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外交部不是没有理会比亚诺维奇的事情,他们也上统,只是,这是的戈尔巴乔夫,已经没有精力,来关注一个叛逃者的事情了,他早就被各种各样的难题,闹得焦头烂额。

    苏联的经济政策,到了九零年,已经彻底破产。

    六年的经济改革,不但没有让苏联走出经济困境,经济形势反而越来越恶化。

    到九零年底,国内两千种基本生活物资,市场缺货率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五。也就是说,苏联老百姓只要是想要的东西,就基本上就买不到。

    国内生活困顿,国家的外债却在飞速增加。从八九年到九零年,仅仅一年时间,苏联的外债就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人民的生活,已经到了极度贫困的地步。

    走投无路的戈尔巴乔夫,又面临着各级盟共和国,更加高涨的民族分离主义倾向。

    苏联的国际地位,日渐下滑,经济糟到了不能再糟,那些历史上曾经独立的国家,都纷纷表示要脱离苏联独立。

    这里面,波罗的海三国就是其中的代表。

    早在八九年八月,三国数百万民众,就曾手牵着手,结成人链,将三国首都连接在一起。

    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了脱离苏联的决心。

    而他们如果独立,就意味着苏联不但从欧洲撤退,现在还可能连自己的国家都保不住了。

    三国独立,很可能在国内数十个加盟共和国间,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从而演变成苏联的彻底解体。因此,其他的加盟共和国。一边在加盟共和国内部宣传独立思想,一边把眼睛。紧紧地盯在,苏联将如何处理波罗的海三国的独立要求。

    面临经济上、民族问题上地困境,已经走投无路的戈尔巴乔夫,祭起了最后一招:政治改革。

    他在八八年,就提出要彻底改变旧有地政治体制,要“将其连根拔起”!

    八八年底,苏联正式将原有的执政体制进行了变更,实行了真正的西方式议会体制。

    九一年二月,戈尔巴乔夫提出了总统制,并得到了通过。

    二月中。他当选苏联总统。

    三月,议会通过决议,实行多党制,原执政党,变成众多政党中的普通一员。

    三月底。戈尔巴乔夫在执政党内。公开宣称。执政党只是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所组成的普通社会政治组织。

    国内的报刊文章。全部一窝蜂地开始“反思”过去。将所有都说成一片黑暗。并撰文“追忆”沙皇时期的辉煌成就和幸福生活!

    也是在三月,波罗的海三国中。最激进的立陶宛,率先宣布独立。

    虽然苏联迅速宣布这个独立是违法地,不予承认,可是,也并没有派兵干涉。这就使得其余的波罗的海国家,蠢蠢欲动。拉脱维亚、格鲁吉亚先后发表了独立宣言。

    戈尔巴乔夫是很像动武的,可是,他已经使自身难保了。

    在经济改革时期,苏联在将权力下放给各地方加盟共和国之后,他们的权力日益壮大。发展到后期,形成了以叶利钦为首地加盟共和国首脑集团,俄罗斯联邦首先拒绝向中央缴纳税收,造成了苏联地经济形势,迅速恶化。

    戈尔巴乔夫在推进政治改革地同时,也尝试着收汇下放的权利。

    他在各加盟共和国内部,实行特别经济区,以削弱各加盟共和国总统地权力。仅俄罗斯联邦,就有百分之五十一地领土,和全部战略资源,被划分独立出来。

    面对戈尔巴乔夫企图夺权的动作,各加盟共和国发动了强力抵制。

    四月份,俄罗斯联邦议会,就发表了《维护俄罗斯联邦主权独立完整》地声明,坚决抵制戈尔巴乔夫的总统令。

    就在戈尔巴乔夫,在和以叶利钦为首的加盟共和国总统争夺权力的时候,那些尚未被清洗完毕的保守势力,也跳了出来。

    只是,由于在去年遭受过沉重打击,特别是在军界、特工部门的反复清洗,他们在这些关键部位,失去了支持。他们无力发动实质上的对抗举动,只是不断号召执政党员,团结起来,维护苏联的完整统一。

