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吨巨轮看起来很壮观,不过真正到船上一走,才发觉间,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宽敞。

    通常船主为了装货,巨轮的主要空间都被辟为货舱。上层甲板,也是平平整整,在多数时候,甲板上也要堆放货物。

    不过这次全船都被梅伊包了下来,所以只在船舱里存放着精密机床设备,整个上层甲板,全都空空荡荡。由于甲板上没有堆放其他货物,这些重型机床顺便也起到了压舱的作用,让货轮行驶起来更加平稳。

    载货甲板就占了全船大约四分之三的面积。

    在甲板中轴线上,每隔四十多米,就有一个粗约三米的圆柱,长长的吊臂指向船头。这就是船上的起重设备,可以直接吊起重达数十吨的大型集装箱。

    真正船员所在的地方,却在货轮靠近船尾,共分为船上三层和船下两层。

    船下的两层,分别是动力室和船员生活区。

    船上的三层,则分别是船员活动室和餐厅等附属设施、随船客户的居住区,以及第三层领航船桥。

    其实在甲板上第一层,还有几间比较大的房间,原本是作为船长和大副等高级船员的休息室。现在,这里分别被梅伊、邓尼斯二人组占了两间,船长和大副则共用一间。

    为了方便控制全船,猎杀者佣兵团占据了甲板上的第二层。这样,他们向上,可以轻松攻占船桥主控室;向下,可以占据地利,占领下面的船员和动力舱室。

    所以,诺大一个万吨货轮。船上人员的实际居住面积,非常狭小。

    平时货轮穿梭于海上,主要运送货物,仅仅十多名船员的时候,还看不太出来。但此时,所有的船员、加上梅伊、雅各布、邓尼斯、汉森,另外还有三十来名猎杀者佣兵团,顿时将所有的空间,全部填得满满地。空间显得极其局促。

    佣兵们所住的第二层,每间房塞了四个人还是不敷使用。

    他们正好名正言顺地分派了几个人,住到了下面的船员室,将船上的重要位置,全部都置于他们的掌控之中。

    货轮还没有出港,一些不想待在房间里的佣兵,三三两两地在甲板上溜达。一边是繁忙的港口,一边是远处的海面,海风习习。他们觉得比在狭小的房间里,更加惬意。

    虽然他们是官方默认地随船佣兵,他们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全副武装。

    所以,多数人身着便装,只在肋下藏了一把手枪,重型武器都放在船舱里。

    船员餐厅无法容纳所有人同时进餐,大家只有轮换着前来就餐。梅伊和邓尼斯他们就餐的时候,只有几名佣兵,以及船长、大副等高级船员在餐厅里。

    邓尼斯和汉森的职责就是要保护设备的安全。他们对佣兵团成员的组成,了如指掌。

    他瞧着在餐厅另一侧默默进餐,很少发言的坦克、蝮蛇等用兵团的成员,有些奇怪。这些人差不多就囊括了猎杀者佣兵团的主要高级干部,但唯独没有瘟疫。

    邓尼斯朝汉森挤了挤眼睛,低声说道:“伙计。你发现没有,你的对头没有出现,你说他在干什么?”

    汉森右手被绷带吊在胸前,单手就食很不方便。他已经和面前地牛排,较了半天劲了,刀叉在牛排上划来划去,半天没有切下一小块来。

    他听到邓尼斯的话,抬眼瞟了一下对面的那群佣兵,不自然地耸了耸肩膀:“不来才好!要让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他还不知道会多得意!”

    邓尼斯哑然一笑。

    他接过汉森的刀叉。几下帮他把牛排切开,又瞧了一眼坦克等人,淡淡地说道:“可是我对他们的眼神很不喜欢,这让我有想踢他们屁股的冲动。”

    他端起一杯酒,站了起来。

    “邓尼斯,你想干什么?不要惹麻烦!”汉森从牛排中抬起头,愕然地看着同事。

    “我不是惹麻烦,而是去给他们打个招呼。希望他们在路上给我老实一点,这正是为了我们路上的安全。提前打预防针。”

    邓尼斯端着酒来到佣兵们那一桌,不顾他们冷漠的眼神。径直一屁股,将一名佣兵挤开,坐到了坦克的对面:“瓦多里-斯克林维奇中士,你们团长呢?他怎么没有来餐厅,是又在计划烧掉那一个部落的房子,还是打算将船上地所有人都杀光?”

