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九六年九月,德国汉堡港。

    中情局雇员邓尼斯和他的同事,欧洲共同体派出的德国分部调查员汉森,看着最后一个集装箱,被港口的大吊车,吊上了海船,并被船上的起重机,吊入货舱。

    邓尼斯捅了汉森一下:“嗨伙计,你带了晕船药没有?”

    “我不晕船。”汉森摇摇头,惊异地问道,“你晕船?我们可要在大海上待十多天啊。”

    “我小时候差点在海边淹死,从此就怕水。报名参加中情局的时候,我隐瞒了这一点,想着只要远离海水就好了。没想到该死的梅伊,放着陆路不走,偏要走海路!”邓尼斯愁眉苦脸地看着高耸的船舷,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踏着舷梯,想船上走去。

    汉森是个金发小伙,身体结实,安慰道:“忍忍吧,也就十多天时间。梅伊也是被吓坏了,你知道的,越是有钱的人,越是胆小。”

    走在舷梯上,看着脚下涌动的海水,邓尼斯就感到一阵头晕。

    但职责所在,除非他想要丢掉饭碗,否则,再怎么晕船,他也只有老老实实听从安排。最多,这些日子,都待在房间里好了。

    船上的大型超高精密设备,在全欧洲也没有几套,当初要不是考虑到梅伊的美国人身份,加上拉拢克罗地亚的企图,德国方面根本不会承接这样高质量的设备制造要求。

    他们俩的任务,就是保护这套设备安全抵达克罗地亚普拉港,并直到工厂建成,设备安装完成。

    之后,美国和欧洲方面,会有专门的设备监察人员。长期驻守在制造公司,保证不会被利用来制造一些有损西方利益的精密部件。其中,就包括监视制造公司的客户名单,以及他们所承接的业务,会否被用来提升“不友好国家”地工业实力。

    本来他们俩人只要保证设备路上的安全就行了。但听说普拉制造公司的厂房,到现在还没有建起来,机械设备只能暂时存放在港口库房。邓尼斯就哀叹自己命苦,要在东欧小国待上好几个月,甚至一整年。想一想,都会让他诅咒不已。

    他战战兢兢上了船,发觉船上,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摇晃。

    “嘿,汉森,你看这船真平稳!太棒了!我爱这万吨海轮,这真是人类科技的杰作!”他试着走了几步,万吨巨轮的甲板,就如水泥地面一样坚实。

    汉森看见他的动作。嘲笑道:“这还是在港口,现在有风平浪静,当然平稳。等到了大海上,十几米的巨浪卷来,就是万吨轮,也同样像水面的舢板,摇来晃去。”

    “汉森!”邓尼斯生气地看着同伴,“你就不能让我开心一点吗?为什么我一高兴,你就说扫兴地话!”

    汉森朝邓尼斯努了努嘴,向着邓尼斯身后走去。伸出了手:“梅伊先生,很高兴在船上看到你。希望我和邓尼斯的到来,没有给您增添麻烦。”

    邓尼斯赶快转过身,在他身后,五十多岁的梅伊精神矍铄,看起来气色很好。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高六英尺左右的男人,大约有三十来岁,身材非常健壮,面无表情。

    邓尼斯凑上前,也伸出手和梅伊握了一下:“梅伊先生,你可把我们害苦了。放着欧洲铁路不走,偏偏要绕远路。你看你这一路,从汉堡经英伦海峡,向西到达欧洲的边缘,再穿过欧洲和非洲相间的直布罗陀海峡。才来到地中海,最后转入亚得里亚海!我的上帝,你这一路走来,差不多都围着欧洲大陆,绕了一整圈了。”

    梅伊摸着修剪得整整齐齐小胡子,嘿嘿笑道:“虽然远了点,但总比走路路安全吧。你看看,从德国到克罗地亚,要过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国。我可不想冒这个险。宁愿在海上多走几天,也胜过被武装分子将设备截走。”

    汉森打量着梅伊身边那个男人。只见他一幅东欧人外表,虽然中等身材,但极其孔武有力。特别是一双眼睛,在他看人的时候,显得极为锐利。

    不知道是不是邓尼斯和汉森地职业错觉,他们似乎能从这个人身上,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一个杀人如麻的雇佣军!