    至此,在苏联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局面。

    苏联中央政府,和各级盟共和国政府严重对立。保守势力在一旁大声疾呼,想要对前两股势力全部推翻,但由于实力不济,只能在旁虎视眈眈。

    本来各加盟共和国联合起来,实力强于戈尔巴乔夫,可是面对保守势力的牵制,他们又相互不敢动手,形成了三足鼎立的状态。

    而苏联军界和特工部门,前期清洗之后,提拔上来的主要是戈系人马。虽然他们并不一定全力支持戈尔巴乔夫,可也公开宣布将中立,并警告任何一方,不得采用极端手段。

    到这个时候,就是瞎子,都看出来,苏联完了。

    戈尔巴乔夫一人,想要独立抗衡各加盟共和国,这本来就是螳臂当车。要不是有一个保守势力在旁打黑拳,他可能在今年内就会倒台。

    现在的权力平衡,只是暂时状态,迟早会以叶利钦为首的加盟共和国总统一方,获得最后胜利。

    但问题是,保守势力虽然由于去年的清洗,使得他们在许多特殊部门的力量被扫荡干净。

    可是,他们在这股政治角力中,仍然拥有近百分之十的支持度,也是一股不可小视的政治力量。他们一旦决定倒向任何一方,都会迅速加强那一方的力量,立竿见影地改变实力对比。

    这一下子,三方都僵持在这里,谁也吃不掉谁。

    这也是最痛苦的局面。

    苏联完蛋,基本已成定局。

    而三方势力争夺牵制,军方宣布置身事外。又造成这个局面,势必不可能快速打破。

    苏联。将在缓慢的内耗中,将最后一滴血流干,才轰然倒地。

    这个期限,是三年五年,还是十年八年,谁都不知道。

    的苏联老百姓只知道,由于各方势力都忙于争权夺利行,差不多已经陷于停顿。在三足鼎立的局面形成地那一刻起,苏联的经济。就以跳水地速度,飞速向下滑。

    苏联外交部,在向戈尔巴乔夫汇报情况的时候,也正是他剥夺了各加盟共和国权力,等待对方反扑的关键时刻。他怎么可能有兴趣和精力。去注视一个早就被赶离苏联权力中心的逃亡者?

    此时。所有的力量。都要集中起来,应付有可能的政治突变。哪怕多一分力量。就多一份胜利的保障。

    就在这个苏联上层政治势力,壁垒分明。但下层苏联人民,茫然混乱不知所措的时候,苏联远东外贝加尔军区司令员,接待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尼古拉斯!怎么会是你?”外贝加尔军区司令员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趁黑夜潜入到军区内部来见自己的人。

    他能够在戒备森严地军区,潜入到自己这里。说明他虽然人已经逃了,但在这里还有潜伏力量。

    但是,他特意来找自己干什么?

    难道是仗着和自己老熟人的关系,想让自己发动兵变,帮助他所支持的保守势力?

    这是找死!

    别说他愿不愿意,就是答应了,要从距离莫斯科万里之遥的外贝加尔,杀到首都,也是天方夜谭。

    外贝加尔军区司令员脸色阴沉不定,看着眼前这位前空军师师长的眼神,泛着绿油油地光芒。

    尼古拉斯胖了。

    他在信仰破灭之后,对于政治已是痛恶之极。他在萧强那里,得到了安全保障,在非洲,还建立起了一个漂亮美丽地秘密基地。虽然权力没有以前大了,手下地人没有以前多了,只是扬科维奇、杜飞之后的第三把手。

    但由于生活安定舒适,海船定期送来大量补给品,基地被建设地像花园一样,又有健全地娱乐设施,他的体重,足足增加了三十多公斤,变成了一个大胖子。

    外贝加尔军区司令员,不知道他地经历变迁,他只从尼古拉斯的眼睛里,发现他以往的锐利眼神已经没有了,变得涣散而且有些市侩。他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叱咤勇武的空中悍将,已经彻底沦落为一个平庸的商人。

    他不是一个信仰坚定的革命者了。

    司令员如此判断,也有些放了心,同时,对于他的神秘来访,也有了一丝好奇,和一点点的期待。

    尼古拉斯不管他怎么看待自己,见到老朋友的兴奋,让他一把就紧紧抱住了司令员,他凸起的大肚子,顶得司令员喘不过气来。

    “好久不见了,我的老朋友,你们最近过得还好吗?”尼古拉斯胖胖的脸笑容可掬。

    司令员苦笑着叹了口气。

    他们的处境,怎么能够谈得上好?