    坦克在听到他的第一声称呼,就将手里的刀叉扔开,眨眼之间,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贝雷塔m92f,

    邓尼斯知道自己一口叫出坦克的原名,会让他大吃一惊。但没有想到他会直接就拔枪指着自己鼻子,一时懊悔自己太过冒失。

    他眼角瞟到汉森抛下手中地餐叉,就去掏枪,连忙叫了一声:“汉森!别冲动!”

    其他的佣兵,也都将手,探入了肋下。还有些人则摸着腰间,虎视眈眈地看着汉森,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邓尼斯不动,坦克也不动。

    两人相持了一阵,邓尼斯忽然笑起来,向后缩了缩头,让开枪口:“看来你更喜欢我叫你的外号‘坦克’!我过来,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用不着这么紧张。其实,你叫什么都无所谓,反正在中情局,有你的全套档案。所以,我不希望路上,出任何差错!”

    他不去理会坦克的反应,慢慢站起身,向汉森走去。

    坦克缓缓收回枪,背对着他,说道:“我们不想惹事。如果你想一路平安的话,还是叫我坦克!”

    邓尼斯偏头点了一下,表示如你所愿,然后坐了下来。

    汉森坐在他的对面,看到他的脸上汗出如浆,却朝自己使了个眼色。汉森不做声色地也坐回原位,继续吃着他的牛排。

    餐厅里

    |双手放在桌面,一动不敢动。

    坦克等人相继起了身,环视了一遍餐厅,冷漠地说道:“我们收了钱,就会认真办事。只要你们不来惹我们,你们就是安全地。诸位先生,你们慢用。我先告辞了!”

    一行人走出餐厅。

    邓尼斯通过刀叉地反光,看到所有的佣兵都离开了,才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冷汗。

    汉森用眼光向他询问。

    邓尼斯一把拉起他,快速离开餐厅,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才开始浑身颤抖。脸色也变得一片苍白。

    他接过汉森替他倒的一杯水,由于手的抖动。半杯水都洒在地上。

    “他想杀我!他当时的眼神,的的确确是要杀了我!我清楚地看到,他地手指正在扣动扳机!要不是我说中情局早就有他地案底了,估计我就回不来了!该死地,我只不过说出了他的老底,那个混蛋就动了杀机!疯子,我从来没见过像他们这样的一群疯子!”

    汉森也沉默了。

    他们虽然成天和各种敌国间谍对抗,但彼此之间,还存在着某些不成文的规矩。像今天这样,一言不和就准备杀人的。他们这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次梅伊请这些杀人狂来保护设备,真的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么?”汉森忧心忡忡地说道。

    邓尼斯一声不响,半天,才茫然地说道:“以前中情局曾和他们合作过几次,双方都还算满意。但这次,我真的是近距离感受到了死亡地气味。我到现在还能在脑子里清晰地回忆起他的眼神,那眼神,就像一条盯着猎物的毒蛇,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汉森,不要惹他们,千万不要惹他们!”

    “我明白,我可不想莫名其妙丢了小命!”汉森苦笑着晃了晃右手臂,“再说我这样子,就算想要挑衅,也没有本事。”

    邓尼斯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还是尽量待在房间里。每天早晚各巡逻一次就好。尽量不要和他们发生关系。警戒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好了。只希望,这批设备能够顺利地到达目的地……”

    汉森望着他惊魂未定的神色,也叹了一口气。

    货轮在一点钟,缓缓驶离汉堡码头,踏上它那不可预知的征程。

    邓尼斯在船只起航以后,花一个小时巡视了一遍全船。他虽然尽力避开那些眼神不善的佣兵,都这些讨厌的家伙,似乎哪里都有他们地身影。

    主控室里。两名手持突击步枪的佣兵,就站在船长的身后。既像是保护,又像是监视。

    货舱甲板上,时刻总有几名佣兵,手持武器踱来踱去,观察着附近的航船。要是哪一艘船离货轮距离稍近,他们都会警惕地注视着对方的动向,直到对方船只远离。

    动力室也有两名佣兵,站在门的两旁守卫。另有几名佣兵在船员中间走来走去,注视着他们地一举一动。

    说实在话,这些佣兵看起来非常尽责。

    要不是坦克等人给邓尼斯带来了巨大的恐惧感,他会为这些小伙子们鼓掌喝彩,然后安心地回到房间里,悠闲地等待,直到目的地。

    由于所有的制高点都被佣兵们所占据,邓尼斯想要在这些地方观察他们布控规律的企图落空。

    傍晚邓尼斯和汉森没有去餐厅,而是让船员把晚餐直接给他们送到了船舱。

    之后,邓尼斯又去进行晚上的例行检查。

    回到房间,船员已经收走了餐具,汉森正在看船上准备的香港影碟。他是一名狂热的成龙影迷,对于成龙在《红蕃区》中,无保护从大厦飞奔直下的勇气,佩服得五体投地。这部影片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每次都像第一次看一样,津津有味。

