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坐在座舱里,抬头透过机舱玻璃,望着头上机库神。

    他从进入机舱开始,就保持着这个动作,好久都没有变化。

    太像了,太像是西南飞机集团公司试飞场的机库了,连顶灯的形状、灯光都一样,就像是试飞场的翻版!

    至于座舱内所有仪器仪表、座椅、操作杆,都和歼十一样,则并没有让他有多大的意外。

    本来就应该这样嘛,不一样,不一样你还模拟个鬼!

    但这机库、顶灯等等,也模拟得惟妙惟肖,这就太难得了。寰宇公司连这些细节都注意到了,真是太让人敬佩了。

    以一个飞行员锐利的眼神,他早就看出来,机舱盖是假的。

    从常人难以发现的舱外物体上面,由上到下的细微结合,他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由液晶屏幕模拟出来的周遭景物。

    可给他的感觉,不管是物体的模拟真实度、颜色、质地,都和真家伙没有多大区别。

    即便是他已经看出来,并提醒自己,这些都是寰宇公司,不知采用了什么技术,用真立体的方式显现出来的模拟图像。但他在里面待久了,依然会有一种真假难辨的感觉。

    好几次,他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然后就会陷入一种幻觉之中:自己正在西南飞机集团公司的试飞场,坐在自己心爱的1001号原型机上,等待试飞命令的到来。

    这。就是所谓地真实幻境吧!

    如梦似幻,又无比逼真。

    刷,头盔耳机里传来一阵细微的电流声,在他的飞机周围,景物开始出现飘摇摆动,好像是火焰的气流,引起的景物失真。

    随后,一个个人影诡异地出现。

    别说寰宇公司都是一些严肃过头的老学究,在这个场景设置上。他们发挥了难得的恶趣味。

    刷刷的电流声,听上去就像是电子游戏中,人物传送的过场音效。

    而每个人物出现地时候,也模仿了终结者电影中,机器人传送时的动画场景。同样是出现一个仿佛烧灼融化的圆圈,中间有一个人呈下蹲状。

    稍有区别的,这些人都穿着整齐,没有让他们变成赤身裸体。

    头盔里。开始传来比较嘈杂的声音。

    周围的人站起来,一个个骂骂咧咧:“寰宇公司那些混蛋,干什么让我们都蹲着。然后又不说什么,就让我们站起来。他们吃饱了不成?”

    雷中华笑得喘不过气来。

    他刚才被这些人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现在听到他们的抱怨,明摆着是寰宇公司地技术人员,给他们三个试飞员。开的小玩笑。

    而他,也确实感到非常开心。

    因为这些人,都是他所熟悉的地勤人员。

    他打开送话器。听到里面传来李斌与何强的大笑声。两人还相互交流着第一眼看到时的感受,雷中华可以想象得出,两个人此时肯定正在捧腹大笑的样子。

    “老雷!老雷听到了吗?有没有被吓到,以为终结者降临了,还一来就是一群。”李斌在呼叫他。

    何强笑着说道:“老雷是个死心眼。我估计他还在瞧机库的顶灯呢。估计还没有带上头盔,打开通话器吧?”

    “两个小子,等飞行结束。看我不收拾你们!”雷强悻悻地骂道。

    试飞员们在一起久了,相互的脾性早就知根知底,开起玩笑来,也无所顾忌。

    李斌两人爆发出一阵狂笑。

    “说真地,寰宇公司做得太出色了。我当初真的被吓了一跳,以为迷迷糊糊,就回到了试飞场,很是神奇的感觉。”雷中华等他们笑过一阵,又似自言自语,又似对他们两人说话,很轻地说道。

    耳机里,笑声停了下来。

    何强地声音传了过来,也充满了感慨:“是啊!别说你了,我刚刚进来一探头,又马上退出去,瞅了瞅这确实是台模拟飞行器,才坐了下来。寰宇公司的技术实力太强大了,模拟的就跟真的一样,让人觉得是在做梦。我甚至在猜测,他们能不能造出一台飞碟出来,让我们飞出太阳系……”

    “说真的。当初叫我来,我还有些不情愿。你们知道地,歼十的试飞正在紧要关头,上面让赶快定型,批量生产装备部队。”李斌慢吞吞地说道,“我就说,一个破模拟器,有个狗屁意思,哪有真飞机飞得过瘾。但现在,我忽然有些期待,待会儿上天,会是怎样的感觉。”

    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你们不用猜了,马上就让你们过瘾!”

