,这个数目就相当可观了。其总数,竟然达到了二十七万这个令人吃惊地数字!

    这些小型网络,单独一个看起

    打眼。但将其聚拢起来,所形成的规模效应,居然型的网络公司。

    而且。这些网络建设非常便捷。

    服务器的选址。就在他们所居住、或是租用的地方。

    他们所服务地对象。也就在相邻地左右,线路贴着墙壁布设。很快就可以做到入户。

    利用小型程控交换机。和主网联接,一个小型地网络作下来。其成本也不过二三十万美元。许多个人创业者,很容易就能筹集到这笔资金。

    当然,他们的生存能力也非常低。在寰宇网在美国投入运行地一年多时间里,先后成立了数千家个人创业式地网络公司,但其中的百分之六七十,都在各个大型网络服务公司成熟以后,倒闭关门。

    不过,他们在倒闭之时,通常都按照最初,和六大网络服务公司达成地协议,将客户转交给了他们。

    他们最大的贡献,就是在寰宇网络最脆弱的时候,帮组它,在美国站稳了脚跟。

    海湾战争的爆发,虽然将大多数人的视线,从寰宇网的建立上面转开。

    但在有心人眼里,这个网络,依然是他们的心腹大患。

    它最让人嫉恨的,就是它的地址分配,不再遵循互联网的分配标准,而是另外设立了一套标注出来。这些网络地址,都由六个网络服务公司的超级计算机进行分配,从而绕过了原先建立的互联网络。

    只是在最初的一两年里,由于寰宇网都还在忙于扩展美国的地盘,从一个城市连接到另一个城市。许多的网络用户,都以为这不过是一个美国内部的国内网络。由于本地网络的数据读取,不必要通过国际线路中转。因此,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网络最终的根服务器,是存在于中国,存在于寰宇公司的地库。

    包括美国政府,他们所监控到的数据,也发现寰宇网所提供的数据来源,都是在本地服务器上。

    这就使得寰宇公司,在这段时间里,没有直接面对那许多的商业巨头的直接冲击,而可以腾出手来,应付原有的互联网营运商的反击。

    萧强他们当初,想了很多很多的手段,来反制对方的反扑。

    这些手段,也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例如,就在二月初的那段时间,媒体上传出了一个消息: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网络(早期的互连骨干网),它的长期合作伙伴,专门为他们做网络建设的ans公司,有意支持,由六大网络服务公司,共同推出的全球网络。

    这个消息传了有近一个星期,才由ans公司,公开在媒体上辟谣,说将一如既往地、坚定地支持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网络。

    但这样缓慢的申明,已经足以让人们引起各种联想。

    很多媒体,正在头痛最近网络的题材,被炒得都熟透了,没有了新闻。一见到ans姗姗来迟的申明,顿时又来了精神。

    他们都在媒体上发表评论,猜测ans究竟是动了心,和六大网络服务公司,所成立的全球网管理委员会在私下里勾勾搭搭呢,还是真的如他们所说地那样。铁了心要支持科学基金会网络到底。

    这样的传闻,也带动了大批的网络营运商,倒戈投向全球网。

    不到十天的功夫,宣布支持,并将并入全球网体系的子网,已经从最初的近千个,一下翻了一番,达到了两千多个。

    这就使得。全球网,从拥有的附属子网数量上,逼近了科学基金会网络三千多下属子网的数量。

    媒体也根据他们所服务对象地不同,讲科学基金会网络,称之为“研究网”,而将六大网络公司建设的全球网,才定性为真正的商业运作平台。

    看到形势进展顺利,萧强是又高兴。又担心。直到海湾战争的爆发,将美国媒体的注意力,全部转向伊拉克,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一直非常奇怪,为什么预料中的对手。迟迟没有做出反击动作?

    如果萧强知道。现在的美国计算机界。正在为什么而烦恼,他就不会整日为寰宇网的命运。如此忧心忡忡了。

    因为。此时地美国计算机界,始终在为破解他的view操作系统。而绞尽脑汁。他们没空来理会,一个突然出现,并且还是由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所管理的网络公司。

    在美国计算机界,一个装载到所有个人电脑上的、中国公司设计地操作系统,要比网络,带来地危害要大得多!