    邓尼斯也喜欢香港电影,不过这个喜欢,也是猎奇的心态更多些。

    因为寰欧影业地翻译非常棒,对于美国观众来说,凡是寰欧影业出品的电影,他们都可以毫无障碍地欣赏。一些香港的著名演员,如周润发、成龙、李连杰等。在美国的人气也是急升。

    只不过,对于香港电影,他们主要还是喜欢看里面飞檐走壁地东方功夫。至于普通的枪战片,他们相对兴趣没有那么浓厚。

    对于习惯了美国第一的美国人民来说,美国才是世界电影的中心。

    傲慢自大的美国人,将来自世界其他各大洲电影公司,联合组建地寰欧影业,也算作了美国电影公司。反正它的总部也在美国嘛,目地还不是为了讨好我们美国人?对来自其他地方的电影。他们习惯性地回用居高临下地眼神,加以评判。

    由于成龙的影响力迅速增长,美国的一些演员,也开始学着他,在电影中亲自上阵,拍摄一些惊险镜头。但能够像成龙这么纯粹的,到目前还没有人能做到。

    而这,也是成龙的影迷,会在世界范围内急剧扩大的原因。

    邓尼斯和汉森就影片的细节评论了一会儿。看看手表,拍了拍汉森的肩膀:“伙计,我们该开工了。”

    他们从床下拖出一口大箱子,在箱子的两端,各有一个密码锁。

    两人分别用随身地钥匙打开密码锁孔,翻开掀板,露出一个按键盘。随着按键盘的亮出,键盘的左右,亮起两个小小的红灯。

    邓尼斯主动离开房间,锁上了门。在门外以示避嫌。

    汉森取下碍事的绷带,试着活动了一下右手。虽然还是不太灵活,也很痛,但在短时间内活动一下手指,还能够办到。

    他在脑子里默默回忆着密码,随后两手噼里啪啦输入了一堆数字和英文字母。

    !

    一声电子音。右侧的那个红灯

    为绿灯。

    汉森起身,来到门口,在房门上敲击出一串暗号。门上很快也响起了一串敲击声,这是房外的邓尼斯向他表示,一切安全。

    他打开房门,邓尼斯迅速闪身进入房间,而汉森,则退到了房外。

    邓尼斯的手可没有受过伤,他的动作轻盈快捷。只见一阵手指晃动,键盘左侧的红灯,也变成了绿灯。

    咔哒,箱盖打开一条缝。

    邓尼斯将箱盖推开,只见在箱盖上,镶嵌着一块液晶屏幕。在箱盖打开地那一刻,屏幕也慢慢亮了起来,最后在黑色的屏幕上,现出一个绿色的对话框。

    他将船上的情况。输入对话框,随后。又揭开鞋底,从里面取出一本薄薄的密码本,根据上面的要求,将一些关键字嵌入到文章地预设位置。总部收到他的报告,还会依据关键字,来判断设备是否安全。

    他又细心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点击了发送键。

    邓尼斯收回密码本,又来到门口,和汉森对了暗号,放他进来。

    汇报安全与否,只有邓尼斯一个人知道。但总部的回复命令,却是针对他们两人的。

    过了几分钟,屏幕上亮起一个进度条,表示正在接受来自总部的卫星信号。接收完毕,屏幕上现出一段文字:

    “每日通报时间变为早晚各一次。沿岸的荷、英、法、西班牙、葡萄牙都已得到我们的协助请求,他们的军舰将在各沿海港口严密关注。一旦接到我方要求,十二小时内将赶到,提供援助。每日正午,将有一架军机临空检查。另,根据船只所提供的gps卫星定位,我们将随时注视你们的航线。除非云层遮盖和天气恶劣,如果卫星定位信号消失,并在两小时内不出现在,或是船只明显偏离航线,我们将派出战机搜索,并不发出警告,就直接击沉货船!”

    邓尼斯和汉森都冒出一身地冷汗,相互看看,双手颤抖地关上了箱盖。

    “那个,船上的海事定位系统打开了吗?”邓尼斯咽了口口水,有些紧张地问汉森道。

    汉森也是脸色惨白:“不是你负责检查的全船吗?我怎么知道轮船上的海事定位系统是否打开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不表示位置,他们将直接击沉货轮!”