    这是塔台地指挥员的声音,他们太熟悉了。

    “洞幺准备好没有,跑道已经清理完毕,提醒你们再做最后一遍检查。”

    “洞两洞两,洞三洞三,你们也准备好,这次是三机齐飞,都检查一遍仪器。”

    塔台的指挥员,幽默感只有一会儿,很快就一本正经地提醒他们做起飞前的最后检查。

    “洞幺明白!”

    “洞两明白!”

    “洞三明白!”

    雷中华三人立刻停止了说笑,一丝不芶地检查起座舱内的各种仪器仪表,就和在试飞前一样,没有一点敷衍。

    试飞员比一般的飞行员,离死亡更近。

    飞机的设计失误、机械故障、操作失误,每一项,都可能在一瞬之间,出现机毁人亡的惨剧。

    他们在成为试飞员的那一天起,字典里就没有“敷衍”两个字。

    所有的仪器开关,也都和歼十的内部,没有二致。包括开关这些仪器仪表

    ,仪器地反应时间、状态。都在提醒他们,自己是里。

    雷中华等人的心情,慢慢地进入一种超越梦幻的现实状态。

    他们都相信,自己即将操纵上天的,是一架货真价实的歼十战机!

    “洞幺检查完毕,仪器一切正常。”

    “洞两检查完毕,仪器一切正常。”

    “洞三检查完毕,仪器一切正常。”

    有些程式化、呆板的应答,让他们的情绪。更加沉浸在真实的试飞前准备之中。抗荷服理的身体,也微微有些颤抖起来,荷尔蒙分泌加剧。

    雷中华感觉自己,在紧张中,又带着一点点地兴奋。

    他知道这不好,飞行员应该排除一切情绪干扰,全神贯注。但他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这种感觉。都是好多年前,自己第一次踏进教练机座舱时,才曾经出现过的了。

    机库大门慢慢滑向两旁,耀眼的阳光,投射进机库,透过座舱玻璃,照在雷中华的脸上。

    雷中华已经完全进入到了角色,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到,这是一场真实的飞行。

    拖车开了进来,在地勤人员的帮助下。将拖索连接到了机头挂钩上。

    雷中华坐在舱内,居高临下,静静地望着忙碌的地勤人员。所有地程序都没有差错,和平时在试飞场,如出一辙。

    拖车开动。雷中华感到机身一震。

    飞机被拖车拖出机库,拉到跑道的尽头。

    雷中华感觉到轮胎碾过水泥跑道,发出轻微的晃动。臀下的座椅,也有些微震动。

    飞机拖行到位,地勤人员取下挂索,将拖车驶离跑道。

    雷中华向塔台汇报:“洞幺已就位,请求起飞。”

    耳机里传来塔台指挥人员的声音:“洞幺洞幺,机场风速每秒三米,东南风向,能见度大于十公里。准许起飞。”

    雷中华按下点火开关,机身猛地一震,发动机的轰鸣声,透过座舱盖,传导座舱内部。

    飞机的研制过程中,会考虑到发动机噪音对飞行员的干扰,因此会采取特殊地隔音设计。但由于喷气式发动机的声音太大,雷中华还是能听到清楚的发动机运转声,只是不会造成太大地影响而已。

    机身随着发动机的启动,震动感开始强烈起来。

    塔台上的测试人员和指挥人员,都凝神屏气,看着外面的跑道。

    这一刻,他们也忘记了,这不过是一次飞行模拟器的验收,并非真实地飞行。

    雷中华和李斌的零一号战机和零二号战机,并列在跑道上,发动机发出巨大的吼叫,开始逐渐加速,进入滑行状态。

    一个个塔台指挥员,监视着相关仪器,上面有飞机地各项数据。

    雷中华稳步加大油门,战机滑行到位,他轻轻一拉操纵杆。电传操纵杆采用的是计算机矢量控制,液压操纵,他感到操纵杆是那么的听话,不费一丝力气,战机听话地离开地面,轻巧地跃入空中。