    虽然微软表示,会在和寰宇公司合作地时候,将其核心源程序掌握到手,将其重写一边。让新版本的viewndows第二版,更加符合美国地安全要求。

    但美国政府,显然也不会将所有地希望,都寄托在它的身上。

    在政府实验室里、各个大学里,无数地软件工程师,都埋头于破解寰宇公司的view。

    当萧强正在庆幸逃过了美国媒体追踪的时候,格林将军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向他的科技顾问,询问软件破解的进程。

    格林将军不是一个科学家出身,他是一个军人出身的政客。

    上面要求他尽快将中国人设计的操作系统破解,这对他而言,就是命令。而他,就将上面交给他的任务,布置给下面的人去完成。他所要做的,就是每天,听取科技顾问的报

    “破解率不到百分之十?为什么进度这么慢?中国人自去年八月份推出这款操作系统,已经过去了整整六个月,现在都是一九九一年的二月了,你们的破解率,居然还不到百分之十!这让我怎么向上面交待?”格林将军只听了一个开头,就大为不满地责问道。

    科技顾问满头都是汗水,还是耐心解释道:“将军,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了。中国人设计的操作软件,其中绝大部分,至少超过百分之九十,都是采用的汇编语言。这是一种直接面向计算机的低层程序语言,仅仅比最原始的计算机语言进步一些……”

    “中国人用这么原始的编程手段,你们也解不开?”格林将军的理解是,越原始的语言,也就越容易破解,他们花了半年时间,只破解了不到百分之十,简直是不可容忍。

    “将军!中国人采用汇编语言的目的,是为了提高软件的执行性能!这并不表示,他们就没有学会更高层次的编程手段!”科技顾问反驳道,“而这种语言,要一行行看下来,将其完全读懂,是非常耗费时间的。就像当初的机器语言,只有01,,很多的时间!更何况,这个操作系统的代码,足足有六百万行!中国人就是把源代码给我们,要全部看一遍,也不是马上就可以完成的!”

    格林将军压着心头的火气,胡乱地拨了一下桌上的派克钢笔。

    他尊重科学顾问的意见,但他所承担的压力也很大。现在伊拉克那边,已经打起来了。但这边的个人电脑操作系统,却被中国公司所占领。这迫使政府方面,迟迟不敢将方便快捷的viewndows,引入到政府部门。并且,还再三告诫手下的职员,如果安装了这款操作系统的,不要在电脑里存放有价值的机密文件。

    要是某个职员,将伊拉克作战的详细计划,存进了电脑,在发送电子邮件的时候,谁知道中国公司,有没有可能盗取他的资料?万一对方有这个能力,又把计划透露给了萨达姆,那联军就将面临灭顶之灾了!

    “将军……”那个科技顾问,见他心烦意乱,欲言又止道。

    “什么事?你说吧。”格林将军叹了口气。他看到科技顾问的神态,就知道还有新的麻烦。现在,他最不想听到的,就是麻烦。

    科技顾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们发现,中国人似乎开发出了一种新的编程语言。但他们用得不多,只在一些小程序上,作了试验。”

    格林将军皱着眉头,试图理解他这话所包含的意思:“你是说,他们准备脱离我们的计算机体系,另外搞一套新东西出来?”

    “这种可能性很小。他们所编制的程序,只要还基于x86的指令集,那就不可能脱离我们的计算机体系,另搞一套。”科技顾问托了拖眼镜,说道,“我们在反编译的过程中,发现的有极少量的小程序,比如写字板程序,反编译出来,是一片乱码。经过我们的反复论证,中国人似乎在试图,用中文设计软件。由于我们没有他们的编译器,所以,最多将这些程序,反编译为机器码……”

    格林将军被他一连串的说明搞糊涂了,他不明白,科学顾问给他说这么多,到底想要说明什么。

    科学顾问紧接着回答了他的疑问:“每个程序,在反编译的时候,都是基于它的设计程序,才能看到源代码,了解他们的设计思路。但是,由于他们采用了中文编译,同时使用了没有流传出来的新型编译器。我们只能将其破解为机器代码,这样,我们破解读取程序的进度,可能会更慢……”

    格林将军这下听懂了。这就和军方的密电码机,是一个道理啊。

    有了翻译机,就能迅速翻译对方的密电码。没有译码机,他们就只能采取数学手段,强行破解。

    其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该死的,该死的中国人!

    英文只有二十六个单词,所组成的密电码,就足以让最出色的破解专家,头痛到死。而中国人的文字,据说有几万个字,想一想,都会让他恐惧!

    他们发展这套中文编译器,就是为了不让我们搞懂他们的核心程序啊。

    听科学顾问的说明,要破解,也是可以的。但是翻译出来的,是最基本01,,程师,要读到头发花白吗?

    他愤怒地大声咆哮:“我不要听这些,我只想问,你们什么时候,能够将这套操作系统破解出来!”

    “两……三年……不,也许……”科学顾问支支吾吾,视线东张西望,不敢和格林将军正面相对。

    “滚!”格林将军手中的钢笔,飞了出去,砸在墙上。

    一摊墨迹,残留在墙上,并顺着墙面,缓缓向下流,污染了更多的墙壁。

    格林将军两眼发直。

    这个场景,多么像那些中国人。他们先是用一个操作系统,插入了软件市场,随后,这个污染源,将制造出更多、更大的污染,将美国的科学体系,破坏得千疮百孔!该死的中国人!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