    军方的上层将领,大多数是戈尔巴乔夫,在对军队进行清洗后提拔上来的亲信。可是,戈尔巴乔夫手里没钱,能够给予军队的,略等于无。手里有钱的叶利钦等人,又因为他们是戈尔巴乔夫一系,而拒绝给予援助。

    而当军方宣布中立,更是成了几面不讨好的角色,连戈尔巴乔夫,也失望地抛弃了他们。

    苏联的经济糟糕透顶,老百姓忍饥挨饿,开始自己在郊区的住宅种地,以求得温饱。军队的日子,也是相当难过。

    一些靠近莫斯科,或是关键地点的重要军区,日子还相对好过一点,最少军饷还能发下来,大家勒勒武装带,凑合着也能对付过去。

    但对于外贝加尔这样的边疆军区,日子过得,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

    武器装备是不用想了,自从八九年初,,大家将就着使用。当然。这样的枪,会不会在战斗中突然炸膛。谁也不知道。

    不过没关系,反正军区已经一年多,没有正儿八经地搞过军事训练了。

    而且,别说上面不给他们武器补给,就是想要给他们换装,也找不到生产厂家了。由于经济困难,国内没钱购买装备,苏联的好多军工厂家,都破产停工。

    只有那些外销的武器工厂,还能过上富裕地生活。

    然而。海湾战争一开打,苏制武器拙劣的表现,大批地国际客户,纷纷取消订单。让米格公司这样的老牌战斗机制造企业,也面临了销售困境。生产计划一再压缩。

    军区司令员不想谈论这些痛苦的事情。他挣开尼古拉斯的拥抱。端详了一下他的样子,笑道:“你看起来。气色很不错啊。比你以前胖了许多。”

    “那是,刚逃走的那段时间。我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后来生命有保障了,又不知道还有什么前途。那段日子,实在是不堪回首。不过现在好了,我终于想通了,摆脱了政治的束缚,这样无拘无束的生活,更加安详舒适。现在,就是给我空军司令员的职位,我也不想去做了。”尼古拉斯唏嘘了一番,笑容很安适满足。

    空军司令员是个位高权重的职位,可是,只要身在高位,就难免会受到政治地牵扯。而死里逃生的尼古拉斯,认为政治是这个世界上,最污秽不堪的事情。能够不管政治,只求自己生活富足,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那你冒着危险,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别说只是恋旧,想来看看你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军区司令员笑了起来。

    尼古拉斯果然不是保守派,叫来地说客。

    尼古拉斯不屑地一挥手:“我到这里来恋什么旧?这里穷山恶水,冷得让人冻掉鼻子,有什么好留恋地。我这次来,是看在老朋友面上,为你送钱来地。”

    外贝加尔军区司令员心头猛然一跳。

    送什么钱,他当然心中有数。他刚才就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听到尼古拉斯突然说出来,还是心中一颤。

    钱他当然想要。

    苏联已经是艘正在沉默的破船了,现在半个船身,都浸泡在水里。可是三方势力,还互相制约,谁也不敢动弹去修补船身破洞。眼看这艘船,就要沉入水底,他可不想做苏联地陪葬品。

    就是最后,有某一方势力取得了最后胜利,他也对未来极度悲观。

    这几股势力,都不是什么好鸟,能靠他们,把国家重新振作起来,还不如希望上帝突然显灵,给苏联降下几万吨金子。

    面对日益艰难地日子,司令员心中曾经动过好几次念头,是否将手头的军火,偷偷拿出去卖了。只要有了钱,就跑到欧美去当富家翁,舒适地过一辈子。

    只是,由于他没有渠道,所以这个念头,才没有变成现实。

    眼前看到尼古拉斯衣着光鲜,满面红光地样子,说实话,司令员心中还有那么几分嫉妒。

    他沉吟着问道:“你想要什么?”

