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暑假的文化课总是格外难熬。

    虽然咒术高专地处郊区,气温也接近三十度,再加上周围青山绿水,郁郁葱葱,环境可谓极佳,窗外也蝉声阵阵,几乎要盖过老师的声音。

    讲台上的咒术史老师有气无力地念着课本上的内容。

    他年事已高,压根管不动下面的几个学生。

    坐在教室的正前方的灾听得十分认真,毕竟当年她搬砖之余的唯一消遣就是在茶水间与公司里硕果仅存的几名女性聊领导的八卦。

    她知道咒术三大家族的秘辛不可能随随便便写在教科书中,但总能从历史事件上窥到蛛丝马迹。

    家入和夏油坐得稍微靠后。即使在看课外书,也用教材封皮象征性地遮了一下,还时不时抬眼看看黑板,给足了老师面子。

    只有五条悟明目张胆地开着小差。

    他的目光至始至终没从灾身上移开,单手支着下巴,全身贯注地观察着她身上的咒力流动。

    五条悟对自己从麻仓叶王手中夺下的少女一直抱着一万分的好奇。

    他与生俱来的六眼可以看到任何物体的咒力流动,自然也能辨别生物和咒灵。而这名少女体温、呼吸都与常人无异,他却隐隐感觉到一种违和感。

    那日他曾短暂地接触过少女的身体。她的体温异常地低,即使体内有咒力流动,也和现在的状态并不一致,确确实实是个普通人。

    可就是在她被关起来的短短几天,她的咒力就与之前截然不同,并不是和之前的混在一起那样,而是一种全新的感觉。

    就像是彻彻底底变成了别的东西。

    “真是有趣。”

    五条悟把挂在鼻梁上的墨镜向上推了推。

    众所周知,一个咒术师咒力总量和术式在他出生的时候就确定了,咒术界普遍认为决定因素是大脑构造,他却觉得可能是更本质的东西。

    ——比如灵魂。

    灾早就察觉了五条悟嚣张的打量。

    她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会自恋到觉得对方对她这个豆芽菜有任何旖旎的想法,更像是自己身上的什么地方引起了他的兴趣。

    “明治天皇在位期间,进行的维新让我国国内的近代工业迅速崛起,而学界对于咒物和咒力的研究也有了进一步的深入。三大家族中也出现了不少天赋异禀的术士,其中最著名的应该数加茂家的加茂宪伦……”

    这人便是特级咒物——咒胎九相图的创造者,御三家的污点,臭名昭著的科学怪人。若是在某个应试教育国家,老师肯定会在黑板上重重地写下他的名字,强调无数遍这里会考。

    可惜现在,老师只是简单地一句带过了。

    忽然,黑发的少女举起了手。

    “石田同学,有……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颤颤巍巍地问道。

    他大学毕业就一直在进行现代史相关的研究,因为看得到诅咒,就被聘来高专任职,迄今为止已经几十年了,也带过了无数届学生。

    这些学生大都只对提升力量感兴趣,没几个认真听课的,而那个举手的女生便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老师的笑容有些欣慰,却听到那名少女指着夏油杰后面的座位:“我能换到那去吗?”

    他慌忙点头,心中却失望万分,甚至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话时的口水喷到她,或者是身上有了老人臭,让她不适了。

    那名优等生似的黑发的少年忽地开口:“我不喜欢我身后有人。”

    他嘴角勾着,眼里却没有笑意。双手抱胸,半靠在椅背上,显得有些吓人。

    老师瞬间僵在原地。

    他知道他上课的这个班里都是些天资超凡的学生,无论是继承了六眼的五条悟,还是能够操纵复数咒灵的夏油杰,随随便便就能摁死自己。

    甚至是貌似普通的家入硝子,都是少有的能使用反转术式进行治疗的天才,自己根本不能得罪。

    看出老师的犹豫,灾瞟了一眼看似并无恶意的夏油杰,叹了口气。

    高专的学生一直不多,教室里里只摆了几张桌子,仅有的能隔开五条悟视线的位置就在夏油杰后面。

    “别让老师为难啊。”

    她小声嘟囔了一句,径直走到夏油杰之后,把那张桌子挪到了他右手边,与五条悟并排,三人刚好在一条直线上。

    “这样可以了吧?”

    黑发的少年没再说话,默许了她的行为。

    这个方向,灾刚好被夏油杰的身体挡得严严实实,连头发丝也看不到。五条悟颇为哀怨:

    “原来小灾灾比起我更喜欢那家伙吗?”