    “你就是猎杀者佣兵团的团长,瘟疫?”汉森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这个男人,想从他目光中,看出一丝端倪。

    猎杀者佣兵团的所有成员,都只有外号,没有名字。

    据他们自己所说,当他们成为一名雇佣军的时候起,就和过去全部断绝了关系。他们现在,只为自己而战!

    但在接受这个任务以前,他们和中情局对这个佣兵团的所有成员,都进行过详细调查。

    瘟疫以前是一名罗马尼亚的特种兵,后来因为东欧剧变,于九十年代初离开了军队,此后就不知所终。他再一次出现在各国情报机关视线中时,已经是猎杀者佣兵团的团长,手下有一批来自原苏联、东欧的特种精英。

    猎杀者佣兵团在非洲十分有名。

    他们下手干净利落,杀人不眨眼。或许就像他们说地,自从成为一名雇佣军的那一天起,他们就抹杀了一切与过去的联系。

    正因为如此,猎杀者佣兵团的团长,被贯之以瘟疫的外号。

    意思是他就像是一个瘟疫,每到一个地方,带来的都是死亡!

    中情局也曾经雇用过他们几次,去清除一些不听话地目标。他们每次都顺利完成任务,很多时候,还是超额完成任务。

    由于大家有着“业务”上的合作关系,所以对于梅伊雇用这批佣兵,美国和欧洲方面,都没有表示反对。

    毕竟,猎杀者佣兵团的“信用”很好。

    他们从来没有在接受雇主任务的同时,出卖雇主的恶习。因此。至少在任务完成以前,雇主一方,能够十分安心。

    汉森对瘟疫有些不服气,伸出手想要掂量掂量对手。

    瘟疫伸出手,和他相握,似乎一点没有察觉到他的企图。汉森心头一

    上猛然加力,想要看到他痛苦不堪的表情。

    他不断用劲,对方地手却坚硬如铁。用平静的语气,简短地说道:“希望我们合作顺利。”

    汉森没有达到目的,讪讪地收回了力道,准备收手。

    忽然之间,一股强大地力量从四面八方,向手上涌来。他感到自己的右手,仿佛被放进了一个水压机里,被万吨压力朝内积压。

    就听得咯咯的骨节响声,瞬间即止。

    瘟疫抽回了手。冷冰冰地向他们点了点头:“我要去查看一下船上的防务安排,先告辞了!”

    随即,就大步走开。

    瘟疫的身影刚被舰桥遮盖,汉森就痛哼一声,握着右手不断抖动。

    他强忍了这么一会儿,右手已经显得有些肿胀,在他的手背上,几根指印清晰可见。汉森感到自己地指骨似乎都被捏断了,右手传来一阵一阵针扎般的痛楚,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在向右手涌去。在压力地驱使下,仿佛血液都要从皮肤里挤压出来了。

    邓尼斯看得脸色发白,瞧了瞧自己的右手,飞快地背到身后,小心地问道:“汉森,你还好吗?”

    “好……好个屁!该死地罗马尼亚人。不要落在我手里!”汉森额头的汗水一颗颗冒出来,痛得话都说不顺畅了。

    “先生们,要不要我带你们去医务室,让船上的医生看看?”梅伊好心地在旁边说道。

    “还等什么?我们马上就去!”邓尼斯看汉森的手还有几许肿胀地趋势,催促着梅伊,带路直奔船上的医务室。

    瘟疫绕过舰桥,不紧不慢地朝后甲板走去。

    两个小毛头而已。

    没有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不知道战斗的危险。他们就是接受过再严格的训练,也不过是才出江湖的菜鸟!