    邓尼斯一声不响,猛地从地上弹起来,飞一般直扑门口,拉开房门,就往顶层的海轮主控室发疯一般奔去。

    要是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打开定位系统。总部会不会立刻就命令战机前来轰炸?

    他仿佛看到,一架战机正在穿过云层,一名穿着高空抗荷服的飞行员,正在向指挥中心汇报:发现目标,重复一遍,发现目标,即将发起攻击!

    妈的,千万不要这么草率啊!

    我可是才和你们通过话的,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就是去到天堂,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死地,那才惨!

    不过,我真的能去天堂吗?

    邓尼斯脑子里胡思乱想,听到身后传来舱室关门地巨大声响,随后脚步声响起,汉森也跟着追了出来。

    他们的剧烈动作,惊动了上面的佣兵。

    哗啦啦一片拉动枪栓的声音,一群佣兵涌到了一层和二层之间的楼梯口。用枪指向下方:“站住!你们要干什么?再不停步,我们就开枪了!”

    通道里,佣兵们枪口的瞄准激光红点,在邓尼斯身上晃来晃去。

    “滚开!我是中情局的!妈地,我们都要被炸死了!”邓尼斯在枪口胁迫下,停住了脚,但愤怒和恐惧,让他破口大骂,头上的汗水,打湿了衣领。

    瘟疫的脸。出现在了通道口,在他的旁边,跟着坦克等一干佣兵团高级干部。

    他被捆了一整天,精神很是萎顿。

    坦克等人倒是遵守承诺,在海轮离开港口,驶入大海之后。就给他松了绑。不过,亲自给他松绑的蝮蛇,脸上重重挨了他一拳,半个脸都肿了起来。

    “我知道你是中情局的苍蝇,不过我既然接受了梅伊先生的雇佣,这条船上的防务,就是我们猎杀者说了算。船上成员不得无故离开位置,你有什么事情,就对我说。”瘟疫阴沉着脸说到。

    “妈的!混蛋,你他妈胡乱指挥什么?战机有可能已经出动了。我们都会被你害死地!”邓尼斯顿着脚,大声嚷嚷。

    身后,汉森也快步追了过来,看到这里对峙的局面,当机立断说道:“我们必须马上打开gps,如果总部接收不到我们的信号,会以为我们已经被骑劫了。他们将立即派出战机前来搜索,不加任何警告,就直接击沉货船!”

    二层通道口的佣兵有些骚动。有些人就要破口大骂。

    瘟疫不为所动,举起右手。佣兵们立即安静下来。

    不管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恶龊,瘟疫都是他们的团长,领着他们度过了无数难关。在利益一致的时候,他拥有绝对权威。

    “这条规定不合理!”瘟疫没有马上命令佣兵们去检查定位系统,反而气定神闲地和邓尼斯讨论起了合理性问题,“卫星定位系统无法穿透云层,在雷暴大雨天气,也无法发挥作用。难道碰到了这种人力无法抗拒的情况,总部也会派出战机,将我们击沉?”

    “妈的!中情局什么时候讲过理?负责编造谎言,说服全世界的,那是国务院和五角大楼!”邓尼斯又气又急,顿足把实话都说出来了。

    二层通道口的佣兵们,集体哄笑起来。

    他们看到瘟疫不急不躁,心都定了下来。团长现在和他们站在一个战壕里,他绝对不可能害了大家。既然他不着急,那佣兵们,也就不用人忧天。

    邓尼斯地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面对佣兵们嘲

    声,他虽然有些羞愧,但毕竟生命要紧,还是大声叫好吧,半个小时,要是半个小时我们不发出定位信号,就有可能面临战机的攻击。”他想了一想,又加了一句,“每天正午,沿海的欧洲各国,都会派出战机,到我们的上空进行巡查,如果发现异常,他们也会不加警告就发动攻击!”

    他最后的话,其实也是对佣兵团地警告。

    意思是,不管你们佣兵多么狠,多么杀人不眨眼。但在这船上,你们面对战斗机导弹攻击,也只有死路一条。识相的话,就老实一点。

    瘟疫冷冷一笑:“在雷雨天气,战斗机可能起飞吗?在大海上,持续几天的狂风暴雨,都是寻常的事情。难道在暴风雨过了以后,总部发现我们的船偏离了航线,或者长时间没有和他们联系。也会直接派战机将我们击沉?”