    “纠缠不休的男人可不受欢迎。”夏油杰阖上书,似笑非笑地瞟了五条悟一眼,不错过任何一个出言讽刺他的机会。

    “嚯?要比比谁更受欢迎吗?”

    白发的少年笑容愈盛,两人之间的空气也变得愈发剑拔弩张。

    本想继续上课的老师见两人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始作俑者的灾。

    这个年纪的男生好胜心来得真是莫名其妙。

    灾心里腹诽,却装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冲老师无辜地眨了眨眼:

    “您不继续吗?”

    她这句话一出,教室里的紧张氛围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平静。

    老师愣了几秒,才想起自己说到哪里。他用极快的语速念完了课本上的内容,还将下课时间提前了近十分钟。

    一节课好歹无事终了。

    ……

    灾期待已久的东京观光终于在暑假的前一天得以进行。

    可高专虽说校历上标了暑假,却把学生们安排得明明白白,美其名曰“校外实习”,实际则被忽悠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祓除诅咒。

    看着面前破败不堪的游园地,灾强忍着转身就走的冲动,压了压太阳帽。

    游园地似乎是昭和时期建立的,只有一个人工检票口,大门的铁丝网不知道被什么人剪开一个大洞,围墙上青苔遍布,透着股阴森,即便是看不到咒灵残秽的普通人见了,也会产生一种恶寒的感觉。

    所以说为什么她们的校服会是裙子?

    灾看着围墙内丛生的杂草,又瞟了一眼家入硝子及膝的短裙,乖巧地举手道:

    “老师,这次的校外实习,女生可以不参加吗?”

    “不可以。”夜蛾无情地拒绝了她的要求。

    灾悄悄“嘁”了一声,没再说话。

    一旁的家入硝子察觉到她话里的体贴,不着痕迹地抿了下唇角,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

    “游乐园建于1970年,开业后没多久就接连发生了数起坠亡事故。”夜蛾的手还没指向不远处的云霄飞车,五条悟已经兴奋地叫出声:

    “我们能坐那个吗?我还没坐过呢。”

    “坠亡是意外?”

    “是的,因为游客没有系好安全带。”

    事实证明夜蛾似乎更偏心女生,只顾解答灾的问题,压根没理会五条悟,继续解释道:“除此之外的意外死亡事件不下十起,老板也在自家的酒店里溺亡,传闻是因为经营不善而自○杀。”

    “嚯。”

    灾环视四周,立刻看到游园地边上的一幢貌似酒店的废弃大楼,默默为这个倒霉的老板鞠了一把同情泪。

    虽然游园地发生过这么多起人身事故,可既然高专敢让他们几个一年生来进行校外实习,危险性应该并不大?

    她用余光瞥了一下兴高采烈的五条悟和气定神闲的夏油杰,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这么早下定论。

    不过她也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事,毕竟自己只是披着人类的外壳,本质上还是一个咒灵,只要灵魂不灭,□□就可以再生。

    “高专这边接到警方的通知,说是有两对高中情侣来这边开试胆大会,已经一日未归。「窗」并没有观测到特别强大的诅咒气息,大概率不会高于二级。”

    “切~”五条悟顿时兴致缺缺,“这种东西,让杰吃掉就行了吧?”

    “别把人家说得跟垃圾桶似的。”夏油猛地回了他一个肘击,顺带一句难得的吐槽。

    夜蛾正道看了一眼超然事外的灾,心道:这次的实习可不是为你们安排的。很快,他便安抚了两名少年,正色道:“游园地还是有一定面积,效率起见,四个人分成两组行动比较好。”

    白发少年火热的目光立刻黏到了灾的身上。

    灾觉得十分头疼,本能地抗拒这人的探究,主动开口:“我和硝子一起。”

    为了表示自己和家入硝子的关系不错,她特地叫了她的名字,还往她身边靠,把家入弄得有些不自在,羞涩地垂下头。

    “欸,我以为游园地都默认是男女一组的来着?”五条悟气呼呼地鼓起脸颊。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刻板印象?”灾坚定地搂住了家入的胳膊,心想着:如果对面的三名男性以安全问题为由把她们两人分开,自己就有借口找他们打拳了。

    可惜夜蛾早有备案,他从口袋里掏出四张折好的纸条:“分组由抽签决定。”

    “女生先来吧。”夏油杰十分绅士,也无意间杜绝了五条悟任何作弊的可能。

    灾的抽签运一直不错,毫不犹豫地扯了一张。

    四人同时打开:

    “五条悟,家入硝子一组。”

    “夏油杰,灾一组。”

章节目录

特级咒灵的我拒绝给叶王打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DIO的面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IO的面包并收藏特级咒灵的我拒绝给叶王打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