    在这艘船上,自己手下。一共有三十来名接受非洲丛林战斗考验的铁血战士,只要出了汉堡港,到了大海上,就是他们的天下。

    对于邓尼斯和汉森,瘟疫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反而,他对手下那些嗜血的家伙,其担心程度,还在这两个人之上。

    瘟疫是扬科维奇吸收的第一批核心成员。

    和手下那些没有信仰,不去考虑明天。也不知道未来地杀人屠夫不同,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为了什么而作,未来将走哪一条路,全部都一清二楚。

    说穿了,猎杀者佣兵团只是组织的外围成员。他们是组织为了达成目的,所建立起来的掩护。同时,它也是组织为了完成目标的工具。

    在组织的核心基地,组织以帮助当地训练民兵组织地名义,初步收编了当地的武装力量。

    一些经过基地培训,并经过脑波测谎考验的当地人精英,被不动声色地推上了当地的管理职位。在基地顾问的帮助下,管理着当地的行政、民政事务,取得了很大成绩,并赢得了当地人的赞赏。

    不过组织并没有继续向外扩张影响力。

    这里只是暂时的安身之所,只要保持当地在基地的控制之中就行了。

    即便是在非洲,也不是完全的世外桃源,没有必要做得太过,引起各方地关注。

    组织的未来,将是一个庞大的计划。

    这个计划之庞大,就是瘟疫也不能知道全部。

    他只知道,控制当地这一小块地方,只是组织的初步计划。组织未来的发展方向,绝对不是非洲。但会是哪里,他也不得而知。

    他相信一点,组织的最高首领,绝对不会像他们曾经宣誓过的那些领袖们一样,抛弃他们。

    至少在目前,他看到的,都是首领如何帮助基地,一点一点壮大到现在。

    所有的人,在基地里都生活得非常幸福,超出他们过去地幸福。

    扬科维奇曾悄悄向他透露过一点,首领在制定一个“乌托邦计划”。这个计划之骇人听闻,就是扬科维奇,也是整整一个月。激动得没有睡好觉。

    听说基地里的科学家,已经全面投入到了这个计划之中,利用海运来地十套超级计算机系统,展开了全面的研究之中。只要他们完成了所有地技术研发,这个计划很快就将启动,为所有的成员,开辟一个属于他们的乌托邦。

    瘟疫得到的讯息就是:好好干,未来每个人,都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他很好奇。这个美好的未来,究竟指的是什么。

    他想象了很久,却依然没有一点头绪。或许,这就是首领之所以为首领,而他,只能充当一个执行者的原因吧。

    好在,只要执行完眼前的奠基石计划,他就可以不用继续冒死战斗在丛林里,而可以回到基地。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辈子了。

    或许,他还有等到乌托邦计划,实现地那一天。

    瘟疫回到船舱,在船上,他的手下们四人一个房间,现在,他们没有在房间休息,却都聚集在他的房间。

    他还没进房,就闻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他立即停下脚步,闪身找到一个掩体。手迅速探到了腰间。

    舱室打开,一名手下露出个头:“团长!别开枪,是我们!我们没有恶意的。”

    瘟疫没有说话,慢慢地掏出了手枪,咔嗒,子弹上膛。

    “怎么样?我说瞒不过团长的鼻子吧。好了,出来出来,不要让团长以为我们哗变了。到时候自相残杀,就不好了。”房间里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在他后面,团员们一个个出现。

    “坦克?怎么是你?”瘟疫以为是另一个手下,挑动了团员,没想到竟然是副团长坦克。看他后面所有的团员都现了身,至少了一个手下,明白了大半。

    “团长。我们有些事想和你商量,你不会就在这里,和我们交谈吧?或者说,你准备就这样开枪,惊动整个德国的警方?”坦克面无愧色地说道。他首先进入舱室,其他人也跟了进去。