    邓尼斯和汉森哑口无言。

    汉森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极端恶劣天气,不在此范围内。”

    瘟疫微微点了点头,让佣兵们撤开:“明白了!你们去主控室看看吧,我也不知道卫星定位系统是否打开了。你们检查一下,对大家都有好处。”

    他看着邓尼斯和汉森松了口气,飞快奔上主控室,留下几名佣兵继续把守通道,其他的高级干部。都回到了他的房间。

    那名内讧中死去地佣兵,已经被他们裹了起来,塞进了一口箱子。等到了大海上,就把箱子里放入铁块沉入海底。

    “每天正午有一架飞机过来,这表示,其他的时间我们都是安全的。”坦克害怕瘟疫因为风险太大,再次拒绝劫持这条船,第一个开口说道,为下面地讨论。奠定了一个基调。

    蝮蛇也是心知肚明,立即接着说道:“卫星定位有很多限制。云层、恶劣天气都将影响到定位效果。所以,虽然那个中情局的苍蝇说得很严重,但实际上,他们不可能将卫星定位作为主要判断依据。只要有雷雨天气,我们就有机会!”

    瘟疫瞟了他们一眼,等到所有的干部差不多都发表了意见,才说道:“我说了会参与骑劫这条船,就不会退出。你们与其想怎么坚定我的决心,不如考虑一下如何破解美国人的手段。”

    他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箱子打开。里面有一部设备,一台笔记本电脑。

    他驾轻就熟地在房间里,找到一块电线维修面板,将其撬开,寻找了一会儿,找出了数据线。用刀将其挑断,然后把设备连入。他将设备和电脑连接完成,打开电脑操作了一番,指着屏幕说道:“我侵入了船上的主控室电脑。这是他们接受到地最近几天,附近的海上云图。从这上面看,在英吉利海峡附近,这几天都风平浪静,没有风暴。”

    佣兵们都被他一连串眼花缭乱地动作给镇住了。

    他们在非洲战斗,只要战斗技巧过硬就足够了。对于电子装备的维修,他们并不十分在行。卫星云图。说实话他们看了也等于没看,只能听瘟疫给他们解释。

    听说最近几天没有风暴,他们都有些失望。

    大海茫茫,就是骑劫了一条船,以货轮每小时十几二十海里地航速,要想躲开飞机、军舰的搜索,没有几天时间,根本办不到。

    他拍了一下手,让听得发呆地佣兵们回过神来:“好了。我们来分析一下。

    中情局那小子先说接收不到卫星信号,就会遭到攻击。后来又改口说半个小时。从他先后的态度变化。我判断这个时间可能比他所透露的更长一些。那就姑且算作一个小时好了。

    但不管怎么样,卫星定位系统,是美国人确认我们按照预定航线行驶的重要保证,是可以确定地。

    再下来,中情局那家伙虽然没有直说,但以中情局的惯例,他们一定有其他方法和总部联系。

    不过,以常理判断,人总是要休息睡觉的。因此,他们和总部联系的时间,多半会是在白天。这一点,我们只要对他们多加关注,看他们明天是否有人显露出疲态,看他们眼睛里是否有红丝,就能判断他们的联系,是在白天还是凌晨。

    只要观察细致一点,找到他们的联系规律,是很容易的。

    蝮蛇,你安排几个能说会道的兄弟,多和他们接近,带他们去喝酒赌钱,整天和他们泡在一起。我需要知道他们的详细活动规律。”

    蝮蛇对他的安排非常认可,一口答应了下来。

    瘟疫地判断和处置很有条理,一团迷雾,在他三言两语之下,所有的人都做到了心中有数。对于这趟劫持货轮上的设备,他们都有了更多的信心。

    “每天正午那趟飞机怎么办?”坦克有些担心地说道。

    瘟疫沉吟着,显然也觉得很棘手:“这是最难办的。如果他们和总部联系的时间,就在飞机到来地时候,那是最好。这样我们就有二十四小时时间,可以充裕地完成所有工作。但要是不在这个时候,那就很有可能在早上或是晚上。那就麻烦了,这意味着,白天留给我们的动手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晚上动手,充其量也只有十个小时,时间非常紧张!”

    佣兵们也都明白他的意思。

    白天几个小时,也就仅仅够将设备从这艘船转移到另一艘船。飞机一临空,看到这种情况,还不马上发动进攻?

    晚上的时间稍微充裕一点,但也很有限。

    设备转移完毕,他们也只有几个小时逃离这片海域。要使美国人发现不对,马上调集附近舰只、飞机,封锁附近海域,检查过往船只,他们一样逃不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