    尼古拉斯当然没问他,这句话什么意思。大家都知道,钱不可能白给,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t72、sa-13…”

    听着尼古拉斯嘴里报出的一个个武器系统名称,司令员心中一阵发凉。

    这些东西,他如果干大批量卖出去,他不是马上就地逃亡,就是被军事法庭抓住,立刻枪毙。如果是一些小东西,或是不太重要的军火,他还能以报废的名义,将这些武器卖给尼古拉斯。可是这些东西,就是杀了他的头,也不敢偷卖啊!

    尼古拉斯72要十辆、其他的防空导弹系统,你能给多少是多少,就是没有,也没关系。”

    司令员脸上稍微多了点血色。

    可他还是很为难,这些都是先进的武器装备,只要出现数量短缺,都有可能被上面发现。就是基地内部,也有可能有人泄密。

    钱他当然想要,但也要有命来花才行啊!

    这次尼古拉斯像是没72辆一百八十万美元、苏27每架三千万美元、sa10套四千万美元……”

    “我干!”外贝加尔军区司令员脱口而出,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但是,我有条件。你要给我和我的一些收下,办好护照,同时给我们准备路线!一旦生意做完,我就要离开这里!”

    尼古拉斯嘴角含笑:“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说不定你可以安全脱离……”他凑在司令员的耳边,低声说了一阵子。

    司令员脸色变幻不定,良久,才微微点了点头。

    外贝加尔军区要搞军事演习了,已经一年多没有正常训练的部队,都有些愕然。

    可是,军区的几个主要负责人,都同意了这次军事演习的计划。完全不顾下面传来的,武器设备老化,人员缺乏训练的呼声。

    果然就像那些心怀但有的人,所事前指出的那样。

    军事演习的整个过程,就充满了危险。

    首先,是坦克部队在通过一段狭深谷,被冰雪所掩埋。

    此后,演习指挥部不顾下面的请求,强令继续演习。

    又有几辆坦克,包括一队sa10挥系统,被冰雪崩塌造成的大面积山石垮踏,而消失在泥石流中。前后方的演习部队,还是久久没看到他们赶上来,跑来寻找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所经过的山路,半匹山都垮塌了,将整个道路,都完全淹没。

    这次演习指挥部引起了重视,他们命令部队暂停演习,并将武器集中进行测试维修。

    结果,在半夜,忽然爆炸的声浪,将距离临时武器检测所十公里外的部队,都给惊醒了。他们遥望着武器检测所在的山谷,只看到熊熊燃烧的火焰。

    天明时分,演习指挥部派出的人员回报说,那个山谷,差不多已经全部垮塌,临时停放场被数十万吨的巨石泥土堆成了座小山。加上冰雪覆盖,可以肯定,在场的所有人员,估计都已牺牲。

    这个事件,变成了一次重大的责任事故,不说牺牲的人员,光是损失的武器装备数量,就让军区上下人等,下的面唇发青。

    事故上报,惊动了整个军界。

    上面派了调查团下来了解详情,他们在酒席上“了解”了事发经过,在包房里“倾听”了事故原委。然后写出了调查报告。报告中声称,由于边疆军区武器严重老化,加之冰雪天气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军区一干指挥员的玩忽职守,忽视了安全检查,是造成这一系列事故的主要原因。

    这次的损失是重大的,但也给所有的军区提了个醒,让他们加强安全检查工作。

    同时,建议暂时停止边疆军区的军事演习计划。

    苏联国防部听取了调查团的意见,翻阅了报告。他们也知道现在的军队混乱到了怎样一个程度。百万红军从欧洲撤退,如何安置还是个问题,军工企业全面瘫痪,现在连部队,也出现了严重的安全事故。他们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决定给予外贝加尔军区司令员等主要责任人,撤职处分。

    而这些人也大声喊冤,国防部依旧维持原判,排除了新的司令员等接管他们的职位。

    这些人一气之下,全部都出了国,此后,就再也没了他们的消息,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