    里面

    亮起。

    瘟疫一点点挪到门口,从边缘向里望去。从他所站的角度可以看到,所有的人,都聚在房里。没有人在门后埋伏,给他留出了空间。

    他闪身进入舱内。轻轻关闭舱门,隔绝内外声音。但他左手还握着把手,随时可以夺路而逃,冲出舱外。

    在门口,他已经可以看到,一名手下倒在地上,早已经死透了。只在脖子上,有一点血迹浸出。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火枪,你为什么没有去巡逻?”瘟疫装作没有看到死去的手下,面无表情地问道。

    火枪缩了一下头,瞟了一眼蝮蛇,没有说话。

    瘟疫看了看蝮蛇,见到他永远阴郁的脸,心里微微点了点头,果然是这个人!他也曾经考虑过,将部分手下吸收入组织,但经过长期的观察,他打消了念头。

    这些后来加入的手下,和他们当初的那批人,有着鲜明的区别。

    他们从各国军队离开,并不是因为什么理想破灭,而是为了金钱。他们听说当雇佣军可以挣大钱,才带着武器,私自逃离。这些人,除了私利,已经不再关心一切。从战斗中可以看出来,他们都是一群冷血动物,这批人加入组织,只会成为祸害。当初组织里也是花了大力气,反复进行脑波测谎仪测试,才保证了组织的纯洁可靠,不可能会接受这样地人加入。

    看来扬科维奇说得对,没有理想的人,注定会走向疯狂,进而自我毁灭。

    他冷淡地对蝮蛇说道:“是你让火枪不去巡逻的?”

    蝮蛇并不躲避他的视线,阴恻恻笑道:“团长,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这艘船上,装的都是精密的机床设备。所有货物价值好几亿!如果我们将这艘船夺下来,以后哪里还用到非洲丛林里去冒险?就这笔钱,足够我们花一辈子了!”

    他在说话地时候,佣兵们都很安静。但当他说到船上所载货物,价值亿万的时候,船舱里响起了一阵粗重的鼻息声。

    坦克也跟着说道:“是啊!团长,我们来到非洲,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发财吗?这么些年拼死拼活。我们都腻了。希望能够做完这最后一笔买卖,大家就各自找个地方,逍遥自在,不是比当佣兵,快乐得多?”

    瘟疫指着那名死去的手下,一脸寒霜:“因为他不肯加入你们,所以你们就杀了他?”

    坦克不自然地动了动脖子,没有说话。

    在佣兵之间,向自己人下手。是个非常严重地问题。佣兵是用命来换取酬劳,在严酷的战斗中,最可信赖的就是战友之间的相互保护。杀害战友,在其他的佣兵团里,只有一个下场——死!

    蝮蛇却毫无愧色地说道:“如果他只是不赞同我们地做法,那也就算了。大家毕竟并肩战斗过,只要他守口如瓶,我们也不会对他做什么,有了好处。也会分他一份。可是他不但不赞成,还想要告发我们,这不是内奸吗?对于内奸,就是杀了他,也不为过!”

    瘟疫扫视着舱内的手下。

    他当了多年的佣兵团长,这些手下,都是后来才逐渐加入的。这么些年下来,他在团里地威严,让很多人都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但也有几个人。仍然用挑衅地眼光看着他,显然已经死心塌地跟着蝮蛇他们走了。

    “我们当佣兵这么多年,从来没动过雇主。这是我们良好的信誉,你们难道就准备这么,把它全部抹煞?”瘟疫的口吻很平淡,就如同在谈论天气。并没有愤怒的表情。

    坦克等人松了口气,他们跟了瘟疫多年,还是不想和团长闹翻。

    看到瘟疫并没有勃然大怒,他们也轻松了许多,认为其实团长也动了心,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说服自己而已。

    坦克哈哈笑道:“团长!如果我们还打算继续干佣兵,这个信誉我们自然要继续保持。可是,我们既然都不打算再到非洲丛林里去了,我们又何必死守着教条不放?我们之所以离开军队,不就是为了挣大钱?难道我们还真的傻乎乎放着眼前地大钱不挣。继续到该死的非洲丛林,为那些黑鬼卖命?”

