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半年一届的寰宇科技博览举行。

    这么多年下来,寰宇公司举办的技术博览交流会影响一届胜似一届,规模一届比一届大,参展的单位,也从数百家扩大的数千家!

    每年岁末的博览会,重头戏就是由寰宇公司颁发的寰宇科技奖。

    这个奖项分为团体单位奖和个人奖项,分别颁发给科研单位和主持研发的科学家本人。

    为此,寰宇公司每年赞助三千万美元,合计相当于两亿多人民币!

    所有获奖的单位和个人,都将获得一笔不菲的奖金。这笔奖金在国内看来,那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当然,寰宇公司在收获了名誉的同时,也得到了寰宇科技奖,获奖科技的优先购买权。

    由于这个奖项制颁发给国内科技界,因此,国内的科研单位和个人,对此都充满了期待。

    或许是物质、名誉的刺激;或许是中国蒸蒸日上的经济、科技产品的价值不断被世人所认可,让科技界充满了干劲;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每年参与角逐寰宇科技奖的单位也越来越多,其科技含量也越来越高,其总体质量,正在飞速提升!

    在五六十年代,人们讲求奉献。

    在改革开放以后,人们见识到了丰富多彩的世界,心态有所变化。在奉献的同时,也希望得到更多的物质回报。

    寰宇公司适时跟上,用丰厚的回馈,让科技工作者名利兼收,成为人们所羡慕的耀眼明星!

    而不断涌现出来的科技创新和技术,也让寰宇公司的技术储备愈加雄厚。有不少获奖地科学家,在寰宇公司发出邀请以后。也欣然加入,为寰宇公司的加速发展,贡献出他们的智慧。

    寰宇公司对于人才的转让,也从来不吝于付出。

    虽然获奖科学家转投寰宇,会降低原研究单位的技术实力,但面对寰宇公司开出的支票,大多数单位都非常满意。

    发展到一九九六年底,寰宇公司虽然不敢说自己已经成为世界上,科技水平最高的科技集团。也已经成为除欧、美、日本之外,首屈一指的高科技人才中心!

    很多其他国家的科学家,都对寰宇奖只颁发给中国人,表示了抗议,认为科学无国界,这样地歧视行为是非常不明智的,对于寰宇公司想要成为国际上最高水平的科技集团的形象,也是不利的。

    言下之意,就是要让世界科学家。也参与寰宇奖的竞争。

    一些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更是提出了含蓄的批评。

    他们的要求,自然受到了国内科技界地强力抵制。尽管也有人持以公平言论,但对大多数国内研究单位来说,获得寰宇奖,是他们得到充足研究经费的首选目标,怎么能让外国人来分一杯羹?

    寰宇公司经过紧张地讨论,决定将国内和国际科技成果分开评定,也给与国外科学家相同的机会。

    只不过,既然待遇相同。那么,凡是获奖的科技,寰宇公司也会同样具有优先购买权,将这项获奖科技收入寰宇科技库。

    美国方面立刻就跳了出来,表示严厉禁止美国科学家,参与寰宇奖的评定。

    如果有科学家胆敢违反规定出席。并将尖端技术转让给寰宇公司,他们将因叛国罪,受到美国政府的指控。

    同时,欧洲方面迫于美国的压力,也做出了同样的表态。他们的话稍微含蓄一些,就是参与评定可以,但技术不能转让给寰宇公司。

    一些仰赖西方鼻息的国家,也先后作出了同样地表态。

    即便如此,也有来自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科学家和研究机构,参加了这一届寰宇奖的评定会!其中。就包括一名美国科学家!

    从这一届起,寰宇奖的影响范围,开始走出国界,成为全世界科学家,所期盼的科技奖项之一。

    在全国科技界、许多参与评奖的其他国家科学家,翘首以待这一届寰宇奖,将花落谁家地时候,寰宇公司高层,也正在召开会议。

    会议上。萧强作出了一个让奥斯丁之外,所有人都不解的决定:改造完成的八英寸晶元生产线。不用于数字化单兵装备的生产,而是另有重要使命!

    而单兵装备,主控芯片的生产,将交由一家外国公司来生产。对方的报价是每块芯片六万二千人民币!

    他的话没有人反对。

    这不光因为他是公司的老板,可以一锤定音。

    更重要的,是公司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同。

    当初数字化单兵装备的主控组件,萧强就告诉他们是国外生产,从国外用集装箱运回来。每个精锐型主控组件地价格,达到了十万四千人民币,普通型也高达七万二。

    这个价格,寰宇公司上下,还在庆幸对方报价太低,让公司能够赚取高额利润。

    对比一下美国方面,到现在还无法将成本压缩下来,那个承接了主控组件的国外公司,只收这点钱,那真是太便宜了!