    在他的身旁,李斌的战机也同时起飞,和他并驾齐驱。

    身后,何强的战机正在进入滑行,机头微微翘起,也即将升空。

    两架已经升空的战机,起落架缓缓地收入机腹。

    雷中华和李斌在机场上空盘旋了一圈,等待何强的战机汇合之后,重新整理队形。雷中华的一号战机在最前面,李斌与何强在他两翼靠后,三机排列成一个箭头编队,翱翔在蓝天之间。

    塔台的所有人员,都不禁热烈地顾起了掌,就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歼十起飞的那一刻,那么的让人激动。

    空军的将领顾不得高兴,第一时间,就询问塔台指挥员,各项数据的情况。

    “飞行姿态很好,所有数据都正常。”塔台的监测控制人员如实向他汇报。

    “我不是问各种数据,而是这些数据,是否只是按照预定程序的表现。和真实的监测数据,有什么不同?”

    监测人员这才反应过来,这只不过是一次模拟飞行!

    所有的塔台监测人员迅速察看着自己工作台的仪器仪表,向空军将领报告:“报告,所有数据。都和实测一致。而且从数据传递,与飞行高度、姿态、速度、气流影响等情况判断,应该属于实测数据,并非按照预定程序的模拟数据。”

    “实测……实测数据!”空军方面地将领、验收小组成员一时陷入失语状态。

    寰宇公司,已经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可能吗,一个模拟器,竟然所有的数据显示、飞行模拟,都和真实的飞行,居然没有二致?

    他们看着其他单位的将领们欢天喜地的样子。都陷入了沉默。

    其他部队的领导可能不知道其中所蕴含的意味,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飞机在飞行状态中,要遇到极其复杂的空中气流,所以飞行数据绝对不可能一样。

    但从塔台控制人员的汇报,却表示,塔台接收到地各种数据,连他们,也无从分辨真假。真正做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这该是多么强大的运算能力啊!

    雷中华等三名试飞员,无法猜测到他们的震撼,而是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

    太棒了,就是这种感觉,这种与飞机融于一体,享受蓝天的感觉……

    他们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这只是一次模拟飞行的想法,自始至终。他们就认为这是一次正常地试飞任务。

    歼十是他们迄今为止,飞过的最棒的战机。

    灵敏的性能,让他

    的每一个动作。能能如实反应出来。高空飞行的加来的重力,将他们压在座椅里。

    靠着抗荷服的帮助,他们还是能自如地作出各种动作,这种感觉。真是太熟悉了。

    “洞幺洞幺,我是塔台,重复一遍。我是塔台。解散空中编队,现在进行常规飞行科目测试。”耳机里,传来塔台地指令。

    “洞幺明白!”雷中华一加油门,战机箭一般直射出去。

    在他的两旁,李斌与何强也一转机头,向两旁滑翔开来。三机解散编队的那一刻,尾部气流在空中形成了一朵美丽地花朵。

    雷中华中规中举地在塔台指令下,完成这一个又一个飞行科目。

    盘旋、侧飞、三百六十度横滚,测试的科目难度逐渐升级,雷中华一遍按照指令,驾驶战机完成科目,一边心中嘀咕。

    哪有在一次飞行测试中,就完成这么多试飞科目的。

    “洞幺洞幺,我是塔台!”耳机里,又响起塔台指挥员的声音。

    “我是洞幺。”雷中华应声道,不知道塔台又会交给他什么科目,要他完成。

    “你感觉怎么样?飞机的操作性能,和真实飞行一样吗?”一个意外地声音插了进来,不是塔台指挥员。

    雷中华一愣,然后猛地转头,上下左右看看天空。

    我竟然是在非一个模拟机?!

    他震惊道说不出话来,一时无法回答塔台。这台让人难以置信了,可是,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感觉,会认为自己在真飞机上?

    这个高空缺氧的环境,这飞行加速度带来的负荷,都清楚无误地告诉自己,是在真实地战机上。

    可是,塔台却告诉我,是在费一台模拟机!