    瘟疫脸上显得有些意动,迟疑了一下,反驳道:“可是你们就不怕各国对我们地追杀?再说,这大海茫茫,我们就是抢了这批货,又能逃到哪里去?还有,怎么把这批货变成现钱,你们有没有想过?难道就这么匆忙做出决定?”

    房间里的人听到他一连串地问话。反而都笑了起来,舱室里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坦克大摇大摆地吩咐道:“蝮蛇。还是你来说明吧。主意是你想的,如何说服团长支持我们的计划,就是你的责任。”

    蝮蛇神色阴晴不定,仔细看着瘟疫,判断他是真的动心,还是缓兵之计。

    要不是瘟疫在团里的威信太高,他直接就将瘟疫干掉了。

    他看着团长,阴柔地说道:“团长!我们本来就是受人雇用,准备夺取这条船的控制权。等到了预定地点,他们自会派船前来接受这批货物。所以,我们根本不用担心脱身,只要等到对方接头的船到来,我们再夺下那条船就行了。至于这条船,我的意思是将舱底阀门打开,让其沉入海底。”

    “太冒险了!”瘟疫想了很久,还是紧皱着眉头,“我们拿这批货有什么用?你还没说如何变现?”

    “我们在非洲丛林就安全了吗?”坦克很无所谓地说道,“反正都是冒险,至少也要干一票大地。这一次冒险,比我们在非洲丛林,打杀一辈子,赚得还多!这个险,我愿意冒!”

    团员们都纷纷点头,认可了副团长的话。

    蝮蛇也说道:“团长,就凭这批货的价值,你说我们谁便找到哪个国家,他们不会出大价钱买下来?我们都讨论过了,与其一辈子卖命,不如就搏这么一次!只要成功,就再也不用为以后发愁了。以后大家去太平洋上买一个小岛,悠闲地过一辈子,不是挺

    瘟疫脸色变了几次,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我仍然认为这个主意很冒险,况且以后的安全也成问题。但你们说的也没错,我们过的。本来就是朝不保夕地日子。就是这次大家都死了,也不过是早死了几年。算了,我们就最后搏一把,看看大家的运气吧!”

    坦克等人都兴奋地笑起来,走过来和他拥抱。

    瘟疫苦笑着搂着坦克地腰,正要说话,忽然觉得坦克的手臂一紧,随后两手两腿,都被人紧紧抓住。没等他挣脱。几个人就熟练地将他制服,捆绑了起来。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瘟疫对着坦克他们怒目而视,愤怒地吼道。

    坦克挠了挠头,说道:“团长!你居然都没有强烈反对,就同意和我们一起干。说实话,熟悉你的我们,可不敢这么相信你!不过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害你。等船出了海,穿过英吉利海峡。我们就放了你。这次夺船,我们需要你继续领导我们。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就算你不赞同我们,也好聚耗散。等钱到手,我们就各奔东西,你愿意再去非洲也好,还是跟我们在一起也好,都听凭你。”

    蝮蛇也来到他的面前,笑嘻嘻地说道:“团长,你就委屈几天。等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了。你要打要骂都行。这个团长,还是你的。”