    即便算上其他,由公司自己生产的部件,如液晶显示装置等,总成本,也不过精锐型十八万九、普通型十一万三千。

    而公司卖给沙特人的报价,确实精锐型三万美元、普通型一万五千美元!

    总的说起来,每套精锐型,公司能够赚取五六万人民币,普通型也能赚两万来块钱,相当令人满意了!

    在他们理解,公司研制改造八英寸生产线,目的并不是想要压低成本。相反,如果公司自己生产反而赚不到什么钱,这只不过是因为交货压力太大,宁愿少赚钱,也要占领市场的一个举措。

    现在只是将主控芯片交给国外公司,而且对方也承诺每月交付不少于三万块芯片,报价却只有六万二千。

    这样。公司既能保证按时向国际客户交货,又能赚取高额利润,何乐而不为?

    他们都不知道,萧强正是靠着非洲基地成立的公司,以承包生产主控组件的名义,名正言顺地,从寰宇公司总部,分得了大笔地资金,从而支持基地的发展。

    会议结束。各个部门,立即按照萧强地吩咐,开展了紧张的工作布置。

    在寰宇奖颁发结束,获奖者兴高采烈载誉而归,那些没有获奖的科学家决心在明年卷土重来的时候,数字化单兵装备研制小组,将两套新的装备,和一个特制小盒,送到了萧强的办公室。

    萧强展开这两套装备看了看。从外表上,和原来那套装备没有多少区别。

    “这是用浸入式技术生产的样品。一套是采用一百九十三纳米技术生产,另一套采用的是一百四十五纳米光刻技术。

    由于光刻技术的进展,经过测试,处理数据性能比原来地产品,分别提高了百分之七和百分之二十一。这款一百四十五纳米光刻技术

    ,芯片结构更加紧凑,也留出了更多的散热空间。定性测试还没有进行,但应该比原来的装备。在稳定性方面有更大的提高。”

    萧强满意地点着头,小心地捧起了那个特制的小盒子。

    这是特别生产的无尘洁净包装盒。

    虽然只是一个小盒子,但其内部的洁净程度,达到了实验室的除尘效果。

    透过表面地玻璃看进去,里面并列躺着两块芯片,都呈正方形。

    一块芯片略大一些。单边宽度为四点五厘米;而另一块明显要比它小一圈,边长只有三厘米。

    不需要设计小组介绍,他也知道哪一块采用的是一百九三纳米技术,一块是一百四十五纳米的光刻产品。

    两款芯片厚约一厘米,从封装里,伸出密密麻麻的引脚。

    “这套样品你就拿出去吧,做好严格的测试,我要看到详细的测试报告。”萧强让研制小组将那套数字化单兵装备样品拿走,单单留下了那个盒子。

    他看着这个盒子,沉思了一下。拿起电话,要了一间无尘洁净实验室。

    揣着装有硅晶片的盒子,他进入实验室换装。

    他的身体和盒子外表都经过了消毒除尘,然后才穿上无菌服,进入实验室。

    实验室里没有其他人,这是他特意的要求。外面有安保队员把守,任何人都不能随便闯进来。同时,实验室的视频监视设备,也被他关闭。

    萧强地手经过多次清洗。所有的油脂、汗渍都被去除。

    他小心地打开盒子,伸出食指指尖。轻轻地触碰着芯片的一角,通过接触,把它收入神秘空间。

    如法炮制,他又将那块小的芯片,也收入了空间。

    在旁边的实验台上,摆放着一盆沙子等各种原材料。为了怕气流扬起尘埃,这些沙子都经过多次清洗,只剩下了比较粗大的砂砾。

    萧强将心神沉入神秘空间,以那块一百九十三纳米技术生产地芯片,为重组对象,发动异能。

    一片芯片从无到有,出现在软垫上方一公分左右,无声无息地跌了下来。

    他连续重组了十次,软垫上并列地排着十片制作完成的芯片。

    萧强又一一将这些芯片收入空间,推动它们叠成一摞,同时以所有十块芯片为对象,发动了重组异能。

    异能发动,他在面前的软垫上,分十次,重组出一百块芯片。

    虽然重组的时候,可以将很多块芯片作为一个整体重组出来,但收取这些芯片,却需要他一块一块地去触碰。

    连续重复了十次,他的空间里,收入了一千块芯片。

    萧强的心神察看着这些芯片,将它们叠摞在一起,作为以后重组的母本。

    这就够了。

    他经过反复考虑,将八英寸晶元生产线挪去做更重要的工作,这数字化单兵装备的主控组件,就还是要他自己来重组。

    一个完整的组件体积相对较大,以他每天一立方米地重组限制,每天只能重组出一百套装备。

    考虑来考虑去。他决定还是只重组其中的主控芯片。

    芯片地体积毕竟要小得多,算下来,一天可以重组出三千一百九十块。

    剩下的部件,还是从国内各个军工厂家订货,然后进行组装吧。

    虽然这会让装备的单价成本上升到每套四万六千人民币,而且工序也会增加很多,但解决了主控芯片,组装起来还是很快速的。

    当周主任接到萧强电话,让他转告国内军工厂家。将把单兵装备所需元器件分包出去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有什么困难?需不需要帮助?”