    他的脑子里顿时陷入混乱之中,然后又依靠平素练就的冷静,在不到一秒钟里恢复过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氧气,虽然心脏还是在狂跳,但情绪已经镇定下来。

    塔台没有说错,我是在飞模拟机,在上机前,不是就已经知道了吗?只怪这个模拟机,虚拟得太过真实,竟然让我一时忘记了。

    雷中华平复了一下心情,向塔台报告:“我是洞幺,所有感觉,都和真实飞行,没有两样。重复一遍,所有飞行姿态控制,以及感觉,都给我真实驾驶的感觉。”

    塔台的所有人员,再次被他、还有其他两名试飞员的回答给震撼了。

    雷中华还说得比较含蓄,但何强在接到指挥塔的讯问后,就大叫一声,然后惊呼起来:“我,我竟然是在飞一架模拟机?天啦,我已经忘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在驾驶战机,做试飞工作!”

    塔台里一片寂静。

    这不是一个人这么回答,而且这里面的每一个试飞员。都有着十多年地飞行经验。他们也参与到歼十研制工程的全过程,对于歼十的熟悉程度,不亚于自己的手掌。

    现在,每一个试飞员,都给出了肯定地回答。

    这,不能不让每一个前来检验飞行模拟器的参观人员,感到无法相信。

    让飞行员误以为是在真实飞行的假飞机,这样的情况说出去,有几个人会信?就是在昨天。在上午,在刚才得到飞行员肯定的答复以前,他们都不会相信!

    包括现在,还有一些人,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一些人开始窃窃私语地交换意见,并时不时地打量着寰宇公司的技术人员。他们都在猜测,是不是寰宇公司买通了这些试飞员,让他们做出有利于寰宇公司地试飞报告。

    也难怪他们会这样想。

    如果只是一个。了不起两个试飞员,做出了这样的回答,他们还会欣喜地接受。毕竟,在他们的心中,假的就是假的,怎么也不可能杆上真的。

    怎么可能,在假飞机中,体验到真实飞行的感觉呢?

    即便寰宇公司的技术实力超群。能够模拟地真假难辨,但它可以蒙蔽一两个飞行员,也不可能蒙蔽所有人!总有人。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识破这个假飞机的真相。怎么会出现所有人,都异口同声,承认他们都以为是在飞真飞机呢?

    他们没有想到,飞行员在上天以后。需要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操控飞机。

    在这样全神贯注的时候,谁会把精力。放在自己飞的是真飞机,还是假飞机上?只要所有的控制,及飞机动作,都符合印象中的记忆,那这种感觉,就会和记忆逐渐重合,得出正在真实地战机上驾驶飞行的感觉。

    过于真实的模拟环境,竟然会让参加验收评定地部分人员,产生了寰宇公司弄虚作假的想法,这也可谓是一个奇闻。

    空军的验收人员紧急进行研究。

    他们查看了所收集到的数据。试飞的时候,他们会在每秒钟,收集到数十万个数据,只要对比这些数据,是否和这里接受到数据相符,或者差异过大,就能做出判断。

    完全相符,代表寰宇公司直接采用了从西南飞机集团公司采集到地数据,偷梁换柱,用于模拟飞行。这就是严重的弄虚作假,是在欺骗军方。

    如果差异过大,也表示寰宇公司胡乱捏造数据,同样无法达到训练指挥塔人员的目地。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误导训练学院,起到反效果,这也绝对是不能容忍的,自然也不可能采用寰宇公司的模拟平台。

    他们在这里检查数据,雷中华等人还在天上飞呢。

    数据检验工作还没做完,雷中华等人就紧急通报塔台:他们的燃料不够了

    马上返航!

    空军的那名中将来回踱着步子,猛然命令道:“不得返航,待油料耗尽,试试看模拟飞行器的反应,我们要测试的是这款模拟器的所有效果。极限状态,就是最佳的测试机会!”

    “明白!”雷中华等人接受了命令,无奈地继续在空中盘旋,等待油料耗尽。

    萧强笑了笑,不去和他们争辩。

    他制止了正在和验收小组愤怒争论的公司研究人员,退出了塔台,到另外的地方休息。模拟器好与不好,不是他们自己吹嘘就行,还不如让他们,看到真实的效果,自我认识,来得深刻些。