    佣兵团的这次内讧,无声无息,海轮上没有人察觉。

    他们制服了瘟疫,将他关在舱室里,由三名团员看守。其他的人。在坦克的指挥下,还和平常执行任务一样,在船上执行警戒。

    梅伊带着邓尼斯和汉森到了船上地医务室,请随船医生治疗汉森肿胀地右手。

    这船上有什么好医生了,不过能治疗普通的感冒发烧,给汉森开了点消炎的药,也就爱莫能助了。

    梅伊给邓尼斯他们指了休息的房间,也回到了他的舱室。

    作为一名亿万富翁,又是租用这艘船的客户,船长为他准备了一个最大的房间。

    梅伊打开房门。又小心地关好,从里面锁死。

    房间里布置远谈不上豪华,也就是比较宽敞而已。地上铺了一层廉价地毯,屋里布置的家具也比较简单,还及不上一间星级酒店地客房。

    梅伊走到角落,这里有一个内嵌在船舱里地衣柜。

    他打开衣柜,伸手摸到角落地一个按钮,在上面摁了一下。

    衣柜的内壁缓缓向两旁缩进,露出了一个暗室的入口。梅伊侧耳倾听了一下。钻了进去。

    衣柜内壁又自动关上,柜门也悄然合拢。谁也不会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机关。

    暗室很小,大约也就能容两三人并坐,梅伊进来的时候,这里面已经坐了一个人,就是他的那个顾问雅各布。他正盯着屏幕,目不转睛地看着。

    “怎么样?”梅伊费力地在椅子上坐下来,急匆匆就问道。

    雅各布压低声音笑道:“你错过了一幕好戏!”他调解了一下屏幕,上面显示出被捆绑起来的瘟疫,三个佣兵守在门口打牌。

    “果然像上面预料的一样!这些贪婪的狗!”梅伊也压低了声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要不要去救他?”

    “瘟疫给我暗号,表示他没有生命危险。暂时观察他们的动静,这次计划地成功,可都要拜托这些佣兵兄弟们啊!”雅各布在说到“佣兵兄弟”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可怜的家伙!希望到时候,他们的灵魂能够上天堂!”梅伊在胸口画了个十字。

    雅戈布手上按了个键,图像又跳到一间空荡荡的舱室里。

    过了几分钟,舱门打开。

    门口出现的,是邓尼斯和汉森。

    汉森右手掉在胸前,用左手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在他后面,邓尼斯嘴里嘀嘀咕咕,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进入了舱室。

    一进入房间,他们俩人散漫地表情就消失不见。

    他们迅速打开了汉森手上那个大行李箱,从里面取出几个仪器,在房间里一处处扫描起来。

    如果房间里安装了窃听器,这个仪器可以接收到窃听器传出的电波,并确定它的位置。之后,他们又把房间里每一个角落都搜索了一遍,包括顶灯,都被他们拆开来看过。

    可惜,这间房间是专门改装过的。

    在舱内,有几个地方,用的是单面透光玻璃,在后面安装了一个窥镜探头。从屋内看,和其他的舱壁没有两样,就是仔细查看,也不会发觉。而采音,更是直接贴着钢壁,用空气的震动,来拾取他们的声音。

    当然,如果室内的声音很小,这个采音效果也会变得很差。

    但这就够了。

    所有的设备都用线路传输出来,几乎没有电波扩散,在船上复杂地其他电波干扰掩饰下,要想找到监视设备,着实困难。

    再说,邓尼斯他们,也没想到梅伊貌似“随意”地选择,就选中了一条改装过的船只。

    他们搜寻了一遍,放心地坐了下来。

    邓尼斯看了一下腕表:“快吃中餐了。你的手没事吧,待会儿全船巡查的工作,还是我来吧。说起来,我们的工作还真是轻松,只要晚上八点向总部发送一次安全信号,就没有别的事情干了。”

    汉森诡异地笑着,打开一个柜子,单手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扔到床上:“有了这东西,你就不会感到无聊了!”

    床上一起一伏的,是一个装在包装盒里的性爱娃娃。

    梅伊通过监视器笑了起来:“八点钟,只要八点钟发一次安全信号就可以了吗?”

    雅各布将自动录像开关打开,小心不发出声音,将椅子挪开:“好了,快吃中餐了。我们俩人科室主人,一直不露面,会引起怀疑的。走吧,去邀请我们地客人们,吃一顿丰盛的午餐!”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