    在周主任看来,寰宇公司为国家作的贡献太大了,而得到的回报却几乎没有!

    他们为国内地科研提供了先进的仪器、技术支持,他们帮助国内地电子行业重获新生,并拓展国际市场,他们生产的数字化单兵装备,让国家、军方有了更大的回旋余地,可以比较轻松地扩展国际空间……

    他们付出了这么多。却独自承受着美国的压力,高额的报复性关税,将寰宇公司强行从美国市场驱逐!

    现在,萧强突然提出,将其中的部分元器件,分包给国内的厂家,周主任马上以为,寰宇公司吃不消了。

    虽然萧强再三解释,说这是因为寰宇公司打算集中力量生产主控芯片,以满足国际需求。但周主任对他的话。却半信半疑,并亲自到公司,和萧强长谈了很久才离去。

    寰宇科技博览会刚结束一个星期,国防科工委就向国内的厂家,秘密通报了一个消息:寰宇公司将数字化装备地生产,分拆开来。包给国内的各个厂家。凡是有信心达到特级军工标准的厂家,都可以前来参与投标。

    这个消息刚一透露出来,就在国内的军工厂商之间,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数字化单兵装备这块肥肉,谁不想要吃一块?

    以前大家看着寰宇公司手中订单满天飞,每一个厂家都看得脸红心跳。但一方面数字化单兵装备是寰宇公司的独家产品,大家也只能看着眼馋而已。另一方面,里面的主控芯片、液晶显示装置,国内根本没有厂家能够生产,就是美国的芯片厂商。虽然能够生产,却也无法承受这个成本负担。

    所以,大家平时也就想想而已,谁不敢说,自己也能生产全套装备。

    但现在,寰宇竟然把这块肥肉,公然挂起来,让大家都来分。而且从国防科工委转交的委托加工部件来看,其中最难生产的关键零部件:主控芯片和液晶显示装置。都是寰宇自己生产,分包出来地。都是国内完全有能力生产的元器件!

    立刻,所有接到通报的厂家,都兴奋之极,立刻组织人马进行研制,并试生产。

    一个月的招标结束,寰宇公司对厂家们提交的每一个元器件样品,都进行了严格的测试。

    但随后打开他们地招标书,寰宇公司大吃一惊:除了部分厂家的报价正常,很多厂家的报价,几乎也就比成本略高一点一点。这里面,更有几家的报价,经过他们反复核算,仍然比成本要低三分之一左右!

    面对寰宇公司的询问,那些厂家的代表嘿嘿地笑道:“你们的情况,周主任都跟我们说了。其实大家谁不会遇到困难呢,互相帮助,挺挺就过去了!这些年,我们生产cvd,在欧洲赚了不少钱,日子过得很滋润。你们有困难,我们稍微少赚点,从cvd销售上挪一点,也没有什么!”

    这些厂家的回答,大都差不多。

    他们是最早受益的那批厂家,而且都是国防科工委直属单位。这些厂家不是生产cvd,~机产品地代工生产。这么些年下来,他们是最早

    富的一批国内厂家。

    在他们看来,寰宇老大哥真是了不起,他们自己啃骨头,却把肉留给我们吃,这样的高风亮节,谁能比得了?

    可是,这样一来。它会不会亏损得更多?

    另外,他们也得到了国防科工委的暗示,让他们适当地支援一把寰宇公司。抱着这种心理,当他们在产品试生产出来,核算完成本,在投标报价的时候,报价都异乎寻常的低。

    萧强接到公司的电话,沉默了很久。

    “根据对我们支持程度地不同,将所有投标企业排个序。那些支持最高的厂家。将成为我们地战略合作伙伴!只要他们的产品合格,就优先采用他们地产品!另外,价格,按照正常代工价格支付!”

    他放下电话,转过椅子,望着落地窗外优美的公司景致,久久不语。

    患难见人心,古人诚不欺我!

    大浪淘沙,才见真金。能通过这一次招标。在国内厂家里找到可靠的朋友,这也是一个非常意外的收获啊!

    九七年二月,望眼欲穿的总装车间收到了来自南非地货柜,里面是三万块主控芯片,刚够总装所需。

    二月中旬,寰宇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经过一系列外包,和公司改进制造技术,数字化单兵装备的生产能力,提高到了每月五千套的水平!

    对于寰宇公司的宣告。全世界的用户都欢呼雀跃。

    他们不知道,寰宇公司还和德法军团签订了秘密合同。他们只看到,一个月五千套,那么只要两年,沙特的数字化单兵装备就能全部供货完毕。

    接下来,就是满足他们的需求了。

    而且两年时间。寰宇公司数字化单兵装备的技术说不定还会继续提高,而价格,有可能更低!