    研究人员气呼呼地离开了模拟机场,回到了一公里外的寰宇公司。

    在这里的一间实验室里,他们打开了一个大液晶屏,上面显现出模拟机场的高空俯瞰视频。

    研究人员在键盘上输入了一组数字,镜头立刻转换,锁定了那三架飞机的空域。镜头随着他们的指令,放大缩小,特写中,他们还能看到机舱里,显得有些焦虑的试飞员们。

    这个监视器,被迷上了盘古世界的研究人员,命名为“盘古宝鉴”,可以搜索盘古世界的任意空间位置的任何事物。

    它不同于模拟的塔台监控设备,而是完全的全空域全时段监控。

    机场的监控手段,是按照实际地雷达等数据收集设备。来监控飞机的飞行状况。它的范围和功能,都和模拟的雷达型号相同,有死角、受雷达波反射面积影响,也会被干扰。

    但盘古宝鉴,是不可能干扰的,它本身,就是天道系统主控程序的一个功能模块,也是一个分支程序项目!

    这就类似于神话传说中的千里眼,或者是某种法宝一样。模拟世界的每个地方,都逃不脱它的搜索。

    而它地本质,只不过是一段程序。

    研究人员,通过盘古宝鉴,来监视盘古世界的宏观运行,和微观构建。以寻找缺陷,随时可以对其加以修正改进。

    出于对神话的过于痴迷,明明可以整合在一起的声音监控。他们也硬要另写一段,被称之为“顺风耳”的程序,让萧强啼笑皆非。

    说实话,萧强觉得公司的研究人员,有整体走火入魔的倾向。

    就连一向理智的奥斯丁,一个美国人,也居然开始神神道道地,跟他讨论起道家学说起来。

    全公司里。唯一地正常人,估计就只有他了。

    “坠毁了坠毁了!”研究人员幸灾乐祸地叫了起来。

    倒不是他们冷血,反正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模拟飞行而已,又死不了人。只要重启,就能进行再次模拟飞行。

    让那些以为寰宇公司在作弊的人,自己判断去吧!

    塔台的验收人员,正在做紧张的分析。

    他们也带来了一台功能比较强劲的服务器。正在通过这台服务器,通过对比试飞数据,验证寰宇公司飞行平台的各项数据。是否符合真实。

    只可惜,这台服务器,所谓的功能强劲,也只是相对于普通的工作站。

    为了算出相关数据,他们还要等好几个小时。

    半个小时不到,雷中华等三名试飞员,怒气冲冲地赶了过来。

    他们感到实在太憋屈了。

    从来没有眼睁睁耗尽燃油,等待飞机自行坠落地。出于试飞员的本能,他们也曾想尽办法,试着操纵飞机滑行降落。

    可是,歼十属于新型的静不稳定气动结构,无法滑翔。

    以前地一二代飞机,都是静稳定气动结构,即,在飞机失去动力的情况下,可以保持稳定状态,从而滑翔着陆。

    但三代战机,都采用了先进的电子控制传动装置,计算机控制的最佳状态,是静不稳定气动外形,可以在飞行中,最快捷地调整姿态,作出战术反映动作。

    这种电传控制的飞机,在失去动力以后,电传装置锁死,根本没有办法操控。

    而静不稳定气动外形结构,也使得飞机无法如一二代飞机那样滑翔着陆。一旦失去动力,立刻像块大石头一样,向下坠落。

    雷中华等人这么多年地试飞,经历过的生死关头数不胜数。但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人有气没地方发,只能坐在驾驶室里,望着飞机从高空坠落,直至坠毁。

    坠毁的感觉太难受了。

    它不光是心理上地痛苦,还有模拟器,模拟出来的坠毁那一刻的剧烈震动。

    即便是身体素质超人的雷中华等试飞员,也被这一阵翻滚、撞击,震得五脏都隐隐作痛,下来以后,蹲在旁边,吐了半天清口水。

    这也是寰宇公司的设计。

    因为飞行模拟的作用,是培训未来的飞行员。

    如果有飞行员嘻嘻哈哈,把这当成高级游戏机,这不但达不到培训学院的目的,还有可能有害。为了让学员提起高度警惕,凡是操作失败,造成机毁人亡,模拟器中的飞行员,都会完全模拟坠毁的冲撞,机体会受到非常强烈的震荡。虽然为了飞行员不致受伤,减小了震荡的力度,可是驾驶的飞行员,还是会感到非常难受,没有一两个小时,根本缓不过气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科技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急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急冻人并收藏重生之科技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