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嘀咕着,桃花眼男子又看向林无澜,眼里满是同情,他看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最终又将视线落在了饼上,特没志气地道:“我太饿了。”

    林无澜瞧着桃花眼男子萎靡的样子,犹豫了一会,终是摸出一张饼,递给了他。

    “我们被打劫了,这是最后的饼。”怕对方会要更多的吃食,林无澜提前打了预防针。

    桃花眼男子接过饼,飞快地往嘴里塞,三两口,就把饼吃了下去。吃完,眼睛又看了过来,直勾勾地盯着林无澜手上的饼。

    林无澜赶紧分了红月一份,叫她快吃。她自己也吃了一口,一边吃一边说:“没你的份了,你可别恩将仇报!”

    桃花眼男子吞了口口水,干笑一声,说道:“我像是这样的人么?”

    林无澜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

    对方敛了笑容,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他扶着大石块站了起来,颇为认真地道:“赠饼之恩,我记下了!”

    林无澜瞧着对方似乎极为真诚的样子,又心虚起来。

    刚才,她评估了双方的实力,自觉对方要抢她们手里的饼并非难事,顺便又想起来了书生和小姐的故事,才下定决心将饼分一些给桃花眼男子。

    而至于书生和小姐的事故,林无澜想到的是这样一个版本:

    古代有一小姐,遇到一个上京赶考的穷书生避雨,发现其很有才华后,掏出一些银两并以身相许。次日,小姐垂泪送书生:“君若高中莫负妾身。”书生发誓后,走了。小姐让丫环把书生的名字纪录在册。丫环说:“这已经是第五十个书生了!”小姐说:“没办法,总有一个会真的考上的。”

    林无澜的小脸一红,也不言语,闷头开始吃饼。

    红月却是不吃,默默地将饼放了起来。

    “你不饿吗?”林无澜问。

    红月红着眼看了林无澜一眼,歪过脑袋,说道:“不饿。”

    这么久没吃东西,能不饿吗?林无澜想了想,明白过来,红月怕是想把粮食节省下来给自己吃。这样小的一个丫头……林无澜百感交集。她抬头仰望天空,鼻子酸涩。

    “哎,哎,哎……你们别哭啊,本少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哭啼啼了,丑的要命。你们这两女娃娃也真是的,长了一脸麻子,本来就丑死了,竟然还哭,这是要人命啊!”长着桃花眼的男子说道。

    林无澜的脸又黑了黑,她昂起头来问道:“人在哪儿?”

    桃花眼男子愣了愣,明白过来林无澜的意思,脸黑了下来。不过,也就黑了片刻,他就耸肩笑了,说道:“你们被打劫了,我也被打劫了,总算也是个缘分。我也不白吃你们的饼,叫我一声哥哥,后面由我护着你们!”

    林无澜上下打量着这个细皮嫩肉的人,心里嘀咕,这也算是个会说大话的人,自个儿才被打劫呢,这会儿便要去护着别人了!不过,到底是自己用饼投资了的人,她也不好过度诽谤,只好敷衍着笑了笑。

    桃花眼男子的目光倒是犀利,大约是看出来林无澜的笑得违心,他语重心长地说:“小姑娘,靠武力并不能解决问题,很多时候,做事情是要靠智慧和资源的。我听你的口音,也是从京城出来的,想必也是听过一个叫做‘展荣’的人吧?”

    原主原本也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极少出门,也极少和外面的人接触,林无澜从她的记忆里搜寻了一遍,也不知道所谓展荣是何方神圣,便摇了摇头,说道:“没听过。”

    “你开玩笑的吧?”展荣不由得说道。

    “没有。”

    “不是吧?连我都不知道?圈子是有多小?”展荣暗自嘀咕,摇了摇头,看上去颇有些同情的意味。

    这神棍!果然是地主家的傻儿子,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同样,林无澜也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同情完,林无澜哄着红月吃了饼,在原地靠着大石块休息。赶了几天的路,林无澜也是累的很,早已经顾不上地上是否卫生。

    大概休息了半个时辰,展荣又凑了过来,说道:“明日或是后日,会有押送粮草的车队从青州官道路过。我们赶到青州,大概还要走一天的路。”

    展荣的意思不言而喻。他要搭车队的顺风车,而为了不错过车队,现在就要开始赶路。

    红月朝林无澜看过来,显然在等她拿主意。

    林无澜沉默了一会,爬了起来。

    “放心吧,跟我走,你们不会后悔的!”展荣又笑道。

    还别说,展荣的笑还是很有感染力。

    不用看他的脸,隔着夜色,林无澜也能感觉到那股子灿烂劲。

    林无澜多少觉得展荣不靠谱,可如今,她也没有别的法子。身上的粮食已经不多了,若是再这般耗下去,她和红月怕是都要饿死了。

    再者,林无澜觉得展荣毕竟是个成年男子,跟着他一道走,总是好过她和红月两个身高不过一米六的女孩单独赶路。

    况且,眼前这个人长得倒是阳光帅气的,不能说秀色可餐,路上调节调节心情还是不错的。

    一路上,三个人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

    展荣还时不时地跟林无澜和红月讲一些京城里的事情。开头是一些有趣的事情,好玩的地方。后来,讲到了战场的情况。

    讲到战场的时候,展荣也皱起了眉头。他说,战况远比大多数人想要的严峻。好几次,北国的军队几乎就要突破阳州。而阳州是南国最重要的关卡,若是阳州破了,北国的军队便能长驱直入抵达京城。

    许多战报,都被隐瞒了下来,就连朝中的大臣也没几个人知道。皇帝不允许公布。京城里仍是太平景象。

    林无澜倒是没想到,南国竟然是这样岌岌可危。她叹息道:“王猛大将军真是不容易!”

    展荣有些惊讶道:“没想到,你竟然还知道王猛大将军!”

    “王猛大将军自然是极为不易的。当初南国的两位大将军先后战死,便没有人敢率军出征。最后是王猛大将军不计生死,站了出。这些年,他死守着阳州,极为艰辛。听说,差一点,也战死了。

    后来是一个叫‘南安’的人救了他。这个人和我年纪相仿,据说极为英勇,也极具智慧,关键是还长得极为英俊。王猛大将军对他极为赞赏,多次提拔他,现也已经是个小将军了。听说,战场上很多人都称他‘战神’。我倒是真想亲眼看看,这世间上是否真有这样出色的人!”展荣感叹道。

    “所以,你去战场是为了看一看这位南小将军?”林无澜问道。

章节目录

从名声败坏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猫小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小土并收藏从名声败坏开始最新章节