    要不了几年,数字化士兵将成为所有国家的标准配置!

    更加让他们眼馋地,是在一月初,应美国方面的强烈要求,沙特已经成军的两万数字化军团,和美军一零一空降师,展开了一场实兵演习。

    在这场演习中,寰宇公司开发的战场一体化数据中心。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由五辆装甲车改装而成的指挥中心,可以完全担负起师级单位之间的所有实时数据传输。

    经过改装的火控一体化系统,在数字化士兵发出炮击请求之后两分钟,立刻就能根据接收到的坐标,向遥远的敌方阵地,发动精确炮击。并在五分钟之内,转移阵地,避免敌方地报复。

    转移、炮击、转移,如此循环。一个炮兵团的效能,被发挥到了最大。几乎相当于一个半炮兵团在同时向前方提供火力支援!

    机械化的沙特数字化士兵,在指挥部的调度下,可以迅速从一个战场,转移到另一个战场。

    这些数字化士兵最大的特色,是他们没有阵地!

    所有的指挥部都是流动地,他们坐着装甲车,通过战场形势判断,从一个地方流动到另一地方。

    他们不用担心指挥部的安全,因为只要指挥部一发令,就能马上从四面八方,聚集起一支目标明确的“勤王之师”!

    他们不需要守住自己的阵地,士兵所在,就是阵地!他们如蚂蚁一样,在指挥官,在总部的命令下,从一个战场,攻击到另一个战场。

    他们用少量兵力,牵制住美军一零一空降师的攻击,却可以集中大部兵力,对美军的薄弱环节,发起围歼作战。

    对于一零一空降师来说,这还不是最头痛的。

    更令他们感到防不胜防的,是他们的火炮阵地和后勤系统,总会遭到突然出现地大批沙特数字化部队的攻击。对方的火力非常凶猛,打击非常猛烈,射击极其精确,通常都可以在短短的十余分钟之内,就结束战斗,并撤出战场。

    为了保护后方阵地,一零一空降师不得不派出大量部队,去保护他们的后勤和火力支援阵地。

    可是沙特方面一看到他们的战术变化,沙特方面的变阵更快。

    沙特方面的装甲部队,在数字化士兵的协助之下,连克一零一空降师地前沿阵地,迫使对方后撤收缩。

    美方对于自己老是处于以少打多的被动,感到极不适应。

    这些沙特士兵完全不同于以往地战法,呼啸而来,一哄而散,让他们报复,都找不到目标!

    击出的拳头,空荡荡毫无着力之处!

    这些数字化士兵退则如一滩流水,不知所踪;进则如一个铁拳,忽然就聚集起组织严密的大部队,给与美军沉重打击。

    他们之间的数据传讯,可以让每一个士兵,都对战场了如指掌。

    而对于战场指挥官,指挥作战成为一个非常轻松的任务。他们只需制定好计划,用鼠标将附近的沙特士兵一框,往某个作战目标上一点,就不用操心了,具体的作战,那些前线指挥官们,自会想办法。指挥起来,就像是在玩一场实时真人战略游戏!

    战斗仅仅持续了两天,美军指挥部所在的一个团,就被突然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沙特数字化士兵所包围。

    这些士兵虽然看似很乱,但在班、排长的指挥下,分工明确。

    攻打外围阵地的、提供火力支援的、包抄侧翼的,打得有板有眼。在遇到敌情有变的时候,数字化士兵的变阵更是一绝。

    在营、连长的指挥下,沙特数字化士兵可以在一两分钟内,就从强攻调整为佯攻,或是转入守势作战。并且,他们总是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出现在己方阵地最需要的地方。

    而一旦美军露出破绽,在一个数字化士兵的招呼下,顿时就能聚集起一个班、排、连,甚至营级规模的突袭。这些突袭似乎组织仓促,但在士兵进行运动的时候,他们每个人的责任,就已经被上级规划好了,所有的漏洞,在几分钟之内就能被补上,并迅速形成严密的火力网,在美军回防之前,就突入阵地。

    到第三天,美军已经无力再打下去了,他们顾此失彼,阵地频频失守,作战士兵快速减少,连维持一个最基本的阵线,都无法保持下来了。

    相同数量的士兵,一零一师竟然被以前他们所看不上的沙特数字化士兵,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并最终求和。

    这样的惨败,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引起了一场大地震!

    到现在,就是最守旧的指挥官,也不能不承认,数字化士兵的出现,改变了现有的作战模式。

    作战,变成了一场数字化游戏!

    世界各国,有能力的,都在加紧研制自己的数字化士兵,而没有能力的国家,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寰宇公司,和新生产线即将投产的美国……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